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冲锋陷阵
    “门口守卫情况怎么样?”相府大厅门口,刚刚披上战甲的兀罗带托多一脸严肃地问道。

    “守卫情况没问题,前排有重兵布阵,后排有铜炮掩护,只要铜炮火力不出问题,天亮之前敌军也是无法攻入相府一步”前来报告的士兵说道。

    “后路呢?”兀罗带托多又问道,“离开裕兴城的后路没有问题吧?”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士兵继续道,“在裕兴城西门,已经有部队在那里等候了,只要大人您一到西门,就可以随时撤离”

    “很好”兀罗带托多向门外走了几步,朝相府门口的方向望了望,只见门口处已经堆满了常遇春军队士兵的尸体,随即他又问道,“这相府门口处果然是隘道,只要有铜炮把守,他们休想踏入相府半步!”

    “大人,趁敌军还不知道您的动向,还是赶紧撤离这里吧……”士兵又提醒道。

    兀罗带托多点了点头,刚想往反方向走出几步,突然回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黑夜朦胧中,火光的偶尔一现,兀罗带托多看清楚了面容。相府门口正前方,士兵尸体堆积处向前的间隙处,之前的降将荣武正和南宫俊慕容飞等人商量着进攻对策。

    “那不是荣武将军吗?”兀罗带托多看到了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咬牙愤恨道。

    “真的是荣武将军”那个士兵望了一眼,也跟着说道。“真没想到,他投降了朱元璋,居然还有脸帮朱元璋反咬我们”

    兀罗带托多没有急着逃跑。他站定了些许,随后朝身后的侍卫伸出右手道:“来人,拿弓箭来!”

    命令一下,后面的士兵很快递来一把张力十足的长弓,并递上了一枝利箭。

    “大人,再不快点撤离可就来不及了,您这是要干嘛?”那士兵又问道。

    兀罗带托多两眼愤怒地望着前方黑夜中隐藏的荣武。咬牙切齿道:“就算要走,我也得先亲手干掉这个叛徒!”说着,兀罗带托多起手张弓搭箭。随着铜炮的又一次轰炸,冲出的火光照亮了荣武的方向,兀罗带托多手中的箭也瞄准了,随时待发。

    “记住了。荣武。这就是背叛本王、背叛朝廷的下场”兀罗带托多嘴中又叨了一句,随后眼神一定,放开了张弓的右手手指。

    然而,就在兀罗带托多放手的一瞬间,一个黑色身影在黑夜中如同闪电一般掠过,从兀罗带托多的头顶上飞跃而出,瞬影向前。同一时间,在火光的照耀一瞬。一支枪头将兀罗带托多射出的箭挡了下来。

    定眼一看,枪头是精致的梨花枪。如此闪跃的身影和如此迅捷的身手,来者不是唐战又是谁?

    唐战身形一呼而过,挡下了兀罗带托多的箭后,全然稳稳落在了兀罗带托多的面前。

    “大人,危险”身旁的侍卫见了,纷纷紧张地将兀罗带托多拉至阵后,前排迅速排出了护卫的阵型。

    “唐战?”兀罗带托多见了唐战的突然出现,有些大吃一惊,“你怎么会……你不是还在地牢里的吗?”

    “不好意思让大人您失望了……”唐战提起梨花枪,枪头正指兀罗带托多道,“你不是要我第二天做出选择吗?不过今夜看来,恐怕是等不过明天到来的机会了,所以我今晚就从地牢里出来,然后在这里跟你做个了断”

    兀罗带托多一见唐战满脸自信地立在这里,便已知肯定是窦德庸那里出了问题。但是他还要等洛阳城扩廓帖木儿的援兵,并想方设法也要知道唐门世家的秘密,所以他下定决心了自己还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于是,兀罗带托多随即命令了一句:“给我拿下”

    号令一下,前排的士兵全部举刀朝唐战涌了过来,而兀罗带托多自己则在其他侍卫的掩护下,逃离了相府,继续往城西门的方向逃离而去。

    唐战见状,知道兀罗带托多大势已去,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拿下兀罗带托多。见到四周一拥而上的蒙元士兵,唐战两手紧握枪杆,长枪举力朝前一顶,内力瞬间迸发。瞬时只感到犹如巨石般的压迫力,四周的蒙元士兵刚一近身,就被唐战的强劲内力给震倒在地。

    一回合不够,唐战长枪一转,横扫两式,左右即处“望羽惊鸿”。只觉左右两道尤中巨斧劈山之力道,梨花长枪发出劈响地扫在左右蒙元士兵腰间的铠甲上。

    “啊啊”随着一声声中招的惨叫声,周围接招的蒙元士兵纷纷被唐战强劲的横扫之力击飞,有的甚至直接被击飞至屋檐楼顶。

    围攻唐战的蒙元士兵中,有的是知道唐战武功身手的,知道自己等人不是唐战的对手,已经有了想要向后逃窜的意思。唐战见此,先发制人,大步冲上,梨花枪向前劈过,金光一闪,“光雷斩”如闪电一般正中间一道劈开。两侧的蒙元士兵受其影响,再次转身倒地,完全毫无反击之力。

