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七章 柔意坚心
    孙云离开青墨山庄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待到孙云徒步走回大都城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下来了。夜晚的大都城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灯火不多,行人也只是三三两两。这里不但比不上汴梁城那样的夜市繁华,而且时不时还有在街道上巡逻的蒙元士兵。也难怪,现在正处于蒙元朝廷存亡的关口时刻,自裕兴城被破的消息传至了大都,蒙元朝廷上下都紧张了起来。再加上朝廷的内乱依旧不止,朝中大臣政策方式不一,明争暗斗,弄得朝里朝外上上下下也是人心惶惶,就连大都的百姓,无论蒙元,都受到了不小的牵连。为了安世而居,大都的百姓不再像以前一样出门频繁,尤其到了晚上,许多的平民更是只敢在家里,所以大都的夜市变得越来越凄寥。再加上曾经察台多尔敦光天化日之下残杀过无辜百姓,百姓对朝廷的忌讳更是如此……

    大都的凄寥,孙云这些日子早就看惯了,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寒冬刺骨的风,刮过少有人烟的大都夜市,不时给人无限的古城的沧桑以及不知未来知所的迷茫孤寂感。

    但这些孙云也并没有多放在心上,他现在一心想的,就是赶快回到镖局,和自己的亲人朋友团聚。从汴梁到大都,孙云自己觉得来运镖局之所以能一路经历坎坷地走过来,就是因为有亲人朋友的不离不弃。无论遇到过什么样的千难险阻,所有人都团结一心,克服了重重的困难,这是让孙云最感到欣慰的。而现在孙云最想做的,也就是赶紧回到镖局,陪家人好好地吃一顿饭。陪朋友聊聊天,这样的日子是幸福的……

    然而今天从外地回来的孙云,心中却多了一个想法。刚从青墨山庄回来的他,依旧是不忘自己最后和青衣老怪的“会面”。青衣老怪诡异高深的武功和耐人寻味的话语。孙云每每想着就会有许多的疑问。

    “那个青衣老怪究竟是谁。武功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他杀了那么多的人,按理应该是凶残的恶人。可为什么听了他的话总感觉她不像是个坏人?而且,他说他杀那些人是有原因的……”孙云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一直嘀咕道,“他要我两日之后再去那里找他。说要看我有没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个青衣老怪,莫非还是什么隐士高人不成……”

    杂乱的想法在孙云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地翻转,让孙云始终静不下心来。然而带着无限的思绪一路走过,孙云已经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来运镖局的门口。

    “终于到家了……”孙云抬头看了看已经看了无数遍的镖局牌匾,随口轻声道,“家里人见我这么晚还不回来。现在肯定担心死了吧……”

    的确,当孙云刚一踏着步子走进庭院的时候,就碰上了在院子里议论不止的任光等人。任光、林景、石常松和何子布都在,一看到孙云的身影出现。众人立刻带着欣慰的表情朝孙云的方向跑了过去。

    “天啊,都这么晚了,少主你可算是回来了——”任光见到孙云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家,由紧张到放松道,“刚才少主你一直都没回来,我们还以为你是不是在青墨山庄又遇上什么事情了……”

    孙云见果然和自己之前猜的一样,众人非常担心自己,于是立刻缓和道:“还好了,是遇到了一些事情,耽误了点时间,但是那些都无关紧要的琐事,处理完了就回来了……”听孙云的口气,孙云似乎还不打算把自己去见青衣老怪的事情给任光等人说。

    然而,一向沉不住气的何子布似乎是不问不倒地不罢休,朝着孙云问道:“孙大哥,你快告诉我,你到底都碰上了什么事情?”

    孙云知道何子布的性格,但是自己又不想把自己去见青衣老怪的事情告诉众人,以免让他们多做担心。于是,孙云依旧是摆手了了道:“哎,都说过了,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无关大碍……倒是你们,这么晚了,等我等了这么久,晚饭都吃了吗?”

