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唐家信物 上
    “那个,陆姑娘……”当陆菁走过南宫俊的身边时,南宫俊有意将陆菁给叫住了,“其实,我想问一些事情……”

    “噢?堂堂南宫大将军,还有什么事情想要请教小女子的吗?”陆菁本身就对南宫慕容家的人没什么好脸色,即使是见到了为人正直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也不例外,随即陆菁还是用不太客气的口吻问道。

    “陆姑娘,我知道你对我们的家族有成见,在汴梁的时候也是如此……”南宫俊倒是挺和善的样子,继续说道。

    陆菁在南宫俊的背后停住了脚步,沉默了许久。尔后,陆菁两眼迷离般颤抖了几下,似乎是心中的结难以平复的样子。陆菁轻轻晃了晃脚尖,抬头望了望侧上角,随后轻声应道:“你是想要问玲珑的事情对吧……”

    陆菁看穿了南宫俊的心思,在汴梁城的时候,南宫俊和玲珑就情愫有交,这个陆菁是很清楚的,尽管她并不是特别赞同二人的交往。如今南宫俊出征在外,而玲珑一个人在陆府的时候也是朝日思念,这些陆菁也是非常明白的。

    南宫俊听了,也是静默了很久,他慢慢应和道:“玲珑她……还好吧?”

    陆菁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似乎隐隐约约泛了少许泪花,然后她轻声应道:“她当然好了,至少身体上健康得很,她只是每天都在思念罢了……”

    南宫俊心里也清楚,玲珑一定是日夜思念自己;他自己也是一样。尽管在沙场奋勇杀敌,可是到了平静的夜里,他也总是会回念远在汴梁苦苦等候自己的玲珑。

    南宫俊又沉默了稍许。随后轻声道:“陆姑娘,谢谢你……”

    “别见外了,和大家一样,你以后还是叫我‘菁妹’吧……”陆菁收回了自己还未流出的泪水,继续背着南宫俊说道,“玲珑在汴梁非常想你……你可不要在外出了什么事,玲珑她一直期待着战争结束。然后你能够平安地回去……”

    说完,陆菁慢慢向前几步,没有再和南宫俊说话。南宫俊也是原地伫立了好久。陆菁这突然转折的一句,虽然是陆菁对南宫俊比以前和善的看法,但是南宫俊的心里却还是没能立刻平静下来……

    在裕兴城没有呆多久,南宫俊和慕容飞便领着唐战等人。随常遇春一起。出城前往朱元璋的军队大本营。

    而大本营是在离裕兴城一二十里地的地方,带着裕兴城的士兵和俘虏一起,所有人回到营帐也将近花了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其间还翻越了并不算太高的山丘。

    而翻过了山丘后,军队便来到了一片较为广阔的郊地。这里地势从前至后呈不明显的阶梯式,每一层都有足够的空间供部队安营扎寨。即使是有敌军偷袭,大本营的军队也能借助其地势予以抵抗及反击,的确是非常适合立营屯兵的地点。

    走下了山。来到营帐的大门口,就能听到大本营中响亮有秩的练兵声。可以感受到练军士兵不屈的骨气。营中各个分部的运行也是井然有序,分兵列马也是整齐并到味十足,可体现军容的无比严整。确实,只有一只纪律严明的军队才能久下胜仗,这还是让第一次进入军营等人的唐战开拓了视野……

    而在最高一层的营帐门口,一个看似统领将军的人正立在道头,注视着营下的一切,颇有“一览群雄”的气势,看来一定是个不寻常的人物。

    常遇春走到那人的面前,随后回命道:“徐达将军,末将奉令,于今日寅时攻下裕兴城,裕兴城知府兀罗带托多自尽而亡,俘获战俘四千之众、战马百匹、铜炮两枚,还请将军点过”

    “辛苦你了,常将军”徐达也回应道,“今日常遇春将军拿下裕兴城这个重要关口,立下大功,元帅一定会大加封赏!”

