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营中比武
    “哒哒哒哒哒哒”裕兴城郊外的营地,不时传来战马飞驰的铁蹄声。尽管暂时没了战争,但营中的士兵依旧是不敢懈怠,聚精会神地操练着。

    而入营后的赵子川也没有闲着,虽然他已经被封为了“飞骑将军”,但缺乏作战经验的他还需要日后不断的磨练,若是不能提高自己作为士兵在战场中的素养,只凭一功封将的他很是难以服众。

    赵子川身披着自己的战甲,走到弓箭训练的场地,望着前方处整齐排列准备射箭的众士兵,赵子川精神倍加抖擞起来。

    “放”随着阵地上指挥员的一声叫唤,营地处张弓搭箭的士兵同时放手,所有的弓箭几乎保持着同一条横线飞了出去,最后全部落在了靶心附近的位置。

    见着如此训练有素的士兵,赵子川不禁暗暗赞叹朱元璋统兵有方,也难怪朱元璋的军队所到之处势如破竹。

    赵子川看了好几轮,也想要上前一试身手。而就在这一轮士兵训练完后,一个士兵跑到了赵子川的面前,应声道:“赵将军,要不你也前来一试?”

    赵子川想了想,正如自己所意,于是,赵子川点了点头,走到了阵地中,挑了一把自己认为合手的长弓,试力拉了拉。感觉不错后,赵子川又抽出一发箭羽,两手张弓搭箭,眼神如鹰一般锐利,方向正朝自己十丈开外的箭靶。

    赵子川眼神一定……只听一道干脆利落的搭弓声和箭羽的飞出声,箭矢如灵蛇般直窜而出。一眨眼的功夫。箭矢不偏不倚直中靶心。不仅如此,由于赵子川力道过人,飞出的箭直接从靶心出穿堂而出。最后箭矢停在了后面瞭望台的架子处。

    “好”紧接着,就是身后众士兵的一阵欢呼声。

    指挥练箭的指挥官见了,也不禁赞叹道:“赵将军可真是神力啊,不但箭中靶心,而且穿堂而过。这样看来,军中又来了一位赵将军,有两位赵将军在。我军一定能够乘胜破敌、战无不胜!”

    “说的对呀”其他的士兵也跟上应和道。

    “两位赵将军?”赵子川听了这句话,先是犹豫了一番,后来才想到自己的大哥也在营中。于是兴奋道,“对了,是我大哥赵子衿!他人现在在哪?”

    “在这儿呢”正在这时,从弓箭训练场的营地后方传来一个沧桑有力的熟悉的声音。

    赵子川挤开围着自己的人群。往营地后方看去。果然,自己多年不见的大哥赵子衿正站在那里,旁边还有自己的妻子李玉如以及另外两个不认识的将军。

    “大哥”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大哥,赵子川兴奋地一个箭步跑了过去,来到自己大哥面前,赵子川有些激动道,“太好了,大哥。几年不见,没想到我们兄弟俩会在军营里重逢!”

    赵子川的大哥赵子衿。一副魁梧雄壮的身材,脸上尽显沉着和刚劲,一看就是征战沙场的得力战将。由于早年就北上出征,离家得早,所以赵子川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大哥了。他自己也没想到,从汴梁出来后,先是在野狼山遇到了自己的二哥赵子博,如今又遇到了自己的大哥赵子衿,大哥二哥都见到了,就差没有团聚在一起了。

    赵子衿也见到了久违的三弟,也兴奋道:“是呀,没想到多年不见,你倒是长结实了不少,还继承了赵氏祖先的‘乾坤二剑’,娶了‘扬州女侠’李玉如为妻……”

    “是呀……”赵子川先是应和了一声,随后见到身边一脸笑容的李玉如,于是不禁向李玉如问道,“你是怎么见到我大哥的?”

    “这是什么口气,瞧不起我们姓李的是吗?”李玉如先是玩笑着回了一句,随后拉了自己身旁的那两个素未谋面的将军,介绍着说道,“是他们两位将军,我认识他们,而且他们正好是赵子衿将军的部下。”

    “这两位是……玉如你是怎么认识的?”赵子川看着李玉如身旁那两个人彪悍精干的身材,又不禁问道。

    “我和他们本来就是熟人啊”李玉如继续说道,“这两位是李显和李功将军,他们是两兄弟。和我一样,我们都是扬州李家湾的人,算是同乡了”

    “真的假的?”赵子川有些不敢相信,自言问道,“没想到这军营里居然还能见到自己的老乡……”

    “当然是真的,我们原来就认识……”李玉如继续道,“不像你,在汴梁那么远的地方才认识你,还受了你不少的气……”李玉如不忘“抱怨”赵子川一句。

    赵子川也知道李玉如的心思,不过现在他也没闲工夫和李玉如“打情骂俏”。赵子川转过头,对李显和李功两位将军恭敬道:“赵某见过二位李将军,没想到二位竟是内人的同乡,见过真是幸会幸会”

