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零二章 旧路重拾 上
    近些时日的大都较为平静,尽管蒙元朝廷纷争依旧,以扩廓帖木儿、李思齐及察台王为首,内讧不断,但这些都没有给这座沧桑古都带来多大的风云突变,所以城里的百姓还算安定了一段时间。要说唯一有些负重的,那便是山东边境的战事,自打裕兴城被攻陷的消息传到了京城大都,朝廷上下开始重视起了战争事紧。正因如此,百姓的赋税也较之以前加重了一些……

    现在正处寒冬时节,北国大都的寒冬确实不比他地,尽管也有飘雪,却因天干物燥鲜有堆积。但是让人难受的,自然是北国的寒风,尤其是大都城郊以外的地段,寥寥几里荒无人烟,大风寒沙尽显大漠孤色……

    过了城郊的几里沙路,前面就是一座山陵。尽管山峰不高,却也是树丛紧密,与大都城郊形成了鲜明的风景对比。当然,由于是寒冬时节,山上的树木也是枯叶凋零。

    这座山也是许多出城人并经之地,之前来运镖局前去鸣剑山庄或是其他地方运镖的时候,也会翻过这座山,因此这里的山间小道也留下了不少行人的足迹。

    而在山脚的一侧,不时飘来屡屡的青烟,与天上飘落的唏嘘雪花交相映衬,给人几番惬意之感。轻烟飘起,自是有余人燃香,山脚处观望一处,竟是来运镖局的何子布跪立在三座石碑前。正面望见石碑上的字样,即是清楚这三座石碑是何子布三个兄弟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的墓碑。

    原来何子布今天上午向孙云请假,仅仅是为了出城到这山脚下祭奠自己的这三位兄弟。当然,孙云也很直接地答应了。也许是知道何子布的意图,孙云才答应得这么直截了当。

    来运镖局的所有人都很清楚,何子布和他三个兄弟的经路历程。原来在来运镖局搬来大都之前。何子布四人是很好的兄弟。不过作为正人眼中的“游闲之人”,他们以偷窃蒙古人的财物为生,还自以为是“正义”的行为。

    然而当何子布遇到了孙云、杜鹃等人,并遭遇了“程氏酒楼”的血腥风波后。他的人生观也彻底改变。孙云的训言让何子布刻骨铭心。杜鹃的善良和不计前嫌让何子布感动不已,何子布因此也想到要报恩于孙云等人。成为了来运镖局的一员。

    但是欧阳聪的行为处事却和何子布相反,依旧照旧行事,造成了不敢想象的恶劣后果,这也让何子布看清楚了他们之前所做过的错事。之后。何子布便与欧阳聪分道扬镳,方可和费能宏两人由于自身的软弱,跟在了欧阳聪的身边。

    尔后欧阳聪嫉妒何子布,投靠了察台王府,帮察台王府做事。结果在摔跤大会上,方可和费能宏由于不屈察台多尔敦的残暴,惨死在了蒙元壮汉的手上。何子布至此与欧阳聪誓不两立。

    到后来欧阳聪还想一并害死何子布,一度在雾隐丛林设伏,而也就是在那个生死一线的丛林,何子布终于亲手杀了欧阳聪。为死去的两兄弟报仇雪恨……

    但是何子布的心情并不好,毕竟兄弟间的互相残杀是何子布最不想看到的,他也没有想到因为人生道路抉择的不同,最后竟导致了手足相残……

    为了祭奠死去的三位曾经的兄弟,何子布还是把三个人的石碑放在了一起,借以怀念曾经相并相连的岁月,并警醒自己的道徒之路……

    何子布在石碑前也没有呆多长的时间,上了几柱香、说了几句话后就又重新站起身。毕竟来运镖局那里可能还有别的事务,何子布还得赶紧赶回去才行。于是,简单到此祭拜了逝去的三位兄弟后,何子布便重新转身,准备回去……

    来运镖局内……

    “义父,你找我有什么事?”之前休息的时候,孙尚荣突然有事要找孙云,孙云进屋找到自己的义父后,即刻问道。

    孙尚荣缓了缓,似乎在担心着什么,随后才慢慢说道:“久旺商会的杨铮明刚才来信镖局了,说要我们去帮忙运一趟镖……”

    “帮就帮啊,我们每次运镖不都是找杨前辈的吗?”孙云觉得运镖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却看见孙尚荣一脸略微紧张的神态,于是又问道,“怎么了,义父,又有什么事情吗?”

