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毒魔缠身
    此时的孙云已经是筋疲力尽,但是他的周围现已围上了众多剧毒无比的花毒蜈蚣,似乎是有人刻意指示其目标为自己。

    虽然体力几近耗尽,但是孙云根本就不敢放松下来,他很明白,现在懈怠一刻,死亡就离自己更近一步。他也明白,这是青衣老怪从一开始就给自己设下好的陷阱。这些花毒蜈蚣也可以算是青衣老怪的宠物,从花色上看,孙云很清楚其毒性之强,也明白青衣老怪的可怕之处,想要杀死自己,青衣老怪有很多的方法……

    但是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孙云就是想要放弃,也为时已晚。强烈的求生**,迫使孙云不得不再次提起手中的银月刀,与命运做不断的抗争。

    “这青衣老怪真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孙云心中暗道一句,握刀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由于之前的几番交战劳力过度,孙云现在甚至都有些控制不稳自己的气息了。周身的花毒蜈蚣一只只显出侵略进攻的姿态,似乎只要顷刻之间,就能取掉孙云的性命。

    孙云努力缓着自己的气息,在这阴暗潮湿的黑林中,阴冷和幽暗给孙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压迫感,让孙云难以平复下来。而在阴暗的林子里,本身就很难认清眼前的事物,虽然花毒蜈蚣身有斑斓色彩,但是映衬着满地落叶的颜色和幽暗,孙云的视觉也有些模糊了不知不觉孙云对着幽暗的丛林产生了畏惧感……

    “嗖”忽地,还没等孙云反应过来。他身旁两丈之远的一只花蜈蚣突然如毒蛇一般立起身子,摆动着身上百来的触角,令人毛骨悚然的姿态。前身一跃,如毒箭一般朝孙云身侧袭来。

    感应到了周身的动静,孙云立刻回过神来,想也没想地侧身一刀,只见阴暗处银月刀光一个闪现,一声凄厉的啸声,突袭而来的花蜈蚣被孙云当场劈成了两段。

    解决掉一只。孙云用惊魂未定的眼神望了望被自己一刀两断的花蜈蚣的尸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来刚才的那一下把自己吓得不轻。

    然而不等孙云有喘息的机会。孙云周身的所有花毒蜈蚣都开始有了动静。只见一只只长寸的武功全然立身,俨然做好了向中间猎物发起进攻的姿态。紧接着,如闪电一般,所有的花蜈蚣全部前袭。用难以想象的速度朝孙云扑袭而来。

    孙云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惊恐中摆脱出来。又受到了四面八方的“毒袭”。而且这一次的进攻,所有的花毒蜈蚣攻击有明有暗,有的如刚才第一只似毒箭一般飞射而来,而有的却是沿着满地的落叶掩护,如水蛇一般,攒地游匿而来。

    虽然孙云看不见躲在落叶底下的花蜈蚣,但是听着千百的蜈蚣触角在落叶地上发出的“滴答滴答”的毛骨悚然声,而且离自己一步步快速靠近。孙云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上。

    “啊”半空落地处都有花蜈蚣快速袭来,孙云还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惊悚的毒虫场景。自己不禁大喊一声,整个人翻腾至半空中,随后俯身施展出“银月幻影”,一道道银月刀光发出锐利的刀啸,同时伴着几道花毒蜈蚣死去的凄厉声,数多只飞来的花蜈蚣又是直接死在了孙云的刀下。

    但是孙云此刻根本不敢放松,他甚至是有些害怕了。刚才起身的这一刀,是孙云没有办法,为了躲开群毒的进攻而腾空而起,刚才那几刀究竟有没有尽数杀死那些花毒蜈蚣,孙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为了避免再遭偷袭,孙云腾空施展完刀法后,借着后劲余力,整个人往侧身一翻,向一旁躲开了老远,生怕自己落在原地,会遭到幸存蜈蚣的偷袭。

    这一回合算是保住了,但是孙云却是变得更加紧张和害怕进来。“呼呼”大口大口的喘息声从孙云嘴里传来,此时的他已经很累了。但是他不敢有任何的放松,刚才群毒的进攻已是让自己心惊肉跳了一轮,孙云一直都用紧张而又惊悚的眼神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孙云此时不但劳累,而且还很害怕。他向来是一个很有胆识的人,什么事情都不惧面对,即使对手是残忍无比的察台多尔敦,孙云也敢主动站出来与之较量。但是今天,孙云却是头一次变得如此畏惧。

