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又起阴谋
    回到了察台多尔敦房内,刚刚通报的侍卫也随之进了屋里。

    察台多尔敦没有闲着,进屋命令关好房门后,随即道:“好了,可以告诉本公子你得到的情报了……”

    “是,公子”那个侍卫先是低身答应了一身,随后换了一个方位,缓缓走到察台多尔敦的身侧,继续说道,“回公子,小人已然查清北原五侠的动向……两天之前他们还在青墨山庄暂居,青墨山庄庄主方珍士还曾招待过他们……”

    “这些本公子也清楚……”察台多尔敦跟上道,“之前本公子派了五个眼线前去观察底细,却遭到了不明人士的杀害……不过这回,似乎你好像成功了……”

    察台多尔敦所说的五个眼线,自然是之前在青墨山庄附近调查北原五侠的那些“不速之客”。只不过察台多尔敦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手下的这些眼线全都死在了卢欢的手上,而今天早上在察台王寝居门口救走孙云的,也是卢欢。

    “青墨山庄那边其实情况还好,毕竟青墨山庄一直都是附属我们蒙元朝廷。比起曾经中原武林五大世家之一的鸣剑山庄,青墨山庄可是全权听从朝廷的……”侍卫继续道,“小人也知道之前死去的那些眼线侦查,都死在了不明人士的手中,小人心想这其中必有人阻挠。所以这回小人借察台王府匿名之邀,假借朝廷让青墨山庄汇报要事未有,让青墨山庄的方庄主无意间透露了北原五侠的动向……”

    “看来你倒是挺聪明的嘛。比之前那五个死去的废物要灵光多了……”察台多尔敦听了,笑着稍许夸赞道,“那个青墨山庄的方珍士虽为一庄之主。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苟安之徒,没得大志气。不过这样也好,朝廷就是希望这样的汉人帮我们蒙古人做事……”

    侍卫理了理衣袖,继续说道:“之后的事情……就在昨晚,北原五侠的车队已经进了大都城,据说是昨晚守城的士兵见到了。而今天一早北原五侠又有了行动,他们前去了……来运镖局”

    “来运镖局?”察台多尔敦一听到“来运镖局”。条件反射般的神情一紧,随后他两眼凝神,略微地咬牙道。“又是来运镖局,为什么每次本公子要做什么事情,来运镖局总要插手?”

    “其实这次并不是来运镖局主动主动邀请的,完全是北原五侠亲自登门拜访……”侍卫又道。

    “来运镖局。每次都是来运镖局。他们总是从中插手闲事。要不是之前父王下令不能招惹来运镖局,就他们之前所犯下的事情,早不知道被本公子拆了几回了”察台多尔敦先是发泄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回过话语道,“等等,今天一早北原五侠登门拜访来运镖局,可是身为来运镖局少主的孙云却不在镖局。反倒是同鸣剑山庄的人来我们察台王府,究竟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与我们察台王府更重要的秘密……仅仅只是孙云找我父王单独问事这么简单?还是说,真正重要的秘密,其实是那些鸣剑山庄的人假借运镖‘拜访’的目的……”想到这里,察台多尔敦不觉心头一紧。

    “而就在北原五侠来到大都后,今天一早,大都城里的许多商会都有了动静……”侍卫又汇报道。

    “城里的商会有了动静?”察台多尔敦思考了一阵,继续道,“噢,好像是这么回事,之前在山东的时候,据说北原五侠拨款救民的时候,是通过城中商会的渠道,这样看来,在这大都城里,北原五侠却是要故技重施了,这北原五侠的影响可真是不小啊……”

    “报”正在察台多尔敦思绪间,门外又传来了另一个信差的声音。

    察台多尔敦的房门是关着的,察台多尔敦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于是又问道:“奇怪,除了调查北原五侠外,今天一早我没有安排另外的信差,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门外的信差已经站在了门口,等候察台多尔敦的答复。察台多尔敦自觉如今替父亲察台王掌管王府中的大小事务,自然是不能有任何的松懈,随即招呼道:“你先进来吧”

    “是,公子”信差在门外答应了一声,随后轻轻推开了门。

    信差一进来,察台多尔敦总算是想起来了这是他还在父亲察台王囚禁的时候,自己很早之前就偷偷派出去的眼线,意在山东调查有关事务。

    “本公子想起来了,你是本公子一个月前派遣去山东调查情报的那个信差。当时北原五侠就已经在山东闹出了大的动静,本公子一直都在关注这个事情……”察台多尔敦一脸严肃地问道,“怎么样,一个月前本公子交代给你的任务你都完成了吗?”

