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软答应
    第二天一大早,孙云便按照昨日的计划,今日前往青墨山庄,继续与卢欢前辈与之一会。然而昨晚上与杜鹃之间的言语,杜鹃想要和孙云一同前行,孙云借杜鹃腿脚不便为由,自然是没有答应。但是不能让孙云忘记的,是杜鹃最后毅然转身的那个背影。杜鹃向来对自己都是百依百顺,那一次的自主意识确实是让孙云感受到了杜鹃不同以往的抉择一面……

    孙云从房屋里面收拾好了东西后,准备出来和自己义父义母道别。然而关上自己房门的一瞬,孙云的眼神却瞟向了自己房屋一侧的杜鹃房屋。外面阳光明媚,但杜鹃的房屋却是紧锁着的,连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的,应该是还在屋里睡觉没有起来。但是这却并不像是平日里的杜鹃,孙云这么看来,还以为杜鹃在位昨天的事情闹着“小脾气”。

    “奇怪了,平时这个时候,鹃儿应该早就起来的啊,怎么还在睡……”孙云看着杜鹃房屋紧闭的木门,心中不禁猜道,“难道鹃儿还在生昨天晚上的气?这也难怪,都是我不好,最近几天总是只身在外,没有多关心鹃儿以及家里的人,鹃儿她昨天晚上坚持要一起去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今天去见的可是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出手又重,连我自己去都差点丢了性命,更别说腿脚不便的鹃儿了……对不起,鹃儿,为了你不受牵连,这次我还是不能带你一起。原谅我……”

    孙云在心里就这样默默感叹了几句,也没有走去杜鹃房屋前去敲她的房门,只是多看了几眼。然后就朝正厅堂的方向走去……

    “云儿你今天又要出去啊……”孙尚荣看着义子孙云今天又要一个人出去有事,又和前些日子一样早出晚归,随即也疑心问道,“云儿,这些日子你到底是怎么了,老是一个人出去有事,是不是和谁发生什么事情了?”

    孙云怕自己的义父多又担心。于是安慰道:“没事儿,义父,只是去见一个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云儿现在已经长大了,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云儿还分不清楚?而且。义父你也说过,我迟早是要继承义父你这个来运镖局镖主位置的人,平日行事要有胆识和抉择,云儿现在正是在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且不会给来运镖局带来麻烦……等这一切都过去了,云儿一定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经过都告诉义父你的,好吗?”

    孙尚荣听了孙云的话,夹杂着半喜半忧的口气叹气道:“哎。正如云儿你说的,云儿你现在是真的长大了。义父已经再教不了你太多东西了,很多东西和世面都要云儿你自己亲身经历才能体会……但是现在世道不好,又是在蒙元首都的大都都城,义父只是……义父只是担心云儿你一个人在外,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义父你就别多想了,云儿长大了,会处理好自己的……”孙云先是又安慰了一句,随后想了想,又对自己的义父孙尚荣问道,“对了,义父,今天孩儿不在镖局,镖局里面还有没有什么其他重要的事情?”

    孙尚荣顿了一会儿,紧接着道:“今天镖局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也没有接到什么镖。倒是镖局后院的那一车队的货物北原五侠他们送来的神秘东西我们只要看管好那样东西,不让他人发现就好……”

    “镖局里没事就好……放心吧,义父,等孩儿在外面忙完了事情,就会早点回来的,不会让义父你还有义母太担心”孙云最后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就告别了自己的义父,继续独自一人出城找寻卢欢而去……

    离开了镖局,沿着大街小巷,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孙云没有特别在意什么。街上的行人还是照常,巡逻的士兵也是整齐有序,军民之间也没什么交流或是冲突。来到集市的时候,也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吆喝声,一些交往友善的蒙古人和汉人之间,也会以友会面,间接加通蒙汉文化间的交流……

    不过有些不经意的情景,却是无意中引起了孙云的注意只见街上总会偶尔出现一两个“不合群”的蒙元士兵,他们并没有像平日里在城中巡逻的士兵一样沿街巡查,而是单独行动,来回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似乎是在做什么侦查或是通信的样子。

    当然,孙云也没有过于的在意,毕竟这些跟自己今天去见卢欢没有任何的关联。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对来运镖局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意图,所以也不会太关心……

