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五绝阵法 上
    正值午时时分,裕兴城前方却传来了蒙元敌军来犯的战情,而在正营的帐下,朱元璋和手下徐达、常遇春等众将商讨迎敌对策……

    徐达自为朱元璋的亲信手下,最先表意道:“元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批蒙元敌军本应该是洛阳方向扩廓帖木儿派来支援裕兴城的援兵。只是可能他们也没想到,裕兴城却被吾等将士以闪电战击破……”

    朱元璋思度了一会儿,紧接着又问道:“援兵有多少人马?”

    徐达回答道:“前方探子来报,首批蒙元敌军丈眼约有两千余众,军队大部以骑兵为主……”

    陆菁在下面听了,眉头一紧,心中暗道:“只有两千人马,还是以骑兵为主……明知裕兴城为重要关口,朱元璋的又是以主力部队出战,洛阳没理由只派两千人马。而且支援为守城战,而不是郊野战,为何派的多是骑兵?除非……这两千人马只是试探的幌子,后面还有更多的蒙元救兵也说不定……”

    “两千人马就敢支援裕兴城?扩廓帖木儿怎么说也是蒙元名将,做事不可能这么草率,更何况这是行军用兵……”朱元璋也有些怀疑了,随后又问道,“他们既是来犯,想必是已经知道了裕兴城破的消息……如此看来,蒙元骑军部队现在动向如何?”

    常遇春接过朱元璋的话语道:“回元帅,前方探子所报敌军动向。现在两千人马只是朝裕兴城这边靠近,至于有何意图尚不清楚……”

    朱元璋回头望着裕兴城所处关道的地图地势,略作思考后。斩钉截铁道:“裕兴城乃我军北上重要关口,决不可轻易而丢。虽然不清楚蒙元敌军的动向,但吾等也不可掉以轻心。既然进犯城池,岂有不驱之理?”

    正在紧张商榷中,这时前方探子又飞回营帐,通报道:“启禀元帅,阵前最新情况。蒙元军队在裕兴城郊两里之外停止了前进,不知何意?”

    “两里之外停了,是有什么策略吗?”朱元璋先是自言了一句。随后又问道,“城郊两里之外是何地势?”

    “回元帅,是平原,除了周围两道悬崖峭壁。没有特别复杂的地势”探子又报道。

    朱元璋想了想。又自言自语道:“部队在平原处停住了,而且两道是峭壁,想要设伏兵也不太可能,元军到底什么意思……”

    常遇春用兵向来浑身是胆,见此情形,常遇春自荐道:“元帅,裕兴城自为北伐之关口要道,不可失之。如今万事俱备。北伐即在眼前,怎可被蒙元劣马短兵所困?末将愿率五千骑军。冲锋陷阵,击破敌军!”

    见着常遇春毛遂自荐的信心,朱元璋倒还并不着急,他又仔细斟酌了一会儿,随后对常遇春道:“正如常将军所言,北伐关口裕兴城既在手,何必急于一时?蒙元仅派两千骑军以对,无非以察我军实力。既是只有两千骑军,无需常将军亲自上阵,交给其手下其他将士即可……”

    朱元璋说到这里,在下面一直一言不发的唐战站出来道:“元帅,末将愿率手下五千人马,以唐门世家‘五绝阵法’待之,以破敌阵!”

    朱元璋看着唐战请缨之命,想到唐门世家所言击破蒙元骑军之阵,于是下定决心道:“好,既是唐家‘五绝阵法’初战,此战正好是检验的机会。即此,本帅命‘先锋将军’唐战,率营下五千人马,以击蒙元敌军!”

    “末将领命,定大胜而归!”唐战接过出兵之命,心中也是充满紧张和兴奋。

    没有想到初次入营,就要领兵先战,而且还是用唐门世家研究出的克制蒙元骑军的“五绝阵法”,陆菁看着唐战接过朱元璋的出兵命令,心中也是万分的紧张……

    “砰砰砰”唐战军队的营中战鼓擂起,示意着行军入阵。接到了元帅朱元璋出兵的命令后,唐战营中的众将士全部提起精神。尤其是身为统兵将领的赵子川、南宫俊及慕容飞等人,想到即将出阵检验“五绝阵法”的效果,他们也都各个跃跃欲试。而对于赵子川来说,他是第一次带兵出战,而且是作为整个军队的阵头,赵子川也深感自身压力之大……

    伴着磅礴且浩瀚的铁蹄声,扫荡着雪后尘土的滚滚黄沙,唐战、赵子川等人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如此浩大的场面,更别说这是即将临入生死的战场……

    提着一颗紧张会神的心,穿过裕兴城外的黄沙阵阵,面前放眼一望,却见如山海般规模壮大的敌方骑军。虽说只有两千人马,但是对于第一次亲临战场的赵子川及唐战等人来说,这些已经算是“经阅万千人马,瞭观铁甲无数”了。

