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故友重聚
    “唐战兄弟,现在外面两军交锋,正是混乱之时,我们好不容易脱困了,若是贸然单独行动,很有可能会再出危险……”李玉如见唐战一个人要去找兀罗带托多做个了结,立刻警醒道,“我知道唐战兄弟你心想着要和兀罗带托多做个恩怨了断,但是两军对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不会有事的”还没等李玉如说完,唐战背身坚定道,“我要找的是兀罗带托多,按之前菁儿和老九所说的,现在兀罗带托多一定会急于弃城而逃,只要能半路截住他……”

    “可是这样单独行动还是太危险了,你不能……”李玉如依旧是不放心地劝阻道。

    “让傻蛋去吧”然而,一向最担心唐战的陆菁在一旁突然微笑着道,“我相信傻蛋不会错的,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像白天傻蛋在兀罗带托多面前表现坚定决心那样……”说着,陆菁用满是信任的目光望着唐战的背影。

    唐战听了,准过头来望了一眼陆菁,轻声喃喃道:“菁儿……”

    “况且,傻蛋说的也没错……”陆菁继续道,“现在城中大乱,胜负悬殊也很明显,兀罗带托多目的未达,他是不会和朱元璋做拼死抵抗,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先开溜,会合朝廷派来的援兵,然后见机而行……如果是想要半路截住他,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

    唐战领会了陆菁的意思,朝陆菁轻轻点了点头。李玉如理不过陆菁。随即甩手道:“算了算了,你们要干什么我也管不住,不过要自己注意安全就是了……”

    唐战决心已定。提枪应声道:“那好吧,我出了地牢,先去找兀罗带托多,你们几个趁乱就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到城中战乱结束,之后我再回来找你们……”说完,唐战轻步一跃。三踏两下直接上了老提,飞出了地牢。

    剩下的陆菁等人还留在地牢里,望着地牢里满是躺着的守卫的尸体。老九也劝道:“此地不宜久留,正如唐少侠所说,我们还是赶紧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为好。一旦裕兴城被朱元璋的军队攻下,你们就彻底安全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啊……”这个时候。赵子川突然插了一句道。“不过苟且偷安可不是我赵子川的作风,唐战身为唐家后人一个人去找兀罗带托多了解恩怨,我赵家后人也不能就此偏安。”

    “你又想干嘛?”李玉如知道赵子川又有别的想法,于是立刻谨慎地问道。

    “之前一直是被兀罗带托多和窦德庸牵着鼻子走,为了迎合之前菁妹的计划,根本就没做多少抵抗,一点主动权没有……”赵子川两眼凝视着说道,“赵家后人出山。自然是为了继承家族志愿,兵刃于蒙元夷狄。现在朱元璋的军队正朝相府汹涌而来。我赵氏后裔可不能坐等无为啊……”

    赵子川说到这里,李玉如似乎是猜到了什么,随即她大声道:“喂,你该不会是要……”

    然而不等李玉如完全反应过来,赵子川也是轻功一跃,直接跃到了楼梯上地牢的门口。李玉如知道赵子川想要一个人先走一步,于是立刻跟上去道:“你这个笨蛋又想要单独行动,我不会答应你”

    但赵子川根本不等李玉如,整个人人影一闪,很快跃出了地牢。李玉如也是紧追不放,满脸紧张地追了上去……

    剩下在地牢里的陆菁等人见了,也是没办法阻止二人的行动。陆菁想了想,随后说道:“虽然赵子川他平日里爱自作主张,但我相信这种关键时候他是不会随意乱来的……这里不安全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躲到安全的地方为妙。总之还是得谢谢你了,老九……”说着,陆菁微笑着冲老九笑道。

    看似平常的道谢,老九看在眼里,稍稍怔住了从陆菁的笑容中,老九似乎是看到了十八年前王雨萍的身影,反应了少许时间后,老九才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总之,你们‘堂英会’的人也快躲起来吧……”陆菁继续说道,“我想窦德庸发现你们不见了,一定也会起疑心的,你们最好也和我们先避避风头为好……”

    “多谢陆姑娘所言,不过你不用多为我们兄弟几个担心……”老九回声应道,“现在裕兴城大乱,从刚才窦德庸派来的拦截我们的侍卫人数来看,他自己此时恐怕都已经乱了手脚了吧……躲避的地方我们自然有,不用过于劳烦陆姑娘为我们担心了……”

    “窦德庸自己乱了手脚,恐怕也是要逃走吧……”陆菁轻轻叨了一句,心中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旁边的陆昭往前走了几步,踢开了地上的一些侍卫的尸体,随后说道:“好了,事不宜迟,我们赶快离开,还有什么计划,等先出了这相府的范围再说……”

