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二十章 晚归轶事
    “卢欢你这个家伙……”孙云两眼凝视着卢欢,不禁道,“慢性du药是吗,究竟是什么时候……”孙云并不知道卢欢究竟是何时给自己下的毒,于是问道。

    卢欢在对面不远处轻轻一笑,随后跟上道:“你说呢,孙少主你真的以为刚才昏过去时老夫的那些宝贝家伙是给你解毒的吗?”卢欢又扯到了刚才一直“帮助”孙云的那些个花毒蜈蚣,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实话告诉你吧,老夫的那些宝贝家伙,就趁孙少主你睡着的时候,在你体内注入了慢性du药……”卢欢又笑着道,“虽然孙少主你已经有了抗毒的体资,但是慢性du药并没有之前的那些毒攻那样即时的触发,孙少主你体内感受不但刺激,受其毒性影响,若是过个七八天,孙少主你的身体也会熬不住……”

    孙云听完后,继续瞪着对面一脸诡笑的卢欢,随即又问道:“卢欢你这个家伙,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卢欢听了,又是“哼哼”一笑,紧接着道:“老夫不是说过了吗?只要孙少主你能做老夫的徒弟,老夫自然不会害你”

    “为了收我这个徒弟,卢前辈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啊……”孙云也反过来笑道,“有骨气的北方汉子满城都是,不差我孙云一个,前辈就这么执着地咬着晚辈不放吗?”

    “我卢欢看上的人,一定不会错”卢欢继续道。“同样的,我卢欢决定的事情,也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卢欢的口气诡异中带着压迫。在这幽暗的丛林里给人一种紧张无比的窒息感。

    “果真如江湖上传言,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前辈可谓是武功高强,行径却是怪癖……”孙云又跟上去道,“之前前辈不但丢弃了原来的徒弟柳金权,如今为了寻找新的弟子,还不由分说地在他体内下毒,这也还真是‘一丈更比一丈’啊……”

    “随孙少主你怎么说好了……”卢欢继续说道。“只要两天之后孙少主你能再来这里,承认自己做老夫的徒弟,老夫便帮孙少主你解了这毒。如若孙少主你不来。哼哼……”

    “晚辈就再也没有解毒救愈的机会了是吗……”孙云两眼微微一皱道,“前辈这步棋可下得真是‘绝’啊,为了让晚辈做你的徒弟,不惜逼迫晚辈就范……”

    “怎么样。孙少主。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做出什么选择……”卢欢继续笑道,“何况,老夫的武功孙少主刚才又不是没见着,毒攻威震天下,深得世间奇招,可比孙少主你自己的那些三脚猫的武功要强不知道多少。多少人梦寐以求老夫的武功内力,现在机会就摆在孙少主你面前。孙少主你也不想要吗?”

    孙云听了后,站在原地静静地想了想。随即。孙云抬起头,继续望着卢欢,只字只句道:“我承认,前辈您的武功冠绝天下,震古烁今。两日之后前辈让晚辈来这原处再会一面,晚辈也不是不敢赴约……不过不管前辈你怎么胁迫晚辈,晚辈依旧是不变的态度。就算前辈的武功威震天下,但是这样的毒攻武功,我孙云是决计不会学的所以说,想要晚辈做前辈你的徒弟,晚辈也是决计不会答应的,即使前辈用慢性du药胁迫晚辈……”

    “看来孙少主你确实是一根硬骨头啊,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这么强硬……”卢欢先是笑了一句,随后继续望着对面的孙云,自信道,“不过孙少主你现在这么说,只是嘴上提提罢了……哼哼,等着吧,到时候孙少主你一定会来求老夫的,一定会要老夫教你武功的……”

    “那就等着吧,看最后究竟谁是对的……”孙云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然后义正言辞道,“两天之后也是和今天一样,就在这个地方,晚辈与前辈相会于此,晚辈自然不会做卢前辈你的徒弟,但我孙云一定会来的!”

