<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四十章 心痛离开
    蒙元士兵还在青墨山庄大门口问话,山庄众弟子却是不敢有多余的反驳,面对士兵领队的蛮横无理、权压众人,在场所有的弟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董渝想要上前理论,可是听到对方对自己如此的不逊之言,想到自己的身份及青墨山庄隶属蒙元朝廷的境况,他自己也是能忍就忍。

    “你们的方庄主呢,怎么还没有来?”领队似乎是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加大口气,毫不客气地问道。

    “还请大人稍安勿躁,庄主随后就到。”董渝还是心平气和地回应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稳住当下的局势……

    然而过了没多久,山庄楼梯口缓缓走下一人。蒙元士兵领队抬头一看,微微一笑,此人正是青墨山庄的庄主方珍士。

    庄主到来,阶梯两旁的青墨山庄弟子纷纷让开。而对面的领队却是不以为然,仗着自己朝廷官员的权威,丝毫没有半点尊重的眼神。

    方珍士也是显出很平静的样子,毕竟所有人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朝廷派这么多的蒙元士兵来这青墨山庄是为了什么。于是,方珍士还是很有礼地在领队面前行了礼,随后问道:“青墨山庄庄主方珍士见过大人,不知大人今日带领众士兵前来,所为何事?”

    领队见了方珍士终于出来了,随即带着蔑视的口气笑道:“哼,方庄主,你可终于出来了,身为朝廷地下的一个山庄的一把手,居然让堂堂朝廷官员在这里恭恭敬敬地等着……”

    方珍士知道领队的为难之处,他想了想,依旧是不紧不慢道:“近来山庄有繁忙事务。若是没有耽误朝廷的内事,方某还望大人见谅?”

    “没有耽误?”领队反而是继续提高语调道,“你可知道,现在大都城发生了大事。而且和你们青墨山庄脱不了关系——”

    方珍士思绪了一会儿。想不出自己这里一个小小的山庄,怎么和大都的局势扯上了关系。于是又问道:“方某的确不知,离大都城数十里之远,又怎能明了其事?大人既是奉朝廷之命前来下令,还望尽数道来。”

    “好。那本大人现在就告诉你——”那领队依旧是没有丝毫的谦逊道,“北原五侠在大都施财于民,却是扰乱了官民之序。我奉察台王府察台多尔敦公子之命,前来调查有关北原五侠的事情……据说,前些日子北原五侠有暂居在青墨山庄,察台公子疑其有北原五侠行事的证据,特派本人及蒙元士兵百人前来调查——”

    “证据?”方珍士听了。有些不明白地问道,“北原五侠若是施财于民,实属他人之务,钱财尽归。何来证据之言?”

    领队继续说道:“底下暗中查出,北原五侠进都之前,有运资车队数辆,察台公子怀疑,该物资车队牵连重大嫌疑。但是北原五侠进京之后,朝廷的人却是迟迟没有查出该车队的动向,因此便怀疑该车队是否存放在大都城以外之地。既然北原五侠进京之前,曾暂居在青墨山庄,察台公子下令,必要严查此地!”

    这些蒙元的士兵,正如前头的领队所说,自然是察台多尔敦派来的,其目的是要查出有关北原五侠运资车队的动向。之前沂州城王宣王信父子寄来的书信中提到过,北原五侠离开沂州、前往大都时,运走了载有重要资物的车队,也许是该资物事关重大,因此王宣王信父子二人格外重视,特寄信察台多尔敦彻查此事,并暗中干掉北原五侠。虽然已经暗杀了北原五侠的其中四人,但是依旧是没有找到运资车队的下落。而经过深层调查,车队的下落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藏在大都城外之前北原五侠暂居的青墨山庄,另一种就是藏在大都城内的来运镖局。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也就是察台多尔敦复辟之前,察台多尔敦为了追查北原五侠的动向,就早已派出眼线,暗中盯视在青墨山庄北原五侠的动向,谁知道派出的眼线却都被歪打正着、行事怪异的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全部全部一一做掉,结果北原五侠在青墨山庄的线索一拖再拖。再加上来运镖局前有自己的父王察台王有令在先,没有足够的证据,不得侵扰来运镖局半点,因此,察台多尔敦便计划先行调查青墨山庄,若是没有,最后便能很肯定地把目标集中在最后一个来运镖局身上。当然,为了避免眼线再次被杀的事故,掌权后的察台多尔敦这一回索性派出军队的人马前来介入调查……

