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暗杀行动 下
    酒楼之上,看到如此多的蒙元士兵朝自己围了过来,何子布心中所想除了逃跑,不可能再有其他。

    “你刚才趴在楼檐哪里干什么呢?”领头的蒙元士兵拔出身上的苗刀,对准面前被逼入死角的何子布,大声呵斥道。

    何子布自然是不会回答一句话,不想被牵连太多的他,趁着领头的不注意,自己一个闪身,想要越过右侧蒙元士兵的堵截,趁乱逃跑。

    然而,这些巡逻的蒙元士兵也都不是吃素的,反应力根本就不差,看到何子布想要趁乱逃跑,领头的又阻止了何子布右侧的士兵,示意他们拦住何子布的去路。

    果然,一侧的士兵也齐声喝了一句,随后提刀站到位了。待到何子布快速跑过来时,一侧的蒙元士兵又齐朝何子布挥刀而去。

    何子布见了,稍稍一惊,不想闹出事情只想逃跑的他见着苗刀挥来,没有反击,而是快速提步撤回了原地。

    士兵的头领见了,又发狠道:“哼,区区小贼,想从本大爷手中逃走,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你们几个,给我上”他又对身旁的几个侍卫命令道。

    接到命令的蒙元士兵二话不说,齐声大喝,随后提着苗刀、做好架势,同时往何子布的前身及两侧报价而来。

    何子布看在眼里,心里只是稍稍一紧,待到正前方的苗刀袭来,何子布依旧是没有反击。只是低头一摆,躲过了这一下。但是紧接着,左右两侧的士兵也向自己挥刀而来。何子布没有办法,低头的同时,又不断控制着身形,接连躲过了左右两侧的攻击。

    开始的时候还能躲过应付,待到人多了、刀身密集了,何子布就没那么好躲了。终于忍不住的他,在前面一排苗刀压上来时。何子布趁着低身一个空挡,俯下就是一个扫堂腿。

    之前何子布一直不反抗,这一回一出脚。蒙元士兵根本就没有做好应对,扫堂腿扫过,前排的几个蒙元士兵全都“嗷嗷”地倒在了地上。

    见着何子布还敢反抗,领头的蒙元士兵自然是不留手了。他继续发狠道:“快点上。全都给我上啊”

    说着,所有的蒙元士兵全部朝何子布拥了上来。

    何子布见着左中右全部都有士兵包了上来,自己也是什么也不顾了。何子布看着刀路,迅速抬手往两侧硬扫而去,当然这些也只是应付,两次身形一扫,只是把两侧的蒙元士兵给逼了回去。不过何子布的力道也不小,稍前一点的。蒙元士兵没有站稳,被何子布这么直接一扫。整个人向后全然倒下,压断了后面的桌子,发出巨大的声响……

    而在酒楼的对面龙盘商会二楼,袁会长还在看着地上刚才被自己害死的钟齐山的尸体。

    袁会长漏出阴冷的笑容,随即轻声道:“哼,我算是干掉了北原五侠的其中一人,其他的四人,就看另外的人了……”

    而就在这时,对面的酒楼二楼也发出了打斗的巨大声响。袁会长身旁的侍卫注意到了,随后对袁会长道:“会长你看,对面发生什么事了?”

    袁会长本来并不在乎周围的响动,但当他回头看见了对面酒楼二楼的情况后,整个人的表情也是震惊了少许只见对面的酒楼二楼处,何子布正和上楼巡逻的蒙元士兵“激战”,刚才的那声巨大声响,是酒楼二楼桌子断裂的声音。

    “对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袁会长有些疑惑道,“为什么会有人和巡逻的蒙元士兵犟上了?而且,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为什么对面会打起来?”

    “那个人小的好像认识,他好像是来运镖局的那个小跟班……”侍卫似乎是认识何子布,继续道。

    “你认识他?”袁会长听了,又疑问道。

    侍卫点了点头,随后又道:“来运镖局一直和杨铮明会长的久旺商会来往频繁,小的曾经去久旺商会做事的时候,见过几面……”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对面酒楼的二楼,还和蒙元士兵发生了矛盾……难道说,该不会”突然,一个惊恐的想法掠过,袁会长不禁道,“难道说刚才暗杀钟齐山的一幕,被这小子给……看见了?”

