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路深情
    话说孙云答应杜鹃带她一起出城后,两人就一直走得很慢,毕竟杜鹃的腿脚不方便,一旦遇上了崎岖的山路,往往会显得比较麻烦,有的地方甚至还需要孙云背杜鹃上坡。

    当然,在此之前,孙云本不打算带杜鹃一起出城的,毕竟孙云这一趟去见卢欢,估计又会遇上“折磨损命”的事情,他可不会让杜鹃也连累进去。可就在出城之前,孙云意外听到了两个蒙元侍卫的对话,内容似乎是察台王府的人要对来运镖局有新的“动向”。当时杜鹃就在城门口,如果让杜鹃一个人再回镖局,孙云担心杜鹃又会发生什么事请。杜鹃腿脚不便,与其让她自己回去,还不如就呆在身边比较好照顾,虽然是麻烦了一些,但是让人省心。再者,孙云认为,卢欢前辈即使再怎么行为怪癖、折磨自己,比起那些手段残忍、阴险狡诈的察台王府的人来说,此次出城一行反倒是安全许多。就这样,杜鹃也如愿以偿地陪孙云一起出城了……

    当然,孙云还没有把自己和卢欢的事情告诉杜鹃,他怕杜鹃听了后又会多想。两人出城后走了很远的路,过了城郊的那块旷原,上了平日运镖毕竟的山丘这里杜鹃之前也是不止一次来过的……

    不过,孙云虽然一边走在路上,一边照顾着腿脚不便的杜鹃,但是心中想得更多的,是来运镖局的安危:“刚才那两个侍卫说的话,现在想想。总感觉放心不下……北原五侠存放在我们来运镖局里的那车神秘货物,如果真如之前那两个侍卫所说的话,是非常重要的军用物资。那事情就真的不容小视了,一旦蒙元朝廷尤其是察台王府介入调查此事,恐怕来运镖局脱不了干系……而且,那两个刷侍卫也说了,他们已经打算开始暗中调查这件事了。明着不行来暗的,这些侍卫都还好,要事察台多尔敦亲自介入的话……现在我也只能保佑。保佑镖局能够平安无事了……总之还是得先完成和卢欢前辈的赴约,然后赶快赶回镖局,我有不好的预感。大都城里将会有惊动不小的事情发生……”

    孙云的预感没有错,在大都城,确实是已经发生了惊动的事情北原五侠的其中四位,已经秘密遭到了他人的暗杀。这件事情除了当事者以及亲眼目睹钟齐山被杀的何子布。还没有其他人知道……

    孙云在一路上忧心忡忡,而在他身边的杜鹃却是没有想这么深。她想到今天孙云答应了自己与其同行,还以为是孙云想明白了,认同了自己,全然不知这是孙云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

    杜鹃虽然两腿残疾,但是拄杖数月,早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行走的速度也不慢。即使是过山路也没有太多阻碍。

    杜鹃拄着拐杖多往前走了几步,甚至超前了孙云。杜鹃回头一望。却见孙云是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想要逗孙云开心一点,杜鹃也显得有些俏皮地说道:“云哥你看,鹃儿现在走得怎么样?”

    孙云并没有立刻答应,他的心思还一门心思放在来运镖局的安危上。杜鹃看出了孙云呆滞的样子,知道孙云心中一定是对什么事情有所顾忌,随即又提高嗓音道:“云哥,鹃儿问你呢,你怎么了?”

    杜鹃这么一问,孙云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一点:“啊……啊?哦……鹃儿你很好啊,没想到上山路也这么利索,看来鹃儿你腿脚恢复得不错……”

    然而杜鹃却是并没有太开心的样子,看着孙云一直有些郁郁寡欢的神情,杜鹃又不禁问道:“云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啊……啊?我还能有什么心事……”为了不让杜鹃对镖局的事情也过于紧张,孙云吞吞吐吐地答道,“既然鹃儿你说想要陪我出来,那我就带你出来喽……看到鹃儿你腿脚恢复得不错,我也挺开心的……”

    “可是鹃儿看着你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感觉像是有心事……”杜鹃本来想要继续问有关这方面的事情,但是看着孙云一直闷闷不乐的表情,杜鹃还是放弃了,转而问道,“对了,云哥,你还没有告诉鹃儿,你这次出城,究竟是要做什么?”

