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入营逢面
    窦德庸刚才掉落的楼檐下,大火依旧在熊熊燃烧着。过不了多久,就听见不远处士兵的脚步声和呼喊声,看来是受令过来处理现场后事的。

    而陆菁一个人则依旧是靠坐在因激战而破败不堪的屋檐上,想起刚才生死一瞬的场景,陆菁直到现在还不能完全平静下来。这也难怪,这真的算是陆菁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一人面对如此生死一念的境况。不过事情化险为夷,相信这也会是从小养尊处优的陆菁一次难忘和不悔的经历……

    陆菁坐在屋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屋檐前大火燃烧后突然冒出的刺鼻的滚滚浓烟,她也明白了下面的士兵已经开始灭火了,裕兴城的境况也全然安稳了……

    “菁儿……菁儿……”突然,陆菁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喊叫声。喊叫声是从身后楼下传来的,是唐战的声音,陆菁听到后,立刻爬起身来转身向后下望去。

    “菁儿菁儿”声音逐渐清晰起来,而且非常的急促,可以看出唐战对陆菁的无比担心。

    看见了陆菁伸头向下望去,只见屋檐底下那几个熟悉的身影都平安无事。唐战、赵子川、李玉如、陆昭、陆蒙还有老九以及“堂英会”的其他兄弟,所有人都在楼下寻找自己的身影。

    陆菁看见了唐战等人,马上兴奋地冲楼下喊道:“傻蛋,我在这里”

    听到了屋檐楼上的声音。唐战等人立刻抬头望去,果然陆菁的脑袋正伸出屋檐边缘,冲着自己等人微笑。

    唐战见状。二话不说,几个跃步一跨,施展轻功踏着被火烧腐的并不平稳的楼檐支架,顺势跃上了屋顶。而下面的其他人见了,也冲进大楼,找路通往屋顶。

    上到楼顶后,看见陆菁平安无事。唐战一把抱住陆菁,用担心的口吻道:“太好了,菁儿。你没事就好……”

    “菁儿没事,菁儿还担心傻蛋你的事情呢……”陆菁两只因过度劳累而疲软的双臂,紧紧搂着唐战的脖子道,“怎么样。傻蛋你还有赵子川他们都没事吧?”

    “我们都没事……”唐战继续说道。“子川兄弟他们助常遇春攻下了相府,我也成功截住了兀罗带托多,我们大家都很好……”

    正说着,赵子川等人也跟了上来。唐战和陆菁见状,立刻脸红地分开了。作为哥哥的陆昭见陆菁没事,立刻跑过来担心地问道:“菁妹,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哥。我没事……”陆菁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灰尘,微笑着说道。“我看见窦德庸像一个人逃跑,所以只身一人追了上来……我知道我冒着危险没告诉你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不过……”

    “什么,你一个人追窦德庸?”唐战听了,有些吃惊地问道,“那家伙那么危险,菁儿你一个人……”

    “都说了是我不对了,还担心什么?”陆菁见唐战担心无比的样子,立刻回应道,“虽然过程有些危险,但好在最后还是我赢了……”

    “赢了?对了,窦德庸他人呢?”李玉如听了,又不禁问道。

    陆菁望着刚才窦德庸掉下楼去的断口,继续说道:“刚才我和他对决,他由于轻敌,陷入了自己埋下的陷阱,已经掉入楼下的火海中去了,恐怕已经被烧得尸骨无存了吧……”

    “你和他单独对决,菁儿,你不知道这么做太危险了吗?”一听到陆菁竟单枪匹马和窦德庸对决,做出这样危险的事情,唐战略带着一些责备的口气道,“窦德庸甚是狡猾,我们又不在身边,万一菁儿你刚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不在身边怎么了?菁儿可没你们想的那么柔弱……”陆菁也反过来撅着嘴道,“再说了,傻蛋还有赵子川你们武功那么厉害都拿窦德庸没什么办法,我一出马就把他给制服了,可不比你们这些大男人有本事多了”

    唐战只要见到陆菁没事,倒是也没有太多意见了。何况窦德庸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而作为“死党”的赵子川听了,倒是忍不住加了一句道:“是是是,你这个母夜叉一出场,别说和人对决了,吓都把人吓死了”

    “赵子川,少说两句嘴痒了是不是?”陆菁冲了赵子川一眼,“诡笑”着说道,“你可别忘了,被窦德庸抓住的时候,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我当然没忘,不就是不再主动挑衅你了还任你使唤吗?”赵子川侧头闭眼道,“我无所谓啊,反正以后我进了军营,也没多少精力再和你打闹了,而且到时候我只听上司的命令,自然没办法任你这丫头使唤了……”

