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成功脱困
    “大人,不好了”裕兴城相府内,守卫的士兵急忙跑回正厅向兀罗带托多汇报道。

    常遇春利用与降将荣武之间的里应外合,主力部队很快攻入裕兴城城内,城楼之处顿时火光冲天,厮杀声、惨叫声连绵不断,而还在相府内安枕的兀罗带托多却是浑然不知。

    看到侍卫急忙跑来,兀罗带托多知道大事不妙,于是连忙整理好了着装,随后急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门外这么吵?”

    侍卫低身道:“不好了,大人,常遇春的部队杀进城来了。城里的守兵还在拼死抵抗,不过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荣武将军呢?”兀罗带托多这时候想到了守卫城池的荣武,于是又问道,“他不是奉命看守城楼的吗,为什么城中的守军会这么不堪一击,直接让常遇春的人杀进城来了?”

    “荣武将军叛变了……”那侍卫有些吞吐地说道,“就是荣武将军……就是他下令打开的城门,放常遇春的军队进城来的……”

    兀罗带托多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变得勃然大怒。他拾起桌上的酒杯,重重地甩在了地板上,随后咬牙道:“荣武啊荣武,亏本王这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背叛了朝廷,去投靠了朱元璋”

    那侍卫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紧接着又劝道:“还是请大人赶紧做出决策吧,看这个样子。敌军的目标就是相府这里……”

    “骑兵先锋呢?”兀罗带托多又急问道,“主力骑兵部队不是救回来了吗?传令下去,命令骑兵先锋改作防御工事。围守相府!”

    “没用的……”正说着,从门外突然又进来一个满身是血的重伤士兵,只见他拖着蹒跚的步子慢慢挪进了正厅,地板上还留下了拖行的血印看来他是从激烈交锋中拼死杀出的幸存者。

    兀罗带托多见着该士兵,有些吃了一惊,随后他还是走上前,提着该士兵的衣甲问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为什么说‘没用的’?”

    由于重伤,那是病咳嗽了两声。随后继续道:“早在荣武将军第一次向大人您请命的时候,他就已经投降了朱元璋……他之所以主动回来请命,是为了调离裕兴城的精英部队,然后在城外收归降兵后。他再回来假报胜仗的消息。好让我们放松警惕,实则是要里应外合,黑夜席城……裕兴城之前的骑军先锋自然也早已是朱元璋的降兵,如今回来也只是他们的策应。刚才小人看到了骑兵先锋的部队,他们已经和常遇春的部队会合,共同朝相府这边过来……来……来了……”

    说完,该士兵便因为受伤过重断了气。兀罗带托多见了,提甲的两手狠狠一扔。将士兵的尸体重重摔在了门槛上。

    之前的侍卫见了,又急忙劝道:“大人。敌军正朝相府合夹而来,还请大人及早手势行装,撤离裕兴城”

    兀罗带托多用不甘的眼神望了望门外火光冲天的城楼处,听到阵阵刺痛心底的厮杀喊叫声,他毅然拔出床头的苗刀,定声道:“唐门秘密迷离,蒙元命运未朔,本王岂可就此弃城而走?”

    侍卫想了想,随后又劝道:“大人,弃城而走,不过丢弃一座城池,自身性命保住,才能东山再起。再者,扩廓帖木儿大人的援兵已经从洛阳赶来,大人可先向西蔽去,待到援兵赶到,杀回敌阵,不算过晚”

    兀罗带托多听了,仔细想了想,于是轻轻点头道:“也好,当下之际,恐怕也只有先向西撤去了……传我命令,令城中守军集结裕兴相府,拼死抵御常遇春部!”看来,兀罗带托多是想要城中最后的守备力量拼死抵抗,为自己的逃跑争取足够的时间。

    “是,大人”侍卫应声后,又转身离开了正厅……

    地牢之处,唐战等人还在静静待着。当然,城楼门处的军队厮杀声,他们也是模糊听到了,就连城楼处的火光,也有少许映过地牢的天窗,让本就在天窗附近的四人注意到了……

    “还真让菁妹说中了,真的有成百上千的马蹄声……”李玉如有些兴奋地站起身,不禁叫道,“不仅仅是马蹄声,好像还有厮杀的声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看来,大闹裕兴城的人,可不止我们几个……”陆菁微微一笑道。