    走了几条路,终于要到了城门的地方。然而就在孙云走到了城门口最后的一个商铺前,一个熟悉无比的紫衣身影却是让孙云震住了。

    是杜鹃完全不敢相信,真的是杜鹃!一直还以为杜鹃还在自己的屋里睡着,没想到此时杜鹃拄着拐杖,竟会出现在大都城门口,而且是如此早的时辰。

    “鹃儿……”孙云用满脸惊讶的表情望着杜鹃,他都不知道杜鹃为什么,是以什么方式这么早出现在城门口的。

    而杜鹃这边似乎一直就在等孙云,待到孙云走到了这城门口,杜鹃在不远处冲着来的孙云微微一笑。

    孙云自然也是不说,他倒是没什么笑容,快步跑到杜鹃跟前,略带严肃地问道:“鹃儿,你一大早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鹃儿在等云哥你啊……”杜鹃继续笑道,“鹃儿昨天就决定好了,今天一定要跟云哥你一起。”

    “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叫鹃儿你不要来,不要来。为什么你还是要……”孙云有些提气嗓子责问道。

    然而杜鹃却并没有怎么委屈的样子,反倒是一脸淡然道:“因为鹃儿一直想要知道,云哥你每次一个人出去。究竟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什么事……云哥你在镖局的时候,总是口口声声说出去有事,不要让我们担心。可是云哥你每一个人出去,早出晚归,我们怎么能不担心……昨天给云哥你洗脚的时候,还在你脚上发现了那个诡异的伤口。所以鹃儿担心云哥你,担心你在外面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危险的事情……”

    “可是就算真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情的话,那鹃儿你就更不应该跟过来了……”孙云继续大声道。“鹃儿你现在腿脚不便,如果陪我出远门,再出现什么事情的话,别说是鹃儿你自己了。我也很难照顾得到你……而且别忘了。鹃儿你腿脚之所以弄成这个样子,也是几个月前运镖去青墨山庄,中了察台多尔敦的陷阱。如果当初鹃儿你没跟我们一起的话,鹃儿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所以我说……”孙云说着,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现在提这个事情,又勾起了自己和杜鹃伤心的回忆,于是随即又停口了。

    果然。杜鹃又听到这个事情后,刚才脸上的笑容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黯淡的悲伤。孙云这才发现自己的不是,于是立刻轻声回了一句道:“对不起,鹃儿,我不应该再提起这个事情的……”

    谁知,此时的杜鹃却是摆出一副乐观笑脸的样子,反过来安慰孙云道:“没事儿,云哥,那个时候鹃儿也说过了,鹃儿很坚强,没有云哥你们想的那么脆弱……既然云哥你这次坚持不带鹃儿,为了不让云哥你担心,鹃儿还是回家里好了……”

    说着,杜鹃低下了头,拄着拐杖,想要往回家的方向走。

    “鹃儿……”孙云轻轻叹了一句,看着眼前依旧是有些忧伤的杜鹃,孙云却是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语安慰她的……

    时间过了少许,杜鹃还是没有踏出回家的一步……正在这时,孙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杜鹃的身上,身旁不经意间窜过了两个蒙元士兵。孙云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发现这两个士兵正是之前觉得奇怪的,没有“合群”大部队的士兵。

    那两个士兵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孙云,又或许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身边的这个人就是来运镖局的少主,说起话来也并不太避讳,只是声音较小罢了。

    只听一人说道:“欸,听察台王府的探子说,好像北原五侠昨日拜访过来运镖局了……”

    “是呀是呀……”另一人也跟着道,“听说沂州城的王宣王信父子来信,说是北原五侠这次来大都,秘密运来了一批非常重要的货物,城内的寻卫都没有留心……现在北原五侠没有带着这批货物,会不会是藏在了来运镖局?”

    孙云听到了这里,心里不禁一惊,当提到那个“重要货物”的时候,孙云的第一反应那货物会不会就是昨日北原五侠送来的,现在放在来运镖局后院保管不让外人知道的秘密货物……

    那个两个蒙元士兵的交谈没有停止:“之前察台公子也非常看重这批货物,据说这批货物,可是能够支撑一城军队军饷的物资,若是到了他人手里,定有不轨……”

    “察台公子也给属下们下了命令,秘密调查这批货物的去向,而且不能让北原五侠有所察觉……可是从昨天开始搜寻,直到今天早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线索。现在看来,这批货物藏在来运镖局的几率似乎是越来越大了……”

    “你的意思是……搜查来运镖局?可是察台王爷之前有令,不是不允许我们随便招惹来运镖局吗?即使现在王爷重病在身,全权都在察台公子手上,察台公子不也没敢有所举动吗……”

