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四章 北原五侠
    “不过光天化日之下偷袭杀害一个手无寸铁之人,岂非君子所为?”林景看着草丛里的死者,又不禁道,“那个青衣者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害他?”

    孙云倒是冷静地想了想,发表了一些不同的意见:“也说不定,现在那个青衣者和这名死者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尚不清楚,如果说那个青衣者真的不是什么善类,刚才他杀人的一幕几乎被我们撞见了,他为什么没有把我们灭口,反倒是自己逃了……凭他刚才逃跑的轻功来看,他的武功绝属上乘,想要杀掉我们灭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这倒也是……”林景听了孙云的话,也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倒是这个死者,他究竟死因何在?”任光看着死者倒地的样子,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口,于是又不禁问道。

    孙云又瞅了瞅死者的各部,发现了一些症状,于是说道:“应该是中毒而死的……你们看,他的耳朵下垂有些发紫……”

    “耳朵发紫较浅,说明中毒不深……”石常松也揣测道,“只用少量的毒就能使人致命,看来青衣者的用毒甚是‘精髓’,也不知是何毒?”

    何子布也略感疑惑,于是想要翻开尸体一看究竟。然而当何子布向前伸手的时候,孙云又一把将他叫住了,随后严肃道:“阿布,不要碰,说不定死者身上的毒性还在。万一你去碰他,也很有可能染上毒……”

    听到这里。何子布也不敢再继续伸手。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众人有些毛骨悚然只见从死者尸体的背后,突然钻出一条三尺长的花色蜈蚣,一看就是毒性极强的物种。何子布头脑一阵恍惚。下意识立刻收回了手。

    只见花色蜈蚣从尸体背后爬出来后,晃了晃头,就快速钻进丛子里消失了。

    而孙云等人愣是惊呆了很久,当然他们也清楚了,那蜈蚣便是罪恶的根源。

    “那是什么……”林景看过后,愣了很久才出声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花、那么毒的蜈蚣。那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看来那蜈蚣是那个青衣者的……”孙云又叨叨了一句,“那名青衣者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这个人……他能精通这么可怕的毒攻。一定不简单,若有一日见到他,我定要一探究竟……”

    “对了,死者包裹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何子布想起了之前死者放进包裹里的东西。现在已是空空如也。于是又问道,“刚才我们还看到的,现在已是空无一物,一定是被那个青衣神秘人拿走了……”

    “那的确也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孙云继续思度道,“从我们第一次看死者偷偷摸摸的反应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东西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那个青衣者为什么要取走它?死者是从青墨山庄那里出来的,八成这东西和青墨山庄脱不了干系……”

    正说着,突然。从孙云等人背后来了三两个褐色衣服的年约二十多岁的人,手上还个个提着剑。从他们的统一装束来看。他们应该是出自同一门下的弟子,就像之前的鸣剑山庄一样。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其中一个人问道,“我们好像听到有惨叫声从这里传出来……”

    “师兄你看,有人死在草丛里了”又一个弟子大喊道。这样看来,他们确实是同一门下的弟子。

    “你们是……”孙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于是先和善地问道。

    而那个人也很有礼,回声应道:“噢,在下乃青墨山庄弟子董渝,今日负责在山庄大门口站岗。方才听到这里的草丛有惨叫声,于是随同门弟子过来看看……”

    孙云一听是青墨山庄的弟子,于是立刻抬手回应道:“原来你们就是青墨山庄的弟子……在下孙云,来运镖局少主,这次接到大都久旺商会杨铮明的示令,接镖运至贵庄。”

    “原来你们就是来运镖局的人……”那个名叫董渝的弟子回应道,“太好了,刚才方庄主还在等候你们,怕你们这回路上又出了什么事……现在看来,一切都没问题。”

    一说到“又出了什么事”,孙云的眉头不禁一皱,因为他很清楚,青墨山庄庄主方珍士也是知道之前雾隐丛林的事情,现在又提出来,孙云的心情又多添几分忧伤。

    当然对方也不是有意而提之,所以孙云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倒是想到刚才的事情,孙云又提道:“对了,刚才草丛里有人死了……你们不要以为是我们做的,刚才我们看到了凶手,可是他的轻功甚好,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谁知,董渝用缓和的口气说道:“这个我们清楚,那个凶手是不是穿了一身青色的衣服?”

