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及时救险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把就挽住了昏倒在地上的孙云,随后连长相都没有看清楚,一眨眼的功夫,黑影又瞬影般离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影的速度很快,所有的过程即在一瞬之间……

    而被掌风余力冲倒在地的察台多尔敦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头脑都有些发懵,在对面愣是发呆了一会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云被不明人士救走,自己确实没有任何办法。察台多尔敦也很清楚,刚才那个不速之客一记掌风就能将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武功自然是要高是自己许多。

    “刚才那个人是谁,武功居然这么高……”察台多尔敦不禁疑惑道,“他居然一把就救走了孙云,看来关系和来运镖局不浅……倒是这人的身份究竟是谁,为何会潜入察台王府……”

    伴着无数的疑惑,察台多尔敦又回头望了望身后一直紧闭着的察台王的寝室房门孙云至始至终还是没能进去。

    “父王没事就好……”察台多尔敦看着自己父亲房间没有任何动静,心中不禁缓和起来,不过想起孙云今日之行竟是主动来找自己的父亲,察台多尔敦又不禁疑惑道,“倒是话说回来,孙云几天怎么了,居然会想到主动来找父王,难道是知道了父王和来运镖局曾经恩怨关系的秘密了?”

    察台多尔敦没有猜对,虽然孙云在藏书库的时候,是有意要寻找与其有关的资料。但是事有弄巧成拙,察台王与来运镖局的关系没查到,倒是找到了与之有关的唐门世家被灭门的秘密。这一发现算是大大改变了孙云对察台王的看法。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孙云本是打算独自前来一问。当然他的情绪也是不好的,提着刀来后院,最后竟被察台多尔敦给拦下了……

    察台多尔敦慢慢从地上站起来,稍微缓了缓。怎么说自己都是堂堂察台王府的长子,父亲重病,自己手握实权。被一个不明人士一掌给打伤,面子上也太过不去。虽然知道自己的武功不济其人,但是察台多尔敦依旧是怀恨在心。

    刚才自己与孙云的打斗。自然是惊动了附近守卫地士兵。虽然说这些士兵并没有直接在察台王后院的地方坚守着,但是一旦后院发生什么风吹草动,城前的侍卫会立刻赶到。

    当然,尽管刚才孙云与察台多尔敦的打斗较为激烈。但是时间也不长。待到那个不速之客将孙云救走了多时,这些守卫士兵才匆匆赶到……

    守卫的士兵从后院前面的石墙两侧纷纷进来,手握苗刀、身披铠甲,个个显得严阵以对。然而不速之客已经离开很久,这些士兵的赶来也是徒劳。

    看到了身为长子的察台多尔敦一个人站在庭院中央,石墙上、青石道上都有打斗后碎裂的痕迹,守卫士兵的首领最先问道:“公子爷,方才听到王爷院后有动静。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察台多尔敦还在思考着孙云所来之目的,不想受到外界的太多干扰。于是。察台多尔敦随即摆手道:“刚才这里的确是发生了点事情,但是不打紧……你们先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吧,这里不牢你们多操心……”

    “可是公子爷,这里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很明显刚才有人在这里造乱,若是待会儿王爷这里再有骚动的话……”领头的士兵似乎依旧不放心道。

    “我说没事就没事”察台多尔敦有些心烦气躁地大声道,“怎么,本公子说的话你们也要违抗是吗?”

    “属下不敢”领头见察台多尔敦有些窝火,立刻低声道,“属下这就告退……不过若是再发生什么事情,还望公子爷能够第一时间禀报属下……我们走”最后,领头的士兵还是挥手喊了一句,随后所有赶来的士兵也都纷纷退了下去……

    察台多尔敦站起身后,又缓和了好久,看来刚才掌风对察台多尔敦造成的余伤不小。察台多尔敦越想越是气愤,自己生平还从没有被打得这样狼狈过,即使是当日在老西街被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教训了一番,也未曾受伤得如此闷气。

    “那个不明人士的武功这么高,又当着我的面救走孙云,一定和孙云有密切的关系,如此棘手,看来以后要对付来运镖局,恐怕也不太容易……”察台多尔敦继续自言嘀咕道,“不过最让我在意的,还是孙云此行的目的。他找我父王究竟何事,如果是真的知道了父王和来运镖局之间的恩怨真相,说不定……”