    于是,众人没有多做停留,立刻纷纷上了楼梯,离开了地牢的大门。老九看着陆菁等人的所言所行,心中却是略有感触……

    地牢虽说由相府管筹,离相府正门却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陆菁等人从地牢出来后,战火还没有波及到这一块儿。老九见了,大声说道:“老身家里离相府有一段距离,不如大家先到那里躲一片刻好了,那里还有和老身一样志愿的其他‘堂英会’兄弟。老身屋舍较为简陋,兀罗带托多或是窦德庸现在应该没空注意到才是……”

    “好吧,那还是谢谢老九前辈了……”陆昭又谢了一句道。

    众人往老九的住宿处急忙赶去,陆蒙不时掺和一句道:“哼,真没想到。前些日子还嚣张跋扈的兀罗带托多和窦德庸两个人,面对袭城,现在也不得不低头做孙子了……”

    “他们两个人估计寻摸着要赶紧逃跑吧……”老九又补充了一句。

    夜色笼罩下的裕兴城。由于东城门口火光冲天,所以城内的一切事物还都算是明亮可见。正在赶往老九住宿的路上,陆菁不时四周张望着可能会应变的一切……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排房周围掠过陆菁看清楚了,那是窦德庸的身影。可窦德庸似乎是并没有注意到从地牢里逃出来的陆菁等人,他正卷着包裹独自跳上房檐准备离去,看来窦德庸现在为了逃跑自保。已经不一切了,包括他手中的这个“堂英会”。

    “老九你说的没错,他们两个人是要想着逃跑了……”陆菁回望着窦德庸逃跑的背影。微微一笑道,“而且他们两个人也是各自顾不上对方了……”

    “老身住宿的方向正好是远离东城门,兀罗带托多他们也想不到,老身心想在那里可以安全度过这一劫。”老九继续说道。

    “谢谢你了。老九”陆菁突然停下脚步。笑着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有事情要去处理”

    看见陆菁突然停下来了,陆昭和陆蒙也停了下来。陆蒙不禁问道:“姐,你怎么了?”

    陆菁一直望着窦德庸刚才逃跑的方向,随后回头应声道:“哥、小蒙,你们两个先随老九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完了就过来……”

    陆蒙听了。立刻担心道:“姐,现在外面正是混乱之时。子川大哥、嫂子还有姐夫都先行走散了,万一姐你再出什么事的话……”

    陆蒙无意间喊了一句“姐夫”,陆菁笑着回道:“你刚才叫谁‘姐夫’?”

    陆蒙说的自然是唐战,陆菁这么一提,陆蒙才知道自己说的有些随口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陆菁也知道陆蒙的答案,那也是她自己想要的答案。陆菁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随后笑着道:“行了,姐去办点事情,很快就回来。这一路过来,你姐我的处事应变能力你还用担心吗?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要是想再见到你姐和你姐夫,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老九身边,知不知道?”

    陆蒙一时说不出来什么话,只能应声点了点头。

    陆昭见到陆菁这个样子,知道身为哥哥的自己也是劝不住了,于是用信任的口吻轻声道:“这战争可不比江湖闯险,两军对垒,刀剑不长眼,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我知道了,哥,你们都放心吧,处理完了我一定立刻回来……”陆菁自信地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朝窦德庸逃跑的方向追去了。

    而陆昭和陆蒙也没再多做停留,继续跟着老九往老九住宿的地方赶去……

    由于兀罗带托多下了紧急命令,裕兴城内剩下的主力部队几乎全部集中在了相府周围,试图做最后的抵御,为兀罗带托多的逃离争取时间。而且相府道口处,地形狭窄、易守难攻,关键入口处又有铜炮镇守,即使现在常遇春的部队人数众多,但是想要完全攻下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蒙元的降将荣武刚才也提到了,相府关口把守处,铜炮压阵,第一批试图杀入相府的步兵列队损失惨重,而常遇春部队这边进攻也是没有半点效果。即使将相府三面包围,此时的相府也如同一个缩小的城池一般,龟缩的阵型加上猛烈的火器,常遇春的部队也是没有半点办法。

    不过荣武也说到了,想要找到攻袭的关键要口,就必须派出首当其冲的一二骑将,深入敌阵,冒死扰乱蒙元铜炮中阵,方给后面进攻的部队争取良好的空间。但是星星几人入阵千百蒙元士卒,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如果没有极为矫健的身手和惊人的胆识,根本就不能完成这项极为艰苦的任务。为此,身为常遇春手下两位猛将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义不容辞地解下了这个任务……