    “回公子,小人已经完成,成功联系了当地的守将王臣”信差跪在地上,手中拖着一个信件之类的信物道,“回公子,这是沂州城守将王宣、王信父子寄来的信件,还请公子过目”

    “噢?王宣、王信父子俩寄来的信件,看来事关不小啊……”察台多尔敦先是应了一句,随后接过了信差手中的信件。

    察台多尔敦慢慢拆开了信件,仔细观目内容一二,似乎是被什么震慑到了,眼神一凝,随即又平静下来。

    之前的侍卫一直是察台多尔敦的亲信侍卫,执行任务时往往能通事情因果。这次也不例外,他有向察台多尔敦问道:“公子,究竟是什么内容,王宣王信父子会亲自寄信到大都来,还需要小人做什么吗?”

    察台多尔敦看了之后,揉碎了那个信件。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缓缓道:“哼,沂州城来信。说是北原五侠之前在沂州城通过商会渠道施财救民,结果却起了暴动……”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侍卫又问道。

    察台多尔敦继续道:“哼,北原五侠施财商会,想要借此缓解山东百姓的赋税之重。谁知当地奸商贪官合众,大肆吞并了北原五侠的钱财……当时北原五侠已经离开了沂州城,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官商同流合污,向朝廷隐瞒实情,结果导致恶性结果城中的百姓依旧未能交税。朝廷也没收到税务,山东军饷再度紧缺……后来王宣、王信父子介入调查,查出了这其中的端倪却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导致官民互相猜忌、反目成仇。最后竟引起了暴动……”

    “那他们父子俩后来怎么处理这事情的?”侍卫又问道。

    “怎么处理?”察台多尔敦轻蔑一笑。阴冷言道,“哼,最后他们父子俩同时把矛头指向了北原五侠”

    “他们把矛头指向北原五侠?”侍卫又不解地问道。

    “没错”察台多尔敦继续露出阴冷的笑容道,“而且今日王宣王信父子俩寄来的信件已经明确了他们的意图……北原五侠已经到了大都,王宣王信父子要求本公子在大都干掉北原五侠,以除后患……”

    “干……干掉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侍卫有些被震惊了,“北原五侠可是在山东显赫有名。如今他们来到了大都,就这样明目张胆地……”

    “当然不是明目张胆的……”察台多尔敦又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本公子早就对北原五侠的行为感到不悦了,既然远在沂州的王宣王信父子寄信本公子,那本公子就做个顺水人情……当然北原五侠在一起的时候,汉人无不敬仰,在此从中下手也是难度不小。想要干掉他们,只能把他们五人拆开,然后暗地里一一解决掉……”

    “可是北原五侠一直都是五个人行动,他们什么时候会分开呢?”侍卫又问道。

    “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分开的……”察台多尔敦又继续道,“信中王宣王信父子有言,之前北原五侠施财义举,是通过了沂州城的商会。而沂州城的商会众多,他们必会兵分五路,分别去往不同的商会,以通效率。同样的道理,这大都城里的商会更是繁多,而且财力不小,北原五侠更是必须分开行动,别忘了,他们五个人在成为‘北原五侠’之前,曾各自是贵家的子弟,商人之间的交际他们是再熟悉不过了……既是如此,我们便可把握机会,趁着分开的时机,将他们一一作了……”说着,察台多尔敦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那公子爷您究竟要怎么做?”侍卫继续问道。

    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即又道:“你继续派人手,去大都城的各大商会安排眼线,一旦有北原五侠的动向消息,必须第一时间汇报等到时机成熟,本公子自会下令,让你们一一暗中解决掉他们……不过安排眼线的时候可要谨慎着点,不能让北原五侠察觉,还有……来运镖局,也不能让来运镖局的人知道”察台多尔敦怕来运镖局又在从中捣事,于是最后强调了一句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侍卫接到命令后,退出了察台多尔敦的房间……

