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最后一夜
    到了夜晚,王家村还是和往常一样,恢复了无喧芜杂的宁静。与前几日不同的是,今夜的王家村并没有下雪,晴空的夜晚还是能够依稀可见万里星辰。门外不时吹来些许回风,给融雪的土地带来祥和的预示……

    而在屋里,唐战和陆菁二人正坐在屋里,映着屋里温暖的烛光,淡视着屋外的夜景。陆菁一直坐在窗子边上,而唐战则似乎是刚从屋外回来的样子,在椅子上坐下后又时不时站起,看了看门外的一些情况,然后拉上了房门。

    “傻蛋,嫂子的马安顿好了吗?”陆菁望着窗外的夜景问道。

    “安顿好了……”唐战应声道,“我方才到马棚里用火暖了暖,枣红马晚上在那儿应该不会太冷……等到明天天亮,我们就把马牵回去,我想嫂子一定也一直惦记着自己的马儿吧……”

    的确,因为众人之前一起去裕兴城的缘故,所以李玉如的枣红马一直都留在王家村。对于李玉如来说,那匹枣红马非常重要,就连自己的夫君赵子川,李玉如都不让其碰一下。

    “把马儿牵回营中,马儿就能见到自己的主人了,见到主人一般来说应该很开心的……”陆菁又淡淡地感叹道,“但是回到营中,即将面对的,却是不知尽头的残酷的战争……其实动物和人一样,都希望能够平安开心地活着,一旦踏入了战争的地步,就是一条无法回头的痛苦的道路……”

    唐战想了想。觉得陆菁可能生为一个女孩子,遇上战争这种事情难免有些恐惧。于是,唐战慢慢走到陆菁的身边。在一旁重新坐了下来,然后缓缓说道:“战争是残酷的,天下之人都不希望有战争。可是如果不用战争的手段,就没有办法推翻蒙元暴政,中原的百姓就没有办法获得解救……更退一步说,推翻蒙元朝廷也是唐门世家的遗愿,虽然我自己也并不希望看到有更多的人死去。可是为了家族,我没有办法……”

    唐战说完,陆菁静默了许久。稍时。陆菁又轻声道:“诶,傻蛋我问你,假如你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没有兵荒马乱。没有残酷暴政。但依旧是孤儿在世,你会想要怎样的生活?”

    “生在和平的年代,却依旧是孤儿是吗……”唐战听到这,不禁想到了自己因种种原因而不在人世的爹娘,先是稍稍哀叹了一声,随后想了想说道,“和平年代,没有战争当然好了。至少所有的人都能够安居乐业,不再饱受战争和压迫之苦了……至于我自己嘛。我当然是希望和菁儿你还有子川兄弟他们能够天天在一起,就像在汴梁的时候,我们天天快乐地在一起……”

    “傻蛋……”陆菁望着唐战的侧脸,缓声道,“如果战争结束了,蒙元暴政也被推翻了,我也希望能够这样。不只是我们和子川兄弟,还有苏姐姐、萧大哥,还有黄纪兄弟……”

    “还有孙云兄弟……”唐战突然道了一句。这个时候的他,面对即将的出师北伐,唐战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第一个拜把兄弟孙云。

    于是,唐战从腰间解下了那半块龙纹玉佩,映着窗户边上的烛光,深情地望着那玉佩,往事不断略过唐战的脑海他们只认识了一天,却成了拜把兄弟。但是他们也只做了一天的兄弟,此后两人便天各一方。唐战留在汴梁,认识了陆菁、赵子川等人,而孙云则是北上去了大都,至今不知音讯。曾经他们有过共同的理想,都想要做心怀天下的英雄,尽管一路坎坷,但是他们彼此都没有忘记过这个理想,并为之不断努力奋斗着……而今唐战可以说离这个理想很近了,再过不久,朱元璋即将北上,若是能成功推翻蒙元暴政,也算是了结了唐战多年的心愿……

    “在想你那个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兄弟了是吗……”陆菁看着唐战两眼深情地情态,不禁问道。

    “是呀……”唐战望着手中的玉佩,虽然只有半块,却蕴含了兄弟间深深的情谊,一路走过来,玉佩依旧是那么的闪耀亮眼,唐战继续道,“孙云兄弟曾经向我发过誓,一定要查出灭我唐门世家的凶手……现在凶手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是大都的察台王。孙云兄弟也在大都,这一路我跟随朱元璋,一定要赶到大都,我相信我还能和孙云兄弟相见……”

    “但愿如此吧……”陆菁先是轻声叹了一句,随后又带着迷离的口气叹道,“但是战争可不比江湖上的争斗,战争是一定要死人的,是世上最无情和残酷的东西……而且战场风云变幻,与敌方交阵,不死你死就是我活,即使你的武功再高,也难预料他日的生死安危。所以即使这一切都是傻蛋你的理想,我还是很担忧……”

    “我知道……”唐战也缓缓答道。

    “而且我还特别提防一个人……”突然,陆菁换了口气提道,“那就是朱元璋”

    “朱元璋元帅?”唐战听到陆菁这样的口气,又不禁问道,“怎么了,元帅有什么问题吗?”

