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五章 青衣老怪 上
    “对了,前辈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孙云又对方珍士道,“刚才在贵山庄的路上,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怎么了?”方珍士今文道。

    于是,孙云把自己亲眼所见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

    方珍士听着孙云的叙述,先是不禁睁大了眼睛,随后眼神下低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印象的样子,随后说道:“不会吧,这已经是第五起了……”

    “看来贵山庄的弟子说得没错,之前确实也发生了一样的事情是吗?”孙云又问道。

    “是的……”方珍士也略带叹息的口气说道,“之前发生的四起也是一样,死者都是中毒而死,而且都是那个青衣老怪干的……”

    “青衣老怪?”孙云听到了这个称号,不禁问道。

    “这是我们给他起的名字……”方珍士继续说道,“有两三次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那个青衣人就从我们身前闪过。不仅仅是发现尸体的时候,有时出门不远的时候,也会偶尔发现他的身影。由于那个青衣人身形诡异、轻功甚好,又是一头白发,所以我们这里给他起名为‘青衣老怪’……”

    “方庄主是说,除了发现死者的时候,以前还有遇到过那个青衣老怪是吗?”孙云又紧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方珍士回忆着道,“那个青衣老怪据说是最近总在离青墨山庄不远的丛林里徘徊,之前去林子里采药的弟子说曾经相逢几面。甚至有几次晚上去林子里时。还有弟子因此而受了伤,据说是被那个青衣老怪打伤的……因此后来,庄里定了规矩。山庄弟子不可以单独进那个林子,尤其是在晚上……”

    “那个青衣老怪还打伤过贵弟子?”孙云有些惊讶道,“这个青衣老怪到底是谁,为什么行为处事如此诡异?还有,那些被他杀害的人究竟是谁,和他究竟有什么关系,青衣老怪从他们身上拿走的东西又是什么?”

    “其实。我们也不清楚那些死者的身份……”方珍士跟上道,“算上今天,已经发生五起了。之前的四起我们也没弄清楚死者的身份,而且我们一直也很疑惑,那些死者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墨山庄附近……”

    “之前晚辈等人看到死者的时候,他在贵山庄表现出的是偷偷摸摸的样子。似乎不像是有什么好的干事。弄清楚那些死者的身份。说不定是解开一切谜题的关键……”孙云先是揣度了一句,随后想了想,又问道,“对了,方庄主,您说之前贵弟子在林子里又和那个青衣老怪有过碰面,那那个林子究竟在哪儿?”

    方珍士听了,不禁反问道:“孙少主问这个干什么?”

    孙云顿了顿。随后回答道:“晚辈有意,想要去那里看一看。也想要去见识见识那个青衣老怪”说着,孙云的双眼透射出坚定的目光。

    “孙少主你也要去那个林子吗?”方珍士听了,做出劝解道,“方某劝孙少主还是小心为是,之前本门弟子前去林子的时候,就被青衣老怪给打伤了。听他们说,那个青衣老怪的武功甚是高强,简直就和怪物一样。由于后怕,他们甚至再也不敢去那个林子了……”

    “有这么恐怖?那晚辈倒是更像见识见识那个青衣老怪了……”孙云想了想,嘴角扬起微笑道,“即使他再厉害,打伤过贵弟子,但至始至终他没有取贵弟子的性命,说明他的意向并不在于置贵弟子于死地。他杀死的,是那五个人,因此一定要弄清楚那五个人的身份。而要了解一切,就必须再找到那个青衣老怪才行……”

    “可是那个青衣老怪的武功那么厉害,孙少主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方珍士又有些担心道。

    孙云自信道:“晚辈来到大都后,经历过与察台多尔敦的糜战三番,见识过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的太极武功,什么武林高手没会过?这次莫名出来个青衣老怪,还接连害死五条人命。次事影响甚大,晚辈一定要弄清楚不可”

    方珍士想了想,随后又道:“既然孙少主决心已定,那方某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不过方某还是要提醒孙少主,那个青衣老者高深莫测、行举不定,孙少主一定要万事小心”

    “多谢方前辈提醒”孙云也回谢道。

    提完了“青衣老怪”的事情,方珍士又想到了今日的贵客“北原五侠”,于是转而话题道:“对了孙少主,刚才方某也说过了,近些时日北原五侠五位武林前辈将要前去大都贵镖局,不知孙少主你是否有话要和五位前辈所言?”

