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暴动开始
    唐战等人就这样在地牢里静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其中除了四人之间少有的几句寒暄,他们也没有再和之前的狱卒发生语言上的冲突……

    隔着地牢天窗透过来的光亮,牢里的一切逐渐变得黯淡模糊起来已经快要天黑了。天色暗下,温度自然也跟着降了下来。本来就是寒风冬雪,温度骤降加上地牢里的阴湿,让人难以久立,这样看来没有换上单薄囚衣的唐战等人已经算是很幸运了。过了不多久,地牢的墙壁上,烛火也逐渐燃起,算是给这幽暗阴森的地牢增添些许稀寒的温暖。很快,把守地牢的狱卒也换了岗,刚才冲着李玉如发火的那个狱卒又对着唐战等人冷眼一望,并摆出了一张轻蔑笑容的面孔,随后提着灯火和送来的伙饭扬长而去,完全显出一副傲慢无比的姿态……

    “这个长着老脸的家伙,看了就讨厌……”李玉如似乎还是对刚才那个狱卒怀恨在心,轻声骂了一句。

    “行了,都一个下午了,你就消停一下吧……”赵子川在对面的牢房里看着李玉如又想要发牢骚的样子,回应了一句。

    “你不是一直都看不惯这样的人吗?怎么,今天被关在牢里变得这么窝囊?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李玉如见着赵子川有些毫无骨气的样子,也不禁讽刺了赵子川一句。

    “小不忍则乱大谋”赵子川倒是很淡定地说道,“你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等我有机会出去了,我会给玉如你证明,我不是一个窝囊……”

    “先能想办法出去再说吧……”李玉如回了一句。随后想到了之前陆菁说的事情,于是又朝陆菁问道,“菁妹,你说陆昭大哥和小蒙真的有办法救我们吗?明天可就是最后期限了,如果今晚他们再不有所行动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对呀”赵子川这才又想起白天在大堂的时候,兀罗带托多对唐战说的话了。于是赵子川也提醒道,“那个兀罗带托多给唐战兄弟这么艰难的抉择,换做是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能在明天之前从这里逃出去,但是现在看来……”

    陆菁坐在牢房里想了很久,却是始终没什么头绪。可能她已经安排好了计划。但是心中却无法把握时机。随即陆菁也轻轻摇了摇头,轻声回应道:“我也不清楚,其实我和我哥我弟都交代好了,至于他们能不能成功,也只能看天命了……”说着,陆菁又用复杂的眼神望了望对面一直没怎么做声的唐战。

    “原来菁妹你自己都没把握,那你还和我赌……”赵子川又不经意间发牢骚了一句,“别等我们还没北上疆场。就先成了这里的刀下鬼了……”

    唐战仍旧是坐在原位静静地思绪着,以他的脑子。他并不是在想什么脱困的计谋,他只是在思绪着某些东西。尤其是下午注意到了自己腰间的龙纹玉佩后,唐战更是心若无物。

    “孙云兄弟,他是我下山之后结交的第一个兄弟,可是只见了一天,就彼此分离了……”唐战心中默默道,“从汴梁城出来后,就再也没怎么想到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大都的情况怎么样……他曾经答应过我,要帮我找出灭我唐门世家的真正凶手。现在凶手已经找到了,就是察台王,而察台王也正好就在大都,不知道孙云兄弟他遇上了察台王会遇到什么危险……我也曾经答应过孙云兄弟,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大都找他。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只要找到朱元璋,随他出师北伐、攻克蒙元大都,那我就有机会和他重逢了。如果重逢了,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可是如果继续困在这地牢里,明日抉择难定,不答应兀罗带托多的条件,那我就真的可能会像白天老九所说过的,连朱元璋都还没见到就丧命于此了,难道说唐门世家的命运真的就走到这里为止了吗……”

    寒冬的夜空没有多少星星,只有一丝惨淡的月光缓缓映入本就阴暗潮湿的地牢。唐战坐久了,全身有些麻,想要动一动身子,可是每当他用反绑的双手缓缓挪动时,总能触碰到腰间的龙纹玉佩。唐战听着玉佩磕碰的轻微声音,斜眼望着腰间玉佩依稀可见的纹路,心中似乎是坚定了什么:“不行,我不能就死在这里,我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天已经这么黑了……”陆菁隔着地牢的天窗向外望去,缓缓说道,“没想到我们居然能不耐寂寞地在牢里呆一下午,想到早上在城里和蒙元军队靡斗,我都不敢相信现在一天都还没过……”

    “恐怕这就是所谓的‘度日如年’吧……”李玉如也跟着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夜里倒是也比白天安静了许多……”