    “怎么会有厮杀的声音,难道是……打仗了?”赵子川也有些疑问道。

    “看样子,是裕兴城发生了内乱,一定是有间谍在裕兴城设伏,让徐达将军的部队成功杀入城内……”陆菁继续道。

    “欸,只不过是打仗而已,菁妹你怎么知道一定是裕兴城有间谍设伏?”李玉如疑惑道。

    陆菁从地上坐起来,随后继续笑着说道:“裕兴城位于北关的重要关口,地势艰险、易守难攻。刚才我听到十里之外的马蹄声时,不过一时辰的功夫,一时辰内想要光明正大地攻入关隘之城,还在城门口与敌阵厮杀,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只有策动城中的内应,诱使守城敌军放松警惕,然后由内应打开城门迎兵杀入才有可能做得到,所以我才肯定裕兴城内有朱元璋安插的间谍……看这个样子,朱元璋果真是心机颇深、领兵有道,难怪郭子兴会把起义军的首领之位交给朱元璋……”

    “可是外面杀声四起,我们这边还关在牢里,这可如何是好?”唐战又担心地问道。

    “这就更不用担心了,而且不但不担心,这还是一次绝好的良机……”陆菁站起身,用眼神瞟了一眼旁边听到外面的厮杀声后也有些紧张坐不住的狱卒。继续轻声道,“传言朱元璋爱民如子,他的部下攻入了裕兴城。一定不会骚扰城中的百姓。也就是说,根据内应间谍的指向,他们的目标一定会是这相府。现在相府上下一定是乱作一团,我们就可以趁此机会从这里逃出去了……我之前也和我哥我弟他们交代过了,这次朱元璋的突然袭城,正好给了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看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会来了……”

    “原来菁妹你早就安排好陆昭大哥和小蒙救我们了。那之前为什么不早说?”李玉如有些抱怨道。

    “之前是让他们见机行事,所以有很大的风险……”陆菁继续道,“不过这回可真是天赐良机。朱元璋举兵攻城,借着外面战乱脱身,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

    正说着,牢里的狱卒果然如陆菁所料。也慌了手脚。他们什么也不管了。提起身上的包袱,直接就往地牢阶梯处跑去,准备离开相府。然而,就在他们刚到阶梯门口的一刻,突然被外面的人一脚给踹了下来,当场昏了过去有其他的人这个时候趁乱闯进了地牢。

    “陆昭大哥他们来了是吗?”李玉如有些喜出望外道。

    然而,陆菁脸上却并没有多高兴,而是两眼一凝道:“不对。如果是我哥和我弟,应该只有两个人。但是好像有些不对劲……”

    很快,从地牢门口一下子走进来好几个人,他们个个手提兵器沿着阶梯而下,朝着唐战等人被关押的地方走了过来。很显然,他们并不是众人期待的陆昭和陆蒙。

    唐战回头一望,有些惊呆了,来的人竟然是老九。

    来者正是“堂英会”的参谋老九,身后跟着的,自然是“堂英会”的几个兄弟。

    “老九?”陆菁一看来者竟然是“堂英会”的人,于是谨慎地问道,“外面战火突起,你们这个时候到地牢里来干嘛,难道是奉窦德庸之命,提前来取我们的性命?”

    老九慢慢走到四人的两间牢房面前,随后对陆菁缓缓说道:“陆姑娘不要误会,老身是来救你们出去的……”

    “救我们?”陆菁反声问道,“难道那个窦德庸改邪归正,准备放我们生路了?”

    “不要再提他了……”老九低声说道,“老身这些天见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心知你们才是老帮主口中所说的大义大理之人。老身敬佩你们的为人,即使面对强恶势力,依旧能不改正义之道、一心为民,并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裕兴城……”

    听到老九这番话,陆菁有些不太适应,但是还是明白了老九的意思,显然老九已经不是和窦德庸是一伙的了。

    老九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转身对着唐战,语重心长道:“白天唐少侠对老身讲的一番话,老身受益匪浅、铭记在心。虽然唐少侠志愿在心,但面对朋友遭遇困境,唐少侠你还能不顾一切,赴汤蹈火,宁可面对死亡的威胁,也要救出兄弟朋友,这般情义老身佩服在心!”说着,老九向唐战行了深深一礼。

    “那还用说,唐战兄弟可是名副其实的好兄弟,别说是我们了,若是他遇到了危险,我们也不会置唐战兄弟于不顾的”赵子川笑着补充了一句,显然,他们对老九也没了之前的偏见,反倒是把他当做了忘年的朋友。

    老九命令身后的兄弟用斧子砍断了牢房的锁链,随后继续说道:“窦德庸得知了裕兴城遭袭的消息,现在正仓皇出逃……老身已经决定了,老身已经和他分道扬镳,愿意带着‘堂英会’志同道合的兄弟,救出唐少侠和你的朋友。既然白天的时候唐少侠为了朋友,拒绝逃避,现在老身救出了你的朋友,你们可以安心离开了吧?”