    孙云听了,这才想起今天到场的尽是显赫有名的前辈,决不可又喧宾夺主的意思。于是孙云站在五位前辈的中间,还是恭恭敬敬道:“晚辈孙云见过五位前辈”

    “北原五侠”的领头陈扬见了孙云,最先回应道:“在山东的时候,陈某就听说来运镖局的孙少主在大都不畏察台王府的残酷暴行,为了大都的百姓免受迫害,主动站住来与之抵抗。此等勇气胆识非常人只有,在下等人也是佩服不已!”

    孙云听到了前辈的夸奖,有些腼腆地回道:“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看不惯察台多尔敦残压百姓的恶行,所以出来抵制罢了。当然,这其中也付出了许多不小的代价……”说到这里,孙云的眼神又有些悲伤起来,看来是想到了之前察台多尔敦所做的“勾当”。

    “不,能有这样的胆识,孙少主也算是英雄少年”另外一边,高长云也夸赞道。“现在北方的汉人中,就缺少孙少主你这样的侠胆义士。我们兄弟五个在山东的时候,是以‘施财’救济百姓。却是很少有人能像孙少主你这样敢于站出来正面抵制朝廷的暴行。”

    “可是站出来抵制又有什么用呢?”孙云的口气一下子又变得低沉道,“晚辈之前也做了不少,可是依旧不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而且由于做了之前的所有,察台多尔敦一度将来运镖局作为了反对势力,如果不是察台王出来极力庇护,恐怕来运镖局早就遭到察台王府的毒手,晚辈今日也没机会站在五位前辈面前说话吧……”

    “诶。孙少主此言差矣”这边,钟齐山回应道,“如果不是孙少主你敢于主动站出来反抗。大都的百姓可能永远都只能活在蒙元朝廷的压迫之中。这回我们兄弟五个前来大都,就是想要效仿我们在山东一样,以财施救百姓。要是这次我们兄弟五个的施财加上孙少主你不屈的精神气,相信大都的百姓受其影响。不会再活在无尽的压迫中……”

    “对呀”陈扬又继续道。“孙少主,这一回我们兄弟五个到时还要前去贵镖局一趟,与之细谈事宜。相信只要这一切成功运作起来,大都的百姓都能免收沉重赋税之苦。”

    “前辈们的为民之心,晚辈实是敬佩,只是……”孙云又有些担心道,“这大都可不比山东,大都是蒙元的首都。政治权利集中,如果一旦无意得罪了例如察台王府等高层。可能会有非常可怕的后果。这些之前来运镖局都是经历过的……”孙云的口气夹杂着一些紧张。

    而陈扬等人似乎并不在意,或者说,他们并没有见识过大都蒙人的所作所为,所以并不像孙云这样担心。陈扬依旧是笑着说道:“这样吧,孙少主,今日你远程运镖而来,一定身心疲惫。今日你先回去,待到我们兄弟五人来到府上,再作细谈”

    孙云想了想,自己今天的任务的确只是运镖,顺便拜访一下方珍士方庄主,遇到“北原五侠”纯属偶然。而且孙云现在自身还有其他事务,而五位武林前辈又迟早会登门拜访,想要弄清楚事宜也不纠结这一时半会儿。于是孙云想了想,随后又对五位前辈行礼道:“晚辈知道了……今日晚辈能见到武林中名誉响贯的‘北原五侠’,实属有幸。待到他日五位前辈来到府上,晚辈一定多加招待。今日运镖一行还有后事,晚辈先行告辞”

    “告辞”陈扬等人也回声道。

    于是,和“北原五侠”及庄主方珍士告别后,孙云离开了青墨山庄的正厅……

    回到了青墨山庄的大门口,何子布、任光等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见到孙云终于从山庄里出来了,何子布不禁道:“孙大哥,你怎么这么慢才出来?”

    “噢,‘北原五侠’今日作客青墨山庄,所以耽误了点时间……”孙云回应道。

    “北原五侠?”何子布听了,不禁道,“孙大哥你遇到了那五位前辈?”

    “怎么,阿布你认识?”孙云又问道。

    何子布接着道:“‘北原五侠’怎么不认识?孙大哥你们从南方过来,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北方人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认识‘北原五侠’的。他们在山东的施财义举可是传遍了北方中土,我当然也很敬佩他们!”