    “哪里哪里……”李显也笑着回应道,“我们也没有想到,玉如居然会嫁给赵家门下。要知道,玉如想来可都是性格泼辣得很,能把这么野的姑娘驯服,赵兄弟倒也算是有本事啊……”

    听了李显这么一说笑,李玉如不好气地偷偷朝李显的背后踢了一脚。

    赵子衿看着熟人相见的场景,随后有对赵子川说道:“三弟,你可别小看了李显和李功二位将军,他们两人在战场上也算是骁勇善战,随大哥我攻下过不少城池,所立战功无数啊”

    “看得出来,二位将军身形魁梧,见得出是久经沙场的干将”赵子川也跟上道。

    “倒是子川兄弟你……”李功这时又提道,“虽然这么问可能有些不太礼貌。但是我和李显兄弟也确实想知道,子川兄弟你为什么一夜之间就被常遇春将军封为了‘飞骑将军’,地位一跃我们两位兄弟之上?”

    赵子川听完笑了笑。还是如实回答道:“噢,二位将军就是问这个啊……因为昨夜夜袭裕兴城,赵某单骑冲阵,为攻下相府乃至整个裕兴城做出巨大贡献,所以常遇春将军才封赵某这‘飞骑将军’之号的。”

    赵子川说完后,李显又接上去道:“我和李功兄弟立下无数战功,却也是未能加封此为。为何子川兄弟你一战就有如此高的封赏?当然,我们这些属下也很清楚,常遇春将军一直都喜好结交天下豪杰壮士。李某心想,子川兄弟能有如此高的‘犒劳’,想必子川兄弟出手一定不凡吧?”

    “哪有哪有,只不过江湖上混混立头的一些本事。不值一提……”赵子川还是很谦虚地笑道。

    “要不这样吧……”李显从身后牵来了自己的战马。配好了自己的兵器,随后继续对赵子川道,“既是初次见面,都是铁血汉子,何不先就在比武场上一试高下?我和李功兄弟也倒是想见见子川兄弟的本事……”

    “这样……不太好吧?”赵子川初来乍到,不太懂军营里的规矩,所以也不敢随便下定夺,尽管他自己也很想和李显李功两兄弟试试身手。

    赵子衿在一旁看出了赵子川的心思。于是解释道:“三弟,没有关系。现在是练兵习武的时间,将士之间在武场上适当合理交手,不会违规军纪,只要没有伤亡即可。”

    “既然大哥这么说……”赵子川听了,高兴道,“那赵某就和二位李将军比试两手好了”

    于是,赵子川也从自己的营中拉出了自己的战马,他准备和李显和李功二位将军比试骑战。

    营中的将军之间要比试伸手,在训练营旁休息的士兵也不忘凑热闹,全部都围在了武场的正中央准备一睹对决风采……

    第一战是赵子川对上李显,二人分别骑马于比武场的两头,蓄势待发。李显亮出了自己惯用的长刀,赵子川则自然是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乾坤二剑了。不过多时,比武场两处的擂鼓声骤响,黄尘跳动的鼓点预示着对决一触即发。

    随着指挥员旗令一挥,只听两旁“驾”的策马声响起,赵子川和李显二人驭马飞跃、提刀亮剑,冲着对方冲锋而来。

    李显先发制人,大喝一声,长刀横向一扫,目标正朝赵子川胸前的铠甲而去。由于长刀对上长剑,兵器上已然有了优势,赵子川不得不先以守待机,低身躲过这一刀,于是李显的这一刀劈了个空,两边的人马直接相互换了位置。

    长剑虽然不及长刀,但短兵器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灵活。之间赵子川穿行而过后,立刻骑马掉头,提剑回杀而出。而由于李显的反应并没有赵子川那样迅速,等到他调转马头,赵子川的长剑已然杀到。

    猝不及防,李显只得用长刀的长杆先行挡住。不过赵子川的剑可是赵氏祖先的至宝“乾坤二剑”,只用兵器挡住一根是不够的。之间赵子川左手“乾剑”抵住了李显的长刀后,顺势一个下滑,剑锋直朝李显提刀的手指而去。

    李显见状,不得不被迫变招,双手换姿,长刀暂时脱离自己的一只手。而就是这一下,赵子川看准了机会,右手又拔出腰间的“坤剑”,锐利的剑锋朝着李显暴露后的胸前刺去。

    李显见此情形,也是没有反应再做防备,知道已经输了。

    当然,赵子川也没有过于认真,看见李显已经放弃的神态,赵子川的剑在李显的胸前就停住了。

    由于惊讶和紧张,李显刚才甚至闭上了眼睛。待到他再睁开眼,看见停在自己胸前的长剑时,李显才知道仅仅两三个回合就胜负已分,自己全然不是赵子川的对手。

    “承让”赵子川收回了“坤剑”,重新在马上坐好,笑着说了一句。

    李显也很识趣,回应了一句道:“多谢子川兄弟赐教,在下心服口服”

