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捕风捉影 下
    “心里一定很不服气吧,孙少主,说你的武功不够格……”青衣老怪看着孙云一脸不甘的深情,又笑着道,“不过老夫就是欣赏像孙少主你这种遇事不服输的性格……当然事实摆在眼前,武功不够格就是不够格,男子汉大丈夫在世,空有气节没有本事可不行……”

    “你说我没有本事……”孙云两眼凝神道。

    “看样子孙少主你好像是生气了一些的样子……”青衣老怪依旧是在对面的枝头上倒立着,随后继续道,“如果确实不服,没问题,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老夫做事向来任由性来,不会手下留情,孙少主你若是再向老夫挑战,很有可能会丧命哦……”

    青衣老怪的最后几句话语气诡异,孙云听了也是不觉一震。不过孙云从来就不是一个怕事的人,虽然在刚刚的第一回合考验,孙云被青衣老怪的幻觉内力给镇住了些许,可是孙云可不会因为这一个回合的失败而退缩。今天既然来到了这里,孙云就已经报了必须弄清楚事情真相的决心,不管青衣老怪对自己如何阻拦……

    “如何,想好继续挑战老夫了吗?”青衣老怪又发出诡异的一笑,继续炒孙云问道。

    孙云半刻也没有犹豫,两眼正视着对面枝头上倒立的青衣老怪,随后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哼,前辈没说错,男子汉大丈夫在世,空有气节没有本事可不行……既然我孙云今日到了前辈这里。就一定要把事情真相给弄清楚,我要让前辈看到,我不但有气节。而且还有本事,我的武功可不像前辈你说的那样不够格!”

    说话间,孙云右手的银月刀猛力向前一挥,只见一道银月刀光顺着沿着地面划过,发出一声犀利的刀啸,从满地的落叶堆处劈开一道深深的沟壑。

    当然,这些东西在武功高强的青衣老怪面前。都不足为提。但是青衣老怪就是欣赏这种孙云这种豪爽、坚定的性格,随即,青衣老怪又冲着孙云笑道:“既然孙少主你这么有气节。那老夫就陪你在过几个回合吧……只要能够通过老夫接下来的考验,老夫就把孙少主你想要知道的真想告诉孙少主你;反之若是不能,孙少主既是通不过老夫的考验,那孙少主你很有可能就丧命于此了……”

    说到这一句。孙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看来今日是不拼尽全力就很有可能搭上性命。往日在来运镖局的时候,身为少主的孙云往往为了大局利益,做每件事情都是步步谨慎;而今日这等危险无比、失败即亡的赌注,孙云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就连孙云都感到惊奇,今天的自己竟会做如此危险的赌注。

    “没问题,玩被孙云接受考验”孙云又自信道了一句,似乎是已经完全做好了应对青衣老怪的准备。

    青衣老怪见了。会声一笑,随后道:“好。既然孙少主你做好了接受挑战的准备,那老夫就依孙少主你之意……赌注挑战很简单,今日之内,只要孙少主你能抓住老夫即刻。如果成功了,说明孙少主你武功够格,老夫自然没有异议,并把事情的真想告诉孙少主你;如果没有成功,说明孙少主你武功不济,当然也不需要赌注什么,因为武功不济、赌注不成功的话,孙少主你就会死在老夫手上,老夫也不损失什么……”

    听着青衣老怪把人之生死说得如此轻松,孙云又不禁全身紧张起来,而且挺青衣老怪的口气,似乎是没有想要对自己手下留情的样子。青衣老怪的武功本就高出孙云不知道多少层,如果不手下留情,可以说孙云是完全没有胜率。但是既然青衣老怪开了口,孙云自己也接受了挑战,那就是一点退路都没有了,不拼尽全力去抓住青衣老怪的话,那自己就只有死在这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孙云挺直了身子,毅然决然道:“好,晚辈接受前辈您的挑战,今日之内必抓住前辈”

    “牛皮可别吹上天了”青衣老怪听了孙云义正言辞的道说,轻笑着说道,“待会儿老夫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孙少主你可要做好谨慎,不要像刚才那样中了那么简单的陷阱。若是稍不注意,很有可能就丧命于此喽,孙少主……”

    孙云听了青衣老怪的话语,又是紧张了一分,但是此时的他已经双手握紧银月刀,做好了随时应对的准备。

    “只要孙少主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就看孙少主你抓不抓得住老夫了……”青衣老怪又是诡异的一笑,那个表情让人看了顿觉惊悚无比。