    “进军营?”听到赵子川说到这一出,陆菁不禁问道。

    “噢,刚才没告诉你,所以你不知道吧……”赵子川轻笑着说道,“我可是帮常遇春将军立了大功,常遇春将军已经封我为‘飞骑将军’了。”

    “真的吗?看来你动作倒是挺快的嘛……”陆菁笑着应声道,“不过这样也好,这表明傻蛋入营算是更进一步了……”

    众人正说着,站在最后面的老九望了望刚才陆菁所指的窦德庸掉下去的位置,过了好久,老九轻声说了一句道:“老帮主万分嘱咐老身,却是依旧没能劝诫帮主你,只是没想到窦帮主你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陆菁在一旁看出了老九的心思,为了一解尴尬的气氛,陆菁走到老九身边,缓缓说道:“老九前辈,在这里我们还是要谢谢您了,如果不是您救我们出狱。我们也不会成功截住兀罗带托多和窦德庸,也不会这么容易入营朱元璋帐下……”

    老九听了,转过身来平静地说道:“其实不用多谢。如此的机缘只能说是命吧……老身和‘堂英会’其他的有志兄弟坚持老帮主的正道之路,而窦德庸却一意孤行、违背民意,最终落得个‘坠身黄泉’的下场……虽然这一遭全都过去了,陆姑娘你们也成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但是老身却还是很迷茫。窦德庸一死,‘堂英会’没了领袖,今后‘堂英会’的路该怎么走。是就地解散还是继续落草为寇,老身也是没有定夺……”

    陆菁听后,低眉想了想。随后望着远处山峰逐渐亮起的黎明,微笑着说道:“其实,前任帮主窦金顺嘱咐给老九你们的意思,并不仅仅只是谨记的正义之道……”

    “嗯?”听到陆菁转而的话语。老九不仅转头道。

    “‘堂英会’原来只是一个山贼匪帮。后来因为和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也就是傻蛋的娘亲在野狼山一注后,窦金顺帮主便有了想要洗心革面的志愿……”陆菁继续说道,“他从傻蛋的娘亲身上,看到了受人敬佩的为人之道,所以他才打算有所改变,立志让‘堂英会’重新来过,成为济世于民的正义之帮……只不过。也许是生不逢时,遇上中原兵荒马乱。改面一路坎坷,饱受饥择难耐、受人唾弃,知道他临死前也没有完成它的愿望……但是窦金顺帮主并没有放弃希望,看着自己儿子的堕落,于是他便想要把他未完成的愿望交付给老九还有其他‘堂英会’的有志兄弟去实现。”

    “这……这是真的吗?老帮主他……”老九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但是陆菁说的也确实在理,老九也没有想到陆菁的思考点已经站在了自己这些人的更高一层。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毕竟王姑娘也就是傻蛋的娘亲我们更清楚……”陆菁缓缓笑道,“窦金顺帮主是被王姑娘感化的,虽然我们不能太多了解窦金顺帮主,但是却能了解王姑娘……”

    老九听完后,静静地思考了一番,随后轻声说道:“或许,正如陆姑娘你所说的。这些也是十八年来老身也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今天总算是明白了……”

    “‘堂英会’并不是没有未来……”陆菁突然又抬头说道,“窦金顺帮主一直劝导你们处事要心寄苍生、终生为民。现在眼前就是一个机会,而且正好就落在了老九你们头上。朱元璋攻下了裕兴城,北伐之路也算是更进了一步。如若‘堂英会’的兄弟投靠了朱元璋,随他一起北伐蒙元、解救天下百姓,那不正是光明正大地去实现窦前辈的遗愿吗?”

    老九听到这里,整个人有些愣住了。他侧头正视着陆菁,似乎看到了十八年前王雨萍的影子,十八年前野狼山上王雨萍赌注赢后临走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回忆中)……

    “王姑娘请留步”正当王雨萍想要离开时,窦金顺再次叫住了王雨萍,“其实……老夫也是一个重义重理的人,落山为寇实属时运不济,如果还有来生,老夫愿像王姑娘一样,做一个道义分明、心为庶民的人,并带领‘堂英会’的众兄弟走上正轨……只可惜,老夫年事已高,恐怕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王雨萍听了,停顿了好久。随后,王雨萍慢慢转过身,正面对着窦金顺,微笑着说道:“孟德曽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凡有重生起运之心,为时不晚。只要窦帮主你还有道义之心,坚持不懈,尚未老矣”

