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只身行动
    孙云一个人离开了今日贵客上门的来运镖局,只身一人前往久旺商会。此次的任务是帮助鸣剑山庄的人运镖至察台王府,借此使其进入王府内部。和往日的运镖任务不一样,这一回来运镖局全体只有孙云一个人……

    孙云自己自然也是清楚,此次一人行动,先不论鸣剑山庄的目的是什么,察台王府找花叶寒花庄主的人究竟是谁,危险系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高。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的关系本来就很紧张,而身为少主的孙云和复辟的察台多尔敦又是死敌,万一“仇人”相见,必然免不了“矛盾交锋”。

    更让孙云始料未及的,这一回运镖的任务来得太过突然,昨晚孙云刚从大都城外归来,还没来得及做好迎接北原五侠上门的准备,自己就被义父安排了运镖的任务。当然,为了不让镖局其他的人牵扯到不必要的麻烦,这一次也是孙云自己请求一人随同鸣剑山庄众人前往的……

    久旺商会里来运镖局并不是很远,孙云快步没多少时间就到了。而久旺商会依旧是和往常一样,门外聚集了准备出发的其他车队。不一样的是,这一回同行的人,竟是堂堂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及其他鸣剑山庄的弟子。

    孙云也没有想到花叶寒等人这么早就到了久旺商会,一眼瞅见同样身为鸣剑山庄弟子的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和花庄主在洽谈事宜,孙云也立刻跑了上去准备打招呼。

    “花庄主、杨前辈”孙云走到车队一旁。大声招呼道。

    花叶寒听到了孙云的声音,回头一望,随后回声应道:“这不是来运镖局的孙少主吗。真的是多时未见”

    “晚辈见过花庄主及各位前辈……”孙云来到了众人的身边,先是有礼地答了一句,随后继续道,“晚辈接义父之令,以来运镖局运镖为名,特来帮助诸位运送信物至察台王府。”

    “今日只有孙少主你一个人吗?”杨铮明看着来运镖局的人只来了孙云一个,于是不禁问道。

    孙云平静地解释回答道:“噢。因为今日来运镖局有贵客上门,江湖中闻名的‘北原五侠’莅临寒舍,并有重要事宜。镖局脱不开人手,所以晚辈只好一人前来……再者,察台王府即在大都,无需城外艰险之路。因此不需要太多的人手。还望众前辈能够理解……”

    听到这里,在花叶寒身旁的雷正风凑到花庄主耳边轻声道:“庄主,此次是孙少主一个人前来,我们是否需要告诉他我们此次进察台王府的缘由?”

    看来鸣剑山庄的众人似乎是有秘密瞒着孙云,花叶寒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有去看孙云的眼神,随后缓声应道:“这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孙少主的好……这次借运送信物之名,进入察台王府。也是受了他人之命,而且这事情还和北原五侠扯上了关系……如今北原五侠登门拜访了来运镖局。必是有求于来运镖局,这其中一定还包含了那个至关重要的秘密……某些人一直想要不轨得到那个秘密,我们此次前去察台王府,正是为了暗中应对此事。如果让孙少主过早知道了这件事,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那后面的一切计划都有可能和受到影响,所以还是先不要告诉孙少主的为好……”这样看来,鸣剑山庄的众人确实是没打算把某个秘密告诉孙云。

    雷正风听完花叶寒的讲述后,微微点了点头。

    “花前辈你们在说什么?”孙少主看着雷正风在花叶寒耳边窃窃私语,觉得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不禁问道。

    另一个鸣剑山庄弟子孙云之前也是认识的成付上前几步,对孙云解释道:“,没事,孙少主,庄主他们只是在谈,孙少主你一个人随我们进王府,可能会遇到诸多的不便。再加上你们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之前闹了许多不好的关系,所以想办法照应孙少主你一下罢了。”看来成付也是领会了花叶寒的意思,也没有把这件事情的相关透露给孙云。

    当然,面对的是曾经对自己恩重如山的鸣剑山庄众前辈,孙云自然也是没有多余的怀疑。打着自己镖局的名号,只身一人随委托之人运镖,对孙云来说还是头一次。而且目的地是察台王府,孙云自然也会不该有任何的松懈。孙云望了望天,注意了一下时辰的变化,随后对会长杨铮明问道:“杨前辈,巳时已到,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杨铮明望了望商会门口的货物搬运情况,随后应声答道:“等这一批货物整理好了,就可以出发了……”