    这回唐战手下的军队,面对敌军郊野之战,自然是用上了才习兵不久的唐家“五绝阵法”,以待蒙元千骑。

    冲锋阵头自然是“飞骑将军”赵子川,身后随他呼应冲锋的,还有副将李显和李功二人。身旁附有五百骑军,作为冲锋陷阵的前排部队。

    而在左右两翼,各有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坐镇,随附八百骁骑,一来谨观两翼敌情、随阵杀敌冲锋,二来掩护阵型行军变动、以调整军阵行动。

    “五绝阵法”最后,还有李玉如及慕容樱等连接后军行动,且时刻警惕敌军骑兵包围夹击。但望见今日蒙元军队只有两千人马,所以阵法后方的情况应该不会有太大压力的变数。

    最后便是阵中最核心的部分,以间隔长盾、刀枪步兵为克制敌方骑军的奇兵,由陆菁随时下令变换阵型,唐战单骑行间。以取敌方首将……

    蒙元军队依旧是停滞在城郊两里以外的平原处,陆菁为求谨慎,故意放慢行军的速度。以观其势。而广阔的的平原郊野,敌我双方能够面对面看见对方的军阵,行在最前的赵子川定眼一望,已经能够看见敌方首将的面容。两军相隔逐渐拉近,赵子川甚至都能感觉到敌方战马的气息声。

    虽然唐战手下将士五千,但骑兵也不过两千余众,全然成为了阵外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的屏障。而敌方的将领见唐战部队这边多为步兵。认为郊野之战骑军必优而胜之,此战为蒙元所善,便有些掉以轻心。不料主动冲锋便会落入这唐门世家的“五绝阵法”陷阱之中……

    “吁吁”随着前方蒙元敌阵的马嘶长啼划破天际,紧接着就是掀起阵阵黄沙的铁蹄踏响,对面骤起震动河山的喊杀声蒙元千军先发制人,以针对步兵的冲锋之阵浩荡冲杀而来。

    “敌方以冲锋阵而来”赵子川见着眼前黄沙弥漫的场景。大声吼道。

    后面的陆菁得到了消息。随即下令阵型展开。只见阵中旗军以旗示令,左右两翼骑兵最先变动。

    果见左右两翼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率先命令手下骑军前部向前军赵子川锋阵靠拢,做以对敌方冲锋阵的左右掩护。而赵子川本人则是眼观地阵,马嘶长啼,“乾坤二剑”顺势而出,人马齐跃,驰骋天宇,前阵飞身杀出。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面对敌方将领大喝一声。随后首当其冲、先行而上。

    两军交锋,排头将领首先照应。蒙元敌军首将手持大斧。面对纵马长奔的赵子川,一个“横雷斩”劈过,想要将骑在马上的赵子川横劈而下。

    然而赵子川确实伸手迅捷,定眼一观巨斧已至身前,马上纵身一跃,施展轻功躲过了排头的这一下。

    但这蒙元首将的经验似乎颇为丰富,虽然他没有赵子川那样伸手敏捷的武功,确实有比赵子川更能抓住将位的嗅觉。只见蒙元首将这一斧下去劈了个空,没待赵子川在空中落下,挑起就是一道“天灵劈”,想要将空中跃身而过的赵子川给挑落下来。

    然而赵子川却是没有慌张,起手双剑“三十六道连斩”,黄绿剑光伴着马蹄溅起的黄沙,横空而出。这对百年前让蒙元夷狄闻风丧胆的“乾坤二剑”,今日终在疆场再显神威。只见三十六道剑光伴着飞啸声瞬间杀出,在蒙元首将的巨斧之上擦出无数的火花。

    强大不断的力道,蒙元首将根本把持不住,两手一道震动后,手中的巨斧已然落地。蒙元首将见状,有些慌张,丢下兵器,准备后撤。

    赵子川在空中还未落下,在蒙元首将丢下的巨斧上轻轻一点,随后两剑又朝蒙元首将的头上横劈而去,似要直取敌方首级。但好在敌方首将后撤较快,赵子川这两剑下去,只削掉了首将头上的头盔。

    蒙元首将撤出前阵后,转为阵中指挥,依旧是想借冲锋阵对步兵的有时,想要一举冲破敌阵。

    冲锋阵为剑锋之形,以其排头锋利之势,攻敌阵法中前之位,以骑兵为主,多用以快速冲破敌方步兵阵法或是突围之用。然而陆菁在阵中已经见到了蒙元的冲锋阵法,随即在“五绝阵法”的基础上快速变阵。由于冲锋阵排头呈剑锋之状,进攻点单一,意在地阵前排之点,陆菁遂命左右两翼南宫俊、慕容飞二人,率两翼前排骁骑支援阵法前地。