    察台多尔敦撤下了所有的信差侍卫后,一个人伫立在房厅中央许久,随后自言自语冷笑道:“哼,没想到这些所谓的中原武林人士,倒是越来越敢在朝廷的地盘上撒野了。山东也就算了,连大都也敢如此……中原武林人士向来都是心气高傲,哼,等着吧,我一定让他们为自己的高傲付出代价……”

    说完,察台多尔敦一道诡异的笑容掠过嘴角……

    回到了大都城的繁华市街內,在久旺商会和花叶寒花庄主及鸣剑山庄其他弟子依依道别后,孙云跳下车,直接就往自己的家来运镖局跑去。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寻常了,先是一人借来运镖局运镖的名义,随鸣剑山庄进入了察台王府。本来是想要寻找有关察台王和来运镖局曾经恩怨关系的秘密,却无意中知道了察台王就是十八年前还唐门世家灭门的凶手。不相信这个事实,想要主动找察台王问清情况,却在察台王寝居门前被自己的死敌察台多尔敦给拦下了。两人又“交锋”了一次,结果依旧是自己败北,最后还是被卢欢前辈给救走的。这还不算什么,到最后他还得知察台王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房间,无人所知的失踪了,弄得孙云也是一头雾水。而鸣剑山庄借运镖之名所见之人也不清楚,一上午直把孙云弄得是晕头转向……

    不过孙云这会儿也不多想了,回到了家,孙云自然是第一时间想要再一会北原五侠五位前辈。一上午离开了镖局这么久,孙云祈求北原五侠还没有离开。

    然而很不幸,待到孙云回到了来运镖局,发现门口的下人都是零零散散的状况,庭院中也没有人特别的搬运东西看来早上登门拜访的北原五侠是早就离开了。

    孙云显得有些沮丧,而在一处,任光看见了回来的孙云,立即走过来道:“少主,你回来了在察台王府的时候,少主……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任光怕孙云在察台王会受到察台多尔敦暗算等之类的,于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其实任光没有猜错,孙云今天一早与察台多尔敦的对决,自己就险些丧命王府。不过为了不让兄弟及家人担心,孙云并不打算告诉他们实情。于是,孙云短暂地咳嗽了两声,缓缓说道:“还好了,今天去察台王府是打着运镖的名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也没见到察台多尔敦……”

    “是吗,那就好”听到孙云的话,任光这才放心下来。

    “对了”孙云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要问的问题,于是又对任光道,“北原五侠都离开了是吗,怎么等我回来,镖局变得闲散起来了?”

    “并没有都离开……”任光正言道,“高长云、张铁、钟齐山和郑枫四位前辈被安排了任务,在离开镖局后,就直接去了大都各地的各个商会了。不过身为一把手的陈扬陈前辈,还在厅堂里和镖头说这事情。可能是些机密的事情,镖头没有安排其他的人随同他们一起商榷,所以镖局其他的镖师及下人也没有再呆在厅堂,都出来做自己的事情了。”

    “陈前辈没走?太好了,我还想请教他一些事情……”孙云先是高兴了一句,随后似乎还有疑问,于是又问道,“不过,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义父居然要和陈前辈单独商榷?”

    “不是很清楚……”任光轻轻摇了摇头,但是他似乎是预料到一些什么,又提言道,“不过,仔细想想,我有一种预感,会不会和那车上的货物有关系?”

    “车上的货物?”孙云有些匪夷所思道。

    “就是今天一大早他们运至镖局门口那条长长的车队啊,少主你今早去察台王府前,不是也帮忙搬运了吗?”任光补充道,“在大厅正会议的时候,陈前辈就明确表示,不要随意打开车里的东西,否则必会有险……我在想,镖头他们讨论的事情,会不会多多少少和这车上的货物有些关系。”

    “照阿光你这么想,是有这个可能……”孙云听了,心中疑惑不断,随后又道,“那那车货物现在在哪儿?”

    “就在镖局的后院空场”任光应声道,“阿布他们还在那里看着……不过那可这是一大车的东西,虽然弄不清楚是什么,但是总感觉不简单……”

    “那是当然……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得先亲自去看看,今天早上搬运货物的时候没太注意……阿光,你先随我去后院空场看看”孙云又使唤道。

    “好的,少主”任光点头道,随后和孙云一起先去了镖局的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