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九章 旧敌复辟 上
    又是一个平凡的早晨,来运镖局里面和谐依旧。由于今天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货物进出镖局,所以孙云等人还算是清闲。唯一忙碌一点的,要算是镖局的库房了,每当没有货物的时候,库房就要把之前货物的账务全部算清楚。而每每这个时候,孙云等人也会到库房里去帮忙……

    今天也是一样,库房算账的事情,本应该是石常松最擅长的事情,这边孙云等人也过来帮忙,所以账务处理起来也很快。

    众人一起忙碌着,石常松在一旁拨弄着算盘,随后对孙云提道:“少主,今天到了交税的日子了”

    “今天是吗?”孙云先是问了一句,随后道,“我知道了,我待会儿就去交税地上交,之前还得和我义父说一声……”

    于是,暂时忙完了手中的活,孙云又回到正厅堂,对孙尚荣道:“义父,今天又到了交税的日子了。”

    “又到了?”孙尚荣问道,“这回又要上交多少?”

    “不清楚,朝廷每次征收的税似乎都不太一样……”孙云回应道。

    “反正每次都不怎么有定数……”孙尚荣蓦地摆出一副有些无奈的表情,继续嘀咕道,“而且最近这几次似乎交税的数额在逐月增加,再这样下去,恐怕城里的百姓都快负担不起了……”

    “现在外面正在打仗,急需军饷,税值上升也是情理之中……”孙云回应道,“而且。这些月来大都还算是平稳,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人心惶惶的事情,城里的百姓还算是安稳。若是能换得宁静。税务的些许起伏也还接受的过去……”

    “我是在担心,如果有一天,城中的百姓因为负担不起税务的事情,又和朝廷发生不和,到时候说不定又会出现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情……”孙尚荣又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义父,就算真发生什么不和。朝廷也不会怎么样。察台王算是蒙元朝廷中比较善待百姓的官员,他从来都主张和善蒙汉关系,也深得这里汉人的尊敬。至于他的大儿子察台多尔敦。那就另当别论了。当然,察台多尔敦现在是被察台王‘囚禁’了,他也不可能出来招摇出什么事情来……”孙云继续回应道,“而且再过些日子。‘北原五侠’也会来拜访我们镖局。他们向来主张以财施民,相信到时候百姓交税的负担也会减轻不少……”

    “‘北原五侠’?”孙尚荣听了这个名字,稍稍踌躇了一会儿,紧接着又道,“听说他们在山东大施财义,帮很多的穷苦百姓解决了交税难的问题。说不定这回他们到大都来,也能帮助大都的百姓渡过难关……”

    “话是这么说不错了……”孙云突然眼神一皱,似乎在担心什么。又轻声嘀咕道,“但是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想。这样做从某种意义上也只是暂时缓解了城里的百姓,但实质上却是无意中纵容了蒙元朝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不管怎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交税了,没必要太紧张……”孙尚荣又对孙云道,“云儿你今天去老西街交完税后也别走远了,中午还是回来吃饭吧……”

    “我知道了,义父”孙云最后说了一句,随后就准备出门去老西街交税……

    然而刚走到大门口的庭院处,就见着何子布一个人在练刀。孙云见了,笑着问道:“阿布,你平时不是吃完晚饭才习武的吗,怎么今天这么有干劲,大白天地还在练刀?”

    “是孙大哥”何子布一听到孙云的声音,马上收了刀,回头笑道,“哦,今天白天也没啥货物要搬运,库房里算账我也不会,所以闲来没事只能在院子里练练刀了。”

    “什么闲来没事,你不会又想着要偷懒吧?别以为在这练武,就可以逃避白天的事务”孙云也笑着道,“今天算是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要是哪天有事还看见你闲手闲脚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孙云话是这么说,其实也权当是玩笑。

    何子布自然也是听出了孙云的口气,做出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随即回应道:“放心孙大哥,下次不会了……”

    “臭小子,你哪次不是这么说,哪次又没有再犯?”孙云也笑着道。

    何子布又摆出嬉皮笑脸的面容,看着孙云要出远门的样子,于是又问道:“孙大哥现在要出门吗,这是要去哪儿?”

