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再入深林
    幽暗丛林深处,弥漫着阴湿和死寂的枝桠小路,一个迅捷而熟悉的身影穿梭而过……

    孙云独自一人在幽暗丛林中行进,和上一次与卢欢会面一样,这林子里的诡异氛围依旧没有改变。寒冬时节,大都漠北,北国的大部几乎都是干燥很冷,唯独这神秘无比的幽暗丛林充满了阴湿,夹杂着冰冷无比的水雾,进入丛林更能感到一丝无尽的寒颤。

    但是孙云似乎是早就习惯了,他一路笔直地往林子深处走去,目的地直向自己与卢欢会面的那块丛林空地。

    “卢欢,你在我身上下的毒,我今天一定要讨回来……”孙云望了望自己手上曾经被卢欢的毒虫咬过的痕迹,嘴上嘀咕道。

    上一次和卢欢交手后,卢欢说在孙云的身上下了毒,如果孙云不来找自己,就会久而久之毒发身亡。当然,卢欢的本意不是想杀死孙云,而是想让孙云做自己的徒弟。但是孙云嫌之为不伦不类的毒攻,并不领情,所以卢欢便想用此等激将之法,与孙云再次约定此地会面,嘴上说要帮孙云解毒,其实目的不明。

    卢欢做事向来偏僻,行为举止古怪无比,甚至让人感到诡异。但是孙云确实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想快点见到卢欢,以解己身之毒。为此,孙云甚至放下了城里的来运镖局没有管,只为来此赴约……

    沿着幽暗小径走了一段时间的路途,孙云渐渐放慢了脚步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孙云稍稍有了举动,提前拔出了腰间的银月双刀,他很明白。卢欢出手捉摸不定,必须随时做好应对。第一回来这赴约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准备,结果先行就被“迷惑”了一番,从而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以至于后面疲态应对……但是今天不一样,在青墨山庄安顿好了杜鹃之后。孙云是一门心思都放在了今日自己约卢欢的“对峙”上。摸清了一丝卢欢的习惯,自己的武功又有所长进,孙云坚信自己今天不会再向上次那样被打得举手无措。

    “到了是吗……”孙云心中暗道。两眼一紧,绕过一个小弯,那个熟悉的环树空地再次映入孙云眼帘。

    这里还是一样,四面环树的空地。比之其他地方少少多了几许光亮。但是上一次在这里打斗过的痕迹现在还在。前排数足之处横躺着几棵大树的树干这是上一次孙云与卢欢激烈对决的时候留下的。

    孙云也没有太在意这周围的环境变换,他一向是想要快点见到卢欢。见着自己这一次出现,又没有直接看到卢欢的身影,孙云变得小心起来。他知道卢欢此时此刻正躲在某个暗处窥视着自己,甚至可以说,自己在踏入幽暗丛林的一刻,自己就已经被卢欢给盯上了。

    卢欢的行为举止确实是怪异,但是对于卢欢这种看似像是捕食猎物的暗中窥伺。孙云似乎是并不感到开心。上一次引卢欢出来,孙云直接是言语相提。这一回也不例外。自己已经来到多时,看着卢欢迟迟不现身,孙云握紧手中的银月刀,冲着空地四周的空林喊道:“晚辈孙云到此,卢欢前辈何不现身?”

    声音在林子四周回荡了一段时间,不过多时,周围果然传出了卢欢那围绕林间诡异声音的回应:“今日赴约,孙少主似乎是较之上次迟到了不少啊……”

    卢欢嫌孙云今日来这丛林之地有些晚了,孙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之所以来晚了,是因为一路带着腿脚不便的杜鹃来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孙云的目的是放在卢欢身上,于是他冲着四周的林子继续回应道:“今日晚到,实是因为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不过晚辈既然今日已经来至于此,卢欢前辈总该现个身吧,老是躲在暗处算计对方,算什么大丈夫所为何况,前辈可是鼎鼎大名的武林四圣之一,对我们这些江湖皮皮虾而言,前辈您又何必藏头露脸?”

