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死敌再战
    “依察台公子之意,看来今天很难善了了……”孙云两手依旧是紧握着银月刀,两眼凝神地望着拦在自己对面的察台多尔敦。

    而察台多尔敦也是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随即他回应道:“哼,提着刀进我察台王府,不是挑衅又是何因?今日本公子不来找你们来运镖局算账,孙少主你这回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我说过了,今日我是来找察台王的,和察台公子及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无关,还请察台公子让开……”孙云则是一脸严肃地说道,“你我的恩怨,总有一天要挑清,但不是今天”

    “居然开始命令本公子了,孙少主你以为自己能有多少斤两……”察台公子听了孙云的话,放低语调只字只句道,“提着刀进入察台王府,本公子没有责匛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孙少主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然而,孙云并不在乎察台多尔敦的话语,也不在乎察台多尔敦对自己的威胁,而是继续迈开步子想要往面前的察台王寝居方向走去。在他眼里,他现在唯一想要弄清楚的,就是十八年前察台王与唐门世家灭门的关系。他想要亲自从察台王口中问出,问出那一年发生事情的真相。

    “看样子孙少主你是知道了什么,居然这么坚定地找我父王……”察台多尔敦又多加了一句。

    然而孙云依旧是不理睬察台多尔敦,提着银月刀。一个人径直地往前走。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身在察台王府,却是如此地不给情面,于是自己再也忍不住了。随即拔出自己腰间的苗刀,上前一步对孙云道:“孙少主,今日是看在鸣剑山庄和久旺商会的面子上,才没有难为孙少主你,孙少主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而这回孙云终于又回话了,但是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停:“难为我?哼,运镖青墨山庄的时候。察台公子怎么没有给我面子?察台公子你行事不是向来直截了当且把我们来运镖局当做死敌的吗,今儿的怎么倒是变得仁慈起来了,不像是你啊……”孙云还在反讽察台多尔敦的言行。看来数月前青墨山庄一行在孙云心里永远是一道挥之不去的伤疤。

    “哟,孙少主你还记得那一次啊……”察台多尔敦听到这里,反倒是冷笑着说道,“那孙少主你可否记得。那日你被我关押在王府的地牢里。你我二人下的赌注?”

    “我当然记得,那也是我第一次进你们察台王府……”孙云眼神凝视,慢慢咬字道,“就是在地牢里,我和察台公子打了赌,今后各代表自己的族人,看谁的真理才是对的……不过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你我的恩怨今后再结。我今日前来的目的只是来找察台王的,还请察台公子能够让路”孙云的口气非常硬直。

    “哼。提着刀去见我父王,父王现在卧病在床,孙少主即使进去了也问不出什么,反倒是本公子想问孙少主你,只身一人进去会不会图谋不轨……”察台多尔敦瞬时露出狡黠的眼神,手中的苗刀朝孙云胸前抵去。

    孙云看也没看察台多尔敦手中的刀,两眼注视着对面的房门,右手的银月刀即起,也是看也没看地挡住了察台多尔敦的苗刀。

    两人就这样站着彼此对峙了许久,随即察台多尔敦冷言道:“哼,既然今日已经在此碰面,何不就了解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数月不见,本公子倒是着实好奇,孙少主你的身手是否有些长进……”

    孙云听出来了,看来察台多尔敦打从一开始就不想放过自己,今日的这场恩怨的恶斗是在所难免的。虽然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但是察台多尔敦想要轻松打败自己,也是没有可能。

    孙云没有再多说什么,当他再次看见察台多尔敦一脸阴险的神情,孙云就总会想起数月前青墨山庄一行。兄弟的伤亡、杜鹃的腿残,无数的愤怒经时几常在孙云心中翻滚,这一次正面见到察台多尔敦,并遭其挑衅,孙云再也忍不住了,似乎自己心中的愤怒想要在一瞬之间爆发。

    于是,孙云两眼神情一皱,怒视着与自己对峙的察台多尔敦,手中的银月刀加大了几成力道,欲要将气场上将察台多尔敦给抵回去。

    感觉到了孙云手上的力道,察台多尔敦很清楚,孙云是要开始认真了。又看到孙云嫉愤的眼神,察台多尔敦冷笑着说道:“孙少主终于要认真了,好啊,就让本公子瞧瞧,你到底长进了多少……”

    说完,察台多尔敦也加大了自己手中苗刀的力道,与孙云对视继续僵持着……突然,察台多尔敦手中一股内力顿时迸发而出,强大的反冲力瞬现,孙云和察台多尔敦两人自刀尖处纷纷被弹开,各自退后十几步。