    三番两下干掉这些喽啰之后,唐战重新提起梨花枪,环望了一眼地上倒下的蒙元士兵,随后又定住了兀罗带托多逃跑的方向,心中暗道:“朱元璋的军队夜袭裕兴城,这是就地兀罗带托多最好的机会,也是了结唐门世家、父亲恩怨的最好机会了,一定不能让他逃走……”

    于是,唐战两脚一踮,施展轻功飞上屋顶,继续往兀罗带托多逃跑的方向追击而去……

    唐战那边拼命追逐着兀罗带托多,相府前门口这边两军却还在僵持对峙着……

    虽然说常遇春的部队轻松攻入裕兴城,并和蒙元受降骑军里应外合。很快攻至相府门下,士气大振。但是怎奈相府关口地势狭隘,府门又有铜炮火器镇守。先锋军队伤亡惨重,却未能攻入相府半步。

    而在相府门口,荣武正和南宫俊慕容飞等人商讨如何攻入相府,赵子川的突然请缨,倒是让负责此事的荣武犹豫了半天。

    “继续犹豫下去,还会有更多的兄弟伤亡”赵子川毅然决然道,“将军。在下愿以命相抵,单骑冲锋陷阵,绕过箭雨敌阵。作止铜炮火口,让后面的部队能够顺利冲杀而上”

    荣武却依旧是犹豫不决,毕竟赵子川在他眼里看来只是一个外人,让一个外人冒死替军队攻阵。荣武自己可是不敢担当。

    然而就在荣武犹豫的一瞬。后面又有往相府冲上的骑兵和步兵。相府蒙元守兵依旧顽强抵抗,随着两声巨响发出,两发铜炮火流星般袭来。

    “轰”阵地上火光瞬起,又是士兵死伤的惨叫声。没完,后面幸存的骑兵并未退缩,继续骑马向前飞奔而去。

    而蒙元士兵阵地铜炮即过,随即而来便是密雨箭阵。黑夜中箭雨难分,两三支箭正好射中冲锋骑兵的胸前。士兵惨叫着直接被击飞马下,其中一个士兵正好就倒在赵子川等人身旁。飞驰的骏马才刚踏上前蹄……

    就在一瞬间,赵子川似乎是坚定了决心,站起身来,右手向前一伸。“吁”骏马嘶啼长啸一声原来是赵子川的右手一把抓住了马缰绳,单手将飞奔的马儿停了下来。

    这回赵子川二话不说,也不等荣武决定,反身骑上马背,似乎是准备好了要冲上敌阵。

    “子川,快下来,你疯了”李玉如在下面见了,有些惊恐地大叫道。

    赵子川两眼正往前方,随后对李玉如说道:“玉如,在地牢的时候你不是说我窝囊吗?今日面对蒙元敌阵,我就证明给你看,赵家后人的骨气!”

    “地牢里说的话你还当真了?”李玉如倒是什么也不管了,她心里想的只是赵子川不能出事。

    赵子川这回没有回应李玉如的话,而是对身旁的南宫俊和慕容飞说道:“南宫兄、慕容兄,记不记得师父之前对我们说过什么?”这个时候,赵子川倒是提到了他和南宫俊慕容飞的师父玄空大师。

    南宫俊回忆了一番,随后说道:“师父说过,将来若是我们兄弟三人疆场同路,一定得同并而行共生死,这也是平和性格的师父说过的鲜有的豪言壮语……”

    赵子川骑在马上,拔出了腰间的乾坤二剑,随后望着前方义正言辞道:“那现在兄弟我先冲阵而去,你们二人左右助兄弟我一臂之力”

    南宫俊和慕容飞听了,明白了赵子川是要自己二人帮助他冲锋陷阵。于是南宫俊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我和慕容兄这就助你”

    说完,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互相点了点头,拉来了自己的战马,骑上马来也准备同赵子川一同冲锋。

    “你们两个人也……”李玉如见南宫俊和慕容飞也要和赵子川一起冲杀,于是诧异兼担心道。

    南宫俊和慕容飞分居赵子川左右两翼,随后南宫俊对荣武说道:“荣武将军,请您备好冲锋的士卒,待到我等三人冲阵成功,还请荣武将军您发号进攻号令”

    荣武见着兄弟三人视死如归的气魄,知道了他们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随即荣武点了点头,略微深沉地说道:“我知道了……南宫将军、慕容将军,还有赵兄弟,你们自己要当心……”

