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弄巧成拙
    令青衣老怪出乎意料的,孙云这个时候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中了如此深得剧毒,又是全身疲惫,现在的孙云居然还能站起来……

    “这怎么可能?”青衣老怪也是心中一惊,望着面前的孙云,自己的眼神也是举着不定。

    而孙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起来,刚才还痛苦地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现在居然能够站起来了。也许是青衣老怪言语的激怒,也许是自己心中念头闪过,孙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有想要和青衣老怪拼死一搏的决心。

    不过说到底,孙云自己之所以能够站起来,最直接的原因还是自己身上的苦痛减弱了不少。但是孙云自己并不知道原因,在他看来,他认为是自己已经剧毒攻心,身体的感知也已经麻木了,临近死亡,也是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而青衣老怪这个时候又说出了施舍的话来,一向不服输的孙云顿时有了宁死不屈的念头,所以想要重新站起来和青衣老怪拼命。

    但是青衣老怪却不这么认为,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认出了孙云能够站起来,是因为体内的毒性减弱了,在他看来,孙云体内一定是产生了能够抵御自己剧毒的东西。

    “不可能啊,吸入了那么多的‘灭魂粉’,又被花毒蜈蚣给咬了一口,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剧毒攻心而死……”青衣老怪望着眼前的场景,不禁有些疑惑道,“可他不但没死,还能有力气站起来,难道说他的体内已经产生了能够抵御这些毒物的内力……虽然在毒攻武学中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时候是不是也太……”

    正在青衣老怪继续疑惑间。孙云捡起了地上的银月刀,重新想青衣老怪发起了进攻。“啊——”孙云大吼一声,左右两手挥刀而出。因为自己身中剧毒,而且体力耗尽。孙云的这轮进攻也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挥刀几式。

    当然。这样的攻击自然是上不了青衣老怪。但是孙云已经无所谓了,他觉得自己即将死亡。能反抗一点是一点。与其死前任人施舍,他宁愿不屈不挠地自己反抗。

    青衣老怪看着攻击而来的银月刀,只是身形稍稍一侧,便躲开了这一刀。但是孙云依旧是咬着不放。整个人立步而前,飞到闪过,疾速地朝着青衣老怪挥舞而去。

    孙云的这一招看起来,似乎像是恢复了活力,完全看不出刚才有中毒的迹象。孙云自己也是疑惑不解,仅仅就是过了一会儿的时间,自己体内的剧痛感正在一点一点消失。而就在刚才那一招使出来之前,他发现自己的痛楚感已经完全消失了,自己整个人完全恢复了。

    不仅如此,孙云之前一直是疲惫不堪的样子。从毒发中恢复过来,虽然孙云依旧是疲态尽显,但是刚才自己这个掂步飞身,速度极快,甚至比自己平时要快上许多,完全看不出是疲劳的样子。

    青衣老怪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看着突然速度突增的孙云,青衣老怪身形稍稍向后,待到孙云的银月刀挥至眼前,青衣老怪两手逆势一拨,将孙云两手的刀给扣住了。

    然而,身体完全恢复的孙云,还蒙在鼓里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也是什么都不顾了,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想要和青衣老怪做殊死一搏。“啊——”孙云又是大吼了一声,两手用尽全力,双刀在青衣老怪眼前强行一并,准备合计向着青衣老怪的胸口砍去。

    虽然这些武功伎俩根本伤害不了青衣老怪,但是看着孙云奇怪无比的举动,青衣老怪根本就没有把所有的心思全然放在和孙云的比武上。相反,青衣老怪现在心里所想的,都是为何孙云会突然从垂死挣扎变得如此精神抖擞的疑问。

    “有这种可能,如果这小子意志过于坚定,求生**强烈,不是没有体内产生抵抗毒性的内力的可能,之前我不就是因为这样,才练成了震世天下的毒攻的吗……”青衣老怪的思绪始终没有停止,心中继续暗道,“如果真的是这样,说明这小子的毅力超乎常人,而且还有坚定不服输的信念,这不正是我要找的人吗……不过这一切都还不确定,我还得再确认确认……”

    看着孙云合并双刀朝自己胸口袭来,青衣老怪索性双手放开两刀,整个人划身而退,然后轻功一使,又退回了身后的大树树枝枝头上。

    “哼,说我武功不够格,前辈自己不也总是畏畏缩缩地后退吗?”孙云觉得自己死之将至,也是什么也不顾了,大声说道,“有本事就堂堂正正较量一番,躲在后面用毒用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哼哼,此言差矣,孙少主——”青衣老怪倒是在对面笑声道,“理论上来说,毒攻也是江湖武学中的一种。老夫研究此些毒物,可是花了毕生的精力,情理其中。而孙少主不过十七有八,无力应对,仅仅是孙少主你武学不精,如此看来,你这个好汉似乎还没有老夫够格啊——”

    “哼,就算是死,我孙云也要堂堂正正地死!”孙云紧握着手中的银月双刀,毅然决然道,“还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来吧,就让我孙云在临死前见识一下前辈你的真本事吧!”