    说着,唐战等人背后捆绑的绳子也解开了,四人重新恢复了自由。唐战活动了一下很久没动的筋骨,随后对老九谢道:“谢谢你,老九,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我们也很感谢……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去完成……”

    正说着,突然,地牢门口又涌进了众多提刀的蒙元士兵。只听最先闯进来的蒙元士兵大声喊道:“窦大人有令,离开相府之前,得先取了唐家后人和其他这几个人的性命,给我杀”

    话音刚落,所有的士兵一股脑冲了进来,顺着阶梯准备朝唐战等人的方向袭击而去。

    陆菁见了,龇牙道:“哼,肯定是那个窦德庸逃跑前,想要斩草除根。可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现在已经被老九救了出来,对付这几个喽啰根本不需要多费力气……”

    “杀”蒙元士兵阵中又喊了一声,在如此狭窄的牢房内,所有的士兵依旧是不顾一切地朝唐战等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啊啊”正在这时,地牢门后突然传出了士兵惨叫的声音。排头的士兵见了,纷纷回头望去,只见有两个蒙元士兵正挥剑跃步而至,趁着列兵散乱之际,突袭斩杀了准备拥进地牢的士兵。

    “你们两个干什么?”排头的士兵见了不对劲,于是对着门口的那两个士兵怒喊道。

    那两个蒙元士兵二话不说,解决掉了楼梯口的所有士兵后,同时摘掉了头上的盔甲,两个熟悉的面庞映入众人的眼帘。

    “陆昭大哥”“小蒙”“你们两个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唐战这边,众人兴奋地喊道。

    “有内奸”领头的蒙元士兵这才注意到,但是为时已晚。

    没等那个领头的士兵意识过来,唐战和赵子川二人抢先一步,一个跨步而上,三下两除二地轻松摆平了最后前排的几个蒙元士兵,随后和阶梯上的陆昭和陆蒙两兄弟回合了……

    原来,之前白天在深巷和蒙元军队靡战的时候,陆菁早已施计。在关键设伏路口打倒了前面几个寻路的蒙元士兵后,陆菁便设计让自己的哥哥和弟弟穿上蒙元士兵的铠甲,混在部队之中。毕竟他们最开始的目的是要见兀罗带托多,因此后来被窦德庸抓住,自然也是陆菁故意为之的。待到众人故意受降于兀罗带托多后,假扮成蒙元士兵的陆昭和陆蒙假装收押了众人的兵器,然后等待时机趁相府的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再劫狱救出众人,做下一步打算。毕竟之前通缉令上并没有陆昭陆蒙二人的名字,自然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他们兄弟二人身上。只不过他们自己可能也没想到,朱元璋的偷袭计划暗暗帮助了陆菁计划的提前实施,而且他们也没想到老九居然会抢在他们之前先救出了唐战等人……

    不过既然得救既是成功,陆昭和陆蒙把之前假作收押的梨花枪、乾坤二剑还给了得救的唐战等人,并笑着说道:“给,你们的兵器拿好了”

    众人接回了兵器,心中悬着的重石也算是落了下来。赵子川看见家族的象征乾坤二剑回来后,兴奋地说道:“太好了,乾坤二剑完好无损……”

    陆菁走到陆昭的身边,倒是有些抱怨道:“真是的,没想到你们这么晚才过来。你们不知道吧,要不是今晚朱元璋意外袭城,老九救我们出去,到了明天的话,傻蛋可就要做出艰难抉择了……”

    “还不是菁妹你非要想出这么一个危险的办法不可,之前我和小蒙等待时机可是等了好久……”陆昭回应道。

    老九见到所有人都已经得救了,于是对众人道:“好了,现在既然脱困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说不定常遇春的军队马上就要打到相府这里来了。”

    然而,唐战右手紧握重新回来的梨花枪,随后两眼望着地牢门外,背身坚定道:“你们先走吧,我还有家族恩怨问题,要先去找兀罗带托多做个了结不可……”

    唐战这么一说,众人又用惊异的目光望着唐战的背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