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三百章 五绝阵法 下
    前排先锋骑兵这边,赵子川随李显李功二人,径直向着蒙元敌阵中间冲锋而去,意在分割孤立蒙元骑兵的左右两翼。然而蒙元首将这边,似乎是还没有意识到,继续避开赵子川前阵的锋芒,示意两翼骑军,由唐战部队“五绝阵法”两翼渗透而去。

    “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已经归位了……”而在阵中,老九向指挥一切的陆菁汇报道,“现在部队的两翼,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正和敌方包抄过来的敌军交战——”

    “很好——”陆菁两眼一定道,“命前部冲锋队伍加快速度,迅速将敌军左右两翼分割——同时,命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左右两翼骑军,呈散势与敌方包抄骑军周旋!”

    陆菁命令下达后,旗军再次在阵中示意。赵子川前部见此,加快了进军冲锋的速度,整个前排的骑军呈箭头之势,在蒙元骑阵中冲开一条缝隙。

    “飞骑将军”赵子川永远是阵头的最前位,敌阵中左右两边的蒙元骑兵见了,纷纷朝赵子川挥刀而来。

    赵子川见定了,沉稳应对,待到左右敌军的苗刀夹击袭来之时,赵子川身形向后一仰,躲过了苗刀的夹击。没完,赵子川左右乾坤二剑即出,黄绿剑光闪过,两道血印自左右两骑腰间划过,只听得两声马蹄杂乱中的惨叫,左右骑兵二人从马上落下。

    而在敌军阵后,还未分马两翼的中心蒙元骑兵,见着赵子川冲锋犹入无人之境,欲要将其截下。前方正面对抗不敌赵子川,后面的骑军索性将手中的长矛之物向赵子川身前投掷而去,欲将赵子川掷其下马。

    只见空中一记长矛飞过,赵子川眼神一定,马上侧身一避,躲开了这一下。但是紧接着。敌军又是故技重施。赵子川见状,将左手的乾剑剑柄含于唇齿之间,待到长矛从自己左侧略过,赵子川左肩巧然一顶。顶住了长矛的杆部。

    长矛被赵子川的左肩一顶,很快停止了飞行。赵子川身形一侧,左手握住了长矛的杆部,继续向着敌阵冲锋而去。

    紧跟着,又是飞来投掷而来的几根长矛。赵子川见状,左手挥舞着长矛,将向自己飞来的长矛一一截落。随即,赵子川两脚朝马肚子一踢,骏马“吁——”地长啼一声,四脚跃起。如飞骑般驰骋在半空。

    赵子川立马而坐,低身俯下,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及长剑。只听得乱军从中阵阵惨叫声,赵子川一路骑跃的地方,蒙元骑兵接二连三地倒下。

    “飞骑将军”本只是一个称号。但是像赵子川这样真如飞骑神将一般驰骋天宇的神勇,蒙元士兵曾见几何?望着赵子川的前锋军队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蒙元骑军的阵后早已是军心涣散,吓得四散逃开。

    冲到了敌军骑阵的最后一人,赵子川见定了,长矛一挥,直刺向阵后的最后一名骑兵。那骑兵还没来得及反应。胸前正中赵子川一枪,惨叫一声,飞声倒下战马。

    赵子川一路横扫千军,重新手持乾坤二剑,在敌军阵中显得威风凛凛。而最后的后阵被冲破,蒙元骑军部队已经彻底被唐战的部队分割开来。

    蒙元首将还在军翼处指挥着骑兵向“五绝阵法”两翼进攻而去。怎奈南宫俊慕容飞两将军统军严度、身手迅捷,蒙元骑兵却是不能进犯半点。然而,待到后面骑军全部被赵子川的前锋部队分割开来的消息传来,蒙元首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上当来。但是好在整个军阵是以骑兵为主,变法灵活。依旧有突破的可能。为了尽快突破“五绝阵法”以步兵为主的阵法,蒙元首将随即下令道:“不要慌——命左右两翼骑军,以鱼鳞阵渗透,冲开敌阵防线,全军突围出去!”

