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三章 旧路重拾 下
    第二天清晨,和煦的阳光重新映照着整座大都城,昨日的凌乱飞雪早已停止,城里的百姓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无论是四面城门,还是长阳中道,从北郊口到老西街,虽然曾经经理过许许多多的风云沧桑,但在今日全部焕然一新……

    久旺商会这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地忙碌着,频繁的里外穿梭、货物搬运,主要还是在于今日来运镖局有一趟镖要送往青墨山庄。

    青墨山庄是大都城郊非常重要的势力,蒙元朝廷也是非常重视。当然对于来运镖局来说,他们也绝对忘不了那一次运镖青墨山庄时发生的“惨案”。但是时过境迁,毕竟曾经的悲痛并非青墨山庄所为,而今能重新有机会前往青墨山庄、与人有谈,又没有朝廷干涉,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虽然这趟镖是久旺商会的会长杨铮明指令的,但是来运镖局还是把它看得非常重视,于是今天一大早,孙云、任光等人就已经在商会门口耐心等候了。只是这一次来运镖局并没有带太多的人,人数货物加在一起,不过十几人、两三车货箱……

    “快点,把最后那几个箱子搬到后面的拖车上”久旺商会门口,杨铮明大声喊道。由于杨铮明和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有很好的交情,所以在平时的很多方面,杨铮明还是很照顾来运镖局的。

    何子布和林景两个人把箱子抬到最后的一车上,然后用麻绳将其牢牢绑住。不使其掉落。一切布置就绪了,林景冲着前面的孙云喊道:“少主,全部都完成就绪了。可以出发了”

    孙云对着后面的林景点了点头,随后又转头对杨铮明说道:“那么杨前辈,我们先走了,等我们运镖回来了,再通知你消息。”

    杨铮明也点了点头,回声应道:“嗯,这一次孙少主务必将这趟镖运至青墨山庄方珍士方庄主的手上。也顺便有机会拉好来运镖局与青墨山庄的关系……当然,几个月前的事情鄙人也不多提了,还是提醒孙少主等人一路上万分小心”看来杨铮明也对几个月前的“惨剧”感到哀惜。

    孙云没说什么。只是闭眼缓了一下,努力调整自己的心境,不去多想原来的事情。随后,孙云睁开眼。重新道:“多谢杨前辈提醒。那晚辈先暂时告辞了”

    “驾”于是,随着马夫的一声驭马叫喊,来运镖局一行人上了路,重新朝着青墨山庄的方向进发……

    出了大都城门,首先经过的自然是寸草不生的荒原。几里荒原行道处,黄沙掩面尽凄凉。奈何子须非故人,撇径阳尘换飞霜……这里的尘郊处,还留有昨日的一丝丝未化的积雪。但这些都并没有让孙云等人过于关注对于他们来说,来运镖局搬至大都数月。行了十几趟镖,这条出城的必经之路已是再熟悉不过了……

    穿过荒郊,来到了那座北原鲜有的密林丛生的山陵,只是寒冬时节,山上的许多树木都已枯叶尽落。但是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引起注意的,是经过山路时,眼见山脚下的那三座石碑。

    那是何子布曾经的三个兄弟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的墓碑,车队行到这里,何子布最有感触。当然,孙云也是看出了何子布的想法,随即对何子布道:“阿布,如果留恋的话,就去看看吧……”

    于是,何子布独自一人下了车,走到了兄弟的坟冢前,还是像往常一样,跪在坟前说了一些话。只是这次因为有任务在身,何子布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兄弟我这次又要重新前往青墨山庄了……今日没时间了,改日清闲有空,兄弟我再回来见你们……”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何子布又重新站起身来,回到了大部队中……

    翻过了山道,与之前第一次运镖去的鸣剑山庄擦肩而过,再往山涧处行得半个时辰,就要到了孙云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敌方雾隐丛林。

    “雾隐丛林到了”孙云用悲枯的眼神望了望林子四方,随后走在最前面,缓缓道,“几个月前,我们第一次在运镖去往青墨山庄的途中,在这里和察台王府的杀手殊死搏斗了一番……”