    “那是当然,据说城外的战事还没消停,白天的事情又让城里的百姓晚上也不敢随便乱出门,安静也是理所当然的……”赵子川紧接着道,“不过安是安静了,但晚上也变冷了不少……这地牢是个什么鬼地方,又湿又冷”赵子川不禁又发牢骚了一句。

    唐战听到赵子川说“寒冷”,他自己不禁想到自己在野狼山上练习“劈空掌”时的情景,当时他可是在风雪交加的夜山里,光着上身经历了刺骨寒冻的考验。想到这里,唐战索下心情用手掌聚力一试。然而双手被死死反绑住,长时间的坐立又让体内的真气流动不畅,唐战聚力感觉身体愈加不适,于是很快停止了。

    “真是的,大晚上这么安静,我倒是挺情愿外面闹哄哄的,发生点什么事情,总比在这里无聊透顶的好……”李玉如受不了这里的寒冷加寂静。又牢骚了一句道。

    “那可不一定哦”突然,陆菁转变语气地莞尔一笑道。

    “什么不一定?”李玉如听了,也好奇地问道。

    “我说安静的话可不一定哦……”陆菁回了一句。随后整个人侧躺在地上,耳朵贴在地面,似乎在听着什么东西。

    “你这丫头又在神经兮兮地做什么?”赵子川看着陆菁奇怪的举动,不禁问道。

    “嘘”陆菁嘟嘴提醒了一句,随后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好像有动静……”

    “什么动静?”赵子川又问道。

    “有马蹄的声音,大概不过十里……”陆菁继续小声道。

    “不是吧。十里外的马蹄声你都听得见?”李玉如小声惊问道。

    “我当然听得见”陆菁笑着说道,“因为这不是一匹马,而是群马。少说也有上百上千匹……”

    “什……什么意思?”赵子川听了,瞪大眼睛地小声问道。

    “看来,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喽……”陆菁又是轻声一笑,似乎在她心里。已经能够猜出一些端倪了……

    裕兴城城楼之上。荣武的手下部队依旧是在严谨地注视着城楼下的一切。虽然夜色渐浓,城外的境况看得不是太清楚,但每一个侍卫都非常聚精会神地把守着,有丝毫的动静他们都非常警觉。

    由于人手有限,城楼之上把守的都是荣武的手下,楼梯口地方的首位便是其余将领的部下,如若城外发现了敌情之类的,会由荣武将军的手下发命令一一通报。随后全城的守卫得到消息……

    荣武此时正在城楼上注视着,他站在正中心满脸凝重的神情。似乎是在等待着早已预料到的什么……

    “将军”正在这时,荣武手下的一个侍卫突然前来报信。

    荣武见了,立刻问道:“情况怎么样?”

    “果然没错,是他们来了”侍卫说道,“现在他们的人马已经离城门口只有一里之遥,由于天色昏暗所以城口的侍卫并不能立刻察觉,但是我们城楼上的弟兄却都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旦城门打开,他们的人马就会立刻杀入城内……”

    “幸好现在城楼之上已经都是我们的人了,兀罗带托多还没有察觉是吧……”荣武略微一笑,随后轻声道,“现在是时候了,依计行事”

    “是”侍卫迅速回答了一声,随后又飞奔了回去。

    荣武呆在原地思绪了一会儿,随后走上城楼正上方,望着前方夜色下笼罩着的旷地,只见数以千计的骑兵铁甲在黑夜下若隐若现。

    荣武眼神一定,随后对身旁的手下道:“传我命令,打开城门”

    城楼之上尽是荣武的手下,于是侍卫接到命令后,很快执行了命令,拉动了打开城门的机关……

    “吱”寂静的雪夜中,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裕兴城大门口被缓缓打开。

    然而这一声开门巨响,自然是惊动了城门楼梯处守卫的其他将领的手下。那些侍卫也是感到有些恐慌,其中领头的人不禁道:“奇怪,大半夜的,打开城门做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蒙元士兵。该士兵抽出身上的苗刀,冷不丁地在他脖子上用力一划,那领头之人还没意识过来,就已经瞪大眼睛地倒在了地上。

    不只是他,楼梯上守卫的士兵也没有意识过来,他们的身后突然冒出了从城楼上下来的荣武的侍卫。那些侍卫也和刚才那个士兵一样,抽出身上的苗刀一一解决了楼梯上的守城士兵城沿楼口的防备瞬间瓦解。

    而就在同一时间,城门的大门口全然打开,随着大门抵在城墙上的又一声巨响,城门外顿时火把四起,瞬时照亮了裕兴城外的整个旷野。紧接着,只见一面浩然的军旗耸立其间,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常”字自然很清楚了,这是朱元璋手下的爱将常遇春的军队,而常遇春本人也正立然在军队的正牌头。

