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阴毒陷阱
    “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吗?”青衣老怪看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孙云半天没有动静,以为是过度劳累或是紧张,于是又轻笑着问道,“哼,如果只有这样的水平,孙少主你的武功可真的不够格噢……”

    “还没完呢……”孙云紧咬着牙说道,看来刚才青衣老怪看似普通的背后劈扣,力道也是十足,孙云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游戏才刚刚开始呢,孙少主你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可是扫了老夫的兴啊……”此时的青衣老怪,简直就把眼前的孙云当做是自己的“玩物”一般,言行上任其鱼肉。

    “我还可以……”孙云重新提起手中的银月刀,刀锋对准面前的青衣老怪,坚毅道,“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看着,我孙云不是一个退缩的懦夫——”

    说完,孙云深吸一口气,左右双手银月刀一个旋转,两道银月刀光交错而上,“双星连斩”再次杀出。密麻如雨的刀流顺着银月双刀纵向而出,破天似的,满地的落叶一扫而起,带着划破长空的气势,当头向着青衣老怪冲击而去。

    “这一回倒是有了些速度,不过……”青衣老怪又是诡异一笑,踮起步子道,“这样的水平对老夫来说,还是丝毫不起作用。事实已经摆在那了,孙少主的你的武功内力只有这个水平,就凭你这样子,老夫根本就中不了意,也没办法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

    说着,青衣老怪又施展出迅影无比的身法,一跃而至后方的大树枝头——孙云的这招“双星连斩”虽然气势不弱,却是已经不能伤害青衣老怪半点。

    但是孙云哪肯放弃?今日已经抱定决心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那自己即是无论如何也要去拼命。使出浑身解数,让青衣老怪心服口服;而且之前的赌注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赢,很有可能会面临丢掉性命的危险。

    想到这里。孙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银月刀举过头顶,大喝一声。似乎是想要迸发出自己体内所有的内力。直觉周围的草木忽地晃动起来,强劲的力道甚至震动了周围的一切,银月刀的刀锋顿时闪现出耀眼的刀芒,孙云一鼓作气。双刀劈天而下,最强劲的力道——“银月破天”划破天宇而出。

    只见有如开山力道的银月刀锋自孙云头顶的两道而出,伴着银月刀光的迅猛冲击,地道上发出如雷贯耳的震响,天崩地裂似的,于对面汹涌而上。

    “看来还是留着一手吗,这是最强的力道了是吗……”青衣老怪又嘀咕道。认定这已经是孙云现今武功的极限了。

    面对着开山力道的刀芒,青衣老怪依旧是装作淡定十足的样子,似乎在他眼里,这些也不算什么。不过这一回青衣老怪并不像之前那样一位地轻功躲开。看定了这招“银月破天”的招式套路,青衣老怪两手依掌,顺势两道震动的内力聚集掌中……突然,青衣老怪两掌并前,两道紫色的掌晕发出,与孙云的“银月破天”硬是接了上去……

    两招力道相碰,中心处只见木叶杂飞、内力乱冲,一时间有如山河崩塌一般……“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青衣老怪的掌法与孙云的刀法来了个“同时迸发”,转而演变成剧烈的爆炸,刚才两招相碰的中心处被破坏力十足的招式活活炸开一个数丈径长的大坑……

    双方沉默了许久,青衣老怪依旧是面容平稳地站在大树的枝头上,只是这一次,他的脸上并没有之前那样轻蔑的笑容了;而反观孙云,此时似乎是精力耗尽了一般,整个人甚至都有些恍惚,快要站不稳的样子。也许是之前的伤痛让自己有些重心不稳,但是孙云心里也很清楚,青衣老怪也不会就这样被自己这一招给打败,于是还是强咬着牙坚持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整个人继续抬头凝视着面前的青衣老怪。

    青衣老怪也望了对面的孙云很久,一直没有做声,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青衣老怪还是发出了带着轻蔑口气的笑容:“哼,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孙少主你的极限了吧?不过……只有这样的水平,还是远远达不到老夫的要求的……”

    “连这样都不够格,那到底怎么样才算……”孙云强忍着痛,只声问道。

    “至少要让老夫看到能够佩服你的地方……”青衣老怪继续笑道,“很可惜啊,孙少主,本来差一点就可以让老夫稍稍认可了,只不过这已经是孙少主你全部的实力了……”