    不只是孙云,包括任光、林景、石常松他们,以及后面的其他镖师,对于几个月前的事情,他们还是记忆犹新。那时的雾隐丛林和今日不同,雾隐丛林弥漫着浓浓的水雾,也就是在这充满杀机的丛林,察台王府的杀手布下了石雷阵,结果来运镖局虽然一再警惕,还是没有避免伤亡。并且来运镖局的众人还和察台王府的杀手糜战一番,损失依然,而杜鹃的双脚也在那一次危境中落得残疾。

    当然,印象深刻的还有何子布,也就是在那一次,在这里,何子布亲自结果了自己的兄弟欧阳聪的性命……

    须叹今日雾隐丛林不同往日,由于昨日几点落雪,今日的雾隐丛林并不像往日一样浓雾弥漫,而是四周各处清晰可见。不过这也让来运镖局的人放心了不少,至少这次运镖不会再遇到他人的偷袭了。

    不过来运镖局行程的速度也不快,尤其是到了这雾隐丛林,众人更是放慢了脚步。也许他们还在警惕,毕竟之前的事情给了众人一个十分警醒的“教训”;也许他们无法忘却,因为那次记忆的痛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深了……

    “这里还有那三棵大树被炸断的痕迹……”何子布突然走上一个土坡,指着面前被炸断的树干所遮掩的洞穴道,“那日我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不对劲,只是石雷引爆得突然,我当时就在这个洞穴里面昏过去了……”

    的确。那日在雾隐丛林的入口,何子布在这个地方就发现了坡上土质又被人翻新的痕迹。当时事发的执行人欧阳聪想要杀人灭口,于是提前引爆了石雷。结果何子布成了第一个遭殃的对象。好在当时何子布站在这个洞口附近,石雷爆炸的一瞬间,何子布是掉在洞穴里去了,三棵大树砸下来也只是掩盖住了洞口,何子布的头撞到树干上晕过去了,何子布才得以躲过一劫。也正是这一次的幸运,才有了自己后来醒来绕道结果欧阳聪的事情……

    “如果我能早一点醒过来。阻止孙大哥你们的话,或许这一切都能避免,来运镖局就不会遭受到这样大的损失了……”何子布望着这个洞口。还有些自责和懊悔道。

    孙云走上前,拍了拍何子布的肩膀,缓缓说道:“事情过去已经过去了,有些东西已经没有办法再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是继续朝前看罢了……”

    “就这样过去,孙大哥你就真的放得下吗?”何子布回过头,情绪略微激动道,“那那些来运镖局死去的兄弟,杜鹃姑娘的双腿,孙大哥你都能放得下吗?这些都是察台王府的察台多尔敦一手造成的,还有被察台多尔敦残害的鸣剑山庄弟子以及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孙大哥你真的……”

    何子布说到这里。孙云心中又是一阵刺痛,一想到察台多尔敦。孙云马上就会涌起一股想要报仇雪恨的杀心。但是作为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自知自己决不能依情绪而为事,何况察台多尔敦已经被他的父亲察台王给“囚禁”了,镖局里有许多的东西需要重建,孙云也不能再把太多的心思放在“报仇”上了。

    孙云想了想,随后回道:“对于曾经的一切一切结果,我都可以放下……但是对于察台多尔敦的恶行和他乒百姓的残酷,我绝对不会忘记。现在他是被察台王囚禁住了,但若还有一天他敢再犯,我孙云发誓绝不放过他!”孙云最后的这一句充满了愤怒,对于孙云来说,作恶多端的察台多尔敦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自己的仇人。

    “只是现在,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孙云缓了缓情绪,随后又用平和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能做的,是要提高警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而且,来运镖局从此以后也要低调行事,寄人篱下,尤其是在京城,不能再牵连到朝廷干涉的事情上去了……”

    何子布听了孙云的话后,自己的情绪才算是又稳了下来。孙云又一次拍了拍何子布的肩膀,继续道:“好了,走吧,我们还要赶路呢……阿布你不是最熟悉这里的山路吗?快点回去,我们还要你带领区青门山庄呢”

    何子布镇定了好一会儿,觉得孙云说得都很要道理。而且更难能可贵的,孙云作为来运镖局的少主,一直是把整个镖局的命运放在第一位,自己的私人恩怨能够放下,这让何子布自己也是佩服不已……

