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捕风捉影 上
    离开了来运镖局,孙云朝着大都城门的方向走去。虽然之前一直担心今日自己不在,察台多尔敦会不会又对来运镖局发难,但是现在自己还有自己的任务,孙云现在必须赶往青墨山庄以赴两日前与青衣老怪的相见之约。于是,待到出了大都的城门,孙云便没有再想来运镖局的事情,而是把一门心思放在了如何与青衣老怪会面上面……

    “那个青衣老怪武功甚是高强,而且身法尤为诡异,简直让人捉摸不透……”走在城郊的荒道上,孙云脑海里想的,全是青衣老怪的东西,“那日从青墨山庄偷偷摸摸出来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青衣老怪要杀了他,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可是那也不是第一起了……而且,我们撞见了青衣老怪凶杀的一幕,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把我们灭口的才对。两日前见他的武功身手,想杀掉我和阿光他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却没那么做,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去深林里的时候,他还用毒虫勾引我,甚至和我订约,似乎是很看重我的样子。但是他有嘲讽我的武功不及,明显是不把我这样的角色放在眼里,那这老家伙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实在是让人难以猜透……”

    抱着无数的疑问,孙云一路上经过了鸣剑山庄的深山,经过了曾经留给自己痛苦回忆的雾隐丛林。这些地方孙云走过很多遍,而且发生的事情让孙云难以忘怀。但是今天孙云的心思却没有放在这上面。

    今天运气也不错,雾隐丛林并没有往日那样厚厚的浓雾,孙云直接一口气便穿过了林子。待到出了雾隐丛林。和两日前运镖一样,青墨山庄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根据董渝兄弟上次说的,林子入口在山庄后面……”孙云回忆着两日前的路程,绕过了青墨山庄的正门,多走了百十来步,终于那个熟悉的入口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就是这了……”孙云轻声嘀咕着,想到两日前那青衣老怪诡异得让人胆寒的行踪身法。孙云不禁提起十二分的谨慎,朝着林子小道缓缓进发而去。

    今日本就没有多少阳光,再进了这潮湿幽暗的丛林。如同进入了恶魔的沼泽一般,阵阵寒气由四周涌来。尽道过是满地的枯零枝桠,偶尔还能发现树枝梢头几只候鸟的尸体,给人的感觉全然都是一片死寂和带着幽暗的恐怖。

    “这地方还真是寒瘆……”也许是寒冬时节加上林子潮湿的阴冷。也许是瘆人无比的凄凉环境。孙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道,“哼,与其说那个青衣老怪在这里和我赴约,倒不如说他就住在这里吧……这青衣老怪究竟是何许人也,居然能居住在这么令人胆寒的地方,除非……他呆在这林子里是为了做什么事情,毕竟这里的林子有如南方丛林遍地的潮湿,在这干燥的北国实属罕见的地段……”

    带着无数的疑问。孙云继续向前走去……穿过一道道林间小道,前方的一个路口逐渐光亮起来。和两日前一样。这地方是一块圆形的空地,上方没有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但是除小道外,四周全是厚密的树丛。

    “又到这地方来了……”孙云四周环顾了一下,这里便是两日前自己和青衣老怪对话的地方,孙云又抬了抬头,轻声道,“还就这地方有点亮光,不像其他的地方那样的潮湿……倒是没有看见那个青衣老怪出现,难道是他忘了约定的时间……”

    孙云是先到了这个地方,去到处不见青衣老怪的身影。也难怪,青衣老怪的行踪本来就是诡异无形,什么时候出现,以什么方式出现,都是让人难以猜透这些两日之前孙云都是看在眼里的……

    等了近半个时辰,发现青衣老怪还是没有出现,于是孙云不禁皱眼迷糊道:“那个青衣老怪该不会是真忘了时间吧,这么久都没出现,还是说……他和两日前一样,又趁着这个时候去杀害其他人了……”想到两日前青墨山庄外墙丛林中死去的神秘人,孙云不禁涌出这样的想法。

    半个时辰过去了,再加上步行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孙云也有些累了。但是孙云也不敢原地坐下来休息,毕竟地上全是铺满的还未完全腐烂的枯萎的落叶,两日前这些落叶堆里就冒出过一个令人胆颤的花毒蜈蚣,差点让自己丢了性命,今天他可不敢保证着堆落叶里还会冒出什么玩意儿……

    孙云还算是有耐心,青衣老怪一来行踪诡异,二来是自己的前辈,做什么事情有些古怪也实属正常,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孙云也并没有焦躁或是怎么样。看起来孙云算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但其实以前的孙云并不是这样,他也和何子布、石常松他们一样,容易冲动。但是自从来到大都,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并且又有武当首席吴子君的谆谆教导及赠与的《道德经》,每日翻阅一二,孙云的处事心境比早些日子要沉稳了不少,而这也是一个镖局未来的统领者应有的素质……

