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九十章 单枪擒王
    赵子川杀入成功杀入敌阵后,毁掉了相府门前的铜炮守卫,再加上左右两翼有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兄弟的掩护,相府门前的防守力量几乎在一瞬间瓦解。随着一阵惊彻黑夜的喊杀声,后面常遇春的部队如潮水般杀了进来……

    “嗖嗖”几支火箭齐发,相府大院很快燃起了大火,杀进来的部队各个士气高涨,纷纷举起亮晃晃的兵器,与蒙元士兵杀了个血光冲天。喊杀声、惨叫声、兵甲的碰撞声,久久弥漫在被黑夜和大火笼罩下的裕兴相府随着后面的骑兵部队逐渐深入相府院内,裕兴城基本宣布被攻陷……

    赵子川在前阵杀完了敌,也没有多闲着,收回乾坤二剑的他,脸上挂着鲜血,牵着刚才在黑夜中飞驰的骏马,映着两侧的火光,慢慢走回了刚才开始冲锋的地方在那里,李玉如还焦急地等待着他。

    赵子川牵马回到了李玉如的跟前,看着李玉如依旧是有些惊魂未定的眼神,赵子川还是较为镇定地说道:“玉如,我做到了,我平安回来了”

    然而,李玉如看着赵子川从来没有过的全身血灰样,眼眶都快挤出了泪水。她望着赵子川的脸庞,略带着哭腔道:“刚才不是叫你别去吗,你干嘛不要命的往前冲啊,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多担心你……担心你万一……”

    “你不是之前说我窝囊吗?现在我证明了,你夫君你是一个有骨气的男人”赵子川微笑着说道。“而且,我也向我父亲、向我赵家的祖先证明了,赵家后人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入了战场,赵家后人一定会英勇杀敌、誓逐鞑虏!”

    然而,李玉如依旧是不放下心道:“这个时候你逞什么能啊?要是你刚才……刚才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说着,李玉如攒了一拳,不轻不重地打在了赵子川的胸前。

    “你曾经不也是让蒙古人都闻风丧胆的‘扬州女侠’吗,怎么今天面对杀入敌阵的我反倒哭起来了……”赵子川又安慰道。“要是将来入了战场,几乎每天都会这样在生死间走一遭,冒死杀阵是迟早的事情……”说着。赵子川两手扶在李玉如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赵子川这样做,李玉如本应该放下心的,然而当赵子川抬手扶自己时。李玉如发现了从赵子川臂膀处渗出的鲜血。一下惊呆了只见赵子川的右手臂上,一支尝尝的箭矢还插在赵子川的臂膀之中。

    原来刚才冲锋陷阵的时候,虽然赵子川如同飞骑骁将一般,但蒙元士兵的弓箭埋伏,赵子川并没有全然躲开,臂膀还是中了一箭。由于是在黑夜之中,所以李玉如并没有及时发现,她也没想到赵子川就是这样忍着臂膀的剧痛在敌阵中拼杀。

    “子川。你的手”李玉如不禁惊呼道,眼神死盯着赵子川臂膀上的箭。

    “噢。你说这个啊……”赵子川左手握住自己臂膀弓箭上的羽段,两眼一闭,一鼓作气,忍痛拔出了那支箭,随后继续对李玉如道,“一点小小的皮外伤,没事”

    “看你这个样子,还说没事?”李玉如又担心和略带责备地说道。

    其实李玉如在蒙元士兵面前,并不会像这样变得含泪紧张,要换做是原来那个“扬州女侠”的自己,她在敌人面前也丝毫不会显露半点畏惧。现在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赵子川已经成了自己的夫君,看着夫君在前面血刃见光,李玉如又怎会安心?

    就在赵子川和李玉如互相安慰间,南宫俊和慕容飞也会来了,而在两人的身后,荣武和先锋的将领常遇春也跟了上来。

    赵子川抬头见着常遇春,尽管是在黑夜之中,赵子川也就是能依稀见着一副魁梧不屈的身材骑在战马之上,手中提剑,列在全军之前,活现一出浑身是胆的气魄,让赵子川看了佩服不已。

    荣武走到了常遇春面前,示命说道:“常将军,相府已经攻下,我军已经深入相府内院,擒获蒙元敌军千余人,还请将军接下指示”

    常遇春望着相府逐渐燃起的大火,随后笑着道:“荣武将军果真是行事如神,如此难攻下的关隘要道,荣武将军居然这么快就攻下来了,实在是了不起”

    荣武缓了缓,随后继续道:“将军,其实攻下相府,并非末将之功。能够成功掩护后军、冒死杀入敌阵的是后面三位南宫将军、慕容将军和这位年轻人”说着,荣武又指了指身边的赵子川。

    常遇春望了一眼赵子川,发现他的装束并不是部队下的士兵,于是问道:“噢,这位年轻人是谁?”