    于是回了大部队,车队继续上路。雾隐丛林一路上经历的沟沟坎坎,都曾经是浓雾里,孙云等人与察台王府的刺客搏杀的场景。孙云甚至依稀可以记得,自己在哪一道坡、哪一棵树前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这样的记忆对于孙云来说,实在是太深刻了……

    满含着沉痛的心,纠结着悲痛的回忆,来运镖局的所有人总算是走出了这个无数令人痛心的雾隐丛林。而出了这道林子,前面的路一下子又豁然开朗起来。眼前是一条宽敞的马道,虽然并不像之前林子那样密树丛生,但是马道两旁还是有高高低低的北方植被,上面还有常青的树叶,在寒冬中释放着鲜有的苍翠……

    “再往前面走,就到了青墨山庄了”何子布走到了孙云跟前,指着前面说道。

    孙云也看了看手中从久旺商会拿过来的地图,随后又抬头望了望道前,跟上说道:“根据杨前辈给的地图来看,的确没错……是的,没错,你们看,前面那个庄子不就是我们现在要去的‘青墨山庄’吗?”

    “好像是真的”任光也在一旁兴奋道,“我们快去吧,说不定方珍士方庄主还在等着呢”

    “等等,你们看,那里有个奇怪的人……”石常松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不经意间提道。

    果然,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出声,随后稍稍掩蔽了一下自己的行踪,往青墨山庄的侧边望去只见一个布衣打扮的人从青墨山庄的侧墙处冒了出来,到处东张西望,贼似的,似乎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手里还揣着一个东西,那人将那东西放在了自己腰间的包裹里,不知何物……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在那里干什么……”何子布不禁小声问道。

    “嘘”林景立刻对何子布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太大出声。

    只见刚才那个奇怪的人又东张西望了一番,发现确实没有人看见,于是一股脑儿地钻进了马道胖的丛子里。不过这一幕,却是让来运镖局的一行人望了个正着……

    “这家伙在干什么,好像不是在干什么好事……”任光又轻声嘀咕了一句。

    “既然不是好事,那我们过去把他抓来好好询问一顿……”一向头脑简单的何子布有些沉不住气道。

    关键时候,孙云又将何子布拦住了,并提醒道:“不行,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我们这样贸然前去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还是先看看再说……”

    全队人中,只有孙云的头脑最冷静,而且他又是来运镖局的少主,一般运镖出行在外,所有的一行人都听他的……

    “啊”就在来运镖局的众人还在疑惑讨论间,草丛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惨叫。这一声惨叫不得了,可直接把来运镖局众人的心给提了起来。

    而就在惨叫声过后没多久,一个画面让孙云等人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披着青色衣服的人从丛子里冒了出来,一个身形闪过,就是一瞬间、一眨眼的功夫,就从孙云等人的一侧消失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个青衣者就不见了踪影,连一丝气息都察觉不来。孙云眼力算好的,青衣者刚刚跃过的一瞬间,孙云看见了青衣者满头的白发看来是一个白发老者。

    何子布想要向刚刚青衣者“逃跑”的地方追过去,孙云又一把将他拦住了,并说道:“别去追了,阿布,先看看刚才丛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孙云、任光等几个人跑到了刚才发生惨叫的地点,拨开密密的草丛,眼前的景象让孙云等人不觉一震只见草丛里躺着一具尸体,而尸体正是刚才孙云等人见着的,那个东张西望贼一样的人。

    “他死了……”任光把了把脉搏,随后疑惑道,“难道是刚才那个青衣者干的?”

    “也许错不了,毕竟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不像是再有其他人可以做到……”孙云又四下瞅了瞅,发现了死者腰间被打开的包裹,即刻道,“你们看,他包里的东西没了”

    众人一望,果然,死者包裹里空空如也,但是刚才他们看得很清楚的,那个死者生前的确是把手里揣着的东西放进腰包里的。

    “这样看来,那个青衣者的目的,就是这人包裹里的东西……”石常松一边分析,一边说道,“问题是,这名死者和那个青衣者就是谁,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那青衣者的目的又是什么?”

    孙云一时间也摸不着头绪,他回头望了望,想到刚才死者是从青墨山庄那里出来的,于是不经意提道:“说不定……这人和整件事情,和青墨山庄有密切的关联……”

    听孙云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又放到了孙云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