    孙云想了想,一边缓着气,一边继续对青衣老怪说道:“前辈眼见七十有年,武功甲子之上,晚辈不过十七有八,不敌前辈自是理所当然……如若前辈硬是刁难晚辈,赌注其局,晚辈必会拼命以博注。即使……晚辈现在身心疲累,也……也……”孙云还想要坚持,但是过都疲累的他,此时耗尽得连话都说得有些吞吞吐吐了。

    “孙少主年轻又怎么样,不一样还在坚持吗?你说你年轻武功不济,却还是拼了命想要得到老夫的认可……”青衣老怪先是感叹了一句,随后思绪了一会儿,紧接着又道,“看得出来,孙少主你是一个有骨气的汉子……不过老夫之前也说的很清楚了,空有骨气没有本事,算不得真真正正的汉子——”

    “还没完呢……”孙云依旧是不想要放弃,重新提起银月刀,凝视着对面枝头上的青衣老怪,只字只句道,“我孙云发誓,哪怕是豁了性命,我孙云……也一定要得到前辈您的认可——”看来孙云是要拼命了,甚至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不想要放弃,是因为不甘自己年轻的武功不济是吗……”青衣老怪随即一笑,继续道,“老夫刚才也说过了,老夫之前就曾遇到过一个和孙少主你年纪一般的女娃娃。她的武功可就超越孙少主你几个档次了……”

    “说这又如何?”孙云依旧是不敢松懈,继续问道。

    “孙少主你不是想弄清楚,怎样的武功本事才能满足老夫心仪的段位吗?”青衣老怪继续道,“那女娃娃的功夫愣是让老夫惊呆了。她的刀法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虽也是出自他人门下,但老夫惊讶的是那女娃娃如此年轻。就有惊世天下的武功……比起孙少主你,老夫也不勉强,只要孙少主你有那女娃娃七成的水准就行,不过现在看来。啧啧……”青衣老怪带着失望兼轻蔑的眼神摇了摇头。

    “就算世上真有那样的奇女子又如何?”孙云慢慢站直身子,不甘心继续道,“那女子是那女子,我是我,无论前辈您怎么看,我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证明我自己的能力!”

    “还是不死心是吗……”青衣老怪的脸上又莫过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后继续道。“好啊,如果孙少主你还有这个决心的话,那我们之间的赌注就继续吧……不过这会老夫可是说好了,接下来的挑战。孙少主你可是要做好濒临死亡的准备噢……”

    诡异的口气即出,孙云又是不禁胆寒一阵,但孙云也不是遇事退缩的性格,想要知难而上的他抹出自信的笑容道:“哼,还有什么花样都使出来吧,我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好,老夫就是喜欢孙少主你这样的性格……”青衣老怪见孙云还有博弈,于是笑着道,“和刚才一样,只要孙少主你能够抓住老夫,就算是孙少主你赢了……当然,老夫依旧不会手下留情,如果孙少主你不能抱着杀死老夫的决心,老夫可是会取了孙少主你的性命的……”

    青衣老怪的口气时好时坏,实是让人难以捉摸。但是更多的,是青衣老怪诡异无比的神情,似乎在他眼中,孙云只不过是一个羸弱的猎物,随时都可以被自己给捏死。

    “尽说玄乎话,有其他的手段就都亮出来,我是不会退缩的——”孙云的口气依旧是很坚定。

    看着孙云不会改变自己的意愿,青衣老怪嘴角处又莫过一丝微笑。随即,青衣老怪转而说道:“好啊,那就继续吧……不过,这里似乎已经被破坏得面目全非了,不如咱们换个场继续吧?”

    “哼,求之不得——”孙云坚忍着说了一句,擦了擦嘴边沾上的尘土,举刀对向青衣老怪,想要看接下来青衣老怪会有什么其他的动向。

    青衣老怪在原地枝头伫立了一会儿……突然,青衣老怪两脚一踮,整个人的身形往后闪去,似乎是要最先离开这个“破败之地”。

    孙云一看见青衣老怪远之将去,随即跟了上去,并大喊道:“前辈莫要快走——”