    鱼鳞阵没有一般阵法的前后紧凑,全军呈散状进攻,适合平原战中骑军以速度冲破步兵阵型的情况,也适用于骑军突围只用。而陆菁也早早就料到了这一点,蒙元首将也全然注意到,自己的部队已经全然落入了“五绝阵法”的陷阱。

    陆菁在阵中换望而去,果见被分割开来后的两翼蒙元骑军,改用鱼鳞阵进攻,欲要渗透至“五绝阵法”阵中,以骑兵对抗步兵之优势,冲破己方阵型,强行突围出去。

    陆菁发现敌军中计后,嘴角微微一笑。老九见了,也不禁笑道:“果然不出军师所料,蒙元军队果然改用鱼鳞阵渗透打法了——”

    陆菁也是轻轻一笑,随后继续命令道:“传我命令,命阵外骑兵间隔散开,敞开大门让蒙元骑军进入阵中!”

    于是,旗军挥旗示令下去,左右两翼的南宫俊和慕容飞骑军部队接到命令,遂间隔散开,给蒙元骑军以足够空间踏入“五绝阵法”阵中。

    果然,蒙元骑军改用鱼鳞阵后,以散攻之势,从“五绝阵法”外围骑军的缝隙间扬马而去。一千多蒙元骑军包括蒙元首将入阵中后,阵外的骑兵部队顺势合拢,所有的蒙元部队已经全然被“五绝阵法”包围。

    不过蒙元首将似乎是还没有意识到,望着自己骑军部队眼下的唐战部队众部队,蒙元首将随即下令突围的命令。

    陆菁在阵中所见,即刻下令道:“第一列队出战——”

    命令一下,只见“五绝阵法”阵后自人群中忽现排列整齐的弓箭手。随着放箭令声一下,阵中箭矢如雨而出,目标尽为阵中蒙元骑军。

    “啊——啊——”,阵中传来一道道蒙元骑兵的惨叫声。由于唐战部队的骑军全部都在阵外,所以阵内的骑军自然都是蒙元部队的,目标非常明确。

    蒙元首将见唐战部队尽是步兵的阵中,还能如此从容以待,心知后面必有设伏,于是即刻又下令自己剩下的千来骑军重装待发,加以突围。

    陆菁看出了蒙元军队的动向,随即又下令道:“第二列队出战——”

    令声一下,只见阵中的步兵开始换位变阵,长盾步兵及短刀步兵间隔成列。朝蒙元骑军突围的地方阻截而来。

    蒙元骑军还没意识到情况,还是像往日冲锋突围一样,利用骑兵居高临下的优势,挥刀便朝马下的步兵挥砍而去。

    然而间隔而上的长盾步兵已然做好了准备。待到蒙元铁骑马上苗刀挥下,长盾步兵举盾而起。间隔的长盾全起,步兵阵下顿时形成一道硕大的铜墙铁壁,任凭蒙元骑兵如何挥刀,却是拿这些严实的盾牌阵型毫无办法。

    而此时盾下间隔列阵的短刀步兵,借着上方长盾的掩护,随即挥刀朝向敌方骑军战马的马腿。很快只听得阵中战马倒下的嘶啼声,前阵的蒙元骑兵开始一个个倒下,马上的蒙元士兵自然是没能逃过厄运,掉下马不是摔死。就是被下方的士兵乱刀砍死。

    蒙元首将见了眼前的场景,顿时傻眼了,曾经驰骋沙场、常胜不败的蒙元铁骑,居然被“五绝阵法”的步兵阵法打得落花流水。蒙元首将也意识到了此阵法的诡异,不宜久留阵中。随即大声喊道:“全军驭马冲锋突围,停止与敌军纠缠,离开敌阵!”