    荣武带着夸赞的语气道:“常将军,你别看他年轻,他的身手可只是了得,刚才就是他率先冲锋阵头破阵,后面的部队才能攻下相府的。他不但身手矫捷,骑术更是一绝,就如同飞骑神将一般……”

    “飞骑神将一般?”常遇春打量了一番赵子川,随后又直接向赵子川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啊?”

    赵子川见了,抬手回应道:“常将军,在下赵子川,前宋皇室后裔,赵家之子排行第三”

    “前宋皇室后裔?”常遇春想了想,紧接着又问道,“这么说来,赵子衿是你的……”

    “没错,他是我大哥”常遇春提到了部队里的赵子衿,赵子川立刻应道,“在下这次前来,正是想追随大哥,投靠朱元璋元帅帐下”

    赵子川的大哥,也就是赵家的长子赵子衿一直在朱元璋的帐下效力。常遇春想到后,笑着说道:“哈哈哈。想到赵子衿,他可是有血性的汉子啊,在元帅帐下也效命几年了……如今你这个弟弟也和他一样戎马帐下。我军可谓是‘如虎添翼’啊行,既然你是赵子衿的弟弟,身手了得,刚才又立下战功,本将军便封你为‘飞骑将军’,今后你便随本将军共赴沙场!”

    “谢将军”赵子川接受常遇春厚遇后,立刻应声谢道。

    看见赵子川成功入军。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也露出了笑脸。

    “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相府赶回的士兵飞奔过来,在常遇春面前禀报道:“报告将军。我们在相府院内搜遍了,可是不见知府兀罗带托多本人”

    “不见本人……你们搜得可是仔细?”常遇春又问道。

    “报告将军,属下随众兄弟快把相府搜了个底朝天,可是就是不见兀罗带托多的人影”士兵继续汇报道。

    “这样看来。他是逃了……”常遇春自言自语道。“哎,徐达将军叫我生擒兀罗带托多,没想到这个兀罗带托多倒是挺狡猾,在相府列下重兵,好让我们以为他会死守,注意力都放在了‘攻城’之上,却是忽略了他会独自逃跑……”

    赵子川听了,心里想着还不知情形的唐战等人的安危。心中也一直放不下。赵子川回头往城西的方向望了望,似乎是在忧虑着什么……

    而就在城西的方向。兀罗带托多还在众侍卫的掩护下,往城西门口接应的地方匆匆赶去。逃跑的巷道漆黑无比,借着身后燃气的火光,还能勉强看得见路。不知道身后战况的兀罗带托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劲儿地逃窜而去。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兀罗带托多和众蒙元士兵的头顶掠过,然后稳稳落在了兀罗带托多等人的面前,拦阻了他们的去路。

    兀罗带托多等人立刻停下了脚步,只见在他们面前挡住的,是一把无比精致的梨花枪挡住他们去路的不是唐战又是谁?

    “你居然这么快追来了……”又一次看到唐战,兀罗带托多用意料之中的口气轻声道。

    唐战伫立了一会儿,随后转过身来正视道:“没想到你居然丢下了城中所有为你效命的士兵,自己独自逃跑……”

    兀罗带托多看着唐战一人这么快追来,知道自己今天也跑不了了,于是反过来笑道:“哼,相府本王可是下了重兵把守,天亮之前朱元璋的部队根本攻不下来”

    “是吗?”唐战望着后方,轻问了一句。

    果见同一时间,兀罗带托多身后火光一阵骤亮,映出了巷道黑夜中唐战的脸庞。兀罗带托多也是略微一惊,回头一望只见自己相府的大楼燃起了大火,看来常遇春已经攻下了相府。

    兀罗带托多见了,收回了惊容,随后突然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兀罗带托多今日气数已尽,不但城池未保,而起今日自己还得落在你这个曾经投靠我的属下的儿子手上……”兀罗带托多口中说的那个人,自然是唐战死去的父亲唐天辉。

