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六章 青衣老怪 下
    孙云跟着董渝继续往林子的方向进发,走到较为幽暗的地方这里已经离青墨山庄有一段距离了董渝加减慢下了脚步。

    “到了是吗?”孙云有意识地问道。

    董渝没有立即回话,只是一直放慢脚步,直到最后慢慢停下来,才淡淡说道:“就是前面了……”

    只见前面的林子甚是幽暗,密林遮掩的小径处,如同深入幽深鬼林一般。在多为北漠的大都郊区,这样的密林算是少见的,再加上现在是寒冬时节,少见阳光的幽林不时给人阵阵凄寒之感。偶尔传来几声寒蝉和乌鸦的鸣叫,时不时让人想到肝肠寸断的凄凉之景。

    “这个林子……”孙云也感到前面的幽林有些不太寻常。

    “我们青墨山庄的弟子就是在这林子里采药。由于幽林少见阳光,这里的药材多以阴性为主,北原大漠干燥多风,很多此类的药物也是经常需要……”董渝继续说道,“而我们的弟子上次就是在这里遇见那个青衣老怪的,被打伤的那一次也是在这儿……”

    “这里可真是暗啊……”孙云望着前面的林子,眼神一皱,不禁叹道,“这北原大都也真是有趣,荒漠中的树林不是像雾隐丛林那样多雾朦胧的,就是像这林子一样终日少见阳光的……若是那个青衣老怪也在里面,真不知道他在这林子里究竟干什么……”

    董渝想了想,又回到正题道:“孙云兄弟。我只能把你带到这了。之前弟子被打伤的事情发生后,方庄主已经很明确了,弟子不可以单独进这林子。所以我不能再进去了……”

    孙云望了望林子里的幽暗,壮了壮胆,随后一脸坚定的神情道:“没事儿,董渝兄弟把我带到这儿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给我自己就可以了,董渝兄弟你还是先回去吧……”

    “可是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肯定会非常危险”董渝似乎是很担心孙云的安危。继续道,“那个青衣老者的武功高深莫测,我见识过的他的轻功实在是可怕。诡异的身形能在一瞬间从我们眼前掠过,简直就像是魔鬼一般。而且他这几次还杀了人,现在就算是庄主没有命令,我们青墨山庄的弟子也不敢随便进入……”

    “可是你确定那个青衣老怪真的一直在这林子里吗?”孙云又不解地问道。“如果他真的一直住在这幽暗的林子里。那倒也算是稀奇,普通人有谁会选择这终日不见阳光的鬼地方当住所。”

    “那个青衣老怪根本就不能算是人类,他长着一头白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就像个怪物……”董渝又说道。

    听董渝这么一说,孙云也想起来了,自己当时一面见着青衣老怪的时候,也看清了他一头乱糟糟的白发。

    “而且……”董渝继续说道。“之前发生的四起命案,几乎都有弟子亲眼目睹。当时青衣老怪从我们眼前逃跑的方向,都是这个树林。而弟子被打伤的那一次,也是在这林子里,所以应该错不了那个青衣老怪恐怕八成就住在这里面……”

    孙云听完后,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看来这个青衣老怪倒是有趣得很,很值得当面一会……”

    而董渝这边,还是放不下孙云的安危,随即又道:“孙云兄弟,我最后还是再劝你别进去了。那个青衣老怪行为举止实在是诡异,武功又高,万一他真的是个什么怪物,孙云兄弟你……”

    “没事儿,我孙云一路走来,遇到危险的事情也不少了。即使他真的是个怪物,我也不怕,如果他真的想杀我,当时被我目睹他行凶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杀我灭口的……”孙云继续自信道,“而今比起青衣老怪,倒是有很多真正的人比他阴险凶残得多……察台多尔敦为人残暴、滥杀中原汉人,这样的人可是比青衣老怪要可怕得多了……”

    孙云说着,又把青衣老怪和察台多尔敦拿来做了比较。他觉得比起青衣老怪的神秘莫测和诡异不透,生性残酷的察台多尔敦要可怕得多。

    “看来我是劝阻不到孙云兄弟你了……”董渝见孙云铁了心要进这幽暗丛林,于是低眉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林子里不但有青衣老怪出没,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毒虫异兽,孙云兄弟你一个人在里面可要万分当心”

    “谢谢董渝兄弟提醒,我会小心的……”孙云又对董渝道,“没什么事情的话,董渝兄弟你先回去吧,万一待会儿方庄主看见你不见了,也许会猜你跟我到这个地方来了。”

    “那我回去了,你自己要小心”董渝最后说了一句,随后才慢慢转过身,朝青墨山庄的方向返回而去……

    剩下孙云一个人站在林子路口前,想到幽暗丛林里的神秘,孙云自言道:“好了,就让我看看,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吧……”