    “没想到只是老夫的一句嗟来之言,竟像是侮辱了孙少主你的人格……”青衣老怪继续道,“不过孙少主临死前都不受嗟来之食,这样的骨气老夫也佩服……但是老夫的原则依旧是不会变,不够格没本事的人,没有资格得到真理,空有骨气可不行。既然孙少主先要见识老夫的真本事,那老夫就再陪孙少主你过两招好了……”青衣老怪的口气依旧是那样的诡异。

    孙云倒是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青衣老怪的对手,但是恢复精神的孙云却是在“死前一搏”的时候兴奋了起来,手中的银月双刀也是微微颤抖起来,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

    “虽然这么做有些冒险,但是这小子的性格还真是难得一见。可能正是我心仪的人选,在他身上冒险一下也未尝不可……”青衣老怪心头一紧,似乎是要决定做什么了。

    孙云看着青衣老怪变化多端的神情,却是不知所意。对于孙云自己来说。虽然精神已经恢复了。但是体力依旧是之前的疲惫样,青衣老怪一个轻功跳上那么高的树枝。孙云也是没有力气再主动发起进攻。

    青衣老怪在枝头上想了许久,忽地嘴角一笑……突然,青衣老怪跃身而起,整个人从枝头上飞出。紧接着。青衣老怪袖口展出,只听得“嗖嗖——”几声,如同疾风剑雨般,几根毒针从青衣老怪的袖间发出,目标正指树下的孙云。如此远的距离,毒针依旧像箭一般离梭而出,可见青衣老怪的武功内力非同一般。

    孙云倒是很少与善用暗器的人比武过。见到青衣老怪在空中的暗器突袭,自己也是茫然一时没有做好准备。好在孙云的眼力极强,能够看清楚飞来的毒针数量和线路。

    毒针的速度很快,全身疲惫的孙云没有办法一一挡下。于是只好起身躲开,整个人飞到了另一侧,躲过了这一式毒针攻击。

    然而另孙云没想到的,就在孙云飞身躲开的一瞬间,还没来得及落稳地面,青衣老怪已经出现在了孙云背后。原来刚才毒针的那一下只是佯攻,意在转移孙云的注意力,看来青衣老怪即使没有把武功平平的孙云放在眼里,决斗之时也是显得格外认真。

    当然,青衣老怪武功强过自己不少,孙云也是早就意料到了。见到青衣老怪一瞬之间就闪现至了自己的背后,没有了之前的惊异,倒是多了几分敬佩。

    不过按照青衣老怪之前的说法,这对决可是赌上性命的对决,青衣老怪对孙云自然也是毫不留情。只见青衣老怪飞到孙云的背后,不等孙云落地,两手成掌形,两道紫光汇聚在两手掌心,猛然一用力,重重打在孙云的背上,直接在半空中将孙云给打出十丈之遥。

    “啊——”孙云又是疼痛地大叫一声,身子飞出十丈,然后重重摔在了地上。

    青衣老怪刚才的这一掌其实力道平平,否则凭他的真实水平,力道足以震断孙云全身的身骨。而青衣老怪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检验一件事情。他刚才发出的两套“紫云掌”,威力不强,但是是实打实成的毒性极强的阴掌,中招者一旦没有充足的防备,就会身中内力剧毒,严重者直接导致内力紊乱、剧毒攻心,最后痛苦地死去。

    果然,孙云这边出现了这样的反应。孙云的身子骨确实是硬,飞出了十丈之远,居然还能立刻就站起来。不过接下来的情景可就不是身子骨坚硬就能挺过去了,只见孙云整个人表情显得很痛苦,和第一次身中剧毒的感觉一样。第二次遭受到毒性的侵袭,孙云再一次痛得丢下了手中的银月刀,双手捂着胸口。不过这一次不同第一次,孙云并没有就此倒下,而是一直站立着,尽管撕心裂肺的剧痛再一次侵袭全身。