    三人在没有回头和荣武与李玉如应话,而是把注意力全然集中在了前方的敌阵之中……瞬时,敌阵前方号令又起,弓矢箭阵又起,密密麻麻的飞失袭来,如同狂风骤雨一般。

    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三人骑在马上看定了飞来的箭雨,丝毫没有任何畏惧。赵子川的乾坤二剑,南宫俊的蛇矛,慕容飞的长剑,同时挥舞而起,用迅捷的身手将飞来的箭矢一一挡下……

    “就是现在”挡下了飞来的最后一支箭矢后,赵子川大喊一声。随后拉起手中的马缰绳。“吁”马蹄声即起,赵子川两手持剑,率先冲阵而去。

    “吁”紧接着。南宫俊和慕容飞也飞马起身,左右两翼护卫而去。

    本来就狭窄的关口,离相府门口却是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再加上地上一路之前冲杀的士兵尸体,赵子川三人一路也是不容易。但是此时冲在最前面的赵子川两眼如刀一般,似乎认定自己一定要陷阵而上。

    “爹,孩儿在祖先面前拔起乾坤二剑的时候就已发誓,此生既得此二剑。就一定会继承祖先遗愿,奔赴疆场、斩杀夷狄,今日相府一战便是孩儿成志的开始……”赵子川冲往敌阵一瞬。心中闪过此念头……

    “子川兄弟,当心铜炮”突然,身后的南宫俊大声喊道。

    果见前方相府门口的铜炮已然引燃,赵子川看定铜炮的管口。随即头向下低去……“轰”又是一发炮弹飞过。正好掠过赵子川的头顶。

    赵子川还没意识过来,知觉头顶上一股滚烫的热浪袭过,很快身后就响起一声爆炸的巨响。

    如此与死亡擦肩而过,赵子川还是平生头一回。赵子川躲过这一劫后,刚抬起头,只见冲上两个提着长武器的蒙元士兵。赵子川见定了,“呀”地大叫一声,左右乾坤二剑杀出。身形一侧,两道剑光一闪。当即取了那两人的性命。

    可是如此危急的情形可不等赵子川缓神,只见左右埋伏的蒙元弓箭士兵看准了正中心的赵子川,同时朝赵子川的方向开弓而去。

    赵子川见此,两眼一凝,左手马缰绳朝后猛力上提。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赵子川的这一拉绳,骏马再次嘶啼一声,随即赵子川和骏马同时跃起过丈高,骏马蹄下躲过了飞来的箭矢。

    赵子川同骏马飞驰在半空,如同黑夜下驰骋的飞骑神将,愣是让刚才埋伏的众蒙元士兵惊呆了。

    “子川兄弟,我们来了”正在此时,身旁的南宫俊和慕容飞同时大喊道。只见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两翼侧开而去,方向直朝刚才两侧埋伏的蒙元弓箭手飞驰而去。

    两侧的蒙元士兵见了南宫俊和慕容飞拼死冲杀而来的样子,更是慌了神,急忙拔出了弓箭却是搭不开手。过不等这些蒙元士兵准备好,南宫俊和慕容飞抢先一步骑马而到,随着阵阵蒙元士兵的惨叫声过后,两侧的蒙元士兵已经被杀乱了阵脚。

    危险的回合过后,赵子川骑着骏马,继续往相府门口飞驰而上。镇守铜炮的士兵见状,立刻吩咐铜炮手继续开炮。

    赵子川看准了士兵的动作,量眼估算了自己离相府的数步距离,随后加快了骑马飞奔的距离。

    而铜炮的燃线已然划过,就在赵子川的下一声马蹄踏起,一道火光划过,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有一发火焰炮弹飞过。

    赵子川已经别无选择了,他全身呢一用力,整个人从马背上高高跃起。而就在一瞬间,铜炮的炮弹正好从赵子川和马背中间穿梭而过。

    “子川兄弟”南宫俊和慕容飞看到赵子川飞起的一幕,同时大声喊道。

    “啊”赵子川更是在夜空中发出一声震响杀豪的怒吼声,随即自己举剑俯冲而下,算好距离的他方向正对铜炮两侧的士兵。

    相府门口的士兵见着赵子川杀气正浓地从天而降,哪里还呆的下去,早就丢兵弃甲地四下逃窜过去。但是铜炮旁边的蒙元士兵还是没有逃走,被飞身下来的赵子川正好左右两剑穿心而过,当场毙命。

    铜炮关口已破,南宫俊和慕容飞见了,立刻朝远方荣武的地方发了信号。而荣武这边等待的士兵早已是蓄势待发,关口即破,所有的士兵发出一声“杀”的喊叫,越过之前冲阵牺牲的兄弟的尸体愤然冲上前去,整个巷道很快被汹涌冲击的士兵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