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疑云重重
    “你找察台王有什么事吗?”卢欢又问道。

    孙云从地上坐起来,两眼望着山下的王府城墙,缓缓说道:“我想找察台王问清楚一些事情……我有一个兄弟,他是唐门世家的后人。前辈也应该知道,唐门世家十八年前惨遭灭门,刚才我潜入王府藏书库的时候,却是无意发现了有关唐门世家灭门的真相……”

    卢欢听了,回声应道:“还能有什么秘密?江湖人中皆知,十八年前灭了唐门世家的人是那时投靠了蒙元朝廷的同门弟子唐天辉,还有什么其他真相可言?”

    “对呀,唐天辉是在投靠了蒙元朝廷之后才做出了欺师灭祖之事……”孙云继续说道,“但是这一切的幕后指使是谁,江湖中却是鲜有人知……”

    “听你的意思,难道说……”卢欢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又嘀咕着问道。

    “没错”孙云继续道,“刚才我在藏书库里发现的秘密,正是与之有关的幕后黑手……而十八年前指使这一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察台王”说到这,孙云的口气稍稍一变。

    “你要知道的真相就是这个?”卢欢又道,“就算真是他又如何,唐门世家惨遭灭门已经是十八年前的事情,罪徒唐天辉也早就死在了同门弟子唐骁风的手上,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了,孙少主你又何必拘泥于这件事情的其他不放呢?”

    孙云缓了缓,紧接着低声道:“来运镖局还在汴梁的时候。那个唐家后人是我的兄弟,我也曾发誓,到了这蒙元大都之后。一定会帮他查出灭门唐门世家的真正凶手……如今此次王府一行,总算是找到了真相……”

    “既是如此,已经知道了察台王就是幕后的黑手,你的选择不就只有两个?”卢欢继续问道,“要么杀了他,当机立断,替你那个唐家后人兄弟报仇;要么不了了之。当这已经是十八年前的往事,随风而过……孙少主你干嘛又多此一举,杀与不杀之前还找他问些事情?”

    “因为我觉得这其中的疑点太多了……”孙云继续思度着问道。“以察台王的处事作风,他十八年前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这有什么奇怪的?”卢欢跟上道,“你是汉人,唐门世家的人是汉人。察台王是蒙古人。蒙元朝廷时事多舛,为了维护蒙元朝廷的利益,他大肆兴兵灭了唐门世家,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察台王偏偏不是那样的人”这个时候,孙云似乎是帮察台王辩解道,“察台王虽然身为朝廷的重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他向来都是主张蒙汉和善关系。来运镖局来到大都后。虽然遭到过非人的待遇,但是察台王却是屡次帮助了我们。而且不止如此。察台王对僵化蒙汉矛盾的行为非常的痛恨,即使在朝廷之上面对扩廓帖木儿以及李思齐等激派的阻挠,他也没有动摇自己的观点……现如今朝廷中能有一个努力改善蒙元关系的重臣,实属不易,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做出灭门唐门世家这样极端的事情?”

    “所以你才要找察台王……”卢欢明白了孙云的意思,附和应道。

    “没错,我要去找察台王问清楚,这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十八年前唐门世家的真相……”孙云继续道。

    “结果你在途中遇上了察台多尔敦阻挠,然后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卢欢最后还不忘调侃道。

    “哼,这次又输给察台多尔敦是我太大意了,如果认真起来的话,我一定……”孙云想起刚才的打斗一幕,不服气地说道。

    “还是会输个落花流水”卢欢接上了孙云的话语,“就凭你现在的武功,先要打败察台多尔敦,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孙云却是并不在乎,依旧是咬牙说道:“哼,察台王如今大疾卧病在床,如此好的机会,只差一步就可以见到察台王了,可是那个察台多尔敦……”

    卢欢看着孙云心有不甘的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然而,孙云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却是有些冲动只见孙云自觉自己身上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刻站起身,想要下山而去。

    “你要去哪儿?”卢欢怕孙云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立刻提声问道。

    “我要再去王府一次”孙云义正言辞道,“好不容易知道了一些有关十八年前唐门世家惨遭灭门的内幕,我今天一定要从察台王口中问清楚……就算那个察台多尔敦再有阻挠,我也要去!”说完,孙云转身想要跑下山。

    “回来”然而,卢欢眼疾手快,起身一把就抓住了孙云的袖子。

    孙云见卢欢也要阻挠自己,什么也不顾了,转过身来,两手扣住卢欢的擒拿,想要用力挣脱。但是以孙云现在的武功,又岂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卢欢的对手?尽管孙云百般挣脱,但是经验老道的卢欢还是一个反手就把孙云给拽了回来,手腕并用一力,甚至直接将孙云给放倒在地。

    “哼,我的死活前辈你不是从来都不管的吗?”孙云倒在地上,大声问道,“而且唐门世家灭门的事情与前辈无关,前辈为何如此阻挠?”