    “你们怎么知道?”孙云有些吃惊道,“难道说……之前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哎,这已经是第五起了……”董渝轻轻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之前的四起也是一样,死者都是中毒而死,他们包裹里的信物也被那名凶手给取走了……”

    “原来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何子布听了,有些激动道,“这个青衣人也太残忍了,用同样的手段相继杀害了五人,不管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也太没有人性了!”

    “方庄主其实也让我们私下里暗暗调查这些事情的,只是一直没什么头绪,没想到今日又发生了命案……”董渝又轻声叹息道。

    “查不到凶手,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孙云想了想,随后又说道。“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也不能拿这件事情怎么样……我们今天来的主要任务是运镖,现在已经到了青墨山庄的门口。怎么说我们也要先见见方庄主,这样董渝兄弟你还有众弟子也好向他汇报这件事情。”

    “孙云兄弟说得对,这也不是第一起了,我们还是先完成正事要紧”董渝同意道。

    于是,由董渝等青墨山庄弟子带路,孙云一行人这回很顺利地将镖运到了青墨山庄大门口……

    卸下车上的货物后,按理孙云还是得去见见方珍士方庄主的。走在青墨山庄的阶梯上。孙云又向董渝问道:“对了,董渝兄弟,我们今日的行程很慢。方庄主一定等急了吧?”

    董渝却是轻轻一笑,回应道:“不然不然,今日庄主的事情可不少,因为今日府上来了贵宾。方庄主下令弟子招待还来不及呢!”

    “什么贵宾?”孙云又问道。

    董渝缓了缓。随后回答道:“是‘北原五侠’,他们这次来到大都城行事,先在我们山庄里歇脚罢了……”

    “北原五侠?”孙云有些木然,似乎他并不是很清楚,一听这个名字,就知是五个人,并且都是北方人。不过这也难怪,孙云等人本是在南方的汴梁长大。才来到大都没几个月,自然还是很多东西还不清楚。

    “孙云兄弟不知道吗?”董渝说道。“可能你们来运镖局才来大都没多久,所以不太清楚北方的事情……‘北原五侠’分别是五人,以陈扬为首,后面还有高长云、张铁、钟齐山和郑枫,他们可都是山东人。”

    “山东人?那他们到大都来干什么,还有,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叫‘北原五侠’?”孙云又问道。

    董渝继续耐心地回答道:“之所以有‘北原五侠’这个称号,是因为他们侠义的作为。他们的武功并不是很强,但是却也做出了很多善事。他们本是山东有钱人家的一些子嗣,生得魁梧身材,于是自幼练得一身武艺……但是武功并非专长,由于家境问题,他们年轻的时候也结为兄弟,想到要做一番益于天下之民的事情,于是他们便想到了以财施予天下。”

    “什么叫‘以财施予天下’?”孙云又问道。

    董渝继续说道:“是这样的,由于他们年轻的时候身家显赫,继承家业后,他们便联合起来,把每一次赚得盈利中的余款一部分拿出来,用来施救百姓……由于现在山东边境战事吃紧,长期的战争,无论谁对谁错,遭殃的总是老百姓。朝廷缺饷,于是大肆征收民税,百姓很难上交如此负重的税额。尤其是在山东,战火燃眉,百姓更是苦不堪言。身为山东人,为了不让当地的百姓受苦,于是陈扬他们便实行起了‘施财’的政策,提出一部分余款,相当于是替百姓交了很大一部分税款……‘北原五侠’的家世因为他们五人联合在了一起,尔后越做越大,蔓延至了整个山东。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他们五人的‘施财’,山东的老百姓根本没有办法活下去……”

    “看来,‘北原五侠’能做出这样浩大的义举,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及的……”孙云不禁暗暗地佩服道。