    但是孙云并不在意青衣老怪的笑容,既然接受了赌注,那孙云今天就必须要抓住青衣老怪,即使冒着生命危险……

    孙云手中银月刀提起,似乎是要先发制人。他知道青衣老怪武功高得恐怖,想要抓住他,必须不留一丝本事,而且有了第一回合“被幻觉内力算计”的教训,这一回孙云可不会再粗心了,任何时刻都提起十二分精神,全然聚力,以作应对。

    青衣老怪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并没有像第一回合那样主动。他只是一直保持那个姿态,一直保持那个神情,像蝙蝠一样倒挂在枝头上,用令人胆寒的眼神望着对面的孙云,似乎是没有要先出手的意思。当然,也可能青衣老怪已经很清楚孙云的本事,对自己并不能构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于是根本就没有把孙云放在眼里……

    孙云两眼死盯着对面的青衣老怪不放,似乎是要先发制人。于是,孙云双手银月刀并用而上,两道交叉而起,数道银月刀光自银月刀锋发出。如阵阵雷光扫过,激起地上的层层落叶“银月幻影”即出,带着密集且颇具冲击力的刀流。无影般朝着对面的青衣老怪而去。

    当日的这招“银月幻影”,可是与察台王府的蒙元侍卫靡斗过很长一段时间,很久没用如今再度使出,威力依旧不减。

    数道银月刀光将地上满是堆积的落叶扫了个朝天翻,伴着犀利的呼啸声,雷鸣电闪般朝青衣老怪袭去,看样子是没有留半点余力。

    青衣老怪将这些看在眼里。不禁轻轻一笑看样子青衣老怪并没有将孙云的武功放在眼里,这种水平的伎俩对自己更是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于是,青衣老怪停滞了一会儿。随后两脚方位一边,整个人从枝头上一闪,一道青色身影如闪电般跃至了另一处枝头,躲过了孙云的这一招。只见银月刀光划过刚才青衣老怪所倒立的枝头位置。尽数将对面的枝桠劈了个七分八裂。可是却没有击中青衣老怪。

    而就在与此同时,孙云也正好亲眼见着了青衣老怪那如同魔鬼一般疾讯而诡异的身法,心中不禁一惊:“好快”

    “这次学会了先发制人是吗……”青衣老怪倒立在另一处枝头上,对孙云笑着道,“不过刀法果然还是很差劲,在躲开之前,我都能很清楚地看清招式的套路,而且有充足时间做出相应的反应和对策。看来孙少主你的武功却是还是不济啊,只有这点本事可是抓不到老夫的……”

    孙云见青衣老怪依旧是对自己如此蔑视的口气。心中更是不服。想罢,孙云转头大叫一声,随后整个人跃至半空,两手银月刀合并而出。紧接着,孙云整个身子在半空中旋转起来,手中的刀也跟着翻转起来。不过多时,一道道银月刀光随着旋转,如同暴风一般逐渐聚集,看来是想要用这一击镇住青衣老怪。

    然而,青衣老怪依旧是在枝头上轻轻一笑,似乎是也没有把这招给放在眼里。

    “啊”孙云大叫一声,不过一会儿,自孙云刀锋间闪过的银月刀光旋转般顺势杀出,带着狂风一般的嘶吼,“银月连破”随刀阵杀出,并伴着双刀并用的“双星连斩”,刀流一层接一层地,狂风暴雨似的铺天盖地而来。

    面对银月刀光的狂风暴雨,青衣老怪依旧是轻轻一笑。见着刀流正朝自己这边袭来,青衣老怪依旧是没有急着还手,身形再度一跃,又飞到了另一处的枝头上。

    “别想跑”然而,还没等青衣老怪落稳,孙云突然大喊道。只见孙云半空中旋转的招式随即变相,银月刀流的狂风暴雨有似横扫千军的气魄,如同斩断一切的巨斧一般,随着横向的移动,拦腰直接斩断了几棵大树。

    “轰轰轰”树丛中接连发出被孙云的无数银月刀光所斩断的大树倒下的声音,这样颇具杀伤力的招式,的确也是挺耗孙云的内力。但是孙云也没有退路,想要抓住武功比自己高过数倍的青衣老怪,只有先发制人、占据主动,因此孙云不得不一开始就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这一招横扫斩断四周大树的“狂风刀流”已经算是现在的孙云最强的招式了。