    毕后,剩下接到命令的蒙元骑兵停止了与唐战部队步兵的交锋,索性直接驭马而去,欲借着骑军战马的冲击之势,跨过步兵阵中。不做兵器交锋地强行突围。

    果然,蒙元的马蹄入掎角之势,借着冲锋之势冲倒了之前阻截在前方的部分长盾短刀步兵。陆菁见状,冷静思绪了一番后,眼神一定,又下令道:“第三列队出战——”

    令声一下。“五绝阵法”阵中步兵再次变阵。蒙元骑军还在强行进行突围,唐战部队前排的长盾步兵收回间隔,重新列阵,以长盾强行阻止蒙元铁蹄的冲锋。果然,变阵阻截后。蒙元骑军突围的速度慢了下来。

    然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只见阵中左右两侧的步兵又有列阵举动……突然,从包围蒙元骑兵的步兵两侧阵中现出间隔有秩的长枪步兵。由于兵器上的优势,以苗刀为主的蒙元骑兵在被长盾步兵堵截的情况下,完全拿围攻上来的红缨长枪没有任何的办法。

    铁骑无法动弹,面对红缨枪的围攻,蒙元骑兵失去了平原驰骋的优势,此时此刻被困在阵中已是完全被动。果然,红缨枪取命而上,被围堵的蒙元士兵很快被一一挑落下马。只听得阵中连绵不断的惨叫声,一千多蒙元骑兵就这样被以步兵为奇兵的“五绝阵法”活活困死其中。

    蒙元首将见全军溃败,愣是半天没有任何反应,也再找不出可以突围的办法。而阵中的陆菁一眼见到了对面的蒙元首将,随即继续下令道:“传我命令,中道侧移,主将出战——”

    只听得阵中战鼓声响起,中道的步兵纷纷向两翼散开而去。随后,中道顿现一骠骑神将,飞马提枪而来。

    是唐战,只见作为主将的唐战身披战甲、手持梨花枪,径直朝着蒙元首将的方向凛然而去。

    蒙元首将还没意识过来,只见唐战已经飞马赶到。已是孤身一人的蒙元首将一阵惊慌,慌忙中拔出苗刀以作应对。然而唐战不给蒙元首将反应过来的机会,直接一式“夺命索魂枪”,金光一闪,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蒙元首将手中的苗刀不但断成两截,而且被唐战的梨花枪击飞了出去。

    没完,唐战又是横向挥枪一式,直接朝着蒙元首将拦腰劈去。蒙元首将“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直接被唐战从马上劈下,重重摔在了地上。之前赵子川没能擒得首将,这回唐战总算是成功了。

    蒙元首将落地后,很快周围涌来了一群步兵,将首将给围住了——这回他再也无处可逃了。

    而就在同一时间,从阵前飞骑而归的赵子川正高举着蒙元的军旗回入阵中。随即,赵子川当着众士兵的面,挥剑斩断了蒙元的军旗,示意着军队凯旋。

    “胜利了——”“噢,胜利了——”果然,没过多久,阵中顿时响起了胜利的呐喊声。胜利声响彻整个平原,即使是远处两端的峭壁之上,也能听到回响不绝的凯旋之音。

    唐战成功擒王后。回头笑着望了望阵中指挥一切的陆菁。陆菁也是对唐战轻轻一笑,不仅仅是对唐战的肯定,更是对“五绝阵法”初战的大获全胜感到满意……

    “报——”就在唐战的部队胜利不久,阵前方突然跑回来一个侦察兵。侦察兵飞跑回阵中。到了陆菁的面前,随后汇报道:“启禀军师,探子前方来报,方圆十里之地,再没有蒙元部队出没——”

    再没有其他的蒙元部队,本应该是让人欣喜的消息,但是陆菁听了后,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她似乎在担心着什么,眉头渐渐皱起。

    唐战见了陆菁担忧的样子,又走到她身边问道:“菁儿。怎么了,打了胜仗又没有其他的敌军支援,应该是好消息啊,你还在担心什么?”