    “我们都吃过了……”任光跟上去道,“不过我们一直担心少主你回来……天这么冷,镖头夫人怕饭凉了,还重新把饭菜热了好几回呢……”

    “是义母……”听任光这么一说,孙云想到了自己的义母甄灵,平日里因为事多自己很少关照她,心中不由一想,随后又对任光等人道,“行了,我去和我义母说说话……今天运镖走了这么远的路,你们几个也累坏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说不定‘北原五侠’最近时日就会来到镖局也说不定——”

    “嗯,我们知道了……”任光点头应道,“少主,天也不早了,忙完事情也早点休息吧——”

    孙云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孙云朝吃饭的厅堂处走去,而任光等人则是早早回了自己的房间……

    到了厅堂,正看着甄灵坐在饭桌前,一脸平静的姿态,却能从眼神中看出盼子归来的期盼。虽然孙云并不是甄灵的亲生儿子,但十几年来,甄灵却待孙云如亲生儿子一般亲。孙云也是个孝子,在汴梁也经常照顾自己的义母;只是到了这大都后,由于白天事务的繁忙,孙云这方面的照料可能较之以前少了些。

    刚才在院外和任光的对话,孙云才又想到了自己对义母的关心,一进门便见到甄灵一个人在静静等待,孙云心中也是感触良多。

    “义母,我回来了……”孙云进门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甄灵见到了平安回来的孙云,也没有多激动的表情和反应,只是微笑着平静说道:“云儿,你回来啦……”

    孙云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慢慢走到桌前,在自己的义母身边坐下了。

    “你一直都没有回来。饭都凉了几次了,方才为娘又给你热了一次……”甄灵望着孙云略显沧桑的眼神,不禁道,“赶紧趁热吃了吧。今天出远门一整天了。一定累坏了吧……”

    见到自己的义母如此关心自己,孙云心中也是有万分的说不出。坐在桌前。没吃一口饭,孙云的心中都会涌起一股莫名的忧伤和感动。虽然这饭热了好几次,味道都变了,但是在孙云看来。没有什么比家里的饭更香的了。不经意间,孙云心中流过一道暖意……

    待到吃完了饭,还没收拾碗筷,孙云先是慢慢走到自己义母的时候,用手在她的背后按摩着,随后轻声道:“义母,最近镖局的事务较忙。没多少时间照顾您,还让义母您多为孩儿操心了……”

    甄灵见着孙云孝顺的样子,微笑着说道:“为娘没事,为娘只是担心云儿你一直扛着这么多事情……”

    孙云一边听着。一边缓和道:“义母,孩儿现在长大了,也该担起责任,为义父一手经营的镖局贡献自己的一切……虽然孩儿并不是义父义母的亲生儿子,但是义父义母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和不离不弃,孩儿从未忘记。孩儿只求能在义父义母身边,奉一声孝道,仅仅这样就好……”

    “真是这样的吗?”哪知,这个时候甄灵反过来问道,“为娘和你义父没有孩子,云儿你虽然是为娘和你义父收养的孩子,可我们却把你当成了亲生儿子一般对待……但是云儿你自己也说过,你一直很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吧?如果有一天云儿你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你……还会在义父义母身边吗?”

    这个问题倒是从来都没有问过,孙云也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会是自己的义母先行问出来。孙云听了,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中有了想法,轻声回答道:“不管孩儿走到哪里,哪怕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孩儿也不会忘记义父义母的养育之恩。即使要尽孝道,孩儿也不会忘记报恩于义父义母……”

    孙云这句话说出来,甄灵眼角里不禁溢出泪水。但是甄灵强忍着没有在孙云面前表现出来,简单地沉默了一段后,甄灵轻声道:“其实只要云儿你好,我和你义父就放心了,真的……”

    孙云给甄灵按摩了一阵,无意中感觉到了自己义母对自己的相反,自己也不禁踌躇了一会儿。夜间寒冷,孙云不想让义母受冻,于是对自己的义母道:“义母,再坐在这里会着凉的,义母您还是赶紧回房休息吧,云儿今天一天不累,真的……”

    甄灵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她在孙云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转身往自己的房间准备走去。随即,甄灵对孙云轻声道:“云儿,时间也不早了,回去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孙云轻声点头道,随后搀扶着自己的义母回了房……

    待到安顿好了自己的义母,吩咐了下人收拾厅堂里的饭菜,孙云才放下心来回了房间。

    孙云的房间还亮着,孙云走到家门口,才想到杜鹃一定还担心着自己没有回来。怕是让杜鹃又在里面忙碌不止,孙云赶紧回了房间一看究竟。

    然而,这次却是例外,孙云回到家,并没有看见杜鹃拖着拐杖干活。相反,不但没有干活,就连杜鹃的影子也没见着。

    很明显,杜鹃人并不在房间里,可是房间里的蜡烛还亮着,一定是刚出门没多久。但是担心着杜鹃腿脚不便,一个人出门怕是会出什么事情,于是孙云冲着房里房外大声喊道:“鹃儿——鹃儿……”但是到处都没有回应。