    孙云说得很肯定,随后准备扭头就走。卢欢看着孙云将要离开,最后大声招呼了一句道:“孙少主,你是要回大都是吧……别忘了老夫今日说过的事情,北原五侠再过不久就要到大都了,察台王府肯定也会有新的动向,孙少主你自己可是要小心了……”

    孙云听完后没有回头,却是把这句话一字一句听了下来。卢欢说完后,孙云也只是原地伫立了一会儿,随后也没再多想,头也没回地继续向前走,朝着幽暗丛林的出口处离去……

    过了些许时辰,孙云总算是离开了这个晦人无比的阴暗丛林,终于摆脱了让人窒息的卢欢的“追击”。走出林子,没了林子中腐尸的恶臭,这林子外的空气算是很新鲜了。不过现在也没多少时间让孙云继续休息了,他早上曾答应过天晚之前回到来运镖局,如今远山的阳光已经完全没了红晕的边际,整个天空都俨然成了黑紫色。之前在幽暗丛林里几乎分不清白天黑夜,孙云也没想到自己在林子里居然和卢欢纠缠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出了林子,天都快黑了。

    “没想到天居然黑得这么快……”孙云望着紫黑的天空,不禁喃喃道,“说好天黑之前要回镖局的,现在看来是晚了些时辰,恐怕家里人又在担心我吧……晚上前面的雾隐丛林可不好走,得赶紧回去才行……”

    说罢,孙云立刻踏着轻功步伐,穿梭一般地往青墨山庄前面的雾隐丛林中闪去……

    轻功踏至间,孙云不禁感觉到自己的步伐格外的轻盈和有力,轻功使得也比之前要更加熟练了。孙云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些武功上的改变,都是体内抗毒所产生的结果。根据今日卢欢所说。自己体内产生的抗毒内力,大大激发了自己的武功内力,所以说‘以毒强身’的道理的确不假。卢欢自行研究世间毒物几十年,毒攻能够威震天下也不难解释。但是孙云刚才在卢欢面前的态度也很明确,自己是决计不会学这样的武功的……

    想到自己临走前,卢欢提醒的关于北原五侠的事情,孙云自己又不禁多了一份心眼:“倒是今天卢欢前辈说的关于‘北原五侠’的事情,倒是很让我在意。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关注北原五侠的动向。一定有所不轨。而今北原五侠就要到大都,察台多尔敦一定是知道了消息,如果他暗地里甚至明着有什么‘行动’的话……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有了,北原五侠说过,他们到大都后,会去拜访来运镖局。到时候我再去说明情况也不迟……不过到头来。今日忙活了一天,却依旧是不知道察台多尔敦复辟的原因,难道是察台王府的察台王出了什么事吗?如果要是有机会能像卢欢前辈那样潜入王府的话,说不定能知道一些内情……”

    孙云回去的一路想了很多关于察台王府和北原五侠的事情,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他觉得过不了多久,大都城又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而无数的思绪飘过后,孙云也是半步没停地离开了雾隐丛林及城郊的群山……

    终于看到了大都城的城门孙云算是平安归家了。虽然正值寒冬时节。但是今日算是晴天,今夜还是能看见天上明月当空出了山林。天彻底黑了下来。寒月伴着稀星,凄凉映射着了无草木的城郊荒地,不禁给人一种“事事殊途终寂寥”的寂落感。不过这些对于常日在外出走的孙云来说,已经算是再平常不过了……

    “天已经这么晚了,得赶紧回去才行……”孙云心中嘀咕道,加快了自己的步子,朝着大度城门口继续奔去。

    然而就在离大都城外几十丈之远的距离,孙云看清了城门口灯火通明,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孙云自觉城外行人一个,也没什么好怕的,于是斗胆上前走近了几步,想要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待到孙云借着城门的火把近处看去后,孙云算是看清楚了这是一个类似于镖局的车队。

    “这车队这么晚进城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是运镖的?可时间也未免太晚了吧,而且除了我们来运镖局,也没听过这附近还有什么别的镖局……”孙云心中暗道。

    然而待到孙云继续走上前看后,车前的几个身影确实让孙云着实震惊了一下这车前的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孙云之前在青墨山庄见到的北原五侠:陈扬、高长云、张铁、钟齐山和郑枫。

    “北原五侠?”孙云见了,心中惊道,“为什么他们今晚就到了大都,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如此说来的话,他们最快明天早上就会拜访来运镖局,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最好应对才行……”

