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意外发现 上
    孙云这边,和鸣剑山庄众人一起,车队已经来到察台王府的门口……

    察台王府的门口守卫依旧是和原来一样,一样的戒备森严。王府大门如同城楼守卫,数丈之高的城墙拔地立起,城楼之上一望可见数里之地,其上还布有严阵以待的精卒箭手,时刻注意着楼下的一举一动。而在城门正中心,一做威严无比的铁栅门立在大门之间,每当开关铁门时,发出“吭啷吭啷”的锁链声,给人纠缠而畏缩的恐惧感……

    但是今日孙云等人来到这里,就没有过害怕。鸣剑山庄以借运镖之名,受到察台王府秘密人物的委托,方得见面;而孙云更简单了,他本就是以运镖为名,陪同花叶寒等人而来,当然,他自己也想要趁此机会去弄清楚一些情况……

    运镖的车队继续向前行进,然后慢慢来到了王府城楼的铁栅门门口。守城的士兵也是老早就看到了众人,待到车队靠近了正门,守城的领头突然站出来大喊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这次虽是运镖之事,但是所有事情都由花叶寒花庄主说了算,局面由他掌控,孙云也只是想一个手下一样在一旁默不作声。而且,孙云本就和察台王府太多的恩怨纠结,为了不太引人注目,孙云在车队中也是非常低调地躲在人群之中,一言不发。

    花叶寒自车队领头慢慢走上前,随后还是先有礼道:“这位大哥。在下乃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特奉贵王府要人之命,运送信物至王府门下。还请这位大哥能够则个通行”

    那个领头的侍卫似乎是瞧不起花叶寒等人,他用轻蔑的眼神瞅了瞅,右手摸了一下下巴,随后用刻薄的语气又问道:“你说你们是受王府要人之命运送信物,可有凭证?”

    花叶寒不慌不忙,从自己的袖口间亮出了令牌之类的物品,并从容地说道:“军官大人。这可是贵王府通行的令牌,还请军官大人您仔细过目”

    那个领头的侍卫见了花叶寒手中的令牌,毫不客气地用抢夺的方式从花叶寒手中夺过令牌。行为中还带着粗鲁不过这些损人的行为,花叶寒等人也是司空见惯,根本没有太放在眼里。

    军官头目夺过令牌后,在上面检查了很久。确定了没有问题后。才将令牌还给花叶寒。然而,领头侍卫似乎是没有要善罢甘休的样子,他向两侧的士兵示意了一下,紧接着道:“光有令牌可不行,还得搜车!”

    一听到“搜车”,这边的孙云可有些看不下去,他自己作为来运镖局的少主,运了那么多趟镖。还从没见过哪个“地主”似的人物随意翻弄运车货物的。

    不只是孙云,鸣剑山庄的其他一些弟子也逐渐起了反感之意。不禁觉得这察台王府虽为朝廷王臣的重要王府,却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那个军官头目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的意思,随即补充道:“现在政局可乱得很,想害死察台王爷的乱党大有人在,所以门口的检查尤为严格!”说话的时候,口气依旧是听着让人不适。

    军官下令后,他手下的那些士兵也用很粗鲁的动作将货车上的布头掀开,检查里面的情况。只见车上仅仅只是一些在普通不过的货物了,并未发现可疑的东西。检查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直到确定的确没有问题之后,士兵才向领头侍卫通报情况。

    军官头目点了点头,随后对花叶寒众人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进去了”

    说完,军官头目一个手势,身后的士兵随即打开了铁栅门。只听“吭啷吭啷”的铁链声响起,难得一见的察台王府内部才映入众人眼前。

    花叶寒也不打算再和身前的军官说什么话,指示了一声后,车队便缓慢进了王府内院……

    而就在此时此刻,城楼上一个人正凝视着刚才大门下方的一切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察台王府的长子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此时正在城楼之上巡视情况,刚好遇上了这一幕。由于城楼之高,察台多尔敦也没能立刻看清来者分别是谁,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死对头孙云也跟着进了王府。

    “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会带着车队进入王府?”察台多尔敦突然对身边的一个侍卫道。

    那侍卫回答道:“回公子,他们应该是鸣剑山庄的弟子。因为据之前有人道来,说今日鸣剑山庄有信物要送至王府……”