    “不敢不敢,其实末将一夜便能拿下顽城,实是有高人相助……”常遇春向着后面的唐战等人提道,“而且此些人中,有知道十八年前唐门世家秘密的重要人物,相信元帅这个时候一定想要奉面一见”

    “噢,元帅想要亲自一见是吗?”徐达迟疑了一句,看了一眼常遇春背后跟上的唐战等人,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了,本将军这就向元帅请示,你们几人稍作等候……”

    随后,徐达便转身进了身后最大的营帐看来那便是元帅朱元璋的营帐……

    军营里的气氛和外面就是不一样,每一个人的任何行动,都必须随军令而行。如若有谁有其他的擅自举动,不务军令,很有可能遭受军法处置。也正是因为这一紧张无比的气氛,初来乍到的唐战等人没有上层指挥的命令,也不敢有任何的举动,就连话都不敢随便说一句,整个人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好在没过多久,徐达便转身出了营帐,随后对常遇春说道:“元帅已经同意了,他还指明特别要见那个知道唐家秘密的人。”

    “末将明白”常遇春又答应了一声,随后带着唐战等人进了前面最大的营帐。

    最大的营帐果然不同其他,内部虽然没有什么奢华的陈设,但是护驾的侍卫却是严正以待,外人进来一看,还以为是进了地狱刑牢。而在正前方的位置,一个气宇非凡、身形健硕的大汉正坐在桌前,一副运筹帷幄、统领全军的威严之态他就是起义军的首领朱元璋,唐战等人今日终于算是一睹真容了。

    起义军首领的气场果真和其他人不一样,无论是谁,见了朱元璋的威严,都会不自觉地低下头来,唐战等人也不例外。

    而唐战是常遇春带领的站在最前面的人。朱元璋一眼就见中了他背后的梨花枪,随后用沉着的嗓音问道:“你就是知道唐家秘密的人?如果真是这样,你应该也是唐门世家的后人吧?”

    唐战紧张地愣了一下。听到朱元璋在单问自己,唐战立刻上前两步,会上应道:“回元帅之言,在下乃唐门世家后人唐战,唐家弟子唐天辉之子。受叔父唐骁风之命,皆以信物一二,特来转投元帅帐下。愿与元帅共赴沙场,斩杀夷狄”

    唐战说得倒是铿锵有力,朱元璋见了。有些喜出望外道:“噢,你真的是唐家后人?你刚才说你带来了骁风大侠的信物,可否属真?”朱元璋直言唐战的叔叔唐骁风“骁风大侠”,看来朱元璋和唐骁风两人之间。是有过深刻的交情。

    “千真万确”唐战继续说道。“现在在下便有叔父唐骁风所留给元帅的信物,还望元帅过目……”

    “快快呈上”朱元璋也迫不及待地命令道,看来他似乎是对唐战抱着求贤若渴的态度。

    于是,身旁的侍卫将唐战出示的信物递交了上去。那些信物是唐骁风留给朱元璋的,当日在唐战家门,唐战知道了身世真相,唐骁风便留下了梨花枪和那些信物,并激励唐战北上投靠朱元璋。也正是那个时候。唐战才开始了自己的北上之路。而今天,经历了千难万阻。唐战终于是见到了朱元璋本人。

    朱元璋看过了信物后,站起身来说道:“的确,这是骁风大侠的行言……哎,想当初,本帅还是一介布衣草民的时候,曾遭到蒙元官兵的追杀。幸得当时有唐门世家的弟子救了本帅,而救命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骁风大侠……现在想想,若如当时没有唐门世家的恩救,又怎会有我朱重八立头之日?”

    唐战等人在下面默默听着,看朱元璋的表情他们也清楚,进帐从军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有着落了。

    朱元璋缓了缓,随后继续对唐战说道:“你叫唐战是吧?信上说了,你唐战想要入本帅帐下,随军出征。唐门世家的恩情本帅终生不忘,骁风大侠嘱咐的事情本帅也莫敢不从。而且本帅也深知,‘唐家霸王枪’武功一绝天下,若是尔等进入帐下,无异于如虎添翼,有又何尝疑虑?”

    常遇春想到昨夜攻打裕兴城的场景,补充了一句道:“元帅,昨日夜袭裕兴城,擒住裕兴知府兀罗带托多的人,正是唐少侠,如此看来,他也算是为军中立了一大功”

    “好”朱元璋听了,突然亢奋道,“唐家后人果然身手不凡,首入军中便立下大功。本帅现在就正式封你为‘先锋将军’,随徐达、常遇春将军一道,坐阵先锋、勇杀夷狄!”

    “谢元帅”唐战见自己被封了“先锋将军”,立刻跪下身来谢道。

    朱元璋没有停,继续对唐战道:“另外,本帅赐奉唐将军你五千人马为先锋部队,任唐将军你指挥调遣!常将军,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

    “是,元帅,末将一定完成任务!”常遇春也回答道。

    唐战见自己的身份一下子“由地升天”,自己都有些不太适应。不过想到了自己还有正是要办,唐战主动请示道:“元帅,末将还有一事……”

    “讲”朱元璋直截了当道。

    唐战继续直言道:“末将此次前来,不只是带了叔父的信物。更重要的,末将带来了最重要的十八年前本应该呈给元帅的唐门世家的信物”

    果然,听到了这个消息,朱元璋的反应又和刚才不太一样。那是朱元璋十八年来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可是十八年过去却全然未果。如今唐战直言而出,朱元璋都有些不敢相信道“唐将军此话当真?”

