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做了断 上
    从常遇春部队攻进裕兴城算起,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赵子川在相府门口冲锋陷阵后,常遇春率领的骑兵步兵很快攻占了裕兴相府,裕兴城也基本可以宣告攻破……

    虽然半夜袭城,扰动了城中的百姓,但是因为朱元璋有令在前,进城士兵不得骚扰百姓半分,所以除了城楼处的火光冲天外,只有相府的门楼燃烧着熊熊的大火。漆黑的风夜中,熊火将曾经雍容象征的相府楼烧得残垣断壁,揭示着一个腐朽王朝正在走向没落的开始……

    攻下相府后,常遇春命令自己的部下管理好相府的一切事务,押解的俘虏按令往城外本营处押送,有伤亡的士兵妥善处理好伤亡的人,受到惊扰的百姓也必须妥当安抚好一切都按照之前的计划处理得井井有条……

    而在刚才冲锋陷阵的相府门口直道口,赵子川和李玉如坐在一旁的台阶处。赵子川半露着受箭伤的臂膀,李玉如正在给他耐心包扎处理。

    “别乱动”李玉如一边包扎着,看着赵子川的手在时不时摇晃,于是轻声提醒道,“还有一点就好了,不要急,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再去找南宫俊他们……”

    赵子川耸了耸脑袋,轻声笑道:“没事儿,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干嘛弄得这么紧张?”

    “有没有事那是你自己清楚的?”李玉如紧接着应道,“受了伤就得修养医治。不管是在生活上个还是军营中都是如此……”

    赵子川自己也说不过李玉如,而且他也清楚李玉如是十分关心自己的,想了想也没有再反对了。赵子川稍许安静了一会儿。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处理后事的士兵,最后看了看为自己耐心包扎伤口的李玉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不禁笑了笑。

    “你又笑什么?”李玉如看到赵子川突如其来的笑容,于是抬头不禁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赵子川笑了笑,继续说道。“玉如你还记不记得,在汴梁城剑道大会的时候,你为了汉人的尊严冒险在王大生面前出头。最后却被峨眉派的傲晶师太打伤的事情?”

    “那我怎么不记得?”李玉如见赵子川提到了汴梁城的事情,于是跟上去道,“傲晶师太和我死去的父母可是有解不完的恩怨,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你应该也记得吧。我中途救了你。还把你带到黄纪兄弟家里去给你疗伤了……”赵子川接着说道。

    “那是你救了我吗?”李玉如提高语气道,“被傲晶师太追杀的时候,还不是苏妹妹(苏佳)救的我;而且在黄纪兄弟家的时候,你这个家伙笨手笨脚的,明明是黄纪兄弟帮我疗好的伤,轮到你什么事了?”

    “你这丫头还真是忘恩负义啊”赵子川知道李玉如是故意在气自己,所以也没当回事地玩笑了一句,“算了。不跟你争了,其实看到你现在为我包扎的样子。我想起了当时替你疗伤的情形。当时你性子也急,说什么也不听我的话,甚至还想要不顾危险地去找傲晶师太算账……”

    “我凭什么听你的,那个时候你是我什么人吗?”李玉如嘟着嘴道,“而且那个时候你总是多管闲事,我嫌你烦才会那么说的……”

    “可你现在还不是一样,一样嫌我烦?”赵子川继续开玩笑道。

    “好了,现在是你受伤了,你这会儿倒是有点像原来的我了”李玉如继续道,“不管怎样,现在你受伤了,就得听我的话……不过想起在汴梁你为我疗伤的时候,我也误解过你,总之还是谢谢你……”

    李玉如最后的这一句语气较为深沉,赵子川感觉到了,不经意间回头看了李玉如一眼……

    正在两人说话间,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正从相府门口直走了过来,表情也十分的严肃。而在道口处,常遇春也从马背上下来,随后上前几步,向南宫俊和慕容飞问道:“怎么样,找到兀罗带托多的人了吗?”

    原来南宫俊和慕容飞正在搜寻裕兴知府兀罗带托多,但是两人并未有任何获果。只听南宫俊回报道:“回将军,末将已经将相府上上下下搜了个底朝天,却是没有发现兀罗带托多半点踪迹。”

    紧接着,慕容飞也跟上来道:“照这样看来,末将以为,兀罗带托多可能已经先行逃出了相府。按照我们攻入城中的时间看来,他现在已经很有可能逃离了裕兴城……”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现在我们也很难再追到他了。之前还计划生擒他的,没想到还是让他先行一步逃了……”常遇春默默感叹了一句道。

    “什么,兀罗带托多逃了?”赵子川听到了众人对话,从台阶处站起来说道,“那怎么可能,他可是一直都想要知道唐门世家的秘密,怎么可能就这样甘心逃走呢?”