    孙云有些着急,怕是杜鹃真会出了什么事。但是待到他叫喊平静了几段后,他却听到了后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由于是寒冬夜晚,只要没有大风,夜里会显得异常安静,任何一点声响都有可能听得很清楚。而后院传来的,是断断续续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孙云听到后,脸上露出了微笑——那是杜鹃拐杖的声音,杜鹃并没有出什么事。

    于是,孙云又快步跑到了后院,果见杜鹃一个人正拄着拐杖,慢慢地在石地上行走着。

    “鹃儿——”孙云忍不住叫道。

    杜鹃听了,转而一回头,见到是平安回来的孙云,杜鹃停下脚步,微笑着道:“云哥,你回来了——”

    和之前任光、甄灵等人的口气不一样,杜鹃的这句话并没有多少担忧的深情,倒是多了几份乐观和欣慰。

    孙云见了,又立刻跑到杜鹃的身前,不禁问道:“鹃儿,晚上这么冷,你腿脚又不方便,现在在后院里干什么?”

    “鹃儿在练习走路啊——”杜鹃笑着说道,“因为看云哥你这么晚还没回来,云哥你又不让鹃儿做太多的事情,所以吃完饭后,鹃儿就到这后院里来多走走。云哥你不是说过,吴子君前辈曾说多练习走路可以有助于腿脚的康复吗?”从杜鹃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忧伤。

    孙云见着杜鹃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身为家里的仆人,面对腿脚残疾,却是没有丝毫的悲伤。相反,杜鹃却总是能保持乐观的心态,这让孙云有了更多的欣慰,更是让孙云看出了杜鹃柔弱的外表下超乎常人的坚强的心,不禁多了一丝钦佩。

    “可是天黑这么冷,对鹃儿你身子不太好,练走路的话明天再继续吧,今天就先到这儿吧……”孙云还是担心杜鹃的身子禁不住风寒,于是又担心道。

    “没事儿,云哥,鹃儿没有那么脆弱……”杜鹃倒是笑着回应道,“鹃儿倒是认为,晚上多出来走动走动,反倒是更有助于腿脚的康复……云哥,今天鹃儿可以有成效的哟,待会儿给你走走看好了——”

    于是,杜鹃重新直起身子,把手中的两支拐杖给了孙云,似乎是自己要亲自行步。

    孙云看在眼里,不又担心道:“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鹃儿?”

    “没事儿,现在的脚已经有知觉了,比之前好多了……”杜鹃笑着说道,随后自己慢慢朝前走了几步。

    还别说,杜鹃虽然样子有些别扭,但是还是你能勉勉强强走几步,比起最开始时没有知觉要好得多了。而且,这后院的石路可是坑坑洼洼,一般人只穿一对布鞋的话,行走起来也甚是困难,但是杜鹃却知难而上……

    孙云看着也小吃了一惊,同时他也有些欣慰,毕竟杜鹃的腿脚康复真的是有了明显的成效,只要坚持每天的康复训练,杜鹃腿脚的痊愈也是指日可待……

    “啊——”就在孙云欣慰间,杜鹃轻声一叫——也许是石路坎坷,杜鹃没有站稳、脚下一滑,整个人有往下倒的趋势。

    孙云见状,立刻冲上前,两手抱住了杜鹃,杜鹃才没有倒下去。

    被孙云一把抱在怀里,杜鹃不禁脸上掠过一片红晕。不过在这夜晚之下,也没能够看得出来。

    孙云倒是一脸的担心,随后轻声道:“鹃儿你太心急了,你看出事了吧?要是刚才我不在你出了这样的事情,那怎么办?”

    “云哥……”杜鹃没说什么,只是轻声喃喃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事情也急不来,要慢慢康复……”孙云先是说了一句,但随后的一句话却是让杜鹃有些心醉了,“不过我发誓,等有一天鹃儿你腿脚好了,我就娶你为妻!”

    此话一出,杜鹃心头为之一振。也许是过于感动和受宠若惊,杜鹃的眼角里不禁渗出了泪水。

    “云哥……”杜鹃轻声道了一句,最后把头埋在了孙云怀里。

    孙云见着杜鹃全身放松,知道她也累了,于是一把抱起杜鹃,把她送回了房间……

    满园浓情犹在,这样的日子是幸福的。可是世间总是风云突变、事事无常,这样幸福的日子真的还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