    “轰”相府门口又是一阵铜炮的巨响,门口前沿巷口顿时血光四溅,随着几声士兵被炸飞的惨叫声,巷口的士兵尸体都快堆成了山。

    “吁吁”。两声马蹄,这个时候南宫俊和慕容飞才匆匆赶到。为了布置突袭任务,荣武将军也是亲自到阵。给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仔细分配任务。

    “你们听好了,现在已经到了弓箭能够攻击的范围……”前方常遇春的部队继续陆续地向相府发起进攻,荣武满脸紧张地和南宫俊慕容飞二人讲道,“待会儿最主要的是要躲过敌方的铜炮,当然,夜里视野很差,你们要随时注意弓箭的突袭……此次任务危险极高。你们二人又是徐达将军的爱将,带回冲锋陷阵可要万分小心,不得有半点的差错”

    “放心吧。我们兄弟两个视死如归,一定杀入敌阵,将这些蒙元杂兵扰他个天翻地覆”南宫俊自信地笑道。

    “危险!”突然,慕容飞大声叫道。并顺势两手将南宫俊和荣武二人的头压了下去。自己也低身下去果然,黑夜中闪出几声弓箭呼啸而过的声音,看来刚才是相府的守兵暗箭突袭。

    南宫俊慕容飞这边是躲过去了,可前上继续进攻的士兵却难逃暗箭,刚刚冲上列阵的绝大部分士兵纷纷惨叫一声,然后中箭倒地。

    没完,又是茫茫多的箭雨从天而降,伴着漆黑的夜色。一般人看来真的是很难注意到。好在南宫俊慕容飞二人定力和敏锐力极强,立刻察觉到了突袭而来的箭雨。奈何箭雨茫茫。如果没有盾牌兼以列阵抵挡,至少武功不及的荣武会被殃及。

    然而就在关键时刻,两道黄绿剑光闪过,如同飞夜流星一般,闪电般疾驰,伴着“嘶嘶”的呼啸声,只听一阵密密麻麻的金属碰撞声,黄绿剑光如同屏障一般,全然挡下了箭雨的突袭。

    是赵子川,从地牢里出来后,赵子川就直接奔着相府门口的方向来了,李玉如自然也是跟在了后面。南宫俊和慕容飞见了这有些熟悉的剑法,也是感到有些惊异,待到他们二人回头,看到了同门弟子赵子川之后,脸上露出了从容的笑容。

    “子川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南宫俊一眼就认出了赵子川和李玉如,大声招呼道。

    “我们从汴梁离开北上,恰巧某些事情经过了这里……”赵子川大声回应道,“我和我的妻子李玉如一样,本来是想要北上找朱元璋的,没想到被这里的事情耽搁了”

    “你的妻子?”赵子川和李玉如结婚的时候,南宫俊和慕容飞早就不在汴梁了,所以慕容飞还是有些吃惊道:“真没想到,子川兄弟你娶了‘扬州女侠’李玉如为妻……”

    “你们……认识?”荣武半天没弄明白,自己也没见到过赵子川等人,于是不解地问道。

    “他是我和慕容将军的朋友,武功可好了……”南宫俊笑着道,“没想到离开有一段时间,这么快又重逢了”

    “只是没想到,兄弟的重逢,直接上战场伺候了”慕容飞接着道,“现在可没闲工夫说笑,我们的任务是要寻机冲入相府敌阵才行”

    赵子川望了望重兵把守的相府门口,随后说道:“反正兄弟我迟早也要行军疆场,不如让我来帮你们吧……”

    “喂,你疯了”赵子川这么说,李玉如在后面可不干了,虽然平日里自己和赵子川小打小闹,但是在如此危险的关头,李玉如可不会让赵子川任由胡来,“就算你武功再高,骑马飞跃有屯兵及铜炮把守的狭隘道口,难度也是极大,十有**会遇险!”

    “打仗本来就会遇险”赵子川回了一句,随后稍稍停顿思考了一下,然后继续对荣武道,“将军,你可否答应在下一事?”

    “请讲”荣武见赵子川气宇非凡,又是虎将南宫俊和慕容飞的兄弟,想必身手和胆识非同一般,于是耐心听道。

    赵子川坚定眼神地说道:“如果在下能助贵军攻下这相府,可否让在下等人投靠至元帅朱元璋帐下?”

    说到这,众人终于知道赵子川的用意了。李玉如也是明白了,为什么赵子川会迫不及待地冒险回到这相府的门口。不过出于对赵子川的担心,李玉如说什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夫君轻易犯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