    “什么唐门世家的秘密?”南宫俊不禁问道,“子川兄弟,你们在这儿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快跟我们说说到底都是些什么事情吧……”

    于是,赵子川和李玉如二人把唐门世家的秘密和兀罗带托多一直想要得知的事情而做的手段,大概叙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南宫俊听完后,回应道,“所以说,兀罗带托多的目标一直都是唐战兄弟是吗?”

    “你等等”突然,常遇春插话道,“你说那个唐门世家的秘密,是十八年前唐家弟子给元帅的信物?”

    “是的”赵子川继续道,“但是因为唐门世家惨遭灭门,加上十八年来中原格局的动荡。所以很长时间这个秘密一直都隐没着。不过朱元璋元帅应该一直都没有放下这件事情,蒙元朝廷也是,如果唐战兄弟能够招致你们帐下。相信朱元帅一定会很乐意的”

    “我知道了,这事情我会跟元帅汇报的。”常遇春又说道,“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找到唐战本人才可以……”

    “唐战兄弟现在在哪儿?”慕容飞又问道。

    “之前在地牢的时候,他还和我们在一起,后来是说什么来着就离开了……”赵子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之前是说要一个人找兀罗带托多做个了结。现在兀罗带托多突然不见了。说不定是在唐战兄弟那里,所以只要找到他的话……”说到这里,赵子川有些兴奋起来。

    “报”正在这时,一个士卒突然跑到常遇春面前汇报道。“禀报将军。我们找到兀罗带托多了”

    “是吗,他人在哪?”常遇春听到了,兴奋地急问道。

    “他被一个壮小子带回了,不过……”士卒继续道。

    “壮小子?”赵子川听了,不禁笑道,“一定是唐战兄弟不会错了,看来他成功了!”

    “不过什么?”常遇春又问道。

    士卒回答道:“不过兀罗带托多已经死了,好像是自己用刀划破了自己的脖子。自杀了……”

    “自杀了?”常遇春迟疑了一下,随后继续道。“不管了,先把那个人带过来再说”

    “是”士卒回答了一声,又往回跑了过去。果然不过一会儿,兀罗带托多的尸体就被人带了回来,而带回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战。

    “唐战兄弟”赵子川见了唐战平安无事,和李玉如一起先一步跑上迎接了过去。

    “看来兀罗带托多果然还是先一步自己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常遇春走到兀罗带托多的尸体面前,轻声喃喃道。

    唐战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不过脸上并不是特别的开心。常遇春看到唐战本人,于是向身边的赵子川问道:“这位就是唐家后人唐战了是吗?”

    “这位是……”唐战回应了一句道。

    “噢,他是朱元璋朱元帅的将领常遇春将军,就是他率领的军队进攻裕兴城,我们才有机会从地牢里脱困的……”赵子川先说了一句,随后又凑到唐战耳边轻声道,“常将军也知道朱元璋想要知道唐门世家的秘密,现在你成功截住了兀罗带托多,我又帮他们冲锋陷阵攻下了相府,你我各立一功,看来能进朱元璋帐下已经很有戏了……”

    “我知道了……”唐战轻轻地回应了一句,随后又说道,“不过我现在没时间顾得这些,我想知道,除了子川兄弟还有嫂子你们两个,菁儿他们怎么样了?”

    “你说菁妹?”李玉如想了想,随后道,“我知道,他们应该是和老九他们先行躲到安全的地方了。刚才来这里的时候,我和‘堂英会’的个别兄弟碰上了,我知道老九的住处在哪里。”

    “那我们快点先过去吧”唐战收回了手中的梨花枪道,“现在战火才刚停止,比起其他的事情,菁儿还有陆昭大哥和小蒙他们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的确,唐战擒住了兀罗带托多,尽管他在唐战面前自尽了,并且还在死前说了让唐战感到匪夷所思的内容,但是唐战现在无暇顾及,他心里所想的,都是陆菁等人的安危。

    李玉如也的确是从“堂英会”成员口中得知了老九的住处,于是几个人很快往老九家里奔去……

    老九家里还是一样,老九还有堂英会的一帮兄弟和陆昭陆蒙正安静地呆在屋内,得知外面的战火声已经停止了,他们也很清楚仗打完了。而陆昭刚想往外面试探情况,正好碰见了从外面匆忙赶来的唐战等人。

    “唐战兄弟,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陆昭见到唐战赵子川他们找到了这个地方,有些诧异道。

    “先不管这个了……”唐战急着说道,“你们在这儿都还安全吧,菁儿呢,她怎么样了?”