    孙云淡淡地回答道:“去老西街。”

    “去老西街干嘛?”何子布又问道。

    “交税啊”孙云继续回答道,“今天又到了交税的日子,正好今天没有什么要紧事,所以就趁早上人少的时候先把税交了。”

    “又交税?”何子布一听到“交税”,有些不开心道,“朝廷也真是的,这几个月的税月月增高,别说平民百姓了,连我们来运镖局也有些吃紧了……”

    “有什么办法,现在没赶上好时候……”孙云也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山东边境战事吃紧,军饷物资匮乏,朝廷加重交税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蒙元朝廷本来就不得民心,百姓干嘛还要供奉他们,蒙元朝廷早些自生自灭岂不更好?”何子布忽地说出一句抱怨的话来。

    孙云慢慢走到何子布身边,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随后缓缓道:“不管得不得民心,这毕竟还是蒙元的朝廷……而且作为平民百姓的角度,他们一心想要的只是安居乐业的生活,无论天下纷争谁输谁赢一概不顾。如果统一天下的人是一代明君,那自然是普天同庆;相反若是昏君当道,百姓也会深处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无论哪一种。百姓最不希望的就是战争。无论战争是否从道,战争总是要死人的,这也是百姓最厌恶且最害怕的。虽然蒙元朝廷压迫不断。但是百姓寄下,自然是希望没有战火,哪怕用倾家荡产换得一世安宁,他们也在所不惜……”

    “可是……”何子布还想说什么,却又被孙云给拦住了。

    孙云继续微笑着说道:“好了,现在寄人篱下,尽为安顿即好;即使心有大志。只要百姓安宁,我们也无需过多怨言……”

    何子布知道自己做事总是冲动凭性子,不像孙云那般冷静思考后做出和里的决断。于是什么话都听孙云的。而且这回孙云说得依旧不无道理,何子布还是认同了。

    想着今日白天无事,何子布又对孙云道:“孙大哥,要不今天我也陪你去吧?”

    “你?”何子布听了。不禁道。“阿布你陪我去干什么?”

    何子布继续笑着道:“反正今日没事,我又不会算账,在家里也无聊,跟孙大哥你出去走走说不定心情要好一些。”

    “嗯……那好吧”孙云想了想,轻声答应道,“不过先说好了,今天可不能在外面贪玩,我们必须赶在午饭之前回来。”

    “放心吧。我今天不会贪玩的……”何子布又笑着答道。

    于是,在何子布的百般要求下。孙云还是答应了何子布同自己一起去老西街交税……

    走在大都的大街上,街上的风景依旧没变,还是和几个月前来运镖局刚来到大都时没什么两样。蒙人和汉人百姓依旧是对对参半,每个人的脸上都显现出枯灰的表情。街道的旁侧不时传来巡逻士兵兵甲铁柝的声音,偶尔几声打破沉寂的官兵吼叫,在孙云等人听来,也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老西街还是和原来一样,要走这么远啊……”何子布不禁提道,“记得我们来到大都城,除了交税,我们都没怎么去过老西街……”

    “好像是啊……”孙云也跟着回忆道,“我们第一次去老西街的时候,也是我和阿布两个人。那个时候,我们在老西街见到了正好北游的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也见到了察台多尔敦惨无人道的暴行,我们还和察台多尔敦交了手……现在想想,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却似乎是过去了很久……”

    “察台多尔敦惨无人性,乒百姓无数,好在现在已经被察台王给‘囚禁’了起来……”何子布又不禁加上一句道。

    去往老西街的路上,孙云等人又一路经过了许多曾经熟悉的地方。其中快到交税地点的街上,孙云和何子布就经过了“程氏酒楼”。

    “程氏酒楼……”孙云来到了程氏酒楼门下,看见了酒楼的牌匾,不禁回忆道,“阿布,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何子布望了望酒楼,悲喜交加道:“这个地方我怎么会不记得?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孙大哥你,但同时也和我之前的兄弟分道扬镳……”

    “当时你偷了东西,是我把阿布你抓回来的……”孙云略带微笑着说道,“不过我们并没有对阿布你怎么样,而是用言辞对你进行教育……后来察台多尔敦也来到了‘程氏酒楼’,因一物遗失,滥杀百姓,做出了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那次的事情,也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何子布淡淡道,“也就是那一次,我为了报恩于孙大哥你以及来运镖局,我选择了弃暗投明,成为了来运镖局的一份子……但是,也正是那一次,却成了我和之前兄弟决裂的开始……”