    于是,为了加快效率,孙云这边也来帮忙久旺商会的下人,一起把最后的货物全部搬上了车。待到所有的货物都整理好了,众人已可以出发了。

    “走了”前排的一个鸣剑山庄的弟子喊道,于是车队开始缓缓行进,朝着察台王府的方向进发……

    “运镖之途虽有远有近,但是像这样运镖至城内的府上,来运镖局还是头一回……”孙云跟着鸣剑山庄的众弟子行进着,边走边说道,“而且,来运镖局只有晚辈一人行动,这样的运镖方式也是头一回……”

    “只是没想到北原五侠今日会拜访贵镖局,和鄙人今日运物之行正好‘冲突’,实是不太方便,还望孙少主能够见谅则个。”花叶寒还是有礼地回应道。

    “不然不然,只身一人前往那么危险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更安全,不用牵扯到太多……”孙云也是回应了花叶寒的话语,随后又问道,“不过听义父说,花前辈你们此次前行。是受了察台王府某人之约,以便会面。运镖之行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幌子,是为了瞒过察台王府其他人的注意是吗?敢问。这个邀约之人究竟是察台王府何人,竟能请动鸣剑山庄花前辈您本人?”

    果然还是被问及了敏感的问题,花叶寒镇定了一下,随后编理由回道:“噢,其实没有多大的事情,只是察台王府的某人想要一见鄙人及鸣剑山庄众人,但是又不便行动。鄙人只好亲自上门。但是孙少主你们也明白,其实鸣剑山庄和你们来运镖局一样,也遭到察台王府其他许多人的‘敌视’。行动起来又不太方便。而此次前去察台王府,所邀之人也只是就将来鸣剑山庄及青墨山庄等各个地方势力发展关系问题进行相关申明罢了。孙少主你也是明白的,蒙元朝廷一向重视大都周边势力的情况,曾一度把大把的精力放在这上面。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若是这样倒也好。不会牵连其他的什么事情……”孙云听了花叶寒的话信以为真,心中长吁了一口气。

    花叶寒见“骗”过了孙云,想要转话题解开尴尬的气氛,于是反过来向孙云问道:“倒是孙少主,今日随我等进入察台王府,孙少主你自己可是要多加小心”

    “多谢前辈提醒,不过这事情前辈不说,晚辈也会格外小心的……”孙云两眼直视着行进的方向。平淡地应声道,“而且晚辈此次主动‘请缨’独自一人前往察台王府。也是有事在身。晚辈也想要弄清楚,察台多尔敦复辟的真正原因……”

    听到这里,花叶寒心里暗道:“果然,孙少主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这样也好……”

    不只是花叶寒,其他似乎知道真相的鸣剑山庄弟子不时瞟了孙云一眼,当然孙云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说到察台多尔敦,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行动?”花叶寒又问道,“鄙人也只是听说他复辟没多久,身在大都城外却是不知道大都城里的状况……”

    “也还好了,察台多尔敦刚复辟那一会儿,提高了交税的份额,这事儿你们久旺商会的人应该有和花前辈你们说才对,其他的……应该也没什么了……”孙云最后的语气明显减缓了一些其实并不是孙云不知道其他的事情,只是在他心中还有很多的疑惑。昨日在青墨山庄的幽暗丛林,卢欢曾告诉他有关察台多尔敦的其他事情。察台多尔敦一直都在关心北原五侠的动向,甚至还派眼线前去青墨山庄观察当时还暂住在青墨山庄的北原五侠的情况,只不过其眼线最后被卢欢干掉罢了……当然,不能说卢欢说的就一定都是真的,孙云对此还是疑惑不少。再者,就算卢欢的所作所为都是真的,现在北原五侠已经来到了大都,并登门拜访了来运镖局,孙云还是不打算把察台多尔敦针对北原五侠的事情告知鸣剑山庄等人,以免事情传开,北原五侠在这大都里又会过早牵扯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说完后,孙云还是封住了口,没有继续再往下说下去。

    孙云没有说,花叶寒自然是不知道后面还有秘密。“总之,察台王府一行,为了安全起见,孙少主你还是跟着我们行动好了。不过,待会儿到了王府,鄙人有秘密人物相见,恐怕需要孙少主你稍作回避。只有那个时候,孙少主在王府会单独一人,也就是唯一那个时候,孙少主你自己要照护好自己。”