    当然,身为青墨山庄庄主方珍士并不知道这个事情,他也确实是不知道,因为北原五侠来青墨山庄之前,就已经有意没有把车队停留在此处。北原五侠也清楚,青墨山庄隶属于蒙元朝廷,虽然之前是寄住在此,若是带着运资的车队明目张胆地来青墨山庄,蒙元朝廷的人迟早会发现这个事情。所以索性北原五侠就没有把车队带到青墨山庄,青墨山庄的所有人自然是不知道有这个事情的存在,只是后来车队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被北原五侠的人带进大都城,并寄放在来运镖局里面,到现在为止还是个谜……

    不知道事情原委的方珍士行了行礼,继续说道:“大人明鉴,北原五侠登门拜访寒舍之时,几乎就是两手空空而来,并未有大人您之前所言,运来物资车队。至于其物是否出现在大都城内,青墨山庄弟子近日悉数没有离开山庄半步,所以无从提起……”

    “哼,究竟有没有不是方庄主你说了算——”领队这边,依旧是仗着权威不客气道,“此事重关蒙元朝廷局势,察台公子有令,今日一定要将青墨山庄彻查到底,不得马虎!”

    站在朝廷的角度考虑,这样做也是情理之中,青墨山庄本来就隶属于蒙元朝廷。行为处事都要征得朝廷的同意,再加上自己本就不清楚北原五侠及蒙元朝廷甚至是和来运镖局发生过什么,朝廷既然派人来青墨山庄搜查,自以己身清白的方珍士方庄主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异议。

    于是。方珍士没有反对地回应道:“既然是朝廷的意思。那在下等人只能依从。只望大人您带领手下的侍卫搜查的时候,不要惊扰翻乱了院里的众物才好……”

    然而。前方的领队似乎是没有怎么听进去方珍士的话,只是吩咐身后的士兵,义正言辞道:“所有人听令,进山庄以后。给我认真地搜,查找是否有北原五侠运资车队的线索。若是找到,速速汇报!”

    “是——”蒙元士兵齐声应道,集体着装兵甲,似乎是要受令前入山庄。

    既然是要搜查有关北原五侠的事情,那之前北原五侠在青墨山庄暂居时的屋子多半会首当其冲。而在那间屋子里,杜鹃还一无所知地呆在那里。董渝想了想,怕此事会牵连到杜鹃,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趁着前面蒙元部队整兵还未上门时。董渝悄悄转身跑回了山庄院内……

    在之前的屋子里,杜鹃还一无所知地站在门口。门口的房门是紧闭着的,杜鹃也只知道是有朝廷的人来了,却并不知道所为何事,殊不知自己现在所在的房间,成了接下来蒙元士兵搜查的重地。

    而就在此时,董渝快步跑了回来。打开了房门房屋,又连忙关上了。

    看见董渝神情紧张的样子,杜鹃不禁问道:“怎么了,董渝大哥,外面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

    “不好了,蒙元百余官兵奉命要搜查整个山庄,调查有关北原五侠的事情……”董渝先行道。

    “搜查山庄?还是北原五侠的事情……怎么会这么严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杜鹃依旧是紧张地问道。

    “似乎是有关北原五侠托运物资车队的事情,北原五侠的‘施财于民’已经在大都城扰乱了官民秩序,朝廷的人认为运资车队有重大嫌疑,所以前来山庄调查……可是北原五侠来我们山庄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运来什么车队,究竟为什么……”董渝一边分析,一边看着杜鹃,突然他想到了之前杜鹃也问过了自己类似的问题,于是他转而向杜鹃问道,“诶,杜姑娘,你刚才好像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你问北原五侠来我们山庄的时候,时不时也运来了什么车队似的……难道说,杜姑娘你知道这其中的一些原委?”

    杜鹃听到这里,似乎是灵光一闪,随即回应道:“怎……怎么会?我只不过是来运镖局的一个丫鬟,什么事情都不懂,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我只是出于好奇,随便问问罢了……”

    董渝看着杜鹃腿脚不便的样子,心想着一个丫鬟侍女能弄清楚这其中察台王府都没弄明白的事情,并搭上关系,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所以也消除了之前的疑问,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吭咔吭咔——”门外逐渐传出了蒙元士兵铁甲兵柝的声音——蒙元官兵已经准备上来搜查了。

    “不好,朝廷的官兵已经上来了——”董渝耳朵贴着格子门处,小声道,“估计这个地方是重搜之地……杜姑娘,我先出去看看情况,在我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要有任何的走动——”

