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沂州事迹
    “走,杜姑娘,我带你去看你的空房——”青墨山庄内,送走了孙云,董渝对留下来的杜鹃说道。

    杜鹃也没有多留恋孙云离去的背影,想到孙云临走前给自己安排的任务,杜鹃回头笑着点了点头……

    由于杜鹃是拄着拐杖行进的,所以步行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董渝也很有耐心,一边领着杜鹃往空房处过去,一边照顾着这边的杜鹃。

    “董渝大哥,休息房间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杜鹃首先问道。

    “就在后院不远处……”董渝回声应道,“休息的房间很大,而且任何家用应有尽有,一定会方便杜姑娘你的。”

    “你们青墨山庄招待外来客人,都是这样的习惯吗?”。杜鹃有不经意间问道。

    “是呀,我们青墨山庄虽然由于历史原因,隶属蒙元朝廷,任朝廷差遣,但我们山庄的人本性并不坏,向来都是很好客的……”董渝笑着说道,“之前北原五侠五位前辈来我们山庄的时候也是一样,前几日他们就住在今天我给杜姑娘你安排的房间。”

    “太好了,北原五侠也是寄住在那,这样调查起来说不定会方便许多……”听到了董渝的叙述,想到自己暗中要调查的事情,杜鹃不禁心中暗自一乐……

    走了没多久,绕过青墨山庄的后院,发现这里的的确确有许许多多的空房,里面的陈设也很整齐,看来董渝说得没错。青墨山庄确实很有好客的习惯。

    “杜姑娘,床就在内房间里,你腿脚不便。若是站着累了,就坐在床上休息一下吧……”董渝担心杜鹃腿脚残疾,赶了那么长的山路,又站了这么长的时间,体力会有不支,于是多作关心道。

    “谢谢你,董渝大哥。我没有事……”杜鹃只是轻轻笑了一句,然后找着了正房间的一把椅子,小心放下自己的拐杖。然后慢慢坐在了椅子上。

    “杜姑娘你不方便,我来帮你吧……”董渝看着杜鹃行动不便,于是主动上去帮杜鹃摆放好了拐杖。

    “谢谢董渝大哥——”杜鹃又笑了一句。

    董渝这边倒是没什么,见杜鹃在正房间里坐下休息。他自己也找了一处椅子。然后和杜鹃面对面坐着。由于现在是寒冬时日,正房间内也置有火盆,两人就在火盆面对面坐着,也不觉着冷。

    杜鹃见着董渝也陪自己坐在这里,于是不禁问道:“董渝大哥你没有其他事情吗,陪我坐在这个地方……”

    董渝听了,微微一笑回答道:“噢,反正今日山庄没有其他外客。方庄主又没有给我安排其他的任务。我看孙云兄弟把杜姑娘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腿脚又不方便。怕是杜姑娘你显得无聊,不如就陪你坐下来说说话也是好的……何况,我也不想这么冷的天,总一个人站在门口守着……”

    杜鹃听董渝的口气,感觉得到他是一个很热心的朋友。杜鹃想了一会儿,随后又问道:“对了,董渝大哥,你和云哥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孙云兄弟没和杜姑娘你说吗?”。董渝回应道,“就是前些日子,来运镖局运镖至我们青墨山庄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其实,我知道,几个月前,你们本就应该运镖过来的,可是却在途中遇到过劫镖那样的事情……那次事情后,我们心里其实也有愧疚,因为朝廷的原因,也一直没有派人去慰问你们,实在是抱歉……”董渝所说的那次事情,自然就是来运镖局雾隐丛林被袭的事情。

    董渝这么一提,杜鹃又想起了那永远无法忘记的回忆。杜鹃露出稍许悲伤的眼神,望着自己残疾的双腿,淡淡地说道:“那次事情,我们来运镖局的人永远都忘不了,而且我的双腿,就是那次事故中落下了残疾……”

    一听杜鹃说到自己的痛处,董渝这才发觉自己不应该提这些的,于是立刻道歉道:“对不起,杜姑娘,我不知道你的腿……我不应该提这件事的,对不起……”

    杜鹃倒也是很善良,只是微微一笑道:“没事儿,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该放下的我们都放下了,至少现在,来运镖局还是想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并没有因为那一次的事情而少了什么,所有人在一起依然很开心不是吗?”。