    陆菁仔细凝神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道:“刚才我们打败的这两千蒙元骑军。应该是洛阳城扩廓帖木儿派来支援裕兴城的援军才对。可是后面已经没有其他的蒙元军队了,未免太不合常理了……”

    “怎么不合常理了?”唐战又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如果扩廓帖木儿真的是要支援裕兴城的话,只派两千人马未免太少了点……照这样看来,扩廓帖木儿应该是打从一开始就无意支援裕兴城,这两千人马说不定……只是用来试探我们的幌子……”

    “你说什么?”唐战听到这里,不禁有些担心道。

    陆菁缓了缓,随后继续道:“扩廓帖木儿身为朝廷重臣。不会在支派援兵方面含糊不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其中,应该还有人在操纵……说不定在扩廓帖木儿的手下中,有人故意安排了这场‘戏’,用来试探我们。而且是从一开始就将我们盯上了……”

    唐战听了后,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究竟是谁会和我们有仇,居然在我们首次战役中就盯上了我们……”陆菁两眼凝神道,“这个人一定不简单,若是他日在战场中遇上。一定免不了与之恶战……”

    按照陆菁所言,陆菁担心的并不是不无道理。但是现在全军打了胜仗,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除了陆菁和唐战以外,没有人想到这方面的事情……

    战场的平原之上,唐门世家的“五绝阵法”大显神威,几乎没有伤亡地活活吃掉蒙元两千铁骑,可见此阵法果然十分针对蒙元骑军。而唐战的军队首战即立如此大的战功,全军上下更是士气振奋,平原纵横喜悦声不断……

    而此时在平原西处的峭壁之处,有两个人正在悬崖之上静静观望着,刚才唐战军队大获全胜的全过程,他们都亲眼目睹了。

    其中一个身披不凡战甲的将军一般的人物,一边一脸轻松的表情,一边用刀切割着手中的烤羊肉,还一边若无其事地吃着。身旁还有一个文官之类的人物,他和身前的将军不太一样,却是有些紧张的表情。从那将军的装束上来看,他应该是蒙古族人。

    那文官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对身前的将军道:“兀良托多将军,就这样送了蒙元两千骑兵,真的……妥当吗?”

    那个名叫“兀良托多”的将军从嘴中吐出了一根羊骨头,随后从容道:“能够用两千人马探测对方的实力,已经很赚了……”

    文官镇定了一会儿,随后又紧张道:“可是兀良将军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见,那个从未见过的阵法,几乎没怎么伤亡就吃掉了我们两千人马的部队,可见非同一般,万一以后……”

    然而,兀良托多依旧是一脸常态,继续不紧不慢道:“那阵法之所以厉害,是因为针对我们蒙元骑兵平时的战法,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军中的领将……阵中指挥的军师或是主将自然不用说,前有赵家后人赵子川,左右又有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员虎将,军中自然士气高涨……想要打败他们,唯有将他们的主力一一分割开来,然后逐一击破……”

    文官想了想,又担心道:“就算打败了他们又如何?朱元璋现在可是号称有三十万之众,浩浩荡荡朝着北方而来,就连扩廓帖木儿大人都说,朝廷继续这样不做应对的话,江山也难保了……”

    兀良托多没有立刻回答,他吃完了手中的烤羊肉后,把玩着手中的蒙古小刀,随后继续道:“以后谁能坐稳江山,我兀良托多从来都不在意,就算朱元璋把大都都占领了又如何?天下之势与我无关……你应该知道我兀良托多行军打仗的目的吧,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亲手取了赵子衿及赵子川他们赵家人的性命,并夺取赵家的传家之宝‘乾坤二剑’。除了这个,其他的所有与我概无关系……”

    文官听了兀良托多有些危悚的话语,有些战战兢兢道:“将军你……你现在说这种话,就不怕……不怕传到扩廓帖木儿大人那里……”

    “传了又如何,你以为我真怕他?我虽然是他的手下,但我可不会做他的狗!”兀良托多严加了一句,将手中的小刀狠狠竖在地上,随后站起身来继续道,“一百年前,我祖先阿术率军攻打宋都襄阳,却是没能从赵樊、李庭芝等人手中夺取‘乾坤二剑’……如今一百年过去了,赵子川作为赵家的祖先继承了乾坤二剑,我身为族人的后代,必会完成祖先未完之遗愿……等着吧,我一定会亲手杀了赵子衿和赵子川两人,并夺回‘乾坤二剑’的……”

    原来兀良托多即为百年前攻打宋都襄阳的蒙元大将阿术的后代,他对身旁的文官说完后,回头望着刚才的平原战场,想到刚才亲眼目睹赵子川的冲锋杀阵,兀良托多眼神中充满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