    说完,王雨萍几步走上前,竟双手将伏在地上的窦金顺慢慢扶起。窦金顺听了王雨萍的话,并望着王雨萍相信自己的眼神,自己露出了惊异的目光。一旁侍从的老九看了,也是感慨良多……

    (现实中)……

    老九再次回忆了十八年前最难忘的一幕,心中不禁暗道:“十八年前,是王姑娘告诉‘堂英会’还有一条光明的道路;而十八年后,陆姑娘你为我们‘堂英会’指明了这条路……”

    众人在房檐上呆了有些时间了,而周起的黑暗也逐渐消散。天空渐渐浮现出光明天逐渐亮了……

    “天亮了……”李玉如抬头望了望,不禁说道。

    “没想到裕兴城事变,竟是过了整整一夜……”赵子川也不禁摇头感叹道。“这一夜太不平静了,夜晚过去,光明算是重新到来了……”

    唐战站起身,看着楼下处理完火场的整齐的士兵,不禁提道:“天也亮了,既然子川兄弟你被常遇春将军封为了‘飞骑将军’,那我们是不是该随你归营报道了?”

    “看来唐战兄弟你挺心急的嘛……”赵子川笑着回应道。“好吧,待会儿回去,我们可是要和老熟人见面的噢……”

    “你是说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兄弟对吧?”唐战有些兴奋道。“带兀罗带托多回去的时候,我还见到了他们两个,只是因为关心菁儿,没来得及和他们打招呼。然后……”正说到“兀罗带托多”的时候。突然唐战心里凉意一起……

    “……朱元璋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收拢民心,为他自己想要打造的政权垫底基础罢了。你只不过一介江湖武夫,岂懂权术之道?也罢也罢,若是你实在不信,你就等着看吧,看你随朱元璋一路下来,成事之后。他最后会怎么对你吧……不过,本王看来是没机会看到这一天了……”

    兀罗带托多临死前的这最后一句突然从唐战心里掠过。让唐战有些寒意骤起。

    “你怎么了,唐战兄弟?”看着唐战突然变化的神情,赵子川不禁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天冷寒颤了一下……”唐战有些吞吐地回应了一句。

    然而这个表情倒是让陆菁在一旁不经意在意了一眼……

    “还等什么,报道完了,不怕常遇春将军治你的罪?”李玉如又提醒道,“这军营里的规矩可不比平日,赏罚有制、军法从严,进了军营可就不能像平日里一样大大咧咧的了……”

    “我知道,我知道……”赵子川随口回了一句,随后又对身边的人道,“随我来吧,到时候我把你们介绍给常遇春将军。至于能不能成功入营,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唐战摆了摆手腕上的小锦囊,紧跟着道:“我身上有唐门世家十八年前信物的秘密以及骁风叔叔给朱元璋元帅的信件,我相信朱元璋是不会拒绝我们的。何况,我们也帮他们擒住了兀罗带托多,也算是立了大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众人下了楼,刚想要找前往城东门的方向,正看见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兄弟已经在外面等好了。

    “南宫兄弟、慕容兄弟”赵子川见了,作为同门弟子的他最先跑过去道,“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没有先回常将军那里吗?”

    南宫俊笑着说道:“我和常将军汇报了,说子川兄弟你身边还有同样身手不凡的兄弟想要投入帐下,常将军便派我们兄弟二人来这专程迎接你们”

    说着,南宫俊和慕容飞一眼就看见了赵子川身后的唐战等人。南宫俊还不等赵子川回话,先行打招呼道:“唐战兄弟,好久不见了”

    唐战也笑着回应着招了招手……

    “哎呀,你们都在这里啊”正在这时,慕容飞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妹妹,你怎么来了?”慕容飞问道,“你不是在营里好好呆着的吗,干嘛跑出来?”

    原来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和南宫俊慕容飞二人一同入营的慕容飞的妹妹慕容樱。慕容樱见了,笑着反驳道:“常将军给我们阵中下的命令是‘按阵列向裕兴城支援’,你们冲锋又不带上我,阵中的兄弟基本上都走完了,我们剩下的女兵自然是也跟上来了。”

    说着,慕容樱看到了身前的老熟人唐战,于是笑着招手道:“唐大哥,好久不见了”

    “嗯……啊!”唐战刚笑着回应了慕容樱,就冷不丁痛得叫了一声。

    原来是陆菁,陆菁见到唐战和慕容樱又和以前在汴梁时一样“眉来眼去”的样子,还是不改老毛病地吃醋捏了唐战一把。

    随后,陆菁还是装作笑脸的样子,走上前去回应了一句道:“好久不见了,慕容姑娘……”

    而当陆菁走过南宫俊身边时,南宫俊却悄悄将陆菁给叫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