    他很战兢,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害怕过。眼前的这个幽暗的丛林,此时此刻就如同危险无休无止的地狱一般,一旦稍有松懈,就会有死亡之铭向自己拉出阴暗的铁索,将自己带入无穷无尽的阴森地牢。当然,孙云不能放松,即使是全身疲惫不堪。就是如此阴森恐怖的深林,不断的压抑与恐惧折磨着孙云的**与精神。

    “好暗的林子,好紧张的气氛……”孙云眼观着前方毒虫可能停驻的落叶地方,心中又紧张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那个青衣老怪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啊糟了,眼睛都有些模糊了,是这林子太暗了,还是我有些疲累了……”

    逐渐地,孙云的眼望在慢慢地模糊下去。也许是在这幽暗丛林中待了过久,视觉受到了极大的干扰,让孙云都有些看不清眼前的场景;也许是耗力过度,孙云累得两眼都有些聚神不住;也许是过于的恐惧,眼神的迷离让孙云担心自己可能又会产生之前进来时看到的幻觉……

    总之,危险没有解除,眼神却变得模糊起来,孙云四肢虽然不能立刻做出反应,但是自己的身心却已是紧张到了极点。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再一次涌上了孙云的心头,他很害怕,很害怕接下来的某时某刻。自己会不知不觉地死在这里……

    “好难闻的味道……”孙云忽然之间闻到了林子里飘来一股异样的气味,让孙云有些两眼发昏,待到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他不禁意识到了什么,蹴而紧张道,“不好,这好像是……毒气!”

    原来这异味竟是令人毒发的毒气,待到孙云意识过来,已是为时已晚,自己早已吸了不少的气体。孙云心里很清楚。江湖上毒攻无数,大部分的毒气之法,一旦常人吸进少许。都会中毒,全身会有异样反应,严重者甚至会直接死去。

    孙云心知这青衣老怪武功高深,对毒攻又是如此研究。万一这毒气是直接使人致命。那自己就已经离死亡不远了。一想到这里,孙云又是紧张心跳了几分。而就在自己冷不丁地心跳几番后,孙云开始感觉到了心脏的一股阵痛,孙云不禁又是冷汗一冒他很清楚,自己已经中毒了。

    “啊”孙云不禁叫了一声,左手的银月刀脱落至地,改捂着自己的胸口。由于毒气攻心,又是劳累无比。孙云全身的内力早已紊乱;再加上又吸收了不少的毒气,孙云的心痛逐渐加深。剧痛感在每时每刻侵蚀着自己。

    “沙沙”正在孙云捂着胸口的时候,自己身边的落叶堆积处不禁传来连绵不绝的动静。“不会吧,这个时候……”孙云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忍着剧痛小声嘀咕道。

    “嗖”又是毛骨悚然的一幕,只见一条数尺长的花毒蜈蚣从落叶处弹跳而起,直接朝着孙云身旁袭来。

    原来刚才的那些花毒蜈蚣还未死绝,孙云在半空中的“银月幻影”根本没有杀尽所有的花蜈蚣。幸存下来的花蜈蚣沿着地上的落叶,继续寻找着自己的“猎物”。跟着孙云所到的气味,花蜈蚣一跃而上,这一回孙云彻底中招了……

    “啊”花蜈蚣如毒蛇一般耸起,在孙云落刀的左手上重重咬了一口,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涌上心头,孙云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惨叫。

    无数的剧痛缠身,孙云依旧是保留一丝清醒的意识。只见孙云用尽最后的力气,转道一脚重重踢在了咬在自己左手上的花毒蜈蚣,将花蜈蚣给踢飞了几丈之远。

    但是无论如何已经是无济于事,再也没有半分力气的孙云终究是忍不住剧毒的疼痛,整个人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来,右手的银月刀也脱落了,自己全然倒在了满是枯残落叶的泥地上。

    “啊啊……”孙云改用双手捂着胸口,决裂的疼痛一股接一股地袭来,不但没有使孙云的意识渐渐麻痹,反倒使孙云的毒痛恐惧进一步加深,让孙云难以忍受,欲其进一步击垮孙云的心理防线。

    孙云此时已是害怕到了极点,伴着撕心裂肺的剧痛,孙云很清楚,自己已经站在了死亡的边缘。之前自己在青墨山庄遇到的被青衣老怪杀死的那个神秘人,就是和自己一样的情况,遭到了花蜈蚣的偷袭而当场毙命。那孙云也很清楚,虽然现在自己还有清醒地意识,可能再过不了几时,自己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我的人生就这样要走完了吗……”孙云伴着无数的剧痛,心中已经有些放弃道,“看来我孙云命不归此,走到这里就算完了……对不起,义父义母,对不起,鹃儿,对不起,阿光、阿布、阿景、阿松,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陪你们了……”