    卢欢将孙云摁倒在地后,笑着说道:“我卢欢做事从来都是自作主张,没有人可以阻拦老夫……何况,你可是老夫千挑万挑出来的好徒弟,老夫我怎能让你这么容易就去送死?再说了,就算你真的想要找察台王有问题,又不急于这一时?”

    “可是……”孙云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后面卢欢的一句话给拦下了。

    只听卢欢继续道:“行了,别白费力气了。就算你又进了王府,你也见不到察台王的……今天察台王根本就不在自己寝居,你去了也是白去”

    “什么?”听了卢欢的话。孙云有些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那是察台王的寝居,察台王又是卧病在床,他不在自己的寝居,还能去哪里?”

    “我哪知道?”卢欢又拐弯道,“老夫我只知道察台王今日不在居室内。就算今天察台多尔敦没有阻拦你,你也只能是白费力气、空欢喜一场……”

    “前辈为何知道今日察台王不在?”孙云又问道。

    卢欢笑着答道:“你忘了老夫之前说过的,老夫我可是行踪不定。心情不好的时候,可能呆在幽暗林子里不出来;心情好的时候,就来大都的察台王府‘遛遛’。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王府的什么举动老夫不知?”

    “那前辈可知察台王今日去了何处?”孙云又问道。

    “这个老夫还就真没路数……”卢欢又拐弯道。“察台王现在身有大疾。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不会出远门的……”

    孙云想了想,从地上坐起来,又往察台王府的城墙望去,自己下定决心道:“不管怎样,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亲自问察台王,弄清楚这一切事情的真相……”

    卢欢看孙云一直都在关注察台王的事情,刚才败给察台多尔敦的事情却是一点不放在心上。于是他有转了话题说道:“察台多尔敦万般阻挠孙少主你,看来没有足够的本事。想要见到察台王,恐怕也是难上加难……所以说孙少主,你的当务之急可是要提高你自己的武功,不至于在那个察台公子面前被打成筛子”

    “你又想要说什么?”孙云听出了卢欢似乎是有别的用意,于是凝神问道。

    “孙少主你忘了吗?”卢欢笑着道,“你跟老夫可是有约定的,明日还要在幽暗丛林里一会……你想要逃也是没用的,老夫也说过了,孙少主你现在体内可是有老夫的毒引,若是没有老夫的解药,十日之内孙少主可是会气段而望……”

    “哼,堂堂武林泰山北斗居然也会用这等手段……”孙云倒是对卢欢并没有太多的好印象,虽然几番救险于自己,但是孙云实在是看不惯卢欢这种“暗毒”的处事作风。

    然而卢欢也并不在意,他的性格也颇为怪异,对于他来说,虽然身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但是他就是欣赏那些敢跟自己“叫板”并有骨气和底子的年轻前辈,哪怕他们有时会有些轻傲。所以在之前和萧天苏佳纠缠时,卢欢就颇为欣赏他们二人;到如今来了大都,找到了孙云这个有着不服输骨气的心仪弟子,卢欢也是不气反乐。

    卢欢继续笑着说道:“随孙少主你怎么说好了,反正你这个弟子我卢欢可是收定了,不管你答应不答应……看着自己的弟子被一个蒙古大家公子打得落花流水,怎是让老夫这样的中原武林人士看得下去?不把孙少主你这样的料子磨练出来,老夫我可是放心不下。孙少主只要用心习武,经过老夫的栽培,对付一个小小的察台多尔敦还不是易如反掌?”

