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暗杀行动 上
    “可恶,逃的还真快……”何子布施展轻功飞至了镖局庭院的转角口,刚才那两个偷偷跟踪的蒙元士兵却是早已没了踪影,何子布不禁忿忿道。

    不过这也让何子布多了一份担心和疑惑:“奇怪了,这些蒙元士兵为什么会在来运镖局门口鬼鬼祟祟的,镖局里面又没有什么值钱或是违法的东西……而且察台王之前不是也有命令吗,蒙元的亲信不得随意侵扰我们,即使现在察台王重病在床,连现在全权在手的察台多尔敦也没有肆意妄为,那究竟是说……不过刚才他们二人是偷偷摸摸的,并没有光明正大地进镖局大门,说明他们是在偷偷调查什么,那到底是什么呢……”

    带着众多的疑问,何子布还是决定先往外走两步看看,一来看能不能继续找到刚才那两个蒙元眼线的线索,二来完成刚才任光交代给自己的任务任光要自己去西街的杂货店弄五个箱子……

    今天街上的行人还算挺多,尽管现在北国大都寒冬风雪,但都城的来往还算络绎不绝。沿街看来,尤其是都城的几个商会之间,商品流通还是较为频繁。以久旺商会为首,今天似乎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似的,商会雇佣的下属比往日里要多上许多,无时无刻不在门口处忙碌地处理着相关的事务。

    而对于来运镖局往西方向的老西街来说,有一个“龙盘商会”还算有名,虽然它不像久旺商会那样不但隶属于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鸣剑山庄。而且还授权些许蒙元朝廷的权利,但是其规模也能算得上财贯万上的大商会了。

    何子布往老西街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流入逐渐拥挤的人群后。也跟丢了之前偷窥来运镖局的那两个蒙元士兵,何子布自己不禁显得有些沮丧。带着无数的疑惑和郁闷,何子布也放慢了脚步,成为了这老西街处接踵人流中的一员。

    离杂货店还有一些距离,但是街上的嘈杂声逐渐增大,似乎是热闹的人潮盖过了风雪寒冬。大都里面还很少有这么热闹过,街上的巡逻士兵也没有多管闲事。虽说现在察台王府是由察台多尔敦当权,然而如今的察台多尔敦重务繁多,朝廷王府事情当重。并不能像原来那样经常在街上“游手好闲”,然后总是和自己这些人遇上。

    这倒是大都城里少有的,出于丝许的好奇,何子布还是转头望了一眼。只见老西街人声最鼎沸的地方。要属这里的“龙盘商会”了。刚才也提到了。龙盘商会在大都城也算是财大气粗的商会,地位和名气也算显著,这里一带许多重要的经济流通都要经过龙盘商会的手。而今天这里的确是挺热闹的,不但门外的侍仆忙忙碌碌,而且大门口还有些“张灯结彩”的,似乎今天是要特意迎接某个重要的人物。

    “奇怪,虽然之前没有来过龙盘商会,但是也见了不少。今天门口怎么弄得这么张扬,又不是什么节日……”何子布看着龙盘商会有些出奇的热闹。又有些匪夷所思道,“难道龙盘商会今天要迎接某个重要的人物吗?”

    带着无数的疑惑,一向好奇的何子布下定决心想要一弄究竟这一切事情的因果。索性,何子布并没有继续往杂货店的方向走去,完成“该做的事情”,而是顺着人流的攒动,渐渐往龙盘商会的门口移动……

    “快点快点,门口的那些东西得给我整齐了……你们几个利索点儿,几个破箱子还弄不好……”在龙盘商会的大门口,很明显地看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在指挥着门口的一切。

    何子布也是慢慢往龙盘商会的方向靠近,待到近距离看了这排场,才觉果然不一般。然而,正当何子布想要进入商会一看究竟时,门口那个络腮胡子大汉就把何子布给拦住了

    “诶诶诶你是哪位啊,今日没看牌子上写的吗?”那大汉拦下何子布后,指着门口旁的一个木牌道,“‘今日要事,闲人免进’,你小子是谁啊,来干什么的?”

    大汉的口气并不客气,何子布听了心里也挺不舒服。但是何子布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焦躁的神情,毕竟自己的确是无意靠近商会大门,今日龙盘商会若是真有要事,自己不能进去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何子布的好奇心依旧不减,也没有要立刻离开的意思,于是还是由有礼地问道:“敢问这位大哥,今日龙盘商会里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吗,为何这上上下下竟如此忙碌?”