    孙云想到这里,先是悄悄躲在北原五侠的车队后面,不让其发现,待到车队先进了城中,自己在跟着车后进去。毕竟现在是关键场合,而且孙云心里也清楚,北原五侠进京,一直“关注”其动向的察台多尔敦一定也早就安排好了眼线。孙云自己又和察台多尔敦是死敌,如果现在就在这里贸然和北原五侠相认的话,说不定自己及来运镖局也会被扯进麻烦的事情中。于是,孙云暂时就躲在车队的后面,待到车队进城后自己也跟着进去,不让北原五侠发现自己的踪迹……

    北原五侠原为山东的五个富贵世家的子弟,因都有施财于民的侠义之心便走到了一起。五人互相称兄道弟,并在山东施财帮助当地的百姓缓解了赋税重的负担,其事迹传遍了整个山东,于是他们五人也被贯予了“北原五侠”这个称号。而五家合并,资产自然不小,这一回从山东到至大都,他们也是运来了不少车物。

    北原五侠的一把手,就是车队的领队陈扬还在城门处和守城的士兵进行沟通,毕竟一支不小的车队大晚上从外地进城,怎么说都有些不太寻常。不过好在大都城门的士兵也没有计较太多,收了一些“好处”后,还是下令放北原五侠的车队进城了。

    车队缓缓驶进城内,而孙云也就这样跟着车队的后面,顺带着一起进了大都城内……

    车队进了都城,正好也是往来运镖局的方向驶去,算是给孙云顺带了一路。待到车队到了来运镖局旁的“龙明客栈”前就停下了,看来北原五侠及众人今晚就在这儿过夜了,之前武当首席兼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行至大都时,也是暂住在这家客栈的。而龙明客栈也就在来运镖局的附近,如此看来,北原五侠第二天的行程果真是要拜访来运镖局不假了。

    想到这,孙云立刻从车队后面跳了下来,也没有去和北原五侠打招呼,毕竟这么晚了,也不方便再牵扯别的事情。与其主动问话,倒不如第二天他们自己拜访上门,再说清楚事情的原委也不迟。

    于是,孙云跳下车后,便径直跑回了来运镖局,当然他的行踪也没有让北原五侠发现……

    待到回到了家门口,孙云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然而等待他的,自然也是家人朋友的担心责问。

    “少主,你可终于回来了”任光正在院子里和何子布、林景等人焦急地等待着,只听任光略带责备的语气道,“镖头刚才还一直在问我,说少主你怎么还不回来,简直让我们担心死了……”

    “噢,有点事情耽误了,所以回来晚了……”孙云急忙解释道,“义父那边,到时候我会和他亲自说明情况的……”

    “不过话说回来,少主你这一天究竟去哪儿了?”林景又问道,“出去一天没个音讯,出门之前又不说去哪里,害我们担心了一天,当时我们甚至还担心你会不会去察台王府找察台多尔敦算账呢……”

    “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没事的话我是不会再去主动找察台多尔敦的……”孙云先是回了一句,随后又说道,“我今天出了一趟远门,办了点事情……反正也没什么要命的事,虽然时间长了点,但是并无大碍,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

    孙云口中是这么说,可这事情怎么不要命?卢欢在自己体内又下了毒,如果两日之后不去找他,又会落得命临黄泉的场面。当然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孙云自然是不会把自己和卢欢的事情说出来的。

    “总之没有大事就好……”任光先是叹息了一句,随后又对孙云道,“少主,刚才镖头有令,说是等你回来后,叫你到镖头他的房间去一下,他有事情要和少主你交代……”

    “有事情和我交代?”孙云不禁疑问道,“我今天一天不在家,这么晚一回来就要和我交代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好像是关于北原五侠的事情”林景跟上去道,“据镖头说,北原五侠及其手下明日一早就会来拜访来运镖局,镖头主要是要让我们做好迎宾的准备。”

    一听到是北原五侠拜访的事情,孙云不禁叹了一句道:“果然……”

    “果然什么?”任光听到后,又问道,“少主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什么?”

    “啊?不……不是,我哪知道……北原五侠会来得这么快……”孙云不想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和家里人说,见到自己晚上跟北原五侠的车队一起进城的事情险些被拆穿,孙云立刻反应过来,有些吞吐道。

    “不管怎样,镖头现在就在厅房里等少主你呢……”任光继续道,“少主你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镖头还有什么单独的事情要给你安排……”

    孙云听了之后,微微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