    察台多尔敦想到这儿,慢慢转过身,两眼直望着自己父亲的房门。“我要亲自弄清楚这一切真相,不等孙云,我自己亲自去问父王好了……”察台多尔敦心中暗道,看来他对于此真相的渴求实为强烈。毕竟这个秘密很有可能是解开一切谜题的关键来运镖局搬至大都的原因及后所发生的一切……

    然而就在察台多尔敦想要迈出步子之时,在察台王房间的右侧,又缓缓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察台多尔敦余光一瞟,既感到有些吃惊,又觉得情理之中这个人居然是察台多尔敦的娘亲,度里班扎娜。

    “阿娘?”察台多尔敦不禁轻呼了一句,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娘亲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是要照顾自己病重的父亲的话,她应该是直接从房门里走出来,而不是在房间外的一侧。

    度里班扎娜笑望着察台多尔敦,随后慢慢走上前,缓缓道:“我都看到了,刚才多尔敦你和那个来运镖局少主的事情……”

    想到刚才与孙云糜斗的事情,察台多尔敦随口应道:“刚才孙少主说想要找父王。却是提着刀过来的。今日孙少主他本应该是以运镖之由进入王府的,却不明不白地来父王寝居之地。孩儿心感疑惑,所以才前来阻之。再加上孩儿之前和孙少主的种种纠葛。小的冲突自然是不可避免的……孩儿心想,父王一直瞒着我们有关他和来运镖局关系的真相,孙少主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前来询问父王的……”

    度里班扎娜听了后,露出了让人不解的笑容因为除了察台王自己之外,也只有身为妻子的度里班扎娜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不过她之前也打定了注意,只要察台王自己不开口。她是决计不会在自己孩子面说出这些真相。当然这一点察台多尔敦也早就清楚了,毕竟那日察台多尔敦曾在门外偷听到了自己父王与娘亲的对话……

    度里班扎娜想了想,看见察台多尔敦也有要进去房门的样子。随即又问道:“那多尔敦你呢?看你要进去的样子,你该不会也是想和那个孙少主一样,进去问你父王吧?”

    这一点度里班扎娜还真没有说错,察台多尔敦顿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道:“说实话。这件事情孩儿也是一直要弄清楚……虽然父王对孩儿等人一再隐瞒,但是这事情的真相一天不水落石出,察台王府与来运镖局的恩怨关系恐怕就一天不结。无论父王口上回答与否,孩儿都要去问”看来察台多尔敦是坚定了决心。

    “多尔敦,你性子果然还是这样倔……”度里班扎娜又笑了笑,随后叹了一口气道,“行了,别白费力气了。你父王根本就不在这屋子里”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察台多尔多有些吃惊。转头望向自己的娘亲,“父王他……不在?”

    度里班扎娜继续说道:“今天一早为娘过来看的时候,你父王就不在这房里,看来是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父王重病一身,不是应该躺在床上修养吗?父王这个身子,它能够跑到哪里去呢?”察台多尔敦继续问道。

    “我怎么知道?”度里班扎娜又笑着道,“要知道,自从他知道了我把王府的实权交到了多尔敦你手上之后,他对我也经常是不闻不问的……”

    察台多尔敦还是不太相信,加快几步走上前,推开了房门……果然,察台王并不在房内,屋内的拜访很整洁,连床上的被褥都是收拾得好好的。恐怕被救走的孙云自己都想不到,今天就算为了找察台王进了房屋,也只能是扑了个空。

    “我说的吧?”度里班扎娜继续笑道,“我瞒着他把实权给了多尔敦你,他也开始对我有所提防,做什么事情也是瞒着我……”

    “这个时候父王会去哪儿呢?”察台多尔敦手倚在门槛的一侧,略显焦急道。

    “急什么,他现在重病一身,从床上起来都很困难。就算暂时躲过了我们的视线,也绝计出不了这王府……”度里班扎娜笑着道,“一定还在这王府,躲着我们做什么重要的事或是见重要的人,不想让我们知道罢了……”

    察台多尔敦没有再说什么,有些失望的他慢慢走出察台王的房门,不知何意地往外面缓缓踱步而去。

    度里班扎娜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心中按笑道:“哼,察台王,现在你竟敢瞒着我、瞒着你儿子,打自己的如意算盘……一直放不下来运镖局是吧?你放不下来运镖局,就是还放不下十八年前的事情。十八年前,你那样对我,却对那个贱人……现在让你重病在身,这可真是天意。哼,等着吧,察台王,我一定会让你为十八年前的事情付出代价……”