    “啊——啊——”孙云捂着胸口,又一次痛得大吼出来。

    “来吧,看看你究竟还能撑多久……”青衣老怪暂时收回了招,站在孙云对面,想要看孙云接下来的反应。

    “可恶,这种疼痛感又来了……刚才不是已经死前麻木了,为什么此时此刻的痛觉又是这么清醒……”孙云紧闭双眼,心中暗道,“青衣老怪前辈的毒攻的确威力十足,但是我孙云决不能就这样倒下,不能死得这么窝囊!”

    心中一声怒吼,孙云猛然睁开眼,强行顶着身体的剧痛,重新捡起地上的银月刀,似乎是临死前也不想要放弃。

    “又想要反抗,是体内的毒性又减弱了是吗?”青衣老怪心中又暗道。

    青衣老怪并没有猜错,此时的孙云再一次感觉到了,体内的剧痛在慢慢减弱。不同于之前的是,这一次剧痛感减弱得很明显,根本没有过多少时间,孙云的精神气貌很快就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这种疼痛感又没了……”孙云也是疑惑不已,但是决心拼死一搏的他已经什么也不顾了,“不管了,反正也是一死,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了……既然青衣老怪前辈他这么爱用毒攻,那我也就奉陪到底,看我能坚持到何等地步……”

    想罢,再一次恢复状态的孙云,又一次提起银月刀,朝着青衣老怪当面突袭而去。而这一次又不同以往,虽然体力依旧疲惫,但是这一次孙云的速度较之前两次又快了许多。

    青衣老怪也是看出来了,但是他的表情并没有变化太多,似乎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这症状是这表现……”青衣老怪心中道,“毒性不但被这小子的意志强行用内力瓦解了,而且其毒攻还任其所用,倒成了他施招的内力了。既然如此的话,就只好用我苦心研究的‘毒王盅’一试了,如果真在这小子身上成功了,说不定……”青衣老怪心中似乎一直有一个想法。

    孙云用更快的速度冲了上来,“啊——”地大吼一声,银月刀光再现,劈天似的朝青衣老怪面前而来。

    青衣老怪见状,再次施展出快得让人无法看清的速度躲开了这一刀,并瞬时绕到了孙云的背后。孙云也注意到了,只可惜他只是能感应到,身体的行动却是跟不上青衣老怪的速度。

    “孙少主,看你百折不挠的样子,就让你尝尝老夫‘毒王盅’的滋味吧……”青衣老怪阴声道。

    “毒王盅?”孙云还在身前疑惑不已,只觉背后一阵阴寒之气袭进体内,自己的内力像是一瞬之间被某种力量给封住了,不能自由使出……

    “啊——啊——啊——”突然,孙云感觉到了心脏处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剧痛,和刚才一样,是身中剧毒的感觉,只是这一次的比之前的两次要更加厉害了。

    果然是背后青衣老怪的“毒王盅”的内力,青衣老怪二话不说,在背后使用了“毒王盅”后,再一次重重一掌打在了孙云的背上,又将他打飞数丈之远。

    “啊——”孙云最后大叫了一声,整个人又一次重重摔倒在地。孙云体内又中毒了,这一次的更严重,严重得似乎让孙云再也站不起来的样子。

    紧接着,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这回的毒性极强,不过多时,孙云的左右手臂分别变成了深蓝色和深绿色,让人看了战兢不已。不仅如此,孙云的脸上也开始发紫起来,整个人的肤色很快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彩色。不用说一般人也知道,越是色彩鲜艳的东西,毒性越是强。

    只是孙云的体色变得如此色彩斑斓,江湖上还没有人见过有哪一种毒如此厉害。体色骤变,意味着毒性已经遍布全身,其人也是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啊——”一股冲破**精神枷锁的痛苦涌流至孙云的全身,孙云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他从来都没有尝受过如此痛苦的煎熬,这样的煎熬,侵蚀着孙云的每一寸皮肤,腐蚀着孙云的每一块心肉。孙运就如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一般,在欲死不死的煎熬中难以自拔,无数次地遭受着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啊——啊——”孙云捂着胸口、抓着喉咙,不断地发出濒死的绝望吼声。陷入极度痛苦的他,甚至除了身心的剧痛,已经没了其他意识,大脑更是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