    “明着不会,你不会暗着来吗?他来运镖局又不是什么严守之地,什么时候趁其不备偷偷窥伺一二,又岂能让人发现……”

    “你说得对,不如今日抽些时间,去来运镖局看看吧……”

    两人对话完后,很快从孙云的身旁离开,消失了踪影……

    还没韵味过来的孙云。听完了刚才那两人的对话,心头冷汗一冒:“察台王府的人想要调查来运镖局?那神秘的货物竟是足够一城军队的军饷,难道就是镖局后院的那车货物?怪不得北原五侠的陈前辈不让我们告诉其他外人……调查来运镖局。就在今日?如果真是这样,现在就让鹃儿回去的话……”心里担心着,孙云又望了一眼准备返回镖局的杜鹃。

    “如果鹃儿你……你执意要陪我出城去的话……”孙云有些吞吐地朝杜鹃道,“那就破例答应鹃儿你一次也……也无妨……”

    其实孙云这么做,是担心杜鹃回到镖局会遇上什么险情,与其和察台王府的人牵扯上关系去,不如把杜鹃留在身边。即使是面对卢欢,情况也要好的多。

    而还蒙在鼓里一无所知的杜鹃还以为是孙云理解了自己的用意,立刻回头开心道:“是真的吗。云哥,你真的同意鹃儿陪在你身边?”

    孙云强笑着点了点头道:“嗯……不过鹃儿你得答应我,这次出城,一切都要听我的。无论什么事情。你都要听我的安排,明白吗?”

    “嗯,我会的,云哥你不用担心”杜鹃笑着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只要孙云答应了自己,其他的不管什么要求,杜鹃都不在乎。

    于是。孙云改变了主意,带腿脚不便的杜鹃一起出了大都城。然而出城的一路。孙云的心中却是怎么也放不下自己无意间听到的两个士兵的对话,孙云越来越担心起来运镖局的安危了……

    来运镖局内……

    孙云和杜鹃离开了,镖局里的人还是和往常一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是这次大部分的人都集中在镖局的后院,一来处理库房的事务,二来是方便看管北原五侠存放在来运镖局的那批货物……

    任光、林景、石常松和何子布也不例外,而这些人中,就算何子布比较闲,他和其他的一些下属只负责看管那车货物,没有其他的什么大事,久而久之,何子布自己也无聊地打起哈欠来。

    任光看出了何子布的“闲逸”,于是对何子布道:“阿布,你没事的话,替我到西街杂货店弄五个大箱子来,前几天到镖局的货物需要重新归类一下,箱子不够用”

    何子布一听又有任务来,立刻兴奋道:“好的,阿光哥,我这就去”

    “五个箱子就够了,别贪多啊”任光又补充提醒了一句道。

    “知道了”何子布头也没回,直接冲着后面回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就跑出了后院……

    来到了大门口,何子布自言嘀咕道:“我看看啊,去西街的杂货店是吧……”

    然而,就在何子布摆头的一瞬间,突然发觉身后的不对劲,似乎是有人在望着自己。

    何子布虽然武功平平,但是他的察觉力却是一般的强。毕竟自己原来的职业是小偷,对有人的一举一动,他是非常敏锐的。

    于是,何子布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做出要往西街走的样子……突然,何子布猛然一回头。何子布定睛一看,果见两个穿着蒙元士兵盔甲的人在窥视着自己。由于何子布回头得太过突然,那两个士兵还没来得及躲起来,就应经被何子布给发现了。

    那两个蒙元士兵见自己被何子布发现了,有些慌了神,连忙掉头离去。

    “站住,不要跑”何子布大叫一声,随后轻功两步直接飞了过去。

    那两个蒙元士兵不是别人,正是察台王府安插的眼线,也是察台多尔敦命令来暗中调查来运镖局和北原五侠带来大都的神秘货物之间的关系的。而他们二人也是今早在大都城门口对话的那两人,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对话早已被孙云听见了……

    而如今发现他们踪迹的,却是何子布。察台多尔敦安排的眼线,逃跑的功夫自然是一流。虽然何子布自认为自己的轻功不差,可是待到他飞到了刚刚那两个蒙元士兵躲避的转角口,那两个蒙元士兵却是再也没了踪影他们二人也是逃之夭夭。

    “可恶,逃的还真快……”没能逮到人的何子布不禁忿忿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