    孙云紧闭上了双眼,想要静静迎接死亡的到来。但是,如同撕咬着心肺的剧痛时时刻刻传来,每一处痛感都是那样的清醒、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煎熬,孙云想要静静死去都是没有可能看来这青衣老怪的手段也过于残忍了点,人之将死,还不让人稳静……

    “啊”剧痛感不断侵蚀着孙云的心智,孙云又是不受控制地大叫了一声,他根本就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但是上天似乎是在和他开玩笑,明明深重剧毒,毒痛缠身,可死亡之神就是没有把孙云从生死的边缘处拉走,让孙云一直在死亡线上徘徊,让孙云一直忍受着这样生不如死的剧痛说实话,这样生死不定的剧毒之痛。是超脱生死之外的煎熬。

    已经濒临死亡的孙云,也不知是怎的,虽然放弃了一切抵抗。但心中却总还保留着那一股求生的强烈**。而就是这一丝求生欲,却是几度没有让孙云自己落入地狱,孙云自己也不敢相信,在痛苦的生和安静的死面前,他居然忍受着**精神双重折磨,选择了生……

    孙云倒在地上已经有段时间了,大脑里虽然几近没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身体承受着冰与火的煎熬,但孙云对生的渴望的意识却依旧是那样的清醒。他还能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疼痛感,他的意识还清醒。他还活着……

    这个时候,在孙云倒地的身前,突然传来了脚步踩断地上枝桠的声音有人朝孙云慢慢靠近了过来。

    孙云双手捂着胸口,紧闭双眼忍受着剧毒给自己带来的疼痛。根本没心思抬头去看来这是谁。但是孙云也不知怎的。这段意识却是清醒得很,即使不看对方,也知来者的身份就是青衣老怪不假。

    “前辈你……如此施毒于晚辈,究竟……究竟……”孙云此时此刻竟还能忍着剧痛,吞吞吐吐说出话来。

    “不错嘛,中毒成这样了,居然还能说出话来……”青衣老怪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后轻笑道。“怎么样,老夫的毒攻是否让孙少主你见识到了?”青衣老怪的口气让人畏惧。似乎孙云的生死对自己来说一点也不在乎。

    孙云想要回话反驳,但是想着自己身上源源不断的剧痛感,心中着实矛盾。可是渐渐地,也许是精神麻木了,孙云不仅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剧痛感稍稍缓和了,又过了不久,自己的双手也可以放开胸口了,呼吸也开始有些顺畅了。

    孙云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感觉麻木了,离死亡不远了,于是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青衣老怪,咬牙道:“是又如何?晚辈承认……前辈的武功高深莫测,晚辈……根本不是前辈的对手,不过……晚辈之前也说过,今天前来……就是死……也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孙少主你现在已经离死亡不远了不是吗?”青衣老怪继续笑道,“老夫承认,这里一开始就是老夫设下的圈套。先是用花蜈蚣让孙少主你感到紧张,待到孙少主你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老夫的花蜈蚣上时,老夫便使用了毒气之法,让孙少主你毒发……当然,老夫之前也说过,孙少主你这样坚持不放,是会有丧命的危险,老夫自然也是没有手下留情……”

    “没想到前辈您的毒功……竟是如此之深,几近……可以威震天下……”孙云继续忍痛道,“能败在前辈手下,晚辈……晚辈已是无悔……”有些奄奄一息的孙云最后还不忘夸赞道,虽让青衣老怪的所作所为多有不当,但是孙云还是打从心底里佩服青衣老怪高人数等的武功。

    “人之将死,还不忘夸赞老夫……”青衣老怪说完这句话,稍稍顿了一下,也收回了脸上的笑容,似乎是在想些什么,随即又道,“本来还以为孙少主你不会让老夫失望的,只可惜啊……不过,看在孙少主骨气犹在的份上,不如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好了……”

    没想到输了依旧是能知道真相,孙云心中不禁有些惊奇。想到自己快要死了,知道了真相又有何用?

    但是一种莫名的念头从孙云心头闪过,孙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继续道:“这种失败后施舍而来的东西……不是……凭自己的能力得来的东西,我孙云要了……又有何颜存于世间?”

    慢慢地,孙云似乎是感觉到了自身的剧痛感在慢慢消失。孙云还以为是自己的精神已经全然麻木,即将死去,于是有了一种拼死而斗的想法。

    “什么?”青衣老怪皱起眉头道,他没有想到孙云临死前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青衣老怪大吃了一惊之前还痛苦倒地的孙云,这个时候竟突然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