    “很有这个可能……”那侍卫听了,点头道,“应该是刚才他偷看我们这里的情况,结果被正好路过的巡逻士兵给看见了看。所以才会起冲突的吧……”

    袁会长听了,有些举足无措道:“那现在怎么办?察台公子是安排了我杀死前来拜访的钟齐山,可是现在被外人发现的话……”

    “只有斩草除根了……”侍卫狠狠地说了一句……

    而在对面的酒楼处,何子布还在和众多的蒙元士兵纠缠不清。由于自己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所以何子布根本就没有多少还手,最多只是用手将其推回。但是朝自己围上来的蒙元士兵越来越多,而且自己又是被逼到楼檐的死角,完全不会让何子布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可恶,这些蒙元贼子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何子布心里不禁暗骂道,满身焦急的他,还在努力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想着继续这么拖延下去,楼下还会逐渐涌上更多的蒙元士兵,因此不能在这里拖延太多的时间。何子布回头一望,发现这里二楼的楼檐并不算太高。何子布再次回头看着面前如此多的蒙元士兵,心中一定……

    突然,何子布两脚一踮,全身猛然发力,整个人向楼檐后面跃去。这一下子也是让前面包围的蒙元士兵着实吃了一惊,何子布一个翻身。翻过二楼的栏杆,施展轻功直接从二楼的楼檐纵身而跃。

    何子布的轻功本就不差,这一下从二楼一跃而下。可以说是一下子摆脱了楼上蒙元士兵的纠缠。不想在这里再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跳下一楼的他二话不说,加快脚步,快速穿梭在人群之中,一瞬间就在大街上消失了踪影。

    “可恶,给我追”士兵头领见何子布不但伤了自己的部下,而且一个翻身就跑了。心中大感不爽,于是又大声命令道。

    于是,刚刚还拥满二楼的蒙元士兵。又一窝蜂地朝楼下跑去……

    而在对面龙盘商会的袁会长和他的侍卫看到这一切,也是不由一惊。

    “他跑了……他居然跑了”袁会长有些紧张道,“他可是目睹了一切的人,若是让他跑了的话……”

    侍卫在一旁见了袁会长的紧张样。立刻过来安慰道:“会长莫急。那贼人虽然跑了,但绝不会离开来运镖局。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把这事情通报给察台公子,让察台公子去制裁来运镖局,岂不方便?”

    “如此也只有这样了……”袁会长点了点头,望着楼下刚才何子布逃跑的地方,轻声点头道……

    北原五侠今日本要去的商会,可不仅仅只是钟齐山这一处龙盘商会。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五人分别要去久旺商会、福泽商会、立行商会、龙盘商会及千晋商会商讨财务事宜的,只是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察台多尔敦事先策划好的暗杀行动。而就在刚才,龙盘商会处的钟齐山就已经先行而去……

    立行商会处……

    商会屋内,一把手朱会长正冷笑着看着自己眼前屋内的景象只见屋内尽是淋漓的鲜血,一具尸体被立在了房屋的正中间,他的胸肺全然被门房立好的长矛穿透,仍有大量的鲜血从尸体身前涌出,现状令人惨不忍睹。

    死者死得凄惨,而死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前来拜访立行商会的另外一位北原五侠成员的张铁。

    立行商会的朱会长同样也是接到了察台多尔敦的命令,受令暗杀前来拜访的北原五侠成员。刚才借着观摩仓库的幌子,朱会长让张铁独自一人去开仓库的房门。谁知仓库暗藏杀机,刚一进屋内,张铁便触动了房内的机关,结果长矛穿膛而过,张铁也是当场毙命如此北原五侠已经有两位遭到暗杀。

    “哼,堂堂北原五侠之一的张铁,也不过如此嘛……察台公子这边安排的任务我也做到了,我也算是无事一了了对不起了,张铁前辈……”朱会长还不忘冷冷地朝死去的张铁身后阴上一句……

    千晋商会处……

    前来拜访的郑枫也会见了千晋商会的一把手金会长……

    “金会长,这就是贵商会的库房是吗?”郑枫在千晋商会的库房门前问道,显然他也不清楚危险正在逐渐向自己靠近。

    “没错,郑先生……”金会长一脸笑容道,“里面可是清晰记录了本商会一直以来的发展……如今本商会资金上出现了轻微的短缺,相信这一次北原五侠的帮忙,不但可以缓解大都百姓的赋税压力,还能解救我们商会的燃眉之急”

    “金会长你太说笑了,在下这么做,只是为了之前和四位兄弟的约定,北原五侠立行一世,一定要为了天下百姓而着想”郑枫继续道,“对了,金会长,现在我可以去库房看看吗?”

