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毒攻强源
    “想跑?”卢欢见着孙云居然耍心思骗自己,表情立刻一阵严肃。孙云这一后跳也没有踏出多远的距离,卢欢反应迅捷,想要转身施展轻功,将孙云给亲自抓回来。

    而孙云自然也是知道卢欢的反应,孙云刚才自感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知道了真相的他,想要试着趁卢欢不注意的一瞬逃跑,现在看来好像是失败了。

    但是孙云也心知卢欢不会杀自己,所以自己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只见孙云后身悬空,眼见卢欢反身朝自己过来之时,孙云拔出腰间的银月双刀,想要在空中来个反击。

    孙云两把银月刀提头一并,随即横向劈过,只觉银月刀光闪过,伴着犀利的呼啸声,拦腰朝卢欢砍去。

    以现在孙云的武功,卢欢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见卢欢也没有多大的动作,仅仅只是右掌一推,紫光一现,三成功力的“散华掌”即出,想要直接将孙云这简单的招式给拨回去。

    然而,可能是卢欢的轻敌,也可能是孙云刀法的威力,卢欢却是没想到,孙云的这看似平常的一刀,力道却是比孙云昏厥之前要大上几成,卢欢的“散华掌”还未完全施展开,紫光掌晕已经被银月刀光冲散得无影无踪。

    这一下不但出乎了卢欢的意料,而且也让孙云有些吃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简简单单的一招,为何会让卢欢变得难以应对。但孙云可不会去想那么多,见到身为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前辈。竟鲜有地不能招架住自己的招式,孙云倒是从容得很,一心想要逃跑的他二话不说。后身落在对面的一处枝头后,又是划身一式“银月幻影”,伴着银月的刀芒,挥舞似的再次朝卢欢闪现而去。

    “刀法变强了,怎么会……”卢欢心中暗道,他一直在猜想这其中的原因,“这小子昏过去之前还只是个武功不济的软柿子。现在醒来依旧是体力耗尽的样子,为什么武功内力会强了这么多……难道说”

    卢欢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想要有一试究竟的想法。看着孙云再次飞来的银月刀光。这一回卢欢可再不敢有任何轻敌。双掌紫光并起,“散华掌”再现,和刚才不同的是,这一回卢欢的掌力明显强上数成。孙云的刀法没有再成功。“散华掌”打散孙云的银月刀芒后,其余力继续向着孙云飞了过去。

    孙云见状,想要施展轻功躲开这一下。于是,孙云身形一闪,两脚向后一掂,整个人腾出数丈之高,最后两脚在阴湿的落叶地下站稳了。然而看似平凡无奇的轻功闪躲,却是大大出乎了孙云和卢欢的意料。第一。卢欢的“散华掌”威力自然不说,速度更是奇快。想要躲开这一下,除了要有绝顶的轻功,还必须有超人的反应和速度。这两者中尤其是后者,是尤为重要的,而这也正是孙云轻功的缺点所在。

    但是刚才躲开的那一下,孙云却是做得恰到完美,不但轻功落地极稳,更重要的,孙云的反应却是快得很,完全没有了昏厥前自己跟不上速度的境况。

    “好家伙,反应也变快了,看来原因是那个无疑了……”卢欢心中似乎是确定了什么想法,自己则是前踏几步,然后也准备施展轻功从枝头落下。

    孙云当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有些还未反应过来状况的他,不禁开始自言自语道:“奇怪啊,刚才意识里面有那一下……真没想到,我的轻功居然会变得这么好,如此轻松地躲过了那一下,还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不用多大惊小怪的……”卢欢这个时候也从枝头上落了下来,依旧是站在孙云对面,随后一字一句道,“很明显,你的武功内力较之前已经有了很大提高。”

    “什么,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孙云更是摸不着头脑道,“我只不过是昏厥睡了一觉,醒来武功就变强了,这说出去只有傻瓜才会信”

    “可偏偏事实就是这样”卢欢轻笑着说道,“当然,不是因为你睡觉的原因,而是老夫帮你的忙……”

    “卢前辈你?”听到卢欢这么说,孙云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于是继续道,“前辈你只不过是想法设法在晚辈身上施毒试验,还差点夺了晚辈的性命,这算是帮的哪门子忙?”