    见着董渝如此紧张严肃的样子,杜鹃也很明白局势的紧张,于是两眼凝神点了点头。随后,董渝轻轻打开了屋子的房门,准备出去先看看情况……

    然而就在董渝离开屋子后,杜鹃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两眼由凝神转变成了悲伤。她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间感到无比的心痛。

    “蒙元朝廷也在调查北原五侠运资车队的事情,也就是来运镖局后院所寄藏的那车货物,云哥之前要我暗中调查的,也是这个事情……”杜鹃心中有些没落道,“说什么要我暗中调查,什么怕我身涉险境,其实……其实都是骗人的……”

    杜鹃往前踉跄了几步,眼角处不禁蘸湿了泪水。杜鹃两眼恍惚了一阵,随即继续悲伤道:“云哥也在骗我,什么都在瞒着我……云哥,你瞒着我那么多东西,我都可以接受,可是……可是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你为了达到你的目的,借口‘在你身边危险’,反过来利用我……你一直是在利用我,云哥……”想到这里,杜鹃的情态悲伤到了极点。杜鹃强忍着泪水没有留下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对自己真情实意的孙云,却是一直在利用自己调查自己,置自己与不顾。

    也许是杜鹃想得太多了,也许是孙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可能在孙云心里,他只是仅仅为了满足杜鹃证明自己能干的心愿,顺水推舟地让杜鹃顺便调查一下这个事情。孙云可能自己也不会想到,今天的事情,蒙元朝廷偶然介入的导火索,却是让杜鹃产生了这样的消极心理,让杜鹃以为孙云在利用自己,从而使两人之间产生了如此感情上的隔阂……

    而在屋子外,蒙元官兵这边准备调查与北原五侠有关的事务。

    “北原五侠之前暂住的房间在哪儿?”领头的官兵大声问道。果然,杜鹃所在的房屋成了第一个被重点“关注”的对象。

    经过青墨山庄其他弟子的指点后,蒙元的官兵将搜查的目标锁定了。董渝站在房屋门口,远远看见了事态的情况,随即脸色一变,又立刻跑回了屋内。

    屋内的杜鹃还在暗暗地悲伤,董渝这个时候跑进来了,神情紧张道:“不好了,杜姑娘,蒙元的官兵到这来了——”

    杜鹃听了,立刻从刚才的悲伤思绪中回过神来,不知所措地问道:“那……那怎么办?”

    董渝似乎是早有应对之策,斩钉截铁道:“杜姑娘莫慌,孙云兄弟既然交代了我要照顾好你,那我就决计不会让杜姑娘你有事的……这个房间卧室有个暗门,通过之后可以直接翻过山庄的后院,离开山庄,我现在就带你去——”

    于是二话不说,董渝搀扶着腿脚不便的杜鹃快速走到了卧室,随后董渝打开了暗门的机关,果然一个亮光出口映入眼前。

    “前面就是后院围墙,围墙不高,虽然杜姑娘你腿脚不便,但是耐心一点,还是可以翻出去的。而起朝廷的官兵一时不会追查到后院,杜姑娘你和安全……”董渝继续说道,“出了山庄后,后面有条幽暗丛林的道路,那就是孙云兄弟今天去的入口……不过我之前也说了,那林子很危险,杜姑娘你最好不要进去。杜姑娘你腿脚不便,最好还是在林子入口处躲一躲吧……等到山庄里朝廷的官兵搜查完了所有的地方,我再来接你;或者你在这等孙云兄弟在林子里办完了事,他出来亲自接你……总之,杜姑娘你人生地不熟的,千万不可以乱跑,明白吗?”董渝最后还不忘提醒一句。

    杜鹃轻轻点了点头,整个身子钻出了卧室的暗门,随后对房内的董渝继续道:“董渝大哥,你自己要当心——”

    “放心吧,杜姑娘,朝廷的人只是来搜查罢了,不会出什么事的……”董渝先死回应了一句,随后又道,“倒是杜姑娘你自己,千万千万不可以乱跑,一定不能……”董渝依旧是不放心地重复提醒道。

    杜鹃点头答应了,随后转头准备离开。而在同一时间,董渝也关上了卧室的暗门,将杜鹃彻底转移到了后院围墙。

    然而,杜鹃的似乎并没有因为蒙元官兵的突然到来而持续紧张;相反,因为孙云的事情,杜鹃依旧是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无尽悲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