    孙云这么说也是想要激卢欢现身,如果是平日里大气凛然的江湖大侠之类,对于孙云这样的晚辈,其必会不计所亏现身应见。但偏偏卢欢就是这样怪异的性格,行为举止古怪,也不管什么君子不君子的,喜欢在暗中窥视对方,即使对方只是一个江湖毛辈。

    不过既然想要孙云做自己的门下弟子,卢欢自然也不能不闻不问。面对孙云的“挑衅”,卢欢倒也“不示弱”,继续躲在林子深处,利用自己深厚的内力,传音道:“和上次一样,老夫之前也说过了,想要见到老夫,还得看你够不够格?数日重逢,不知孙少主今日是否有所长进,就让老夫见识见识吧……”看来,卢欢是想要再次考验一下孙云的伸手了。

    一听到这句话,孙云立刻提起了手中的银月双刀,以防不测……

    时间过了一段,卢欢依旧是没有现身……突然,似乎是起风的样子,空地的四周密树开始摇晃起来,林子的树叶也是摇曳地沙沙作响。孙云简单地瞟视了一番,发现深密层叠的树叶一层绕着一层,如同织网一般重重变换,没过多久,孙云的眼神开始有些模糊了。

    “和上次一样是吗……”孙云暗暗道。

    孙云感受到了,和第一次来这赴约时一样,周身诡异的氛围,充满迷惑和未知的恐惧。孙云两眼一闭,尽量不盯眼去看周围的景象。耳边萦绕着沙沙作响的树林摇晃声,身感着充满阴郁和寒颤的阴湿,孙云心中暗暗道:“和上次一样,想用幻觉迷惑是吗……”

    孙云努力回忆着上一次自己来这时遇到的境况,自己第一次赴约时。就被卢欢的“幻觉之法”给算计了一道。这一次和上一次似乎是有相同的手法,孙云这回变得冷静了,没有耗费大量体力去观测这林子的诡秘。而是静下心来,利用自身的内力,感测卢欢的位置所在。

    “他在移动,在林间穿梭,不断变换着自己的位置……”孙云聚精会神,似乎是感知到了卢欢的模糊动向,心中暗道。“他在戏耍我,还想用这种‘低级的’方法戏弄我……”

    静听了好一会儿,待到周围树叶摇曳沙沙的声音重叠地愈加迷惑。孙云两手握刀定下心来……突然,孙云猛然一睁眼,回身一个踏步十丈,手中银月刀如同流星闪过。几道银月刀光划破黑暗的天际。只听得一声清脆旷宇的刀鸣,银月刀光闪电般的一道皆一道掠过摇曳的密林树枝,又听得树丛枝桠断裂的重叠声,摇曳树上的“扛头枝”被孙云的银月刀悉数斩落,以密林迷惑的幻觉之术即刻瓦解……

    但是孙云也不敢大意,毕竟仅仅只是破了第一层的幻觉之术,自己还是没有完全找到卢欢的明确方位。孙云回到空地远处,再一次静静感知。卢欢依旧是在周围的林子里穿梭……

    突然,孙云两眼一紧。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有东西过来了……”孙云小声嘀咕道,望着前方断裂枝桠处,孙云手提着银月刀,变得格外谨慎起来。

    果然,没过多久,树丛中又传出扰人耳根的密密麻麻的穿梭声。“这个声音,该不会是……”孙云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手中的银月刀稍稍变换了一下姿势,似乎是有提前变招应对的举动。

    一切还是很平静,前方的丛林的摇曳却是有些杂乱起来,而且摇曳的声音也在逐渐加大……突然,前方林子密处衍生迸发一幕只见林子端口间隙处,映着不多的林间亮光,伴着密密麻麻扰人心躁的叽喳声,一大群黑压压的东西正朝着孙云铺天盖地而来。

    黑压压一群,如同魔鬼的织网一般,不留任何空隙地朝孙云包围过去,又如同黑色的巨浪,似要将孙云整个人给一拨卷走。

    面似着恐怖无比,但是此时的孙云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因为孙云认出来了,和上一次卢欢对自己的“迷幻”一样,这成群汹涌的“黑色海洋”,只不过是聚集而上的乌鸦群。

    聚集的乌鸦如同黑海一般,发出令人心寒的诡叫,如山入海地汇聚一块,令人联想到无间地狱的恐怖之境。

    但是这些孙云都不在乎,他只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自己手中的银月刀上……忽地,孙云半空腾起,手中银月刀伴着银月刀光一阵闪现“银月连破”即出,银月刀光伴置周身,如同龙卷风一般,银月刀光的每一道刀刃疾风般顺流而去。

    向孙云包围过来的乌鸦群,碰上了龙卷风暴般的银月刀光,瞬间被斩得四分五裂。凄惨声、乌鸦血,弥漫得到处都是,给人带来愈加的冷漠和凄寒。

    “呀呀”一阵乌鸦群的凄厉只剩过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乌鸦群消失了,孙云的银月刀光也停止了,唯独留下见血的银刀以及有暗中看不清的满地无数的乌鸦的尸体……

    孙云挡住了这一波,简单处理了一下银月刀上的血迹,随即两眼直望着正前方就在自己的正前方向的一棵大树的树干枝头上,一个青衣身影如同黑夜中的蝙蝠一般,倒立挂在枝头之上。