    再次遭到察台多尔敦的挑衅,想到曾经察台多尔敦犯过的种种罪行,孙云带着所有的愤怒,二话不说,先发制人,一个箭步跃至察台多尔敦身前。两把银月刀旋转似的自腰间划出,两道银月刀芒闪过,“银月幻影”瞬现,发出如电闪雷鸣般的呼啸声,夹杂着有似冲破天际的内力,对着察台多尔敦胸前就是数招而上。

    察台多尔敦也是不慌不忙,在他印象中,孙云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还是像以前一样,只要自己不失误,孙云根本对自己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只见察台多尔敦一脸轻蔑的神情,待到孙云提刀近身而上,伴着银月刀光已经飞到了自己的胸口前,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聚足力道,往胸前只是轻轻一扣。

    如果是以前的孙云,察台多尔敦很自信能把这一招轻松挡下。然而今日不知怎么的。也可能是化愤怒为力量,孙云的刀法疾如闪电、力道威如山丘,一道闪电一般的刀光劈过。察台多尔敦别说挡住了,超乎预料的冲击力差点没让察台多尔敦栽了个跟头。

    只见孙云的银月刀抵上察台多尔敦的苗刀之时,一个冲击就将察台多尔敦击退二十余步。而且孙云也不是一招即过,自己垫步而上,整个人也如飞夜疾驰一般,连人带刀一起朝着察台多尔敦压迫而去。

    察台多尔敦瞬间感到胸口一股窒息无比的力道,他虽然知道是自己这一招轻敌了。但是也万万没想到孙云的力道与速度竟会如此惊人。

    察台多尔敦没有多想,待到自己被逼退到离后面察台王房门十丈之余,察台多尔敦左手齐握刀柄。大吼一声,突发一道定如磐石的内力。隐约可见察台多尔敦环至周身的内力屏障,察台多尔敦两手凸加几层力道,强行将孙云连人带刀给拨了回去。待到孙云的刀离开了自己胸前。察台多尔敦反身一脚。想要将半空中的孙云给踹开。

    然而,孙云的银月刀被抵回后,手中改刀变手,两手扣着银月刀,尽力成掌往前一挡,挡住了察台多尔敦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突袭,整个人也只不过在空中退后了几式。

    然而这回是察台多尔敦不给孙云机会了,趁着孙云还未落地。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再起。只见察台多尔敦屏气凝神一顿,手中的苗刀忽地变得虚晃起来。细长的苗刀顿时幻化成几束幻影。忽闪着散布开来。随即,幻影伴随着内力,向着孙云身前的各处纷纷乱斩而去。“幻影刀法”祭出,毫无死角的攻击,威力迅猛的刀芒,除了施招迎接而上,想不出有什么可以逃开的办法。

    然而,就在察台多尔敦认为此招吃定之时,孙云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反应……孙云在半空中一个翻身,看似是要尽力躲开。谁知,孙云两脚迅速着地,不但没有尽力去躲,反倒是两脚力道一冲,借着反冲之力向前突袭,不进反退。

    孙云也是怒吼一声,反进之后再空中一道犹如龙卷风般的旋转“银月连破”再现,孙云提着手中的银月刀不断在空中翻滚着,飞现而出的刀芒也是如同狂风骤雨一般,自自己周身向四面八方施展开来。

    四周不断闪现的“银月连破”刀芒与察台多尔敦的“幻影刀法”硬接而上,只听密密麻麻的刀芒碰撞声,有如倾泻山河的气势。察台多尔敦还在对面疑惑孙云这种拼命的招式,而孙云则是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自己如同龙卷风一般,双刀挥舞伴随着锋利无比的银月刀芒。

    察台多尔敦看到了疾速而来的龙卷风,想要立身继续挥刀,借其无顾周身的破绽,以巧力破之。然而就在孙云冲到了察台多尔敦的跟前,察台多尔敦也重新提好刀做出其对策……突然,孙云的“龙卷风”在此一刻停了下来,察台多尔敦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孙云随即一个转身,一道银光闪过“劈刀腿”即现,如同锋利的刀口一般,察台多尔敦还没看得清孙云的动作,手中的苗刀竟被孙云的一脚“劈刀腿”给划过。察台多尔敦两手一震,根本来不及拿稳刀柄,手中的苗刀不翼而飞。