    “我们还好,不过菁妹她……”陆昭有些自疑道。“她说她要办些事情,所以来这里之前先和我们分开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什么,菁儿一个人不见了?”听到这里,唐战悬着的一颗心又紧张了几分。

    “唐少侠莫急,现在外面战火已经停止了,我相信陆姑娘应该不会有事的……”老九从屋里走出来,缓缓说道。

    “可是这个时候都还没回来,菁儿现在会去哪儿呢?”唐战依旧不放心道。

    “仔细想想。看看她有可能还会去什么地方?”老九边问边想道。

    赵子川一边向一边思度道:“仗打完了,兀罗带托多也自尽了,相府已经攻下了。唐门世家的秘密最终也没落到蒙元朝廷的手中,这丫头还会去哪儿呢?”

    “还有一个地方……”老九突然提道。

    “难道是……”赵子川半信着问道,唐战也用惊异的眼神望着老九。

    “陆姑娘有可能会去找……窦德庸”老九肯定地应道……

    战火已经停了许久了,不过相府楼的大火已经是熊熊燃烧着。由于大火的蔓延。相府周边一些存储物资的房屋也燃着了起来。常遇春的部队也还没来得及采取任何救治措施……

    而在一些燃烧的仓库房屋之上,窦德庸正刚刚爬上一座房屋的屋顶,准备从屋顶上借着夜色,绕过屋下士兵的视线,悄悄从这里逃脱出去。由于之前下面战况不断,窦德庸并没有充足的时间躲避,所以两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离开相府周边的范围。

    窦德庸背着身上的包裹。有些仓皇地往城西的方向逃去。常遇春和荣武里应外合夜袭裕兴城,这是窦德庸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为了逃命。他现在也不顾自己这个“堂英会”帮主的身份了,撇下了手下的“堂英会”,独自一人想要逃命而去。

    然而,就在窦德庸刚刚跃至另外一个仓库的屋顶,准备继续冲速时,一个红黑色的身影,借着夜色如魅影般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和自己面对面站在屋顶的另一处棱角上。

    窦德庸眯眼一看,此人正是之前先行和陆昭陆蒙他们分开的陆菁。原来陆菁发现窦德庸的动向后,直接自己一个人跟踪窦德庸而来。她知道窦德庸想要借着战乱逃出裕兴城,而陆菁自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怎么,丢下‘堂英会’的兄弟,想要自己一个人先跑是吗?”陆菁看着有些狼狈的窦德庸,不禁轻笑道。

    窦德庸见到陆菁一个人拦着自己的去路,于是直起身子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追过来了,那个姓唐的小子没和你在一起?”

    陆菁听了,笑了笑说道:“傻蛋他可是要去追兀罗带托多的,哪还有时间管你这个废物?”陆菁在窦德庸面前说话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其实窦德庸最担心的,是唐战半路拦截自己。但是听到陆菁是一个人追来的,自己也就不再慌张了。见着陆菁一个人胆敢拦路,窦德庸轻笑道:“哼,你应该知道我窦德庸为人处事的吧,你一个人追过来,就不怕拦我不成反倒丢了性命?”

    陆菁这边倒也毫不示弱,笑着回应道:“有什么可怕的?对付你这种人,我陆菁一个人就足够了!”

    “看来你倒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那我也不能对你这丫头手下留情了……”窦德庸将背上的包袱先放在了地上,随后亮出了包裹里的砍刀,似乎是要对陆菁动武了。

    “我并不是看不起你,而是在考验自己……”陆菁继续笑着道,“我说过,我会和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一样,和你进行赌注。那天在野狼山上,我们两个才只文斗了一番,还没有武斗。十八年前,王姑娘经受住了你父亲的文武考验。王姑娘做得到的,我也能做得到,就在今天裕兴城破城之日,我们一做了断吧……”

    陆菁一脸自信的神情,其实她自己也并不是十分有把握能一个人够打败窦德庸。但是她就是有这样的胆识,她相信自己能和十八年前的王雨萍一样,独自一人战胜眼前所有的困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