    谁知,这大汉的口气依旧是不客气道:“走走走,你这个外人,岂能知道龙盘商会里的秘密?快点走开,小不点,再敢纠缠不清,信不信我拔刀不认人?”

    这句话可真算是窝火,何子布听了,心里就是一阵来气,恨不得两耳光子直接上去了。但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若是商会里真有什么秘密的事情,自己本来就无权干涉。向那个络腮胡子大汉黑了一眼后,何子布只好先忍气吞声地离开了原地……

    “哼,你不让我知道,我就偏要想办法知道……”然而,何子布离开龙盘商会的门口后,依旧是不死心,尤其是刚才被门口那个大汉羞辱了一顿后,何子布更是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一切事情,“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商会吗,弄清楚这其中的事情又有何难?别忘了我何子布原来是干什么的……”

    想罢,何子布离开了龙盘商会一段距离后,在大街上往四周望了望,似乎是在找能够观望商会这一切的立足点。

    “那个地方应该可以……”何子布环顾了一圈,一眼瞄中了龙盘商会对面的一处酒楼。

    这个酒楼规模一般。三层楼的高度,但是其中二层楼檐角的高度,正好和龙盘商会二层楼的高度平行。若是能在酒楼的那个位置站好立足点。可以借着檐角的庇护,看清楚龙盘商会二楼的点点滴滴。

    于是,何子布二话不说,大跨两步地便进了那家酒楼,备了少许酒水,选定好了二楼的那个位置。

    在二楼,何子布又背靠着长座椅渐渐转过身。略作匍匐状地回头悄悄望着对面龙盘商会可能发生的一切。而酒楼的人一般都是喝得酩酊大醉的,也不会太去注意何子布的“奇怪举动”。

    “二楼的装饰还挺不错的……”何子布望着对面的一切,心中念叨道。“这里不但能看到二楼房间的布置,而且一楼的情况探探头也能看得见……”

    正在何子布“静待其变”的时候,不知何时龙盘商会的一楼门口刚刚何子布站着的位置一下子又变得热闹起来。

    何子布感觉好象是有什么重要的人到来了,于是准备稍许抬头一看究竟。然而刚一看到前面的景象。何子布倒是有点怔住了。来的人居然是昨天在来运镖局里见过的北原五侠之一的钟齐山。

    “钟齐山钟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何子布又不禁疑惑道,“噢,我想起来了,昨天‘北原五侠’五位前辈好像要联系大都城里的各大商会,以便通过此等渠道施财于民,而完成他们的事务,怪不得刚才那个死大汉要拦我……可是,这‘龙盘商会’真的只有钟前辈一个人来吗?”

    的确正如何子布所想。钟齐山今日来的目的,就是冲着通财而来的。因为大都知名的商会众多。北原五侠五兄弟也只好分头行动,联系好各自的商会,然后合并为一。

    龙盘商会门口,钟齐山独自一人走近后,门口迎接的侍卫都纷纷上前摆着逢迎的笑脸,包括刚才那个“轰走”何子布的络腮胡子大汉……

    一段简单的欢迎,何子布在楼上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愤恨道:“哼,刚刚还对我指手骂脚的,换做厉害人物来了,一下子变成这种窝囊样……等等,钟齐山前辈竟然是一个人来的,那按推理来算,其他四位前辈应该也去了其他的商会了吧……”

    何子布又在酒楼的二楼观摩了好长时间,这个时候在对面龙盘商会的二楼,钟齐山才和龙盘商会的的会长袁会长上了楼。

    何子布重新调整视角,想要静观二楼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听不到二人的对话,不过凭着一些简单地肢体语言,何子布心想着应该能猜出些什么……

    “袁会长这样热情主动地支持我们北原五侠,鄙人谨代表北原五侠所有兄弟谢过袁会长了”在龙盘商会二楼,钟齐山和袁会长坐在靠窗的一个茶桌处,钟齐山先言道。而窗口的这个茶桌,正好就是对面酒楼何子布视角的正中心。