    被杜鹃这么一问,孙云的神经也是稍稍一颤。其实为了不让杜鹃担心自己,孙云也是不会全然告诉杜鹃一切。孙云想了想,随即道:“我这次去……是想要见一个人……”

    听着孙云说话卖关子,杜鹃继续问道:“见一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一个隐世高人,我和他之前有约,所以今日前来赴约,之前也是一样的……”其实孙云也并没有撒谎,只是隐瞒了其身份罢了,“我之前之所以不让鹃儿你陪我一起来,是因为这个隐世高人行为怪癖,经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甚至是危险的事情来。我怕鹃儿你陪我一起的话会遇上危险,所以……之前就没有告诉鹃儿你……”

    “可云哥你现在一样答应了鹃儿不是吗?”杜鹃继续道,“既然如此,之前为什么不告诉鹃儿实情?”

    “之前是怕鹃儿你会多想……”孙云继续道,“不过他行为怪癖,但其实本性不坏,就算玩儿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我想他也不会拿鹃儿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样吧?既然鹃儿你多次恳求我带你出城,那我就破例答应一次喽……”

    说到这里,杜鹃不禁投去温馨的目光。孙云稍稍顿了一会儿,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继续轻声道:“说实话,自从鹃儿你两腿残疾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城了……几个月了,我想着什么时候带你出来散散心,今天正好有这个机会……”

    听了孙云的话。杜鹃不禁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娇弱的脸庞瞬现一丝淡淡的红晕,随后自己依偎在孙云身旁。拄着拐杖继续慢慢行进着……

    两人继续往前走,没过多久,他们二人再一次来到了那个令人“心痛回忆”的地方雾隐丛林……

    其实对于孙云来说,几个月前的惨案发生后,孙云尔后的几次运镖,也是经过了这条必经之路很多遍;而对云杜鹃来说,上一次自己在这里“献身救险”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来到这里了。一个是频繁来往,一个是再次逢面,二人却是对这里有着深刻的感悟……

    雾隐丛林还是和以往一样。林子里如同迷宫一样,山坡崎岖起起伏伏、蜿蜒不定,只不过孙云已经在这里很多遍,早就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时的毫无头绪了。不过今日的雾隐丛林倒像是平日里的雾隐丛林了。林子里也有弥漫在四周的浓雾。雾中有树,树旁立土,一道道、一坎坎,蜿蜒成形,好似迷踪境地,有如当日“鬼林”所言之说。

    “雾隐丛林到了……”孙云淡淡地说了一句,口气也显得略微的悲伤和沉重,毕竟这里留给自己的。是来运镖局最黑暗的回忆。

    然而比起孙云,杜鹃理应是更加的悲伤。毕竟她是那次事情的直接受害者。轻拨着两手的拐杖,杜鹃似乎能够感受到,自己双腿传来的疼痛。对于杜鹃来说,那次的回忆可以说是记忆犹新,杜鹃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当日在雾隐丛林,察台多尔敦设伏劫镖,利用石雷火药重创来运镖局众部。而杜鹃为了救一个失足的年轻小伙子,自己则是以身犯险,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大树下的小伙子。而随之换来的,便是自己腿脚的残疾,大树重重压在了杜鹃的两腿上。虽然杜鹃现在腿脚没有知觉,但是那一日永生难忘的疼痛,杜鹃却是记得很清楚……

    不过杜鹃倒不是像孙云那样做出什么过激的表情,她似乎只是很平淡地看待这一切,望着寒冬中雾隐丛林贫瘠的土地,杜鹃也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鹃儿……”看着杜鹃忧心叹气的样子,孙云很清楚杜鹃心里所回忆的那些痛苦。自从那次的事情后,杜鹃就再也没有出过远门,更别说来这可能让她痛苦一辈子的雾隐丛林。而孙云现在能做的,也只是陪着杜鹃一起叹息。来回经过了雾隐丛林这么多回,孙云自己也是叹息了太多了。

    杜鹃没有立刻回应孙云,而是拄了拄拐杖,自己往前慢慢走去。而孙云怕杜鹃在这土坡上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着了,于是一直在身旁慢慢跟着。

    “就是这里……”没过多时,杜鹃走到了一个土坡处,对着对面一棵倒下的大树,缓缓说道:“就是那棵大树,当日我就是在这里残了双腿的……”