    于是,孙云大胆踏出了步子,慢慢走进了这幽暗丛林里……

    进了林子深处后,这里更是阴暗了不少,加上马上太阳就要落山了,林子里更是不见多少光亮。时不时能听见有昆虫和乌鸦的动静,也难怪,这里的湿气较重,在这干燥荒原的北国,这里已经算是阴暗动物最好的栖息地。

    孙云慢慢地往林子里面进发,脚下不时传来掉落枝桠被踩断的“咔擦”声现在林子里只有孙云一个人,至少孙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一心想见到青衣老怪的他,更是壮起胆子往更加阴暗潮湿的敌方踱步而行。但是孙云此时双手也紧握着腰间一对“银月刀”的刀柄,毕竟青衣老怪的武功诡异无常。一旦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孙云自己也好应对。

    孙云在林子深处的一个岔口前停住了,他迟疑了一下。稍稍摆了摆头,直觉引导自己,应该继续往左边的方向进发。于是,孙云并没有多想,眼见着左边路径幽暗依旧,孙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往左路进发。

    然而孙云只顾着前面,警惕着林子前面会发生什么。在这幽暗少光的林子里。孙云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正在他的后背上方紧紧注视着他幽谧的林间枝头上,就在孙云的正后上方。一个身着青衣、满头白发的老者正如寻机捕食的野兽一般,用鹰一般的双眼死盯着孙云,似乎是已经把孙云当成了自己“捕猎”的目标。不用多问,他便是之前造成五桩命案的青衣老怪。随着一阵阴风从林间小道穿过。青衣老怪身影一闪。毫无声息地从刚才的枝头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走在前面的孙云似乎还全然不知,继续往前面的方向行径着。当然,孙云一边走,一边留意,时不时还得记下返回的路。好在幽暗丛林里有人为走多而形成的小径,这些应该是之前青墨山庄数时采药后留下的路,孙云想要几下往返的路也并不困难。

    继续往前穿过,很快便能看见一处落叶堆满的圆形空地。这空地甚是奇妙。不但形状呈圆状,而且空地四周都是用大树包围着的。如同一个八卦阵图,样子像是之前有人刻意而为之。

    孙云望见了,自知这个地方不太寻常。他继续往前走着,来到了圆形空地的正中央,然后停下了脚步。他似乎有一种预感,那个青衣老怪一定会在这个地方出现,毕竟这个地方四周的景象似乎是人为过的,如果那个青衣老怪就是在这里定居,那这里的空地会如此别致也无所多疑。

    孙云站在空地的正中央,自己原地转了转,不断环视着四周景象。由于空地处只有四周有大树包围,所以这里并不像前面的那些被大树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幽暗地段,空地正上方没有任何树枝遮挡,基本上这里算是能够接受最多阳光的地方这也更加确定了孙云的想法,他认定这里一定会有青衣老怪的足迹……

    就在孙云伫立思索间,突然从满是落叶的堆积处,传来丝丝的“沙沙”响应该是有什么动物的迹象。

    孙云两眼凝视着,“嗖”地拔出了腰间的“银月刀”,以防不测。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愣是让孙云惊讶了许久,只见树丛的动静越来越大,落叶展开,突然从里面窜出一条花蜈蚣这条花蜈蚣孙云是见过的,刚刚来到青墨山庄所见到的的那个死者,就是丧命于这条三尺长的花色蜈蚣。

    孙云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想到这条三尺长的花蜈蚣能够瞬间使人致命,那他自己就必须万加小心。于是,孙云手中的银月刀稍稍提起,正对着面前的花蜈蚣,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这条三尺长的花蜈蚣似乎是有灵性一般,居然如毒蛇一般立起了前身看来这花蜈蚣是训练过的,而且具有很强的侵略性和攻击性。

    就在孙云凝视间……突然,花蜈蚣后身一蹭,整只身体直接像箭一般地朝孙云飞了过来。孙云还没来得及眨眼,下意识地右手一式“银月斩”。只见一道银光闪过,正朝花蜈蚣身形劈去,只听一声怪异的声音,飞来的花蜈蚣被一道劈成了两半,两半的尸体分别倒在了左右。

    而孙云这边似乎还惊魂未定,他的出击也是下意识的。他还从来没有讲过如此危险的蜈蚣,若是刚才自己没有果断出刀,箭一般飞来的花蜈蚣很有可能就在一瞬取了自己的性命。

    孙云提着银月刀,整个人还粗粗地喘了几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而根本不由孙云都有时间反应,就在孙云想要重新站直,头上忽地飞过一个青色的庞然大物。

    由于刚才的受怕,孙云这回想也没想,右手举头看也没看地就又是一道“银月斩”。然而这一回青色身影的速度过快,孙云的“银月斩”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月光后,就没了结果孙云的这一刀劈空了。青色身影从孙云的头上飞过后,直接飞到了孙云对面的一根树枝上。