    你心里清楚,何子布一定是又想起了他的兄弟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的事情。每每想到这里,何子布总会勾起一连串伤心的回忆,包括在摔跤大会、在雾隐丛林也是……

    孙云想了想,随后对何子布轻声道:“阿布,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生在世,在懂得一些东西并改变一些东西的同时,总会失去一些东西,虽然失去他们可能会是你一生的遗憾,但是人要往前走,这些都是逃避不了的经历……”

    “这些我都清楚,孙大哥……”何子布用略带淡淡忧伤的口气说道,“我只是每每想到这里,感到一些忧伤而已,但并不会有什么遗憾……”

    孙云看着何子布的眼神,也能理解一些何子布的心情。其实,当日在“程氏酒楼”的时候,看着察台多尔敦残杀无辜百姓,孙云的心里又何尝没有痛过?对于孙云来说,这个地方也给孙云留下了抹不掉的记忆……

    “来人啊,抓贼啊,有人偷东西啊”正在孙云和何子布思绪间,突然从一侧传来有人喊“偷东西”的声音。

    孙云和何子布同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小偷一样快速奔跑的人正快速的朝自己这边的方向奔来,手里拿着刚才抢来的钱财,而刚刚喊“抓贼”的人,是小偷后面的那个中年妇女。

    一听到“抓贼”,孙云和何子布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尤其是何子布,之前自己在程氏酒楼的时候,也是干了偷窃的事情,才被孙云“教训”的,并且后面欧阳聪的偷窃事情,间接导致了惨绝人寰的血案。所以现在的何子布,非常痛恨小偷的行径,看见前方冲过来奔跑的小偷,何子布二话不说,几步冲上前,一个绊脚就将那个小偷给制住了。

    “啊”没有提防的小偷大叫一声,被何子布一脚重重绊倒在地,手中偷来的东西钱财也掉落了下来。

    小偷没有多想,被绊倒在地后,头也没回,地上的东西也不见了,拔起腿就跑开了。

    何子布刚想上去追,孙云大声喊道:“别去追了,阿布”

    何子布听到孙云的命令,于是停了下来。虽然心里有万分的不甘,但眼见着失主的东西回来了,何子布也便没有再计较什么……

    “真是太谢谢二位了,如果不是二位的及时相救,我们这个月可就拮据不保了……”那个中年妇女拿回了失窃的东西,不断向孙云和何子布二人谢道。

    “这没什么,大娘,举手之劳而已……”孙云先是笑着回应了一句,想着大娘为什么会手提这么多的钱财出门,于是又好奇地问道,“不过看到大娘您出门带了这么多的钱,不知是要干什么?”

    大娘想了想,随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紧跟着道:“哎我今天带这么多钱,还不是为了交税?这个月朝廷官府也不知是怎么搞的,交税的数额一下子增加了老高,扣掉了我先生大半的工钱……现在真是日子难过啊,如果月月都如此,恐怕像我们这样的贫农家庭,都要揭不开锅了……”

    “过半的工钱?”孙云听了,有些吃惊道,“这一回的税钱怎么会这么多?”

    只听那大娘又说道:“我也不清楚,据说山东边境战事告急,朝廷急需军饷……不过更直接的,昨日听说好像有新人在管理此事,原来一直管理税务是要的察台王却是不见踪影……”

    听到这里,孙云和何子布互相用惊异的眼神望了望……

    为了弄清楚税钱猛增的原因,孙云和何子布没有多做逗留,而是快步跑向了交税的地点。只见这里和往日有些不一样,平时交税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多少官兵;但是今日,交税的地方却来了许许多多的蒙元士兵,让人见了有些不好的预感。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何子布也有些不解其由地问道。

    正在疑惑间,突然从交税地的道口处,走来一个身着贵服的公子模样的人物。但是对于孙云和何子布来说,这个身影太熟悉了,并且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察台多尔敦……”孙云用万般不敢相信的眼神凝望着慢慢走出来的察台多尔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