    看着杜鹃如此乐观的样子,董渝不禁佩服起来:“杜姑娘有如此之心,在下实在钦佩。双腿残废,别说是杜姑娘你了,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正常的有志男子,恐怕都是接受不了的,而杜姑娘你居然还能如此乐观的面对……”

    “其实没什么,云哥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我想,只要能一直陪在大家身边,一直在云哥身边,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杜鹃又笑着道。

    董渝看着杜鹃好似乐中藏痛的微笑,自己也是于心不忍,于是扯开话题道:“算了,不要老谈这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既然孙云兄弟把你暂留在这里,兄弟我也不能让杜姑娘你一个人无聊。正好在下今日无事,可以多陪杜姑娘你坐着说说话,杜姑娘若是想听什么,在下也可以悉数讲给杜姑娘你听。”

    “董渝大哥,你真是个好人……”杜鹃先是笑言了一句,随后自己想了想,于是刻意道,“如果说董渝大哥不嫌弃的话,不如给我讲讲北原五侠的事情好吗?”。

    “北原五侠?”董渝有些疑惑道,“可是可以讲,不过你一个女孩子也喜欢听这种事情吗?”。

    杜鹃所问之言,意在帮孙云打听有关这方面的事情。其实,杜鹃也是个聪明人,自在汴梁南宫家“摸爬滚打”上来的她。与人交谈方面也算是有过经验,“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既然孙云是偷偷给自己安排的任务,那有关这方面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光明正大地透露给青墨山庄的人。

    于是。杜鹃继续笑着,试着用单纯的小女孩口吻说道:“是呀,这几天北原五侠拜访了来运镖局,我看镖师们每天都是忙里忙外的,而且都显得很敬佩的样子。北原五侠的仗义事迹我也是听说了一些,可是很多细节却不清楚。听云哥说,他们上次来贵山庄的时候。北原五侠是暂住在贵山庄的,心想你们应该比我们知道的更多一点,所以今天趁这个机会。想听董渝大哥你说说关于他们的故事……”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杜姑娘你也和孙云兄弟他们一样……”董渝倒是没有察觉出杜鹃的意思,依旧是很单纯道,“没有问题。上次来我们青墨山庄的时候。我也的确是听说可许多有关他们事迹的事情,不知道杜姑娘你想要听的,是关于他们哪些部分的?”

    杜鹃又故意停顿了一会儿,做出思考的样子,随即道:“就他们来你们青墨山庄之前吧,毕竟这其中的事情你们应该记得最清楚……我知道北原五侠祖籍在山东,可是山东我也没有去过多少,不知道那里的情况……”

    “山东?”董渝听了。先是顿了一下,随后又道。“姑娘怎么会问起那个地方来?山东现在可是战事频繁,蒙元朝廷的许多军事力量都集中在那一块……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北原五侠才转移至大都的,改在大都继续他们的‘行义’……”

    “来大都总得有其他理由吧,比如说他们之前落脚的地方……”杜鹃又问了一句,这一句也是意在问出北原五侠来至青墨山庄的由来。

    “之前落脚的地方,我记得好像是沂州……”董渝回忆着说道。

    “沂州?”杜鹃也不假思索起来,又问道,“那是哪儿,我也没有去过……”

    “沂州是山东的重地,现在是由王宣王信父子二人镇守其关——”董渝回答道,“在来青墨山庄之前,北原五侠最后一个落脚的地方应该就是那里错不了……”

    “沂州,听起来好像挺有趣的……”杜鹃又恢复到平日里天真的口气道,“那沂州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不是问北原五侠吗,怎么问起沂州来了?”董渝见有些偏离了话题,于是提了一句道。

    “北原五侠只是想了解一些事迹罢了……”杜鹃笑了笑道,“反正今日一个人无聊,又没其他什么可说的,不如董渝大哥你给我讲讲一些关于沂州城的东西好了……”

    “沂州城啊……也行,反正我曾经也去过两次,可谈的事情也是有一二的……”董渝回应道,“沂州城有趣的东西倒是没什么,令人叹息的地方却是比比皆是……”

    “怎么了吗?”。杜鹃听见董渝如此的口气,不禁又问道。

    “沂州以及山东其他的几个城郡离大都较远,因此朝廷管辖没有大都这样严……”董渝慢慢叙述道,“和南下的一些城市一样,中原百姓依旧是受到种种的压迫,尤其是汉人……最直接的,现在天下局势动荡、战争无数,许多老百姓因为战火以及重税而家破人亡甚至落魄他乡……”