    “这样啊……”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自言自语道,“看着架势,像是运镖的车队。这大都城里也就只有‘来运镖局’这一家镖局,说不定……孙云孙少主也跟着过来了呢……”

    说完,察台多尔敦拨了拨腰间的苗刀,脸上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似乎要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一般……

    孙云似乎还对刚才“搜车”的无礼事情感到反感不已,不禁抱怨道:“这察台王府的守卫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还从没有见过如此过分到私自搜查车物的行为”

    “这也没有办法,现在朝廷上下的政局确实乱得很,稍错一步很有可能酿成大祸。门口的侍卫如此严厉也不是没有道理,尽管他们的行为是有些过分了……”花叶寒淡淡地说道。

    鸣剑山庄的众人第一次来到察台王府,很多地方还不熟悉,因此在院内找路也是找了半天。而对于孙云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了。几个月前孙云为了镖局雾隐丛林遇袭、杜鹃腿残的事情,只身一人找察台多尔敦算账,结果事情不成反被察台多尔敦打昏抓了起来,被关在了察台王府的地牢。也就是那一次。孙云算是在察台王府走了一遭。

    众人走到了院子深处,成付在一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悄悄凑到花叶寒的耳边。轻声道:“庄主,我们所见之人其为秘密,不应让孙少主知道,还是想办法把他暂时支开吧……”

    花叶寒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他慢慢走到孙云的身边……

    孙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一个人还在王府的院内四处张望。只见花叶寒这个时候走到自己身边,花叶寒平和着说道:“孙少主。接下来鄙人及其他鸣剑山庄弟子有要事与委托之人密谈。孙少主你在这之中恐不太方便,谅鄙人之意,孙少主你还是先暂时回避一下吧……”

    孙云听了。没有多想,觉得花叶寒花庄主向来对自己不薄,于是也没有起太多疑心。孙云转过身,也笑着回答道:“没事儿。花前辈你们先去忙吧。晚辈一人在这闲逛一会儿即可……待到花前辈您完成了事务,通知了晚辈,晚辈再随前辈们一同离开。”

    “这样即好,还是麻烦孙少主了……”花叶寒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便对身后的成付、雷正风等人道,“好了,我们先走吧”

    于是,花叶寒带着手下的众鸣剑山庄弟子继续往院子的一个方向进发。车队随行;而孙云则是朝着另一个方向,与其没事可做。孙云还是想要在这王府深院里好好观摩一番……

    其实并不是没事,孙云此行的目的,还是想要尽量弄清察台多尔敦复辟的原因。而且,这其中,察台王的消息却是一点也没有,这不禁让孙云有些怀疑起来,他觉得察台王府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王府深院里其实也有许许多多严整以待巡逻的蒙元侍卫,只是由于刚才在城门口有所见,即是能进到王府院内,说明此人并无危险可言,因此孙云在院子里自由行走,那些巡逻的侍卫也当是没太在回事儿这倒是给孙云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又过一段时间,孙云也算是在这院子里逛了有些时候了,可是大多都只是漫无目的地闲逛,根本没有找出任何自己想要的线索……

    “真是的,这样漫无目的地逛下去,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线索,想要知道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必须要有类似于文书之类的凭证才能确定……”孙云心中又暗嘀咕道,“有了,一般府里出了什么大事,都会有其记载。如此说来,如果能进入王府的书库,查找有关这方面的记录,说不定就能弄清楚了……”

    的确如此,在朝廷延下王府机密的时候,由于事务过于繁杂,往往需要通过文书记录的方式,来记下要事的关节。尤其是现在朝廷动荡不安的局面,一道事务很有可能牵动整个朝廷的命脉,为了不使处政事务变得鱼龙混杂,往往需要记下更多文卷笔录,以便他日拿出来参考或是调整。

    其实早在汴梁之时就有过事例,那晚苏佳夜闯相府之时,就是在藏书库里发现了守将陈世今的资料及剑道大会的的秘密……如今身在大都,孙云也想到了要去书库里一探究竟。而且和苏佳不同的时,现在正是大白天,各个楼屋的牌子都很显眼,而且蒙元守卫也没有把进来的孙云太当回事,孙云的途经可要比原来的苏佳方便不少……