    度里班扎娜最后看了察台多尔敦一眼,随后也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而在孙云这边,孙云在王府后院被察台多尔敦打成重伤后,整个人很快就昏了过去,连自己什么时候被救走、被谁救走的都不清楚……

    “这里是哪里啊……”孙云缓缓睁开眼睛,轻声嘀咕道,“我不是应该在察台王府的吗?这里究竟是……”

    孙云两手动了动,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山坡野地上。但是不时传来腿脚发酸的不适感孙云对这个感觉太熟悉不过了,顿时意识清醒过来。

    “啊”孙云不禁大叫一声,猛地起身一看只见自己的两脚外表裸露的部分,正被两只毒虫死咬着。

    这下子很清楚了,孙云是被谁救的,难怪感觉这么熟悉。

    “你醒了……”果然,孙云的一侧传来了同样熟悉的声音,一身青衣、一头白发,一脸皱纹,不是当日在幽暗丛林糜斗一天的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又是谁?

    “卢前辈你又玩儿这花样”孙云责备了几句,两脚用力一甩,摆开了那两只看着让人恶心的毒虫。

    “老夫好心用这些宝贝家伙为你疗伤解毒,你倒是一点不领情……”卢欢依旧不改往日的诡异笑容道,“再说了,现在你是我的徒弟,该改口叫‘师父’了。”

    “谁要认你做师父?”孙云倒是倔强道,“我说过了,卢前辈你的毒攻不合晚辈之意,我是永远不会学的”

    “都伤成这样了,还这个怪脾气?”卢欢又笑道,“在察台王府还没有吃够教训是不是?被那个察台多尔敦打成这样,老夫我看的就是捉急,要再不提升你自己的武功,岂不是要被他欺负一辈子?”

    “被不被他欺负是我的事,和他之间的了结我会亲自了断,不需要前辈你操心……”孙云又不耐烦地回了一句,看来孙云的心情并不太好。

    “被打得狗血淋头,你还这么倔?有些人想要学老夫的武功,一辈子都没机会。你倒好,让你学,你还偏不要了……”卢欢又笑着道,“不过老夫就是欣赏你这样的性格,放任不羁,你这个徒弟老夫是收定了,就算用绳子把你绑起来,老夫也要收你这个徒弟”

    “哼,随前辈你怎么说好了……”孙云没太放在心上地回了一句,想到卢欢毕竟今日险中救了自己,对自己有恩,于是还是轻声谢道,“不过还是谢谢卢前辈,若不是卢前辈及时出现,可能今天晚辈就真的死在察台多尔敦手上了……”

    “现在想到感谢老夫了……”卢欢继续笑道,“倒是那个察台多尔敦,老夫感觉他的武功也没高出孙少主你多少,每次都被他欺负,孙少主心里一定很不爽吧……”

    “前辈倒是挺关心晚辈的……对了,前辈你今天怎么会在察台王府,你不是一直都呆在青墨山庄那一带吗?”孙云想到卢欢居然会出现在察台王府,于是又不禁问道。

    “你忘记老夫曾经说过的话了吗?”卢欢回声应道,“老夫说过,老夫闲来无事时,回来大都一逛。而且老夫曾经多次潜入察台王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了注意察台多尔敦会不会对北原五侠有什么不轨,老夫可是经常过来‘巡视’,追知道今天却碰上了你这个‘小灾星’……对了,老夫好像看到你今天是跟鸣剑山庄的花叶寒庄主一起来王府的,怎么在察台王后院的时候,你是一个人,而且还是提着刀?”

    经卢欢这么一提,孙云这才想起来自己所行的目的。孙云本来是想要去问察台王有关十八年前唐门世家被灭门的真相,谁知道竟碰上了棘手的察台多尔敦,被卢欢救出后,这件事情自然也是告吹,不了了之。

    “我本来是要去问察台王一些问题,可倒好,不但碰上了那个烦人的察台多尔敦,又碰上了卢前辈你,现在自己直接被带出了王府……”孙云又不禁抱怨了一句。

    仔细一望,果然,卢欢救出自己后,直接离开了王府。现在孙云所躺的地方,是在王府城墙之外,坡上还能看见王府城门的整个轮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