    董渝顿了一会儿,随后又继续道:“听说山东边境那边传来战事,重要关口裕兴城被朱元璋攻破,山东局势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甚至惊动了蒙元朝廷。蒙元朝廷这一回又加重了赋税,已经波及到了京城大都的百姓。由于在山东做出了一些成效,所以这次‘北原五侠’又不远千里迢迢来到大都这里。而想要像在山东那样‘施财天下’,首先必须和这附近的商会、山庄、镖局打好关系,所以他们的第一站是先到了我们青墨山庄,说不定过不多久他们还会到你们来运镖局去的……”

    孙云听了后,随后对“北原五侠”这样一种别类的行侠仗义方式感到钦佩,但是心中却也有另一种疑惑:“‘北原五侠’五位前辈这样做,的确是很大程度上救济了天下的百姓,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样做相当于是帮百姓向朝廷交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对朝廷的妥协。边外战事不断,赋税只能说是越来越重,‘北原五侠’继续这样下去,结果会好吗?或者说,他们能达到起初‘解救天下百姓’的目的吗……”

    走了没多久,董渝将孙云领到了青墨山庄的正厅门口。

    “孙云兄弟你看,这就是青墨山庄的正厅,现在方庄主正和‘北原五侠’等人在内叙事。待会儿说完了事情,庄主叫你的时候,你就可以进去了”董渝又说道。

    “嗯,我知道了,多谢董渝兄弟了……”孙云也还是点头回应道……

    果然,大约过了两柱香时间的功夫,正厅里面传来了动静,似乎是有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了,看来是说完了话。

    “庄主,来运镖局的孙少主在外等候”这个时候,门口的一个青墨山庄的弟子报道。

    “吱”正厅大门打开了,只见正中间穿堂而过,最里面的交椅处坐着一个身着素衣、神态昂然的人,看来这个人便是青墨山庄的庄主方珍士了。

    而在方珍士的两边,又分别坐着五个衣着不俗、一脸阳刚的中年汉子一看就是北方大汉如此以来,这五人便是刚才董渝提到的“北原五侠”陈扬、高长云、张铁、钟齐山和郑枫了。

    “孙少主请进”方珍士看见站在门外等候的孙云,随即说道。

    孙云听了,于是慢慢走进正厅,环顾了一下坐在两边的“北原五侠”,最后直望了一眼面前的青墨山庄庄主方珍士,有利道:“晚辈孙云见过方庄主及‘北原五侠’五位前辈,今日晚辈接大都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之令,运镖至贵山庄。刚才贵弟子等已悉数点目,并无漏错……”

    方珍士看见来运镖局的人终于来了,于是从座位上站起身,几步走到孙云面前,然后用平和的口吻道:“太好了,这回你们来运镖局终于平安到了……上一回朝廷下令贵镖局运镖至寒舍,却在中途遇到不明突袭,任务失败,而且还有人员伤亡……那一次方某也心感遗憾,而且还寄信给贵镖局,以表叹息……”

    听到方珍士也提到了那一次的事情,孙云的心中又是隐隐一痛。不过今日当着中前辈的面,孙云不能太张扬太多的情绪。于是,孙云稍稍顿了顿,还是故作镇静道:“有劳前辈担心了,那一次的事情虽然对我们来运镖局来说损失惨重,但是并无大碍……后查得是有朝廷内讧之人密谋策划劫镖,朝廷也已经妥当处理此事;而且事情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所以方庄主方前辈也不必太过于担心了……”

    “说实话,上一次的事情,我们青墨山庄也有责任在里面,在这里还是再给贵山庄赔不是才是……”方珍士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情,贵镖局尽管提,只要舍下能帮到的,方某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晚辈也提过了,方庄主不比太过自责了……”孙云还是回了一句,“倒是今天见到了江湖上有名的‘北原五侠’五位前辈,晚辈也算是有幸”说着,孙云又用敬佩的目光望了左右两边的五位前辈一眼。

    “孙少主也知道‘北原五侠’是吗……”方珍士继续道,“今日他们五位找方某来有些事宜,刚才在正厅里,方某正和五位前辈谈论事情,所以耽搁了孙少主一二,还望见谅……”

    “不会不会,前辈们有事情,晚辈自然得耐心等候……”孙云先是回应了一句,随后想到了之前青衣神秘人的事情,于是又提道,“对了,前辈,晚辈还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刚才在来贵山庄的路上……”

    方珍士听着孙云的叙述,不禁睁大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