    卢欢终于出现了和上一次一样,卢欢有使用这种诡异的方式出场,虽然给人故意作场的感觉,但卢欢就是卢欢,身为武林四圣之一的他,愣是把行为举止的怪异发挥到了极致。如此倒立挂在枝头,也在很大程度上给予对方恐惧感。

    但是孙云并不吃这一套,看到卢欢终于出现了,孙云冲着对面倒立枝头的卢欢道:“卢欢前辈,晚辈已经恭候前辈多时,意在求解当日之毒,没想到前辈却是依旧不主动露面……”

    这样想是说的卢欢有些不讲江湖道义,但是卢欢可不管这些所谓正人君子的“为人之礼”,生性不羁的他却是一脸不在乎道:“哼,世间之事老夫想要如何。无人可以左右,更别说什么拘受之礼……”卢欢的口气倒是毫不客气,完全看不出是有武林四圣之一的气质。

    “前辈可否遵照当日之约。解了晚辈体内之毒?今日晚辈前来,完全就是为了此事……”孙云也不想多扯其他的东西,直接回归正题道。

    然而,卢欢却是诡笑着道:“哼,老夫说过了,在老夫的地盘上,想要请教老夫。得先武功上过上两道,只有有本事的人才可以请教……不过看着今日孙少主不想当日那样手忙脚乱,不但没有再陷‘迷惑之术’。而且还能冷静判断老夫的位置,当机立断,看来孙少主你的武功的确是长进不少啊……”

    卢欢还是对孙云先赞扬了一番,但是孙云却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回应。因为他清楚。这是卢欢亮出本事的前戏。

    “不过……”果然,卢欢转折口气道,“就这些本事,依旧是不能让老夫满意,孙少主想要再请教老夫,不亮出点真本事可不行……”

    然而卢欢话音未落,一阵寒风吹过……突然,孙云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随着一道银月刀光闪过,刀光伴着人影。一瞬之间出现在了卢欢所倒立的枝头右侧。

    这倒是也让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小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孙云的身形竟会如此之快。上一次同样在这对峙,卢欢批评了孙云的应招之慢,没想到今日话音未落,孙云就有如闪现般的速度瞬现在了自己的身侧。

    不过吃惊也只是短短一瞬,毕竟卢欢心里清楚,孙云进步再大,现在也决计不是自己的对手。看见孙云在右侧朝自己挥刀过来,卢欢二话不说,右手成掌,紫光一聚,“散华掌”顺势散发,如同巨石一般的压迫之力朝孙云的面门迎来。

    这“散华掌”可是十足的力道,孙云的银月刀不但未能伤到卢欢半点,自己为了不被一掌打伤,整个人身形略后,随后低头躲开这一击。

    怎奈“散华掌”威力惊人,随着一声巨响,紫色的掌晕不但当场拦腰击断一棵大树,冲掌余力更是将孙云击飞数十丈之远。

    卢欢就是卢欢,不愧为武林四圣之一,武功即现,几乎无人匹敌。孙云虽然被这一掌击飞甚远,但是所受之伤多为余力,没有正面吃掌,因此没有多守太大的伤,被打回原地后没多久又认同站了起来。

    不过孙云却是没有坐以待毙,就在自己倒地起来的一瞬间,左右银月刀相并挥去。直觉一道强有力的银月刀芒,如闪电般向前划过。伴着银月的呼啸,孙云的新招“银牙断月”横空杀出,和往日银月刀所使招数银月刀芒分裂攻击不同,此招将自身所有的银月刀光汇聚在了一处,集中而出。

    卢欢两眼一定神,见着自己身处断裂枝头,不好以掌回击,于是整个人身形一闪,直接躲过了这快如闪电的刀芒一击。

    “咔擦”然而就是一瞬,就在卢欢刚刚倒立的一处,大树同样被当场斩断,隔着足足数十丈的距离,可见此招威力之强。

    孙云使完招后,心不跳气不喘地站在原地,手中紧握银月刀,两眼凝神地望着卢欢。

    卢欢看着孙云的情态,知道他今日不同以往,武功上已经有了惊人的提升,如果自己不留心的话,很有可能会轻敌吃亏。

    但越是这样,卢欢反倒是越开心,因为这更能体现自己所收徒弟的价值。卢欢轻轻一笑,随即道:“孙少主,你的武功果然较之以前长进了不少嘛……不过离老夫的要求还是差了很远,想要解你身上的毒,那就继续跟过来吧,看你还有没有器量……”

    说完,卢欢一个身形闪过,一下子又消失在了深密的丛林里。

    孙云自己也是感受到了自己前所未有过的强大,看着卢欢又一次窜进了树林,孙云二话不说,手提银月刀,轻功一跃,快速朝着林子深处追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