    孙云可不在意这些,他依旧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道:“随前辈你怎么说好了,晚辈之前也说过了,前辈你怎么锻炼我是前辈你的自由,但是我孙云是决计不会学习这等阴毒的武功的”

    “你会的”卢欢继续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轻声道,“总有一天,你会主动求我的……”

    孙云倒是不在意,他再一次站起身,随声应道:“哼,明日之约我是一定会去的,但是前辈你也不用枉费心思传授我毒攻了……我孙云从来都只相信自己,我一定会用自己的能力打败察台多尔敦怒的”

    “有这样的骨气就好,老夫就是欣赏这点……”卢欢又笑了笑,随后望了一眼察台王府城下的场景,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随后转移话题道,“看来孙少主你要走了,王府门口似乎是有人在等你啊……”

    孙云听了,回头望了一眼,果见和自己一同前来的鸣剑山庄众人似乎是完成了与某人之约,出了王府。

    “看来花庄主花前辈那边也处理完了。我也该走了……”孙云先是自言了一句,随后回头对卢欢道,“不管今日有何之言。晚辈还是现在这里谢过卢前辈的救命之恩……明日时刻,晚辈定会前往幽暗丛林与前辈一会”

    说完,孙云一个迅影的步伐,从山坡上跑了下去……

    卢欢看着孙云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道:“哼哼哼,孙少主果真是不同他人,也不愧是老夫看上的心仪弟子……行。既然你如此之言,那老夫就耐心等之……”

    下了山坡,孙云快步跑回了鸣剑山庄众人这边。而此时花叶寒等人也正焦急地等待着孙云的出门。久久见不到孙云的身影,花叶寒也在担心是不是孙云在王府里出了什么事情。

    不过一切都能放下心,王府城门口是一片空旷地,两道的野林也没什么高大的植被。孙云从山坡上跑下来的时候。鸣剑山庄众人一眼就望见了。

    “孙少主?”花叶寒看见孙云不是从王府出来的,而是从山坡上跑下来,不禁疑惑道,“孙少主你怎么……从那个地方下来,你不是一直呆在王府里吗?”

    “花前辈……”孙少主跑回来后,心想着不便把自己和察台多尔敦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以免徒增担心,于是笑了笑谎称道。“噢……晚辈见王府里没多余的事情,加上之前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的关系。怕是一个人遇上了察台多尔敦又生是非,所以提早就出来等花前辈你们了……”

    “孙少主你没事就好”成付在一旁也关心道,“既然完成了任务,此地也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花前辈你们……见到了相约之人吗?”孙云不禁问道。

    花叶寒笑着回答道:“噢,已经见到了,孙少主大可不必担心……”

    “花前辈你们所见之人到底是谁?”孙云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又问起与之有关的问题。

    花叶寒顿了顿,旁边的成付和雷正风等人相视一眼,轻轻点了地那头他们之前也决定了,不拔之间事情告诉孙云。

    于是,花叶寒继续笑着道:“噢,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察台王府一个故人,曾经有恩于鸣剑山庄,趁着这次运镖之途,相视一会罢了……”

    “可是花前辈之前不是说,您是为了见这个人才借这次运镖之徒的……”孙云又问道,“如果真的只是一个有恩于鸣剑山庄的人,有必要出动这么多人、冒着危险来这察台王府吗?”

    此话一问,似乎是问出了点破绽。花叶寒心中一紧,怕是孙云看出了什么,随机应变道:“噢,这个……因为这个人的身份在察台王府不简单,我们之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他不能离开察台王府,我们又不能招人耳目,所以才……想到运镖至察台王府这一出……”

    似乎算是编了个像样的理由,孙云觉得这其中似乎真有不便,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

    于是,想要尽早离开这个惹事之地,孙云随着花叶寒的鸣剑山庄众人没有继续逗留,随车队离开而去……

    城楼之上,一双眼睛正注视着楼下的一切是察台多尔敦,看见孙云居然平安无事地出现在城楼之下,察台多尔敦心中也是不平中带着疑惑:“又让孙云给跑了……高手相救,难道是花叶寒?不可能,花叶寒没有这么厉害的武功,何况我连那个人的身影都没看清……”想到在察台王寝居前孙云被救走的一幕,察台多尔敦还是有太多的不甘心,毕竟又一次失去了光明正大结果孙云的机会……

    “公子爷”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突然悄悄来到了察台多尔敦的身旁,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禀报。

    “我要你查的事情你查清楚了吗?”察台多尔敦没有转头,只是轻声问道。

    “查清楚了,公子爷,有关北原五侠的动向……”那个侍卫轻声道。

    “很好你随本公子到本公子屋里,把你查到的结果如实道来……”察台多尔敦又道。

    “是,公子爷”侍卫低身答道。

    随即,察台多尔敦与那个侍卫同时转身离开了城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