    然而,卢欢依旧是不紧不慢地笑着道:“正是施毒的原因,孙少主你昏厥前中了老夫的强毒,生死垂危之际依靠顽强的意志活了下来……而就是抵抗剧毒的这一段,孙少主你的体内自身的内力与其抗衡,产生了抗毒的内力,体魄和精强自然是得到了提升。毒攻强源、体强力精,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和孙少主你一样,身缠毒魔,强行运行自己体内的内力,日积月累,武功自然更上一层”

    “日积月累?”孙云听了,不可思议道,“前辈可真是能忍受,要是让我天天忍受毒魔缠身的痛苦,我可受不了……”

    “但是孙少主你的武功提升确实是不增的事实,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继续一试啊”卢欢笑着道,又开始向孙云“挑衅”了。

    见到卢欢还要“比武试剑”,孙云自然是求之不得,而且他自己也想要知道,卢欢所说究竟是真是假,自己的武功是否真的得到了提升。

    “这可是前辈你自己说的啊……”孙云轻轻一笑,随后重新提起自己的银月刀,准备随时朝卢欢发起进攻。

    卢欢只是一脸从容地站在孙云对面,他知道虽然因为克服毒魔的原因,短时间内孙云的武功有了明显的长进,但依旧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这一次的比试也只不过是试探一番……

    孙云准备良久,似乎是在寻找进攻的时机……突然,孙云划身步一闪。整个人如闪电般瞬移至卢欢身前。

    好快,快得如疾如风孙云还从来没有如此快的身法过,刚才孙云用尽全力地一个瞬闪,没有想到竟会有如此惊人的效果,连孙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好快的速度啊,如果孙少主你一开始就有如此快的步伐,说不定老夫早就看上你这块料子了……”卢欢又是轻轻一笑。虽然对孙云的如此进步卢欢自己也有些感到不可思议,但还不至于被震惊到。

    即使是武功有显著提高,现在的孙云也依旧决计不是卢欢的对手。只见卢欢看见孙云的身形闪过。整个人向后微侧,随后左手成爪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孙云拿刀的右手,使其无法自由动弹。

    卢欢作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武功内力的控制自然不说。这一下扣住了孙云的右手,孙云拿刀的右手自然是半点挣脱力都使不出。

    “好强的控制力,根本摆脱不了……”孙云想要试图将自己的右手挣脱开来,可是自己的右手腕就像是被扣上了几层厚的金属镣铐一般,丝毫挣脱不了半分。

    卢欢见状,脸上浮现出诡异的一笑……突然,正见卢欢扣住孙云右手的左手,袖口处突然爬出一条数尺长的花毒蜈蚣。自袖间的手臂爬行至卢欢的后背,对准孙云被扣住的右手。似乎是要一口咬过。

    孙云知道这花毒蜈蚣毒性的厉害,自己不想再要受其苦。花毒蜈蚣依然翘起身头,千钧一发之际,孙云挥舞起左手的银月刀,想要直接冲着卢欢的左手臂上砍去,意在一刀斩断卢欢的手臂。

    看见孙云拼尽全力,卢欢也不敢怠慢。卢欢见状,还是先放开了扣住孙云右手的左手,整个人先退几步,身形略微退去。不过,卢欢也不只是单纯的撤退,就在自己身形如影般后退之时,自己的袖口处又是“嗖嗖”飞出几根毒针,直朝当面而去。

    若换做是原来的孙云,卢欢的这一下突袭,孙云根本是毫无办法。但是现在的孙云武功内力大增,起洞察力和反应力自然也是高了几个档次。只见孙云只把这些暗器当做是习以为常一般,手中的银月刀斜向一挡,很轻松地就挡下了这一下。

    “没想到反应力也提升了不少,看来老夫这个徒弟可真没收错啊……”卢欢见着孙云一系列的表现,心中暗喜道,“如果有机会让这小子和老夫一样,练成百毒不侵之身的话,说不定武功增加会更加异禀,将来会超过老夫也说不定……”

    然而此时此刻卢欢心中的想法,孙云自然是不知道,孙云现在心里想的,全部都是该如何逃跑。孙云心想着卢欢一直对自己这么“不客气”,还以为是被自己的“骗耍”和“逃跑”给激怒了,于是自己也是心头一紧。

    一心想要逃跑的他,也容不得半点轻敌。虽然自己的武功较之以前有了显著的飞跃,但毕竟此时此刻自己依旧是处于精疲力尽的状态,根本容不得自己再长时间地对决。

    想罢,孙云后退几步,起身双刀一个腾空旋转,银月刀光再次瞬现、交错前行,自己擅长的“双星连斩”杀出,半空中如横向冲击的龙卷风一般,伴着无数的银月刀芒,狂风暴雨一般向着卢欢席卷而去。

    卢欢见着这一回的“双星连斩”比起之前的要厉害数倍,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毫无顾忌。只见卢欢站在原地,双手并掌向前,忽地,一道如同屏障般的掌法,形成的金黄屏障直接与硬拼上来的“双星连斩”正面相碰。