    “这样啊……”听到这里,杜鹃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悲伤,和中原许多受苦的百姓相比,虽然自己双腿残疾,但是身边还有来运镖局这样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没有分离,自己算是很幸运的了。

    “所以北原五侠才想到用施财于民的方式,缓解百姓因交不起赋税而流离惨境的境况……”董渝继续说道,“这样做也出了一些成效,在北原五侠五位前辈的尽力帮助下,山东的百姓还算是过得安稳……”

    “这么说来,北原五侠被世人尊敬也由此可见……”杜鹃又暗淡了一句,想要转变心情的她,转了话题问道,“那沂州城有没有其他好的事情,或是……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事情?”董渝也知道杜鹃的一些想法,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也不爱听这些沉重气氛的事情,于是董渝想了想,随即又道,“有是有,不过你未必会有兴趣听,和北原五侠似乎也没有多大关系……”

    “不管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杜鹃一下子又来了兴趣,提神问道。

    “好吧……”董渝稍稍坐起身子,转而叙述道,“说到沂州城还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应该是当属城中的秦氏家人吧……”

    “秦氏家人?”杜鹃加句问道。

    “对啊……”董渝继续道,“秦氏家人在沂州城挺有名的,现在秦家的主子是秦世同,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他的祖上可是曾经赫赫有名的‘神力将军’秦守越。”

    “神力将军?”杜鹃又不禁问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董渝继续道:“秦家人的祖先秦守越,祖籍虽为山东沂州人,出身汉人,却为蒙元朝廷效力。先皇在时,秦守越统领镇守山东各郡,叛乱外族不敢来犯。而且曾说秦守越力大惊人,能一人独挑千斤之鼎行千里路,因此被世人誉称‘神力将军’,而且后来朝廷也确实册封了他这一名号。”

    “这就是‘神力将军’的由来啊……”杜鹃想了想,随后又问道,“那后来呢,既然这个秦氏家人这么有名,应该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些吧?”

    “杜姑娘你说得对,秦守越之所以被后人铭记,不在他任官时的赫赫战功,而在他被罢免官职后的事迹。”董渝点头道。

    “被罢免?”杜鹃又提起疑惑来,“他是犯了什么事吗,被罢免了官职……”

    董渝又点了点头,继续道:“嗯,后来的一次事情,可以说改变了秦守越这个‘神力将军’的命运……在一次战事中,随同他一起出征的妻子不幸战亡了,秦守越为此悲痛不已。以至于后来,战争结束后,秦守越不但痛悼自己的亡妻,并且开始厌恶世间的一切战争,立誓不再出征打仗……于是,之后的事情也来了,先皇下令秦守越挥师北上、驱赶外族,可是秦守越因立誓在先,公然违抗圣旨,因此被罢了官……不过罢官之后,秦守越虽然远离了战事,但是却开始关心体恤当地的百姓,时常将自己年轻时立下战功的财物救济沂州当地的百姓,所以沂州百姓也是世世代代铭记这位‘功成身退’的‘神力将军’。如果不是遭到朝廷的弹劾,秦守越能治理沂州城,沂州乃至整个山东的百姓恐怕都不会像今日这样依旧过着衣食不保、居无定所的生活……”

    “这么说来,秦守越身为汉人,虽然毕生都是为蒙元朝廷效力,但是中原的汉人却是世世代代都尊敬他……”杜鹃听完后,不禁感慨道,“现在想想,曾经云哥和我说过的话……今天听了秦守越将军的事迹,发现云哥说得不错,‘义与不义,不在于蒙汉民族之间孰对孰错,而在于民心所向’。其实天下百姓痛恨的,并不是外族的异入,而是朝廷的残酷压迫。如果统治者能够心寄民信、普庆天下,无论是汉人还是夷狄,百姓皆爱戴之;相反,如果统治者为了自己利益,不管百姓死活,施行残政压迫,即使他是正统的中原汉人,天下百姓一样会深恶痛之……云哥说过,他和察台王府的察台多尔敦‘交手’了那么多次,也是渐渐明白这个道理的……”

    杜鹃今日所说的,孙云曾在察台王府牢狱中和察台多尔敦对峙时,也说过类似的话。而杜鹃所知道的这些,也是孙云平日里说给过她听的。

    董渝在对面听了杜鹃的话,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