    孙尚荣沉顿了一下,随后接着道:“运镖是小事,但是地点……”

    “地点怎么了?”孙云继续问道。

    孙尚荣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道:“地点是青墨山庄……”

    此话一出,孙云不禁愣了一下。青墨山庄孙云等人怎么不清楚?不仅清楚,孙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地方。就在几个月前,朝廷下令来运镖局运镖至青墨山庄,察台王府却在途经的雾隐丛林设下埋伏,致使来运镖局损失惨重,就连杜鹃的腿也在那一次事件中残废了双腿……也因为那次的事情,孙云与察台多尔敦彻底结下了仇。如果不是察台王亲自出面妥置了事后,并囚禁了察台多尔敦,可能孙云这辈子都会和察台王府誓不两立。

    所以今日听到了孙尚荣说到“青墨山庄”,孙云愣是呆住了。孙尚荣自然也清楚孙云心中所想,于是轻声缓和道:“我知道,云儿,那次的事情……其实不只是你,来运镖局上上下下都很痛心,就连鸣剑山庄的庄主花叶寒也前来镖局慰问过……”

    孙云刚才一直是紧握着拳头,似乎还在为原来的事情感到愤怒。但是时过境迁,事情已经发生几个月了,孙运还是放下了自己的一些情绪,神情慢慢缓和了一番,也松开了拳头。但是孙云依旧是对青墨山庄的运镖“心有余悸”,于是又问道:“这一回是朝廷命令的,还是杨前辈要求的?”

    孙云的意思很清楚,上一次镖途遇险,是朝廷下的命令,青墨山庄又和蒙元朝廷的关系甚好。如果这回又是朝廷下旨的,那孙云又会有别的担心。

    孙尚荣也是听出了孙云的意思,于是缓和说道:“别太担心了,云儿。这次运镖的事情和朝廷没有关系。杨铮明只是让我们运镖到青墨山庄,仅仅而已……”

    “那就好……”听到了这句话。孙云的心才逐渐放了下来,但是他又想到了青墨山庄与朝廷的关系,随后又问道,“蒙元朝廷一直扶持青墨山庄。给了青墨山庄很大的俸禄。而杨铮明杨前辈自然也很清楚,上一次镖途遇袭的事情,为什么这一回还安排我们去青墨山庄?”

    孙尚荣回应道:“由于发生了上次的事情,几个月来,我们一直都没有和青墨山庄有过任何的联系……虽然说上次的事情让整个镖局痛心疾首,但毕竟这全是蒙元朝廷、察台王府的阴谋,和青墨山庄并没有任何的关系。青墨山庄知道了那次的事情后。也寄信过来表达了哀思……这次去青墨山庄,正好也是改善来运镖局与其的关系……”

    “可是青墨山庄站在朝廷一边,我们这么向他们妥协,这样……真的好吗?”孙云又有些担心道。

    孙尚荣听了后。轻轻一笑道:“云儿啊,来运镖局现在寄人篱下,有些事情并不能任由而行,还是必须去适应……只要自己的原则不变,和其他部处好关系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知道了,义父,云儿只是随便说说罢了……”孙云怕孙尚荣对自己有别的担心想法,于是用安慰的口气回应道,“对了义父,这次去青墨山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孙尚荣紧跟着回答道:“就在明天上午,出发地还是在久旺商会,到时候细节事务,杨铮明会和云儿你们说的……”

    “好的,义父,那我待会儿就去安排随行的人手好了。”孙云一脸从容地回答道,然后在厅堂里面休息了一阵后,孙云便走出了正厅……

    出房门没多久,正好碰见了从城外回来的何子布。孙云见何子布这么快就回来了,不禁问道:“阿布,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今天没呆多久,想着镖局里可能有事,所以赶早就回来了……”何子布轻声大道。

    孙云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明白了何子布出去的所为。听了何子布的话,孙云改笑道:“阿布你的预感可真准,还真让你说中了,镖局又有事情了。”

    “什么事情?”何子布听到孙云“吊胃口”的口气,立刻提神问道。

    孙云笑着回答道:“这回我们又有一趟镖要运,地点是青墨山庄……”

    然而此话一出,何子布也做出了刚才孙云在孙尚荣面前表现出来的反应。孙云也是知道何子布的想法,怕何子布会有多余的“想法”,于是紧跟着道:“放心吧,这一回是杨铮明杨前辈安排的,和朝廷以及察台王府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知道,阿布你……也不希望回忆起那次的事情……”

    那次的事情何子布又怎么会不清楚?就是在去往青墨山庄的途中,途经雾隐丛林,何子布就是在那亲手结果了欧阳聪的性命,了结了他们兄弟间的恩怨。再加上何子布刚从郊外兄弟的坟冢处回来,孙云又提到这事,何子布心中自然是有些敏感。