    不过赴约之人总是不出现,不说没有耐心,就准则来说,失约之人有失信誉。孙云见着这青衣老怪总是不出现,又不敢确定他究竟又没有忘记这个约定,孙云想了想,决定喊声一问。

    随即,孙云冲着四周喊道:“青衣前辈与晚辈孙某两日前有约,今日在此一会,不知前辈是否到场?晚辈在此恭候前辈……”

    周围暂时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有些许微弱的孙云的回声。孙云等了一会儿,瞧见着没有回应,认定青衣老怪并不在这里,不禁有些失望。

    然而。就在孙云快要放弃的时候,一个声音的传来顿时让孙云心中一喜。“好小子,没想到你真的敢一个人来此赴约。不得不说,你还是有些胆识的……”是那个青衣老怪的声音,孙云听出来了,但是仅仅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孙云也是用疑惑的眼光朝四周望去,却是没有见到半个人影,至少这附近可视距离内没有。能够在如此远的距离隔音传声,委实是让孙云大吃了一惊。同时孙云也认定了这个青衣老怪的武功内力深厚无比,而且很可怕。

    “前辈究竟身在何处,晚辈已只身在此。还请前辈现身一见”孙云又喊道,凭他的性格,他觉得无论对方辈分如何,在与人之约方面。畏手畏脚地躲在暗地里偷窥不算是真君子、真汉子。

    “哼。你是在命令老夫吗?”又传来了青衣老怪声音,只听他说道,“如果不是和你这个小鬼头有约,敢说出这样的话,恐怕你早就成了我的刀下鬼了……”

    青衣老怪的声音夹杂着令人畏惧的气息,但是孙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坚信自己一路来什么都经历过,连察台多尔敦滥杀无辜这样惨无人道的场景都见到过,他不相信还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感到畏惧。

    “既然你这小鬼头如此急着见老夫……”那青衣老怪又从四周传话道。“那就如你所愿好了……”

    然而这句话一出来,孙云倒是显得有些紧张了。他不知道待会儿让青衣老怪会以什么方式出现。孙云两眼凝视,环视着四方,双手也移到了别在腰间的银月刀的刀柄上,以防不测……

    青衣老怪的声音已经沉寂好久了,却依旧是不见动静……忽地,林子里突然传出来阵阵的响动。孙云反应灵敏,以为是青衣老怪要出现了,想要立刻回身找寻声响的方向。然而让孙云不可思议的是,林子响动的不仅仅只有一个方向,几乎四周所有的树林叶子全部响动了起来。

    “沙沙”声四周起伏不定,如同沼泽处的鬼魂呻鸣一般,绵绵不绝。加上微弱的光亮,映射出的树林黑叶的斑驳晃影,在孙云的眼里叠叠相应。逐渐地,孙云的眼睛甚至都有些模糊了,这些摇晃的树林黑叶在孙云眼前不断摇曳,似乎是把孙云带到了另外一个幽暗晨昏的世界。更可怕的是,孙云的眼睛虽然迷糊了,但是从四周席卷而来的幽冥恐惧感却是丝毫没有因为感官的麻木而减弱,反倒是连绵不绝地越积越深。

    如同被夹杂在混沌的黑暗恐惧中,孙云的意识甚至都有些模糊了,他想要镇定下来看清眼前的事物,但是无数斑驳摇曳的树影遮挡住了孙云的视线,树影与叶影反复交错,孙云顿感头晕脑胀,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人渐渐地甚至有些站不稳了……

    孙云模模糊糊中,却能隐约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种强大的内力所控制是的,孙云耗费大量的心力,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它能够感觉到……

    突然,林子中的树影一阵颤动,紧接着就是传来密密麻麻的黑色乌鸦的鸣叫。孙云听见了,但是更让他紧张的,他总觉得眼前似乎是有异样的东西向他扑来。

    孙云“啊”地大叫一声,强行集中精神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不是幻觉,刚才的乌鸦叫声是真的,眼前确实是有无数的乌鸦朝自己袭来。

    不仅仅是眼前,还有四周,可以说环绕在孙云四周刚才颤动的树影之中,全部飞出了密密麻麻黑色成群的乌鸦。这些乌鸦发出然人心神宁乱的嘶蹄,无数的乌鸦聚集在一起,如同黑色的血流涌来,无数的嘶蹄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能彻底击垮人的心智。