    简直就像一只飞翔的大鸟,但是等孙云回头正望时。那个青色身影居然是一个人这一回孙云看清楚了,的的确确是一个人,他一身青色的布衣,满头都是凌乱的白发,如怪物一般。孙云认出来了,他就是之前害死那个不明人士的凶手。但上一次只是一瞬之间的一面之见,这一回孙云倒是全然看清楚了这个青衣老怪的所有真面目。

    青衣老怪如同蝙蝠一般倒立在停下的枝头上。由此看来他的武功绝属上乘,而且十分的诡异。孙云仔细地望去,可是他的打扮实在是让人有些惊讶甚至是有些让人害怕。首先确定的是。这的确是一个人,不是之前青墨山庄的弟子所猜测的“怪物”。这个老者年约七十,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皱纹可以看出他所经历的岁月的沧桑。但是身形老态却始终不觉年至终老,魁梧的身形、迅捷的身手。这样和年轻力壮的汉子没什么两样。但是让人不解的是。他满头的白发甚是蓬乱,似乎是很久都没有梳理了……

    “你终于出现了……”孙云两眼凝视着面前倒挂在枝头的青衣老怪,手提着银月刀不敢懈怠,先言问道,“看来你的确如青墨山庄的弟子所说,装扮惊悚、武功诡异,简直就是个‘青衣老怪’”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就在孙云说完后,青衣老怪突然用苍老又神秘的声音回道。“之前青墨山庄的弟子被我打伤后,他们就再也不敢来找我了……但你不一样。你明知道这里的危险,却还敢一个人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主动紧这林子里,胆子倒是不小啊……”

    “哼,是吗?我的胆子可是会让你失望的……”孙云笑了笑,见到了青衣老怪的真面目,并和青衣老怪对过话后,孙云反倒是没有之前那样害怕了。

    “看来你的确不一般,不但胆识颇高,而且武功出手果断得很……”青衣老者依旧倒立在枝头上,直望着孙云道,“刚才见到了老夫的花蜈蚣,当机立断做出了反应,可以看出你的果断和之面,只是……你的武功还逊得很罢了……”

    孙云不知道青衣老怪这么说什么意思,对自己又会有什么“企图”,于是孙云立刻直入正题道:“晚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前辈你,就直呼‘前辈’好了。晚辈运镖途中,亲眼见着前辈你害死一条人命。而且不只如此,听青墨山庄的人说,前辈在这之前,还害死了四条人命,并打伤过青墨山庄的兄弟。晚辈从来就是一个好打抱不平的人,想着前辈给青墨山庄这一带造成了恐慌,于是晚辈便壮胆来这儿讨教讨教,前辈所为之事究竟为何?”

    然而,青衣老怪依旧是面不改色,继续用诡异的口气说道:“哼,老夫做事一向全凭性子,没有人可以管住我。不过老夫是一个直理的性情中人,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错”

    “连续害死五条人命,这还无错?”孙云听了青衣老怪的话,咬牙问道。

    青衣老怪却不管孙云的情绪,继续一保常态道:“我杀了那些人,其实是在帮方珍士那个家伙,没想到居然会被你们误解……至于打伤他弟子的那一次,完全是出于意外,不过也是他自己不对在先……”

    听了青衣老怪这些话,孙云倒是有迟疑起来。因为听青衣老怪的口气,孙云感觉得出他不会轻易说谎,如果刚才青衣老怪所说的都是真的,拿这其中必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五个死者的秘密。

    “那依前辈的意思,这一切的原委到底是什么?”孙云也想要快点弄清楚,以解之前的种种误会。

    谁知,那青衣老怪并不领情,倒是用诡异的口气道:“哼,想从老夫嘴里道出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知道的话,可是要被老夫认可的人才行”

    此话实是耐人寻味,孙云颇有不解其意,于是又问道:“前辈究竟什么意思?”

    青衣老怪顿了顿,随后倒立在枝头,对孙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道:“想知道的话,两日之后还是到这里来,老夫要亲自看看,你这个毛头小子究竟有没有资格知道真相”

    说着,青衣老怪身形一闪,一瞬之间就从孙云的眼前消失了,就和鬼一样,愣是让孙云惊了一下。

    不过让孙云疑惑的,还是青衣老怪说过的话。不过这青衣老怪性格也甚是古怪,说完最后一句话,还没等孙云继续回口,就一瞬间消失了,似乎她最后得一句话像是对孙云下的命令一般。

    当然,一向想要弄清楚真想的孙云,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虽然见着青衣老怪行事言行古怪,说完最后的话就走了,但孙云依旧是低头暗道:“两日之后还来这里,要看看我究竟有没有资格,他到底什么意思……反正两日之后应该没有多事,过来会会一二也无妨。而且,我一定要弄清楚真想,不管前辈你怎么刁难我……”

    于是,孙云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