    如此以来,敌方冲锋阵法久攻不下,自是未能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加之首将之战赵子川已然决胜,敌方前阵军心动摇,攻势自然削弱。

    蒙元首将从阵前逃回阵中后,见冲锋阵久攻不下,于是也随即变阵,放弃阵头,前排聚集之兵逐渐向两翼分去。同时,原先冲锋阵两翼骑军加快速度,看似是要包抄至唐战部队的两翼,以骑军的速度加以夹击,击破外部以冲中心步兵之阵。

    赵子川直取敌方首将首级失败,环眼一望敌军锋头之阵向两翼散去,自知蒙元冲锋阵失败,便想趁敌军换阵之际,己方改以冲锋之阵,直冲敌军腹中。

    随机,赵子川命身后李显、李功二人,率前排骑军五百之众,向敌阵中心冲锋而去。

    然而,陆菁在自己阵中看到蒙元部队向两翼加聚兵力且加快两翼速度,也深知蒙元军队包抄己方两翼之处。但是看到了赵子川前排只身,与李显、李功二人率排头骑军,改以冲锋阵冲破敌方阵中,陆菁心中一提。

    在陆菁身边,同样作为辅佐的参谋老九见了赵子川的冲锋陷阵,略懂用兵之道的他也有些担心道:“糟了,敌方现在正集兵向我方两翼包抄而来。而赵子川将军却加快了锋头进军的速度,改主动破敌方之阵。虽然趁敌军变阵之际,能够短时间占得便宜,但是敌方是以骑兵为主,变阵灵活自如,即使赵将军这样急于冲阵,恐怕也不会有多少效果。反倒是刚刚从两翼支援上前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两位将军,如若不立刻回两翼之位,恐怕两翼会遭遇险情”

    陆菁开始也和老九一样,担心同样的问题。但是看到赵子川冲锋的效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即笑道:“不急,只需调回南宫俊和慕容飞两位将军即可,赵将军变阵冲前,看似冒险,实则是正确的选择……”

    “噢?”老九也有些半信半疑道,“这又是如何正确?”

    陆菁继续笑道:“如果是放在两军数万之众对垒,这样固然冒险。但是今日不然,蒙元敌军只有两千余众,若是贸然分两翼夹击,自然左右两势单薄。趁此之际,赵将军率百余骑兵冲开敌军中心之位,意在隔断敌军左右之势。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作战经验丰富,面对左右千余蒙骑,基本不会有闪失。待到敌军将领所见左右分割且阵型散乱之时,必会改其鱼鳞阵渗透我方阵中,以骑兵对步兵之优势,强行冲阵。然而待到那时,就正中‘五绝阵法’的计策了……”

    老九听了陆菁的推理,不觉心生佩服,没想到赵子川这看似贸然的冲锋陷阵,却是掐死敌方命脉的关键一手。

    随机,陆菁再次下令,命前排支援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即刻速归两翼之位。旗令再次命下,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便率所前骑军迅速归往两翼,以对敌军两侧包抄。

    果然,蒙元骑军已朝两翼袭来,待到两翼将领下令突袭唐战军队阵中两翼之时,南宫俊和慕容飞也正好归位。

    双方骑军碰面,必要杀红双眼。虽然蒙元军队擅长平原骑兵之战,但是此时孤身面对唐战军队翼侧的骑兵及身后支援的步兵,也恐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之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又都是骁勇善战的将领,蒙元部队想要一击突破的可能性又是少之又少。

    “南宫俊在此”南宫俊大喝一声,手提八丈蛇矛,直冲翼侧敌方将领而去。

    敌方将领还没准备好,南宫俊身骑飞马依然赶到。只见南宫俊蛇矛向前一点,入拔势之剑,浑然骤起。只听得一声惨叫,敌方将领还未拔出苗刀,就已被南宫俊的蛇矛一枪穿心,溅出的鲜血很快被马蹄溅起的黄沙所淹没。不仅如此,南宫俊的这一枪下去,蒙元将领整个人直接被刺下战马,整个人直接立在了空中。

    南宫俊两眼一定,用力将蛇矛拔出。又是鲜血一溅,蒙元将领的尸体在空中一个翻身,最后种种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蒙元骑兵见到己方将领被南宫俊一枪毙命,顿时慌了神,逡巡而不敢进犯。相反,南宫俊这边的部队确实士气大振,如此看来,两翼的防守基本上已无问题……

    而赵子川这边,还随李显和李功二人带兵冲阵,所到之处,尽是横扫,骑军一跃,所向披靡。

    与此同时,分开两翼包抄的蒙元军队还没有意识到,赵子川的正中冲锋,逐渐将蒙元军队阵中的左右两部给彻底分割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