    “多谢花前辈提醒,放心吧,晚辈会照顾好自己的,无需前辈们操心……”孙云从容地回答了一句,随后整支车队继续朝察台王府的方向进发……

    话说来运镖局这边,北原五侠在镖局正厅坐下后,众人就在讨论关于减缓城中百姓赋税的问题。

    北原五侠首领陈扬对最在厅堂正中间的孙尚荣道:“孙镖主,刚才谈到的关于为百姓拨款的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还请看孙镖主你的意见。”

    孙尚荣只是轻轻笑了笑,随后缓缓道:“北原五侠为了救百姓重税之苦,施财于民,此等之行,可谓是‘救百姓于水货危难之中’。尔等不知,近日大都赋税愈加增高。受其山东边境战事的影响,朝廷下发的收税令可谓是有增无减。现在正值北原大都寒冬之日,粮食积蓄受阻。百姓衣食成难,北原五侠此时仗义相救,真可谓是雪中送炭”

    “诶,孙镖主言重了,在老家山东,我们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习以为常了……”陈扬笑着客套回应道,“倒是听说你们来运镖局。在这蒙元政治中心的大都里,不畏权势,还有敢于反对蒙元暴政的骨气。实是不易。虽然我们山东汉子向来豪爽大气尽多,但是像来运镖局这样有不屈的骨气并敢于实现的,却是少之又少,我等也是十分佩服”

    “陈先生也不必夸眼。来运镖局能有今天的局面。其实经历过许许多多不寻常的事情……”孙尚荣又回道,“说回正题,倒是陈先生及其他四位,今日莅临只是登门拜访,为何会带来如此一车的货物?”孙尚荣也注意到了此次北原五侠前来,带来了一长车的货物,还不知是何物,于是问起了这方面的问题。

    北原五侠的另一人高长云回应孙尚荣道:“噢。回孙镖主,这车上的货物可是极为重要之物。不过由于这是在大都城内,还不好道尽这货物的由来。实话说吧,这车上的东西是用来救济大都百姓的财物,但是却也很危险……”

    “哦?高先生又是何出此言?”孙尚荣又问道。

    北原五侠这边,另一人钟齐山接着答道:“这车上的货物可是不小的资款,不过……这货物的秘密可是决计不能让蒙元朝廷的人知道,因为这车上的货物可不一般……”

    孙尚荣听到了钟齐山如此谨慎的口气,于是声音也放小道:“噢?听诸位的意思,这货物的来历似乎是有些不太简单喽?”

    “这个……以后时机到了,在下自会告知孙镖主……”陈扬先是应了一句,随后又道,“不过在下在这里有一个请求,还望孙镖主能够答应”

    “什么要求?”孙尚荣继续问道。

    陈扬紧接着回答道:“由于此车货物过于庞杂,又不能让蒙元朝廷的人过于注意,因此不能随时带在身边。在下肯请求孙镖主,能将这车上的货物暂时存放在贵镖局,毕竟镖局本来就是货物往来的频繁之地,即使蒙元朝廷的人见了,也不会起太大的疑心……等这一切都过去了,我等五人必会谢过孙镖主,谢过来运镖局”

    孙尚荣本身就是一个仗义之人,又看着北原五侠施财于民的侠义之举,也没有顾虑太多,于是豪爽答应道:“既是北原五侠诸位为民侠义之举,孙某又怎有拒绝之理?没问题,阁下愿将此重物存放于寒舍,孙某必会担起责任,帮阁下看管好此物,不让蒙元朝廷的人发现”

    见到孙尚荣如此豪爽地答应了,陈扬又一次鞠躬道:“今日孙镖主如此之言,在下随其他兄弟四人在这里谢过了”

    于是紧跟着,北原五侠的其他四人同时从座位上起来,在孙尚荣面前深深鞠了躬……

    而这一切,也让门外的任光等人看见且听见了。林景想了想,先言道:“那车上货物究竟是什么,北原五侠五位前辈竟会如此看重,甚至都不能让蒙元朝廷的人发觉……”

    任光思绪了一会儿,紧跟着答道:“我想,可能这车上货物的来源,一定另有隐情吧……别忘了,他们五位前辈可是汉人中的侠士,蒙元朝廷可不会放低对他们的警惕的……”

    而在一旁的何子布,并没有多在意这些,他倒是一直担心着只身一人随同鸣剑山庄弟子前往察台王府的孙云,于是不经意问道:“哎,也不知道孙大哥这个时候怎么样了,是不是成功进入察台王府了……”

    任光听了,也不禁道:“是呀,察台王府一行必有险要,还望少主能够平安无事……”

    众人都在担心孙云的情况,而在孙云这边,车队刚好已经到了察台王府的门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