    但是青衣老怪这边依旧是丝毫不紧张地轻轻一笑,似乎孙云的实力和动机已经完全被自己给掌握了。

    “看样子也只有这样的水平了……”青衣老怪轻轻嘀咕了一句。

    孙云没有停,整个人在半空中继续操纵着自己旋转而来的“刀流风暴”,顺势朝着一边枝头的青衣老怪扫去,其间无事迅影的刀流又是斩断了几个粗壮的大树。

    青衣老怪见状,又是轻功一跃,飞至了另一处的枝头。青衣老怪不但轻功好,更重要的,他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了,轻功一跃,有时候孙云都看不清楚青衣老怪究竟是朝什么方向逃的。而一直没有停止的“刀流风暴”亦是没有停止,林子中央周围的大树几乎都被孙云毁了个尽,也耗费了孙云不少的内力,可是连一刀都没有击中青衣老怪。

    耗费了大量的内力,孙云这边终于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在半空中停止了旋转,刀流也随即停止。随后,见着青衣老怪并没有趁着自己在半空中收回内力的时候偷袭自己,孙运还是即刻先稳稳落了下来……

    “就只有这点本事了是吗?”正在这个时候,在枝头的另一侧,青衣老怪依旧是在另一处枝头处笑道。此刻四周的林子已经被孙云破坏得有些面目全非,但青衣老怪依旧是一脸诡异的笑容,似乎也不把眼前的这一些放在眼里。

    孙云见青衣老怪并无半点伤势,心中不禁一惊,毕竟这是现在的自己能使出的最强招式。孙云怕青衣老怪有趁着空当对自己有什么偷袭,随即转身就是一刀又是一道银月刀光,横劈朝着青衣老怪而去。

    青衣老怪显得非常从容淡定,见着飞来的刀光,青衣老怪只是两脚轻轻一跃,便躲开了这一下,随后又停立在枝头上。

    “孙少主你的想法不错,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对方,于是想要在对决中先发制人,占据主动……”青衣老怪继续笑道,“刚才的刀法威力也还凑合,能顺势拦腰斩断数棵粗壮大树,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孙少主你的刀太慢了,老夫刚才应招时都有足够的时间看清刀流的去向……如果孙少主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可是抓不住老夫的哟……”

    听青衣老怪这么说,孙云心中既有不甘又有紧张。但是今天已经下了赌注,自己已是无回头路可走,即使再危险,也必须硬着头皮来了。于是,孙云二话不说,继续提着自己的银月刀向着青衣老怪的方向冲了过去。孙云知道青衣老怪的身法诡异迅捷,既然自己的刀法速度跟不上,那就只有拉近距离,近处寻觅进攻机会,虽然这样做非常冒险……

    “近距离是吗……”青衣老怪又嘀咕了一句……突然,青衣老怪身形又是一闪,快得如闪电一般,根本没有待到孙云靠近,就已从孙云的眼前消失了。

    青衣老怪不见了踪影,孙云也是大吃了一惊,不禁停下了脚步。而就在同一时间,青衣老怪已然已经闪现至了孙云的身后。孙云更是紧张地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整个场面也瞬间窒息了。

    太快了,如同闪电,如同魔鬼,青衣老怪只在一瞬就跃至了孙云的身后。还没来得及孙云回头反应,青衣老怪已经一道劈手重重打在了孙云的肩上。

    “啊”孙云大叫一声,虽然青衣老怪的招式简单,可是力道十足,孙云惨叫一声倒地后,剧痛自由全身而出,看来刚才那一掌吃得着实不轻。

    “看见没有,这就是速度”青衣老怪继续道,“孙少主你的速度太慢了,高手对决,速度可是制胜之宝。刚才的背后一击,老夫算是很客气了,如果老夫用的是刀,孙少主你此刻早就命丧黄泉了”

    孙云忍着痛,强行从地上爬起来,他也知道刚才那一下青衣老怪还是对自己手下留情了。孙云站起身后,两眼凝视着对面的青衣老怪不敢放松。

    青衣老怪继续道:“孙少主既是用刀,先发制人尤为重要。但要做到真正的先发制人,其速度是关键。之前老夫曾与一名和孙少主你相近大小的女娃娃交手,她的刀法威力及速度可是让老夫吃了一惊,这个年龄段也只有她曾让老夫认可过……但是如今孙少主你,跟跟那个女娃娃相比,可是差得太远了……”

    又被蔑视了一番,孙云的心中自然是有很多的不甘。青衣老怪看出来了,随即又说道:“刚才的那一下是速度的教训,接下来,老夫可不会再留情了,孙少主你可要好自为之”

    此话一出,孙云更是不敢懈怠,银月刀锋提起,正对着青衣老怪,握刀的两手却是不断地颤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