    二话不说,孙云便很快探入了院子深处。而院子深处的侍卫还是和外面的一样,觉得既然孙云能够带着兵器大摇大摆地进来,还能如此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就决计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于是根本就没太在意,甚至把孙云当成了自己人这对孙云来说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孙云没有停下来,装作是察台王府内部人员的样子,大开大合地在巡逻侍卫眼底下晃悠,然后趁机寻找王府书库的所在地……

    “找到了”终于,孙云的两眼凝视在一处类似于厅房的屋子处。只见屋门上方写着“藏书库”三个大字准是这里没错了。

    孙云心中暗暗一喜,朝着藏书库的方向慢慢靠近。然而,藏书库处的大门口依旧是有两个侍卫在把守,即使自己再怎么迷惑这些侍卫,想要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近藏书库,显然不太可能。

    孙云想了想,自己何不趁身份不被怀疑的这个机会偷偷溜到书库后方,从书上面潜入藏书库?

    于是,孙云故意从一旁的小道绕了过去,经过藏书库两旁的狭道,越过了守门侍卫眼线。由于没有人怀疑孙云此时的身份,只把他当做了察台王府的人,所以孙云只要不进有人把守的房门内,无论往哪走,都没有人会起疑心。

    顺利绕过众人眼线后,孙云悄悄来到了房与房之间的狭道中一般没有人会来观察这个地方,孙云抬起头,一鼓作气一个轻功跃至了藏书库的屋顶。

    由于藏书库的房屋还算是有些高度,在下巡逻的士兵很难发现屋檐之上的状况。孙云见此情形,微微一笑,随后整个人在屋檐上匍匐着像中心靠了几步。由于是大白天,为了不让楼下的人注意到,孙云还特意将头压得老低……

    “应该就是这了……”孙云终于“爬”到了屋檐最中心的凹槽处,甚至自己已经算是潜入成功了,孙云心中暗暗一喜。

    孙云轻手轻脚地搬开了最上方的几块瓦片,待到有了足够空间能够进入到屋内,孙云探头向里望了望。

    “太好了,屋内果然没有侍卫”孙云心中一喜,整个人施展轻功,直接跳进了藏书库整个过程外面没有任何一个蒙元士兵发觉,这已经算是很成功了。

    时间不等人,这个地方毕竟不是长久之地。孙云成功潜入藏书库后,立刻开始了对察台王府历史资料的搜索。

    蒙元朝廷统治中原讲究以汉制汉,因此管理文献这一块的,蒙元朝廷倒是没少学习汉家文化,藏书排列的年份和内容全部都是用汉文记载的这也给了孙云更便捷的机会。

    孙云在房里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里的文书分类是按时间分类的,每一年就有一个书架的柜子。孙云想了想,来运镖局来大都也才几个月,察台王府出现事情的日子更是就在几日之前,于是孙云毫不犹豫地来到了今年记载的书柜前……

    “这里果然有”孙云拿起一份最新的记载,心中暗惊道,“十一月十日,察台王因大疾卧病与床,数日未能早朝上政……”

    孙云读完后,心中暗道:“原来如此,察台王之所以没了消息,是因为生了大病,久卧床上不起,连朝政都管不住了……等等,十一月十日,那不就是那日我和阿布出门交税款、第一次见到复辟的察台多尔敦的前一天吗?我懂了,就是在交税的前一天,察台王生了大病,然后察台多尔敦不知怎么的,囚禁令被解,还掌握了察台王府的一切权利,所以他才敢做出主动提升税价的事情来……”

    一想到这里,孙云心中开始有些躁动不安,毕竟察台多尔敦之所以长时间不敢主动找来运镖局的麻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察台王的“庇护”。如今察台王生了大病、无心从事,恐怕今后察台多尔敦要做什么,会更加的肆无忌惮。一想到这,孙云的心里便是紧张不已……

    大概知道了察台多尔敦复辟的真想,按道理孙云应该要快些离开这里。但是,好奇心似乎是眷顾着孙云不想过早离开。

    “我记得,察台王曾说过,十几年前他曾有恩于来运镖局。如果能在这里找到这方面的记载,说不定察台王和来运镖局之间的恩怨关系就能一目了然了……”孙云心中暗喜道。于是没有打算立刻离开,孙云继续朝着其他书架的位置慢慢走去,似乎还想要搜寻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