    “哪里哪里……”袁会长也笑着说道,“怎么说在下也是中原汉人的子嗣,身在蒙元的首都大都,生意本来也不好……近些年看着汉人百姓在大都受到太多的压迫,我们这些苟安的商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今日终于来了个为世济民的北原五侠,肯大出财力替汉人百姓解决赋税之难,我们这些平日里空有寄心的商人又怎能袖手旁观?我们和北原五侠一样,想要有为民解忧的行为,正好北原五侠前来大都,我们这些商会愿以尽自己所有的努力,帮助你们”

    钟齐山听了,抿了一口茶,轻声笑道:“袁会长有这样的决心,是我们北原五侠之荣幸,是天下百姓之福啊!看来世人说的果然没错,虽然大都是蒙元朝廷的首都,但也绝不乏像袁会长这样的正义之士,我钟齐山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

    袁会长见钟齐山如此信任自己,眼珠子一转,随后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茶,然后又微笑着道:“呵呵,如果钟先生有意的话,不如随在下前往库房一转,在下愿为钟先生您大致讲解一些我们商会的情况……”

    “好啊,乐意之极”钟齐山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与袁会长一起从座位站起来,准备一同前往。

    然而,袁会长让钟齐山先往前面走了几步,自己则在后面似乎还在准备什么。

    钟齐山倒是什么都没注意,只顾往前踱步而去。而袁会长见了钟齐山没有回头注意什么,自己则是拉过来一个身边的侍卫,并轻声道:“好了,按照之前察台公子的指示,实施计划……”

    “是……”侍卫也是轻声地点了点头。

    “嗯?他们在干什么……”钟齐山没有注意到,对面看得一清二楚的何子布倒是注意到了这个诡异的细节。怎奈只是看得清楚,距离还是太远,却是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袁会长已经带着钟齐山里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嗯?”何子布在对面静待了很长时间……突然,对面一个惊人的画面让何子布一下提起了精神。

    只见刚才那个被袁会长安排了的侍卫,突然从腰间拿出了一包莫名其妙的东西。紧接着,那个侍卫将小包解开,里面露出了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随即那个侍卫还把该粉末全部倒进了刚才钟齐山未喝完的那杯清茶里……

    “那是……毒粉”一个让人惊悚念头涌上何子布的心头。

    然而还没等何子布回过神来,这个时候钟齐山已经和袁会长回来了。

    “糟了,他们该不会是要”何子布做出了夸张无比的神情,就差没有叫出声来了。

    钟齐山和袁会长二人重新坐回了座位,袁会长朝身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个侍卫点了点头。

    然而在一旁的钟齐山完全没有防范,他根本就想不到,刚才还认为极为仗义的朋友啊,居然现在反过来想要害他。毫无察觉的钟齐山感觉走了一段路,有些口渴,于是又喝了一口桌上的茶……

    袁会长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钟齐山喝茶的嘴的一端,他一直在等待,等待,等待那个结果……

    “砰”钟齐山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钟齐山整个人站起,两手抓着喉咙,身中剧毒的他感到无比的痛苦。他强行转过头,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袁会长,喉咙却是发不出一丝声响。

    而此时的袁会长,凶相毕露,整个人露出了狡黠的面容。“没想到堂堂北原五侠的钟齐山钟先生,警惕性居然会这么的差啊……”袁会长歹笑道。

    钟齐山终于知道了,知道了袁会长的“真面目”。但是此时的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毒粉的毒性似乎极强,钟齐山连痛苦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倒在地上不断地挣扎几番后,最后两眼一瞪钟齐山就这样死了。

    “哼,解决一个……”袁会长望着地上痛苦死去的钟齐山,自言自语道,“察台公子交代我们龙盘商会做的,我们龙盘商会已经做到了……其他剩下的几个,就不归我们管了……”

    而此时此刻,正在龙盘商会对面的酒楼,何子布却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何子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光天化日之下,北原五侠之一的钟齐山钟前辈就这样被人给害死了。

    “这些可恶的家伙,一定是都为察台王府的人卖命了”终于,何子布终于是忍不住了,突然冲了一句。

    这一冲句可好,正好被刚刚上酒楼巡视的蒙元士兵给听见了。一个会说汉语的蒙元士兵侧望了一眼何子布,发现他的坐姿也不对劲,正对着对面的龙盘商会。随即那个蒙元士兵叽里呱啦道:“喂,小子,你在这儿干嘛?”

    何子布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张扬了,回头见到一群拔刀的蒙元士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