    如今的大树早已不同以往,倒下的树干上已经长满了藓菌类的植物。杜鹃想要再去看看,孙云扶着杜鹃,慢慢走下土坡,往树干的方向缓缓走去。

    “当时我被压在了树下,双腿残疾,意识都不清醒了……”杜鹃用手在树干上面摸了摸,露出苦涩的微笑道,“要不是云哥你及时救了鹃儿,可能鹃儿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孙云望着这根粗壮的树干,半天没有说任何话,似乎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孙云两手慢慢握拳,随后有方向,像是在犹豫什么。很快,孙云再一次缓缓张口,轻言道:“鹃儿,或许那一次,我不应该叫你陪我们一起去。如果你没有和我们一起的话,鹃儿你的双腿就不会残疾了,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

    “可是我不去的话……”杜鹃又回忆着说道,“那日在雾隐丛林遇险,当时第二车队的人都慌了手脚。如果不是鹃儿在后面指挥他们的话,恐怕还会死更多来运镖局的兄弟,这样看来,我那一次陪云哥你们一起并没有错……”

    看着杜鹃这个样子还想着关心别人,一股热流很快溢满了孙云的眼眶。

    杜鹃又何尝不是?但她还是强做着笑容,拄着拐杖慢慢朝孙云的方向走过去,似乎是有其他别的言行。

    杜鹃慢慢走到孙云面前,伫立了好一会儿。随后杜鹃稍稍抬起头,望着孙云有些悲伤的面容以及即将流出泪水的眼眶,杜鹃微微一笑,并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做弯状在孙云的鼻梁处轻轻刮了刮,随后微笑着轻声道:“而且鹃儿之前也说过了,鹃儿真的很坚强……”

    说到这里,孙云终于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两滴泪痕从这个男子汉的脸颊处滚落下来这个动作太熟悉了,当时杜鹃也是这样对自己的,这个动作是杜鹃的明示,杜鹃真的很坚强。

    孙云眼神微微一颤,随后二话不说,一把将面前的杜鹃给抱在了怀里,之前滴落的泪水也逐渐蘸湿了杜鹃两肩的衣袖。

    杜鹃也是背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一下,但是她能理解孙云的心情。杜鹃缓了缓,眼中更是早已溢满了泪水,没过多久,杜鹃的两手也轻轻将孙云的腰给抱住,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孙云能够感觉到,杜鹃的坚毅中,带着那样一股柔情。孙云抱着杜鹃饱了很久,随后轻声在杜鹃耳边呢喃道:“鹃儿,我答应你,我以后一定不会让再让鹃儿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

    听到这里,杜鹃早已是泪流满面,不过抑制不住情绪的她始终是没有哭出一声,她只是不断地在流泪,抱着孙云的两手也是迟迟没有离开……

    不过雾隐丛林毕竟是留下悲痛回忆的是非之地,孙云和杜鹃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各自表达了情感实意后,孙云索性直接背着杜鹃出了迷雾重重的雾隐丛林……

    出了丛林,外面已是一片豁然开朗。杜鹃继续拄着拐杖往前慢慢走,望着前面自己从未见过的新土,杜鹃又问道:“云哥,这前面是到了哪里?”

    孙云指着前面的一个庄子,淡淡说道:“再往前面走,就到了青墨山庄。鹃儿你之前没来过,镖局出事的那一次,我们本来是要来这里的……”

    “青墨山庄……”杜鹃虽然又想到了那日的“痛苦”,但是想着今日孙云的前来目的,杜鹃又问道,“云哥,难道说你今天要找的隐士高人,就在这青墨山庄里?”

    “不是的,青墨山庄只不过是个地标……”孙云回声应道,“我要见的那个高人前辈,是在青墨山庄对面的那个丛林里……其实青墨山庄虽然隶属于蒙元朝廷,但是其庄主方珍士还算正直。还有董渝,他是我后来认识的一个兄弟,也是这青墨山庄的一个弟子……”

    “那云哥你要见的那个前辈为什么会在那个林子里?”杜鹃又好奇地问道。

    “哼,要说的话,只能说是他行为举止怪异吧……”一想到卢欢,孙云马上就起了调侃的语气,“也不知道他今天还会玩什么花样,我可得做好准备……”

    “那云哥,我究竟要做什么?”杜鹃又问道。

    听杜鹃这么一问,孙云这才想起来,杜鹃可不能就这样一直跟着自己,否则真遇上了卢欢,杜鹃的安危会让孙云操心不少。

    孙云想了想,必须先要想个办法先安顿好一同跟来的杜鹃,自己才能一心一意去和卢欢会面。孙云侧头望了望一边的青墨山庄,发现有几个弟子正在门院的阶梯处清扫,看来今天山庄并没有什么重要来客……

    “有了……”孙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