    “句句当真”唐战肯定答道。

    唐战说完,朱元璋缓缓抬起头,有如仰天长啸般。静默了稍许后,朱元璋带着一丝叹息的口气自言道:“十八年前,唐家弟子扬言赐予本帅信物,却是迟迟没有下落。四年之后,濠州城中,重八还是投靠了郭义父……此信物方有破地之阵以及北伐之计,本帅一直想要得到。怎奈战火未歇十四载,信物一直杳无音讯……今日唐将军所示信物,真乃天意为之,若本帅真能得此信物,重八一定不负天下众生”

    朱元璋说得豪言壮语,唐战想了想,又主动请缨道:“元帅,末将知道唐家信物的地点,末将愿率士卒前往,取回唐家信物,事后归营。”

    “好,这一切就交给唐将军自己处理了”朱元璋回应了一句,随后又不禁自叹道,“我朱重八半生与唐门世家恩情无数,今日唐家后人入我帐下,北伐之路一定无碍险阻!”

    在帐下安排完了事务,唐战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先锋将军”,有了自己的部队,一跃甚至过了赵子川的职位。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直以来的愿望,唐战今日终于算是实现了……

    来到自己第一次拥有的营帐,唐战自己也不太适应,而归他调遣的手下士卒也不太适应。毕竟唐战的年纪方才十八,让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统领千军,是人都会多多少少有些疑虑。不过好在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兄弟与唐战交往甚好,常遇春知道此事后,直接将此二将军奉随唐战左右。在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的耐心调解下,帐下的士兵兄弟也开始试着相信他们眼前的这个十八岁的唐家后人了……

    唐战坐在自己的帐中,身披第一次穿上的铠甲,虽然威风凛凛的样子,但是怎么说也有些不适应。

    正在此时,同样身披银白战甲的陆菁也走进了帐中,唐战见了陆菁这个样子,不禁轻笑道:“菁儿,你穿这衣服,还真有些巾帼风味”

    陆菁也是轻轻回笑了一句:“好了,现在是在军营中,以后可不能像原来那样每天嬉皮笑脸的……”

    “我知道,我只是首次入营,感到无比兴奋罢了……”唐战先是回了一句,随后想到了赵子川他们的情况,于是又问道,“对了,子川兄弟他们怎么样了?”

    陆菁回应道:“赵子川还好了,他被常将军封为‘飞骑将军’,算是能和南宫俊慕容飞两兄弟并位了;嫂子身为女将一名,刚才和帐中的士兵兄弟拳脚比试了一番,还算是让帐下的兄弟信得服服帖帖的;至于我哥和我弟嘛……他们现在还是百夫长,不过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的位置也会提升的……”

    “如是这样就好了……”唐战先是感叹了一句,随后又道,“那菁儿你是什么职位?”

    哪知,陆菁这个时候倒是有些架子的样子,一手拍在唐战的肩上,笑着说道:“怎么,元帅给了你这么大的职位,就凭傻蛋你这脑子,还真想统领千军不成?既然菁儿在你身边,当然是傻蛋你的军师了。至于菁儿身边的参谋嘛,不是还有老九他们嘛……”

    “对哦,老九还有他们‘堂英会’的兄弟也来了。因为菁儿你的一语道破,他们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路……”想了想,随后又道,“对了,菁儿,我刚才和元帅请示了,今日过时要回王家村一趟,取回唐门世家,也就是我娘亲留下的十八年前的信物……顺道,我还想再见一眼外公和王家村的乡亲们……菁儿,你愿意陪我去一趟吗?”

    陆菁听了,捏了一把唐战的脸,又笑着道:“你说呢?傻蛋你不管去哪儿,菁儿都会跟在身边的不是吗?明天回王家村,还有谁会一起同行?”

    “就菁儿你一个人……”唐战望着陆菁依旧水一般的眼神,温和道,“我还要去我娘亲的坟冢前再看一眼,而且……我觉得这些天下来,突然发现菁儿你……是最懂我娘亲的心思的人……”

    “傻蛋……”听到唐战这么一说,陆菁不禁脸红地感叹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