    孙云没有给察台多尔敦机会,接着又是一个转身,一个“劈刀腿”如闪电一般朝着察台多尔敦的头部劈去。

    察台多尔敦看出来了,如今的孙云已经大不同以往了,这一回察台多尔敦没有再轻敌,用尽全身的力道,两手一个反扣,数成力道自掌中而出,与孙云的“劈刀腿”来了个硬碰硬。

    由于察台多尔敦怒这回是使出了全力,拳脚相碰,一股强劲无比的反冲力直接把先攻而来的孙云给再次逼退。而察台多尔敦也是缓了缓,整个人再退几步,已经快退到了察台王住处的门槛阶梯上了。

    察台多尔敦万万没有想到,孙云的武功已经今非昔比;而对面的孙云虽然是一心想着与察台多尔敦拼命,他自己却也是没想到自己的武功会有如此长进。其实孙云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武功会有如此长进,全因为在幽暗丛林的时候和卢欢的对决。当日他冒着生命危险,身中剧毒无数,生死一瞬之际体内却产生了抗毒的内力。正如之前卢欢所说,这些内力大大增长了孙云的武功修为……

    “没想到孙少主的武功竟会长进如此之多……”察台多尔敦这会儿也不敢怠慢了,看着孙云如同疾风骤雨般的狂攻,竟是丝毫不占下风,察台多尔敦微微卷起了自己的袖口,看来他也似乎是要认真起来了。

    孙云可管不了那么多,继续拼命地朝着察台多尔敦面前而去。孙云提起手中的银月刀,继续起跃而上。而现在察台多尔敦已经没了兵器,孙云看定了这个机会,随即又落至地面。眼神一环顾,孙云双手银月刀往腰间一架,随后全身几式旋转。只见着周身银月刀光再现,如同狂风一般,强大的内力伴随着强劲的风,“风暴银月”随着刀锋的旋转瞬现出无数多的银月刀光,汇集在一起,如同卷风一般席卷着周围的一切。

    察台多尔敦这一次没有再保留,两手内力一聚,顿时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内力深厚的屏障。“天罡灵震”既出,如铁枪般的屏障,加上强大的冲击力和反弹力,孙云的“风暴银月”袭来,无数道银月刀芒也是尽数被弹开。看来无论孙云的刀法再怎么汹涌,在这个看似能阻挡一切的“天罡灵震”的防御武功面前,刀剑武功都是无可奈何。

    但是既来岂有退后之理?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就算吸引来了王府守卫的所有蒙元士兵,孙云也是什么也不顾了,貌似是有些冲昏了头。

    果然,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施尽了全力也只能到这个程度上了,于是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孙少主,就此玩完了”察台多尔敦冷言一句,随后“天罡灵震”内力一发,只听一声内力爆炸的巨响,门前石道炸成一片狼藉。

    “啊”孙云大叫一声,也是再也招架不出,整个人也是被弹至半空。

    然而察台多尔敦没完,趁着孙云在半空中无法保持平衡,察台多尔敦毫不留情地上前一跃,随后右手“雷虎神掌”如巨石般杀出,正中孙云的腹下。

    “啊”孙云再次惨叫一声,整个人吐了一大口血。孙云太大意了,腹部受了重击,整个人直接飞出数十丈之远,然后重重撞在了房门对面的石墙上,最后摔在了地上。深受致命一击的孙云,看似是暂时爬不起来了。

    “一次失误,满盘皆输,孙少主你依旧是头脑不冷静啊……”察台多尔敦继续冷笑着道,“本公子承认,孙少主的武功的确是长进了不少,但是就凭你这点本事,一样不会是本公子的对手……如今恩怨已经了结,就让这一切就此结束吧”

    察台多尔敦最后大喊了一句,两脚一踮,整个人飞身而去,似乎是要一招取了孙云的性命。而孙云此时整个人“瘫痪”地倒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也做不出任何的反应,面对察台多尔敦接下来的致命一击,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从何地突然打出一道青光色的掌风,直朝察台多尔敦的眉心而去。察台多尔敦顿觉不妙,连忙用手阻击之。然而让察台多尔敦意想不到的是,这道掌风的力道内力惊人,身处半空中的自己竟是毫无招架之力。无奈败下战来,察台多尔敦还无欲无故被打飞同样数十丈之远。

    察台多尔敦也是重重倒在地上,受了不小的内伤。一掌即成这样,可见掌风威力之强。

    “是谁?”察台多尔敦倒在地上大吼道。

    然而就是一瞬之间,一个黑影如瞬影一般从天而降,一把挽住了倒在地上的孙云,随即又眨眼间飞走消失了踪影。

    黑影的速度很快,所有的过程即在一瞬之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