    陆菁稍稍闭了闭眼,随后轻声道:“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朱元璋出生明教,一路打仗下来,曾拉拢了包括唐门世家、萧家山庄在内的很多武林门派,连华山派这回都主动帮朱元璋寻找唐门世家的秘密……但是看得出来,朱元璋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欲成大事者,除了高人一等的手段,还有就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心机……如果朱元璋真的推翻了蒙元朝廷,当上了皇帝,那么深知武林教派左右天下权势的他,会反过来采取其他手段对付武林各大教派吗?想要统一天下。除了打江山,更要保江山,朱元璋会不会只是利用武林中的门派……”

    听陆菁这么一说。唐战神经一紧,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在裕兴城追拿兀罗带托多时,兀罗带托多临死前最后对他说过的话……

    “不相信本王的话是吗?朱元璋之所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收拢民心,为他自己想要打造的政权垫底基础罢了。你只不过一介江湖武夫,岂懂权术之道?也罢也罢,若是你实在不信。你就等着看吧,看你随朱元璋一路下来,成事之后。他最后会怎么对你吧……不过,本王看来是没机会看到这一天了……”

    ……一想到这,唐战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

    陆菁看到唐战有些不安的表情,不禁问道:“傻蛋。你怎么了?”

    唐战立刻回过神。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只是有些想多了……”

    陆菁还以为是自己今天说的话,让生性单纯的唐战听了有些忧虑了,于是陆菁试着解除尴尬紧张的气氛,换了话题说道:“算了,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至少我们现在,我们今天晚上还在王家村。我们就不应该去想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

    “现在……能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唐战依旧坐在窗户边上,望着桌上的蜡烛痴痴道。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何必想那么多忧心的事情……”陆菁站起身来想了想,随后说道,“对了,傻蛋,你去烧点热水,我们先洗脚好了”

    “这个时候洗脚……要做什么?”唐战疑惑道。

    “不做什么,只是放松放松……”陆菁微笑着,回忆着说道,“傻蛋你还记得吗,在陆府的时候,你第一次为我洗脚……”

    “我当然记得……”唐战也笑着回忆道,“那个时候你身为陆家的千金,居然让我这个粗人给你洗脚,当时我也挺奇怪的……”

    陆菁笑着道:“是呀,那个时候的你笨手笨脚的,给我洗脚都不会,还把水溅得到处都是……”

    唐战也站起来想了想,随后走到床边的木盆处,轻声笑道:“要不今晚我在给菁儿你洗一次,看你脚还痒不痒”

    陆菁见了,故作娇气道:“好啊,那本姑娘可要看看,你伺候本姑娘的水平是不是提高了”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唐战出门烧好了洗脚水,待到水温刚好之时,唐战又把洗脚水端进了房间。滚滚的热气洋溢在并不算太大的卧室,整个房间渐渐变得暖和起来。

    “从汴梁出来后,好久都没有洗热水脚了……”陆菁坐在床边,早早脱下了被雪浸透的靴子,两脚伸进了热水盆中,并笑着说道,“真舒服啊,没想到出来还能舒舒服服地洗一次脚,以后到了军营里,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看你急的……”唐战也脱了自己的鞋子,准备和陆菁一起洗脚。

    “傻蛋,还没伺候好我呢,你干嘛急着洗?”陆菁又故作娇问道。

    “行行行,出趟远门好不容易洗一次热水脚,再伺候你这个大小姐一次……”唐战也笑着说道。

    于是,唐战还是和在汴梁陆府时一样,给陆菁耐心地洗脚。然而,唐战的动作依旧是那样的粗糙,弄得陆菁又是一阵笑痒:“傻蛋,你怎么还是这么笨,弄得我太痒了”