    “郑先生真是浩气凛然,难怪外人都说你们北原五侠所到之处,天下之人无不敬佩”金会长也是先假意夸奖了几句,随后又对郑枫道,“库房的门没有锁,郑先生若是想要观摩,随即进去即可”

    “那还是谢过金会长了……”郑枫鞠躬谢了一句,随后朝着库房的方向慢慢走去。

    看着郑枫毫无所知的背影,金会长站在郑枫的背后,脸上的表情随即一变。金会长的眼神一颤,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看着郑枫里库房越来越近,已经准备要推开房门了。金会长在后面一脸严谨的表情,右手帖缝的手指也有了动静,似乎是要有什么行动……

    “吱”郑枫轻轻推开了库房的房门。

    “嗖嗖”而就在同一时间。从郑枫的背后,突然出来了暗箭飞出的声音。

    郑枫似乎是也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回头了……

    两股鲜血迸出。只见几支毒箭不偏不倚地中了郑枫的背后。郑枫痛得大叫一声,血流不止的他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遭到了暗算。

    但是这箭可是毒箭,身中剧毒、必死无疑,郑枫是很清楚这点的。郑枫又转过身,想要用疾愤的眼光望着暗算自己的金会长时,突然又是即发毒箭“嗖嗖”而过,直接穿过了郑枫的胸口这回郑枫是彻底没救了。

    直到最后。一直毒箭不偏不倚地射中了郑枫的额头,郑枫毫无反抗地直接倒地而去,当场毙命。

    刚才还是“融洽”谈宜。仅仅只是一瞬,场面瞬间风云变幻,郑枫也是丢了性命,北原五侠中的第三位也就此殒命……

    福泽商会之外……

    北原五侠中的高长云今日拜访的是福泽商会。他刚才从福泽商会谈好了事宜。准备从福泽商会离开。显然他不并不知道自己的三个兄弟已经提前遭人暗杀,自己能在福泽商会谈好事宜,并能平安无事地出来,已经算是万幸了……

    当然,高长云自己是不知道暗杀这个事了,他还在为今天在福泽商会成功谈妥事情而感到高兴。可是,福泽商会也是接到了察台多尔敦暗杀的命令,也许因为什么原因。刚才在屋内一直没有动手。高长云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性命也即将将在这里终结……

    高长云正走在回龙明客栈的路上。走到一个拐角口,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不知何时,在前面的分岔口,突然起了迷蒙的雾,稍稍遮掩住了高长云的视线。

    “奇怪,这大都城里好好的,怎么会起雾?”高长云心中也是疑惑不已,于是暗中嘀咕道。

    而且更让人感到诡异的是,刚才还能听到不远处街上行人的喧闹声,但是起雾没多久,喧闹声就逐渐消失了。不仅如此,取而代之的,是传来隐隐约约的马蹄声。

    “怎么会有马蹄声,难道有人朝这边来了?”高长云又是不知所云。

    马蹄声朝着高长云这边越来越近,但是迷雾遮掩,高长云根本就看不清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马蹄声逐渐清晰,但是面对前方的岔路口,高长云却是不能分辨马蹄声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来了。

    “滴答答……滴答答滴答答”声音如同催命的悬钟一般,高长云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为何会有突如其来的紧张感。就在这孤独一人的迷雾之中,马蹄声逐渐打了起来,里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可是迷雾之中就是看不见马车的踪影,高长云不知怎地整个人紧张到了极点……

    终于,马蹄声已经近在耳边,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马车的形影。但是似乎就是一瞬间,看清岔路口的一刻,高长云长大了瞳孔……“砰”一声巨大的声响,一辆庞大的四马战车飞驰而过,高长云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被冲飞数丈之高,最后重重摔倒在地,头骨尽碎。脑颅开血的他,也终免不了亡命的下场……

    短暂而不留情的杀戮,逐渐随着渐渐散去的迷雾随风而去……

    来运镖局门口,刚刚还一直逃命的何子布一下走没有停下脚步。看见后面的追兵并没有追过来,何子布二话不说,轻功一跃飞进了来运镖局的围墙。

    而在来运镖局的后院,任光等人还在处理着事务,听到了前院的动静,他们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活,想要去前院一看究竟。

    “阿布?”任光看到竟然是何子布,而且是两手空空地回来的,于是又问道,“我不是叫你去杂货店弄五个大箱子回来的吗,你怎么?”

    然而没等任光说完,何子布便喘着大口的粗气,眼神惊恐地颤抖道:“不……不……不好了,发……发生……不得了的事情了……”

    “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把阿布你吓得不轻,难道是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又来找麻烦了?”不知事情真相的任光又问道。

    “比……比这个还严重……”何子布似乎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毕竟何子布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态,任光等人看在眼里,也是疑惑中夹杂着担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