    不止如此,这些乌鸦似乎还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四面八方朝着孙云扑袭而来。

    “啊”孙云又是朝天怒吼了一声,似乎是要爆发出自己体内所有的内力,扫灭眼前的一切,强行使自己完全镇定下来。

    没完,孙云握刀的两手全然而出,银月刀光闪过,阴暗的潮地闪现出数道银光,只听得几声刀啸和无数乌鸦的嘶蹄,在孙云的银月刀施展下。周围的乌鸦才算是一哄而散……

    短短的时间内,从青衣老怪说最后一句话开始,到乌鸦群被孙云击退。孙云像是从地狱里走了一遭,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中清醒过来。但是没等孙云完全恢复意识,突然一个青黑色的身影从自己头上冒过孙云感觉到了,是那个青衣老怪,待到青衣老怪从自己头上越过,孙云又立刻回头。

    和两日前一样,青衣老怪的身法快得惊人。而且其象极为恐怖。青衣老怪掠过孙云的头顶后,依旧是两脚挂立在孙云对面的枝头上,就如同蝙蝠一样。用锐利无比的眼光倒望着对面的孙云。

    孙云也是对面凝视着青衣老怪,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来刚才的那一遭“幻觉袭击”,让孙云的体力消耗了不少。

    “前辈你终于出现了……呼呼”孙云一边缓着气。一边说道。

    “是你叫我出现的不是吗。来运镖局的孙少主……”青衣老怪也用怪异的口气只字只句道,“倒是你挺准时的吗,说好两日之后只身一人来见,孙少主你果然遵守约定了,而且真的是一个人,确实是有胆识……”

    “不管前辈你怎么说好了,今日赴约前来……呼呼……晚辈是要弄清楚一件事情……”孙云依旧缓着气,继续道。“晚辈是想要弄清楚,前辈为什么要杀害那个人……就是……呼呼……从青墨山庄出来的那个人。就在两日之前……”

    “你是说他啊,那已经是老夫杀的第五个人了……”青衣老怪却是一脸不在乎道,“老夫清楚孙少主你一定想知道老夫为什么要杀他们,和他们究竟有什么关系……不过,孙少主你应该也记得吧,老夫说过了,孙少主你的武功不尽人意,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还不够格……”

    “我的武功不尽人意?”孙云反问道。

    “不是吗?”青衣老怪反过来笑道,“刚才只是给孙少主你一个考验,没想到孙少主却是毫无招架之力。”

    “什么考验?”孙云又问道。

    “就是刚才的黑影幻觉啊”青衣老怪继续说道,“刚才老夫的确是用了颇具干扰力的武功内力干扰孙少主,没想到孙少主你这么快就中招了……之前摇曳的树影和叶影一定让孙少主你眼花缭乱了吧?其实没什么,那些只不过是老夫的掌风所造成的树影摇晃罢了,至于那些乌鸦,也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乌鸦鸟罢了,本身没什么倾略性。只不过老夫用干扰的武功内力使孙少主你产生了幻觉罢了,如果孙少主你的内力和定力深厚,对付这种低级的幻术武功本来就是轻而易举。而孙少主不但没有看出这其中的套路,还白白浪费了大量的内力,这不是武功不尽人意是什么?”

    青衣老怪这么说,孙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所谓树影、乌鸦,其实只不过是一些简简单单的现象罢了。但是受到了青衣老怪内力的干扰,使自己产生了纠缠不已的幻觉。不过在如此远的距离,能够使出如此穿透力的幻觉内力,迷惑到自以为武功还行的孙云,可见这个青衣老怪的武功甚是恐怖,其武功内力也决计不在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之下。

    “知道真相和武功够不够格有什么关系?”孙云继续反驳道,“晚辈只是想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前辈为何如此刁难晚辈?”

    然而,青衣老怪却继续不以为然地笑道:“不好意思,孙少主,这就是游戏规则,武功不够格的人,没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今日老夫就这样放话了,你这个武功无用的废物又能怎样呢?”青衣老怪的话倒是越来越不客气,在他眼里,他觉得孙云就是一个武功烂渣的废物。

    孙云自然是心有不服,而且青衣老怪说出这样的话,孙云甚至感到有些愤怒。但是自己的武功在青衣老怪面前不济是事实,孙云也没有颜面继续反驳什么。

    “怎么,不服气了是吗?不然再给你一个机会吧……”青衣老怪又倒立在枝头笑道,“再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武功的机会。不过老夫话先放在前头,老夫做事从来不讲人情,虽是给你机会了,可是……这个机会很有可能会让孙少主你丧命怎么样,你有胆量吗?”

    孙云听到了这句话,心中不禁一惊。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眼前青衣老怪手中奄奄一息的猎物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眼前的这个“猎人杀手”给捏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