    一边说着,陆菁的脚趾还一边溅出水花,溅得唐战满脸都是。

    唐战这边,也是受不了陆菁这样的来回“折磨”,也跟着道:“你还不是一样,脚这么不老实,又把水溅得到处都是,今天非得好好治治你不可”

    说着,唐战两手一用力,一把将陆菁的两脚给直接抓住了。陆菁受到这一“突袭”,又是痒得大叫了一声,脸上也洋溢出天真活泼的笑容。

    “啊,傻蛋,你敢使坏,看我不教训你”陆菁大笑了一句,随后带水的右脚挣脱唐战的手,直接一脚着实踩在了唐战的脸上。

    “啊”唐战也下意识叫了一声,随后他又把陆菁不老实的脚“拽”入水盆,笑着说道,“你呀你,还这么任性。今天既然你要我给你洗脚,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把脚放到盆子里,痒也得给我憋着”

    “傻蛋,你就是个坏蛋,快放开我”陆菁又大笑道。其实她嘴上这么说,却是非常享受唐战给自己洗脚的过程。

    “我还就硬来了,你能怎么样?”唐战继续开玩笑道,两只手依旧笨拙地给陆菁擦着脚。

    陆菁开始确实很痒,整个人羞涩得脸都红了。不过渐渐地,唐战似乎是找到了一些套路,动作变得流畅了许多;而陆菁也渐渐习惯了,脚也不痒了,看着唐战给自己洗脚时的关心神态,陆菁心里暖暖的。

    “现在好多了吧?”唐战略微收回笑容,轻声说道。

    “还是傻蛋了解我……”陆菁也从大小改回了微笑,轻声回应道。

    唐战一边洗着,一边感受到了陆菁脚上多出来的水泡和老茧,随后淡淡地说道:“从汴梁成出来,没想到菁儿你脚上都长泡长茧了,曾经在陆府娇生惯养,现在出来陪我们北上一途,可算是苦了菁儿你了……”

    “菁儿不怕吃苦,只要傻蛋你在我身边,菁儿什么都不怕”陆菁红着脸回应道,“倒是傻蛋你的脚,出来在雪地里走了一趟,却是没有原来那么脏臭了……”

    “不是我的脚变干净了,是你习惯了……”唐战眼神稍稍低下,缓和着说道,“因为我,菁儿你的脚也变脏了,没有原来那么亮白了……”

    “可是,如果还是原来那样亮白,我却并不开心……”陆菁望着水盆中自己的脚,随后抬头望着唐战的脸,微笑着道,“我就是喜欢现在的又黑又脏、又长满老茧的脚……”

    “菁儿……”看着陆菁天真活泼的笑容,唐战心中又有了久违的激动,就和第一次在汴梁见到陆菁时一样。

    陆菁缓了缓神,望着水盆里的脚,又笑着道:“好了,傻蛋,我们一起洗吧……”

    于是,唐战也很从容地将自己的双脚全然放进了水盆中……

    虽然热水已经洗了有很长时间了,水温也早已没了之前的热度,开始慢慢变凉,可是在唐战和陆菁二人眼里看来,此时的洗脚水却是非常的暖和。

    两个人的脚互相对着,陆菁时不时还用自己的大脚拇指“挑逗”了一番的脚趾,并冲着唐战“嘻嘻”一笑。唐战也是一样,也用自己的脚趾“回敬”了陆菁,自己也冲陆菁笑了笑。

    两人就这样来回又洗了很长时间,陆菁两手拖着下巴,一脸笑容地望着脚盆中的四只脚丫,尽管洗脚水已经变凉了许多,但陆菁却是一点都不在意。她很享受现在和唐战在一起洗脚的过程,她希望时间能够停滞在这一刻。

    而唐战也是一样,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陆菁在一起这么温馨过了,如果不是身上穿着厚厚的战甲,还真看不出他们是即将出征的将士,反倒像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就在这样一个寒冬的夜晚,温馨而又和睦地洗着脚……

    直到洗脚水一点水温都没有时,唐战和陆菁二人才肯“收脚”。唐战将洗脚水倒掉后,陆菁也很疲劳了。当然,就在这出征前的最后一个夜晚,唐战和陆菁二人却享受了从汴梁城出来后最温馨的时光……

    陆菁也是早早地就睡下了,唐战看在眼里,想到明日面对的可能就是战场上的你死我活,心中颇有感触。不过唐战并不是太害怕,经历了这样一个难忘的夜晚,尽管之前心事重重,他也很满足了。

    于是,不再有太多的留恋和思绪,给陆菁好好盖上被子之后,唐战自己也回房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