    周围不时发出凄厉的刀啸,卢欢所在周围的地面上留下了百来道深深浅浅的刀痕,如同满目疮痍一般。没玩,孙云刀法再次施加力道,“双星连斩”转而变成“银月连破”,飞旋而出的银月刀芒变得更加细密,冲击的速度也更加迅捷,如闪电般穿梭而过。

    卢欢见状,双手的力道也加一成,欲完好无损地挡下这一击。当然,就凭卢欢的武功。想要挡下这一招其实是轻而易举,但卢欢依旧是控制好自己的力道,使其不强不弱。意在看清孙云武功内力的大小。毕竟想要使其成为自己的徒弟,卢欢要每时每刻地观其进步趋势,而对于内力的巧妙把控,卢欢自己自然也是没有问题。

    果然,卢欢用最适合的力道挡下了这一招“银月连破”,整个人也是刚好立在了原地不动。不过就在卢欢的身后,突然传来几声巨响原来孙云的“银月连破”威力极强。虽然没能打开卢欢这个点,但是其冲击余力并未削减,光流迅影的银月刀芒却是直接将卢欢身后的几棵大树顺次冲倒……

    极具破坏力的一幕。孙云自己也是不敢相信,他的武功内力会增长得如此迅速。如此看来,卢欢说得并没有错,体内抗衡毒攻的内力。却是巧妙地提升了自己的武功修为。

    “怎么样。现在总算是信老夫了吧……”卢欢收回双掌后,起身笑着道,“孙少主你体内的剧毒刺激抗毒的内力,反倒是成了提升武功的途经,就和当年老夫年轻时一模一样”

    “是又怎样?”见卢欢没有要再动手的意思,孙云又问道。

    “怎样?哼,你说怎么样呢……”卢欢继续笑道,“刚才孙少主你不是说过了吗。既然老夫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那孙少主你也得兑现你的承诺不是吧?按照约定。孙少主你应该甘愿做老夫的门下弟子,孙少主你怎可反悔,自己一个人想要先开溜呢?”

    “我可从来没有承诺过我要做前辈你的徒弟……”孙云没有立刻收回银月刀,而是继续和卢欢对峙道,“当然我承认,前辈的毒攻弄巧成拙地提升了晚辈的武功内力,晚辈也有感激之情……但是要让晚辈做前辈您的徒弟,晚辈可是接受不了。第一,晚辈从来不用毒攻,与前辈你的武功格格不入;第二,前辈的行为处事晚辈实在是没有办法适应。所以还谅晚辈不敬之言,虽然前辈贵为当今武林四圣之一,但是晚辈并不适合做前辈的弟子……”

    “哼,我卢欢还从来没有找到过错的人,只要是我卢欢看上的,他就一定错不了的……”卢欢继续道,“既然老夫认定了你这小子会是我一直要找的徒弟,那你就一定是,就算你自己不承认也是没用的……”

    “看来前辈今日是誓死也不放晚辈走了是吗……”孙云眼见着这样自己根本无法脱身,语言上也说不过,卢欢的个性又是顽固不化,孙云一时间还真想不出好的应对对策。

    于是,孙云重新提起自己的银月刀,既然自己回不去,卢欢又不舍得杀了自己,即使自己打不过卢欢,赖在这儿和他拼命也不吃亏。

    然而,接下来卢欢的一句话却是有些出乎了孙云的意料。只听卢欢轻声笑道:“哼,既然你这小子想要回去,老夫放你走也未尝不可……”

    孙云听了甚是疑惑,之前一直想要拦截自己的卢欢,此时居然会主动放自己走。“什么意思?”当然,孙云也知道卢欢行为处事的偏僻和古怪,没有人能猜透他,于是自己又问道。

    “现在回去又不打紧,两天之后,老夫再和孙少主你约定此地见面也不迟……”卢欢跟着道。

    “又是两天之后……”孙云听了,不禁道,“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前辈你就不怕我到时违约不来?”

    “你不会不来的……”卢欢轻声一笑,随后继续道,“因为我在你的体内注入了慢性毒药,如果你不来,你很有可能会在七八天之内丧命。孙少主你虽然体内有了抗毒的内力,但毕竟不是百毒不侵之身,对此等慢性毒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唯一的解药只有老夫有,若是孙少主你不来……哼哼,你自己清楚的……”

    “卢欢你这个家伙……”孙云也实在不敢相信卢欢会如此留一手,对于卢欢诡异而又举止不定的行为,孙云更是心提几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