    孙云听了,继续说道:“那阿布你可能会很高兴了,过些日子,‘北原五侠’可是要拜访我们来运镖局的……”

    “这是真的吗?”何子布突然兴奋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孙云又接上道。

    “那可太好了,我一直都很敬佩他们五位前辈,没想到居然能见到本尊……”何子布遐想了一番,随后接着道,“好了,孙大哥,我们快回去吧,我肚子快饿死了,过几天我还要准备见‘北原五侠’呢……”

    “看把你兴奋的……”孙云先是回了一句,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于是又对任光说道,“阿光,你带着这些镖师先回镖局去吧,我在这里还有一些事情……”

    任光听了,不禁问道:“还有事情……少主你一个人吗?”

    孙云轻轻点了点头,表示默认答应了。

    “孙大哥你有什么事情,我也要留下来陪你”何子布又道。

    “不,你和阿光他们先回去,我一个人留下来就好……”孙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可是……”何子布似乎是还不想放弃,继续留道。

    任光这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向了解孙云所想的他对何子布做出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随即道:“行,就依少主所说,阿布,我们先回去……”

    “噢……”何子布略带沮丧地低头答应道。

    孙云闭眼想了想,随后又对任光道:“阿光,你们回去后在镖局等我,天黑之前我一定会回来”

    “我知道了,少主”任光用信任的目光望了一眼孙云,接上去道,“少主,我们在镖局等你,你自己一个人可要万事小心!”

    “我知道……”孙云简单地回答了一句。于是几句话后,来运镖局的大部队就开始往返了,留下孙云一个人还在青墨山庄这里……

    待到来运镖局的车队走远了,孙云对身边刚才送自己下来的青墨山庄弟子董渝道:“董渝兄弟,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听到孙云有些不寻常的口气,董渝不禁问道。

    孙云停顿了好一会儿,随后才开口道:“之前你们庄主口中所说的那个青衣老怪……他经常出没的那个林子你知道吗?”

    “孙云兄弟你该不会……”董渝似乎是知道了孙云的想法,有些吃惊道。

    孙云转过头来,带着坚定的眼神道:“我想要去那个林子,带我去那里好吗?”

    “可是那个林子……”董渝想要阻止道,“孙云兄弟如果刚才听了庄主所说的话,我想你应该明白。那个青衣老怪的武功高深莫测,而且行踪诡异不定,之前也打伤过我们山庄的弟子。连方庄主都警醒我们不可以单独在那个林子里行动,尤其是在晚上。现在那个青衣老怪才刚刚又夺去一个人的性命,孙云兄弟一个人贸然前去,恐怕……”

    “我总是要去见识见识那个所谓的‘青衣老怪’的,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孙云又坚定道,“我知道这可能是危险了一些,但是我孙云这辈子什么危险没见过?察台多尔敦的残暴、雾隐丛林的石雷陷阱,我孙云可以说来到大都后,经历了无数的出生入死。现在只不过是去弄清楚一件事实,放心,我有分寸,不会出问题的……”

    董渝没有立刻回答,似乎还在犹豫。

    孙云见董渝迟迟没有反应,继续说道:“你们青墨山庄不是也没有弄清楚吗?既然那个青衣老怪身世玄乎,就更应该弄清楚不是吗?之前莫名其妙的事情迭起,已经连续丢掉了五条人命,如果不早一些将这个事情弄得水落石出,恐怕还会有其他的人和前面五位死者一样,惨遭青衣老怪的毒手……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就必须要敢于去面对”

    董渝看着孙云无比坚定的样子,犹豫了很久才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在这里也要提醒孙云兄弟一句,此事非常危险,那个青衣老怪的身份和目的还没有弄清楚,孙云兄弟你可不能硬来,调查事情见好就收……”

    “这个我清楚,只要董渝兄弟给我带路就行了”孙云回答道,看来他今天是铁下心要见识见识了。

    “好吧……”董渝转过身,朝着青墨山庄右侧的林子方向道,“跟我来吧,那个林子离山庄还是有些距离的……”

    于是,董渝朝着林子的方向走去。而那个方向,也是孙云等人见到那个青衣老者行完凶后逃走的方向。

    想到这里,孙云的心不由一紧,毕竟他自己也很明白,自己这样孤身一行会非常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