    唐战听到了兀罗带托多又提到了自己父亲的名字,下意识的提高了梨花枪枪头。兀罗带托多手下的侍卫见了,以为唐战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于是纷纷拔出苗刀,誓死朝着唐战冲杀而去。

    唐战见着困兽之斗的几个蒙元士兵,抬手举枪一记“望羽惊鸿”,如同劈山之力的长枪,横扫着将冲上来的士兵一一放倒在地。

    只剩下兀罗带托多独身一人,他望着前面势不可挡的唐战,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随后他笑着道:“本王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父亲刚好投靠了我的帐下,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如今最后一次见你,你已经长大成人并且能够独当一面,只是没想到这一见竟是本王归命的终结……”

    唐战立直了身子,将手中的梨花枪撑在地上,然后缓缓应道:“兀罗带托多,你白天的时候不是说让我做出抉择吗?现在我就告诉你,我唐战这一辈子都尽心天下苍生,永远不会投靠蒙元朝廷,与天下之民为敌!”

    唐战的口气毅然决然,兀罗带托多听了,稍稍一笑,随后缓声道:“哼,哼哼,虽然你和你父亲走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你和你父亲有一点很像,就是固执。无论别人怎么说,你们总会坚持自己的路……当初让你选择投靠本王,完全是出于你父亲曾经的情面,至少本王可以还你父亲一个不被世人辱骂的本名,既然你不答应,那本王也没办法了……”说完,兀罗带托多从胸口缓缓拿出一样东西是一把锋利的短刀,短刀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寒光晃晃。

    唐战对于兀罗带托多这个动作,感到有些费解,毕竟兀罗带托多自己都知道自己不是唐战的对手,还有必要做毫无用处的殊死一搏吗?唐战想了想,随后又道:“我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就算我背着父亲被世人辱骂一世的罪名,我唐战,自己的人生选择不会改变。我会选择我自己的路,心怀天下、一心为民,誓将你们蒙元夷狄赶出中原”说着,唐战又一次提手立枪,枪尖直指兀罗带托多。

    兀罗带托多倒是并不紧张,他一脸从容的样子,此时此刻反倒是笑着说道:“哼哼,你和你父亲还有一点很像,那就是太单纯了……你父亲当年也是为了自己的愿望,投靠本王帐下的,可是却不知道本王却是一直在利用他……今天听你说了这么多,看样子你投靠朱元璋帐下是迟早的事情了……”

    唐战缓了缓神,眼神坚定道:“是有如何?待到我投靠朱元璋帐下,随他共赴疆场,一定能将你们蒙元鞑虏驱逐我中原之地”

    “哈哈,所以我才说你和你父亲一样太单纯了……”兀罗带托多继续笑道,“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有理想和愿望,可是却不知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你真的以为,你投靠了朱元璋,就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愿望?”

    唐战没有立刻听明白意思,但是想着兀罗带托多今日已无逃跑余机,说的也不像是假话,于是耐心听来。

    兀罗带托多继续说道:“你和你父亲说到底都只是江湖的凡夫俗子,不懂将相权术。是明白点,就算你投靠了朱元璋帐下,朱元璋也不过和本王一样,都只会把你当成是利用的工具,就像本王当年利用你父亲一样,只不过本王和朱元璋为事的目的不同罢了……”

    “朱元璋一心为民,他所到之处百姓无不爱戴拥护,岂会是你说的那样?”唐战饭驳了一句道。

    “你果然是太单纯了……”兀罗带托多又笑着道,“不相信本王的话是吗?朱元璋之所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收拢民心,为他自己想要打造的政权垫底基础罢了。你只不过一介江湖武夫,岂懂权术之道?也罢也罢,若是你实在不信,你就等着看吧,看你随朱元璋一路下来,成事之后,他最后会怎么对你吧……不过,本王看来是没机会看到这一天了……”说着,兀罗带托多举起了手中的短刀。

    唐战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兀罗带托多举起短刀,像是做最后的绝言道:“今日本王命已归宿,你要是想投靠朱元璋,就提着本王的人头去吧,也算是还十七年前本王与你们父子两的交情吧……”

    说完,让唐战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兀罗带托多举起自己的短刀,经对准了自己的颈部划刀而下……

    鲜血染红了周围的一切,只是黑夜中看不见血的颜色。兀罗带托多也早已倒在了血泊中,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唐战还只是站在原地,手提着梨花枪,两眼惊神,半天不能恢复过来。并且想到刚才兀罗带托多最后说的那句话,唐战的心里是久久未能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