    “好好”胜负在如此短的时间就已分晓,对手还是战场上骁勇善战的李显将军。旁边围观的士兵深知赵子川伸手不凡,纷纷拍手叫好。

    “子川兄弟好功夫,这回换我上了”这一回。李功将军起身一跃,直接飞坐在了自己的马背上,提起手中的长枪道,“子川兄弟,兵器换了,你可得长眼了”

    “砰砰砰砰”随着擂鼓声的再次响起,李功将军骑马飞身而去。赵子川则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急于先手,而是备马提剑、细观局势。

    李功将军骑行的速度很快,再加上长枪点位。攻势迅猛,相比起刚才的长刀,长枪进攻的速度可是要快上数番。

    但赵子川依旧是临场不慌,见对方朝自己腰间挥枪而来。赵子川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在半空中一个翻身躲了过去,两方的人马依旧换了位置。

    不过赵子川不仅仅只是躲过这一下,他之所以从马背上腾跃而起,意在趁空反击。果见在半空中翻身一半,还未安于马上,手中“乾坤二剑”掠过,黄绿剑光一闪,“三十六道连斩”瞬间杀出。伴着空气中撕裂的摩擦声,密密麻麻朝李功将军的背后而去。

    李功也算是经验丰富。纵马越过后,知道身后的敌人会趁机予以反击。于是,李功马身过后,右手提枪、马缰绳一扣,瞬时就转了个面,正对着赵子川。

    而赵子川的“三十六道连斩”剑光已然杀到,李功也没有办法,两手握枪一式轮回。

    但是只凭李功的这点力道,完全不是赵子川的对手,只见还没对招几回合,黄绿剑光的内力差点让李功连枪都没有拿稳。

    李功将军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却没有江湖对决的经验,一对一的时候,往往招式的出人意料正事克敌之关键。而且李功也从未见过这些武林中的招式,纵使自己一身胆气,也是无能为力,好不容易当下了这一招,自己和骑着的战马也是稍稍退后。

    然而,就在李功想要调整的时候,赵子川早已调转了马头,直面李功。而接下来赵子川的一个举动,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异不已。

    只见赵子川手中的缰绳一拉,一鼓作气向前,只听“吁”的一声马蹄长鸣,赵子川和战马一起整个跃上空中过丈,和昨晚攻下裕兴相府时的场景一样,赵子川此时如同飞骑一般,威风凛凛。

    李功自己也是看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够骑马飞出这么高。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赵子川身下就是长剑一出,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李功手中的长枪被赵子川干净利落地挑落,所以的动作都是连贯的一瞬间……

    随后,赵子川和马一起平稳落地,跃至李功身后后,赵子川手中的剑直接架在了李功的脖子上很明显,是赵子川获胜了……

    “好好”周围静默了一阵后,又想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李功轻轻一笑,也算是输得心服口服:“我输了,刚才子川兄弟最后的那一下果真精彩,在下还从没见过能有人骑马飞这么高的,‘飞骑将军’这个称号当之无愧!”

    “多谢李功兄弟夸奖,承让了”赵子川也不忘回应了一句,然后收回了剑……

    两轮比武全部轻松胜出,而且对手还是久经沙场的李显和李功二位将军,赵子川这一战,算是彻底征服了营中的将士,从此以后“飞骑将军”的称号也算是如雷贯耳了……

    “没想到多年不见,三弟你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赵子衿在一旁见了,也不禁夸奖起赵子川来。

    赵子川笑着道:“这没什么,大哥,这些年结识了一些江湖上的兄弟,和他们多交往来,自己的武功也长进不少……”

    “没想到你剑术一般般,骑马的功夫倒是挺不赖的嘛……”李玉如也凑过来,笑着对赵子川道。

    “你这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赵子川也黑眼回了一句,想到刚才的马战,赵子川又问道,“对了,说到骑马,你的枣红马好像还在王家村,你什么时候去拿?”

    李玉如回道:“我的马不用你操心,我跟菁妹还有唐战兄弟打好招呼了,让他们回王家村取信物的时候顺便捎回来……不过你可别想打我枣红马的注意,我过了,除非我死了,否则就算你是我夫君,也别想动我的马”

    “是是是,你夫君在你眼里,连匹马都不如……”赵子川不好气地回了一句,随后想到了刚才提到的唐战和陆菁,又说道,“也不知道唐战兄弟和菁妹在王家村取到信物没有,真盼他们早点回来啊……”

    “是呀,等他们回来了,今后军营的生活可能是前所未及的吧……”李玉如轻声感叹了一句,随后望了望远处渐落的夕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