    于是,孙云也强忍着之前身上的伤痛,踮起步子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然而,青衣老怪的身法之快实在是出乎了孙云的意料。刚刚翻身的一瞬间,孙云还能看见枝头穿梭的人影,然而接下来仅仅是两个转步,青衣老怪就在林子深处隐没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没想到他的轻功竟如此之高,完全跟不上他的步子……”孙云先是抱怨了一句,随后仔细想了想,心中又暗道,“倒是话说回来,这青衣老怪前辈轻功如此之好,武功如此之高,究竟是何方神圣?看他样子年约七十左右,如此厉害的身手,按理说在江湖上也会有些名气、混出些地位名号才对,为何却是无人知晓?还有,他曾见过一个和我年纪一般的年轻女子,能使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刀法,那这青衣老怪究竟都经历过什么,江湖阅历竟是如此之深……”

    伴着无数的疑问,孙云一直加快自己的脚步。由于早就不见了青衣老怪的身影,孙云只能猜测青衣老怪逃跑的大致方向,并马不停蹄地追赶而去……

    追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孙云被青衣老怪带到了林子越来越深的地方。这个地方比起之前丛林入口的树荫小道,要更昏暗许多,如果不是地上斑驳的光斑嵌影,一般人甚至都很难弄清楚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天……

    又追了一段时间,孙云不但身心疲惫,发现的踪迹线索也是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来到一个大树遮天的分岔口的地方,孙云已经是再也弄不清楚青衣老怪的去向了,索性就停下了追赶的脚步。

    孙云立在原地,稍稍喘了几口气,毕竟之前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内力,然后又不断加速地追了这么远的路,孙云的体力可以说算是有些透支了。但是孙云已经坚忍着,一来他不想放弃,他今天想要知道的真相实情,自己拼了命也要弄清楚;二来他也清楚青衣老怪后面一定还会玩儿其他的花样,之前已经吃了不少的亏,如果在这个地方放松,像之前青衣老怪说的,自己并不是没有遭遇险情的可能……

    孙云又站立了许久,见青衣老怪迟迟不出现,还以为是不是青衣老怪跑远了。但是孙云也不敢确定,因为他知道青衣老怪是个行踪不定的家伙,轻功又是冠绝天下,想要来回穿梭在这阴暗的林间,简直再容易不过了。再加上现在“敌方”在暗,我方在明,稍有什么不注意的闪失,自己很有可能会丧命。

    但是孙云又不能就这样傻乎乎地站着,为了确定青衣老怪还是不是在这里,孙云站直身子,对着周围的林子大喊道:“前辈究竟躲在何处,不敢出来应战?晚辈在此,望前辈能够现身,与晚辈一较高下,不要再玩那些迷惑无用的招式……”

    然而喊了半天,除了林子周围传回来了隐隐约约孙云喊叫的回声,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有青衣老怪的回复。

    “奇怪,难道他真的走远了,并没有在这停驻?”孙云依旧是抱着无数的疑问,但是同时自己也不敢过于松懈,他害怕青衣老怪又给自己布置了一个什么陷阱,给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而且现在的孙云已经是精疲力竭,再经不起这么几番折腾了……

    正在孙云疑惑间,突然,孙云周围的落叶之地,忽地响起了震动的声音——有生物正在落叶丛中蠕动,而且还是很多,四面八方朝着孙云慢慢移动过来。

    孙云也觉得周围的动静有些不大对劲,整个人重新提好“银月双刀”,以防不测。

    然而就在周围的动静朝孙云这边靠近时,落叶的摆动突然停住了……突然,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在了孙云面前,只听“沙沙——”几声树丛的声响,突然从树叶丛中跳出几只又长又亮的花蜈蚣。

    这个花蜈蚣孙云之前是见过的,只是这一次的花蜈蚣却是数尺之长,而且有许多条,并围成圈子,将孙云给团团围在了圈子中央。

    “原来如此,敢情是在这里就先埋伏好了……”孙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知道这是那个青衣老怪给自己设的一个毒虫的圈套,就等自己走到这来。

    “这么多的毒虫蜈蚣……”孙云看着周围数尺长的花蜈蚣,深知其毒性之强,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被毒虫的剧毒所感染,导致中毒者短时间内毒发身亡。

    “真没想到,这个青衣老怪竟是一个如此善用毒物长盾前辈……”孙云望着周围毒虫被围住自己的心中又不禁道,“这倒是挺有趣的,如果我能活着出来,我一定得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但是眼下之际,是要如何解决掉周围的毒虫阵。孙云手提银月刀,依旧是不能有任何的懈怠,心中想着尽是该如何想好应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