    “我知道,阿布你非常忌讳那次的事情……其实不只是你,整个来运镖局都是这样。包括我也是,因为上次的事情,鹃儿的腿也残疾了……”孙云继续安慰道,“但是这和青墨山庄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这一回也没有朝廷干预……哪怕青墨山庄和朝廷之间有多多少少的关系,但是我们还是得和他们相处好关系,不能对之前的事情有太多计较……”

    何子布听了孙云的话,才算是暂时稳定了情绪。既是出门在外的任务,何子布自然还是欣然向往的,只不过这一次可能勾起了自己不好的回忆。何子布镇静了一下,随后又问道:“那这次运镖同行的,还是原来的人吗?”

    “这个我还没有最终决定……”孙云回答道,“不过基本还是那些人……只是,这一回我不想再像上次一样带太多的人,只要我们包括阿光他们几个。再加上几个有经验的镖师就行了……”

    “还是走原来的路吗?”何子布继续问道。

    “是的——”孙云继续道,“我们还是要经过雾隐丛林,上次去青墨山庄,我们并没有走完路程。所以这次还得阿布你亲自带路了……”

    “我知道了。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就行了……”何子布最后回应了一句后,就先回房了……

    孙云也没有在庭院里多呆时间。简单地给任光、林景和石常松等人安排完了明日运镖的任务后,自己也先回房了。

    而在房间里,杜鹃依旧在不辞辛劳地做着家务,做着他本该作为侍女的任务。只不过因为拄着拐杖。杜鹃做起事来很不方便,尤其是要蹲下来的地方,杜鹃更是费了很大的劲儿。

    而孙云一回来便看见杜鹃又在忙里忙外,随即上前道:“鹃儿,不是叫你休息吗,怎么还在做事?”

    杜鹃继续两手拄着拐杖,花了好大的劲才来到孙云跟前。尽管双腿残疾。但杜鹃依旧是面带微笑地说道:“鹃儿不累,鹃儿只愿能够一直服侍在云哥身边。”

    看见杜鹃如此乐观的情态,孙云的心情也是悲喜交加。他先是将杜鹃扶到了床边,随后缓缓道:“不管怎样。鹃儿你现在腿脚不便,还是少干点活了……”

    “倒是云哥,这一回镖头是不是有安排了什么任务,让你去正厅?”杜鹃又关心地问道。

    孙云轻轻点了点头,轻声道:“嗯,义父这次接到了久旺商会杨铮明杨前辈的受令,要运一趟镖前往青墨山庄……”

    听到了“青墨山庄”,杜鹃也是神情呆滞了一会儿,随后恢复神情道:“好吧,那这次的路途要小心了……”看来杜鹃对上次自己腿残的事情还记忆犹新,但是自己似乎已经渐渐放下了。

    孙云看着杜鹃的表情,自然也是知道她的心里所想。孙云想了想,想到杜鹃腿脚的不方便,于是又道:“鹃儿,不然这次,你不和我们同行,在家好好休息吧……”

    “为什么?”杜鹃听了,不禁问道。

    “因为……”孙云其实是在担心杜鹃到时候经过了雾隐丛林,又会想起原来的事情,但是自己却也一时没有想好该怎么对杜鹃说出口。

    但杜鹃这边似乎也是看出了孙云的心思,一向了解孙云的她,竟微微一笑道:“云哥说让我休息,那鹃儿就在家休息好了……只是这次的运镖之途,云哥你们可得万加小心了……”

    孙云好似听出来了——杜鹃不让自己担心的口气,于是孙云也点头道:“放心吧,鹃儿,我们这回会小心的,鹃儿你自己好好休息、养好腿脚就好……”

    杜鹃也笑着对孙云点了点头,看来在杜鹃柔弱的外表下,确实是蕴含着一颗乐观坚强的心。而孙云看见杜鹃这个样子,也不禁感到欣慰和佩服,原来在汴梁南宫府表现出来的桀骜不驯,杜鹃来了大都,骨子里还并没有失去那样的性格……

    孙云从床边站起身,一眼而过,竟是看见了自己桌上那本被翻阅无数次的《道德经》。

    那本《道德经》是武当首席吴子君离开大都前留给孙云的,意在提醒孙云遇到任何艰难事情时,都不能心浮气躁,而是要静心处理。

    其实每每想起那次运镖青墨山庄的事情,孙云又何尝不记恨?而每当这个时候,孙云都会翻阅《道德经》一二,用以静心,效果也还不错。

    这次也不例外,想到明天又将行程青墨山庄,孙云又不自觉地拾起桌上的《道德经》,翻阅几页,心中感触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