    “杀”随着常遇春的一声命令,身后的千军万马如风驰电掣般杀入了裕兴城……

    浩浩荡荡。如同汹涌的巨浪,再加上城门防御的瞬间瓦解,常遇春的部队毫无阻拦地杀入了裕兴城。

    而城门口灯火通明、杀声四起后。城中的守卫士兵这才反应了过来。其中的蒙元将领猝不及防,顺势派出白日救回的骑兵先锋,赶来城门救援。

    哪知骑兵先锋军队整装待发后,不但没有赶往城门口,反倒朝着相府的方向,一路编整地与相府赶来支援的蒙元士兵扭头厮杀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相府的士兵哪里预想到自己的骑兵部队竟然会反咬一口。和朱元璋的部队合力攻向相府,一下子个个抱头鼠窜起来。反戈的骑兵部队见了,顺势杀出一条血路。冲入蒙元援兵的人群中就是一阵砍杀,整个裕兴城不出半会儿便杀得昏天地暗起来……

    这下子所以情况都明了了,原来荣武早就已经投降了朱元璋,今日归城救兵只不过是徐达的计谋。徐达命令荣武装作是打了胜仗的样子。并归还荣武俘虏的骑兵先锋军队。回到裕兴城让兀罗带托多信以为真。待到兀罗带托多放松警惕,荣武调换了城楼守卫的士兵,就等今夜徐达、常遇春的军队直入城下。而城中救回的骑兵本就已经投降,一旦重整,必和前阵的常遇春部会合,合力攻向相府。而且,荣武从一开始早就已经投降了朱元璋,第一次他在兀罗带托多请缨的时候。说是抽出城中的两万精兵设伏也是朱元璋之计。城中的精兵抽出、骑兵先锋的城内反戈,这样朱元璋的军队几乎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攻下裕兴城这个重要关口……

    由于朱元璋有令在前。军队进城不得侵扰城中百姓,所以常遇春先锋部队进城后,很快与内应的荣武会合,进军方向直指裕兴城相府。

    常遇春部进城后,城门口的防御很快土崩瓦解,绝大部分的蒙元士兵都是丢盔弃甲地四下逃散。少部分继续顽抗的,见城门口已经失守,便放弃做拼死抵抗,改退往相府方向,进行最后集中抵御……

    常遇春进城后,并没有急着亲上冲锋,而是在城楼口改为坐镇指挥。

    而在此时,在城楼处施行此计的荣武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到了常遇春,荣武报告道:“末将荣武见过常将军”

    “辛苦了,荣将军”常遇春从马背上下来,随后对荣武说道,“徐达将军此计果真妙哉,让荣武将军你来个里应外合果然是明智之举。看来这个兀罗带托多警惕性并不太高,如此轻易破城,攻下裕兴城这个重要关口,荣武将军你功不可没啊”

    “承蒙常将军夸奖”荣武先是道谢了一句,随后又道,“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虽然兀罗带托多这个人警惕性不高,但也阴险狡猾。若是看到败局已定,他一定会从西门逃窜而去,必须赶在他逃跑前擒王才行”

    “那依荣武将军所见,现在该如何擒王才好?”常遇春又问道。

    荣武站定了,随后继续道:“虽然裕兴城门防御瓦解,但相府处依旧兵力集中,外加有铜炮火器镇守,易守难攻,若是贸然一拥而上,即使攻下相府,也必定死伤惨重,所以一定要谨慎行事”

    “那荣武将军可有良策?”常遇春继续问道。

    荣武想了想,随后说道:“依末将所见,如若有一二身手矫捷的骑将,可身先冲入敌阵捣乱其阵口,这样部队便能进攻容易许多只不过,此计风险很大,冲阵的骑将一定要有必死的决心和极为厉害的身手……”

    “办法是好……”常遇春听了荣武的计策,随后又担心道,“可是不知本将军手下有谁愿意担此危险重任……”

    “我们愿意”正在这时,常遇春面前突然出现两位器宇不凡骑将。

    常遇春见了,有些吃惊道:“南宫将军和慕容将军愿意担此重任吗?你们可是我手下的两位虎将,此次杀阵可不同以往,只有你们两人深入……真的可以吗?”

    其中一位骑将提着蛇矛毅然决然道:“末将与慕容将军愿担任冲锋重任,深入敌阵,助将军领兵攻入相府!”

    常遇春望着自己面前的两位爱将,眼神一凝道:“好吧,南宫将军慕容将军听令,命你们二人身先深入相府敌阵,捣毁铜炮火器,助后方步兵攻入相府!”

    “末将领命”两位骑将同时回答道。

    火光映射在两位领命骑将的脸上,此二人竟是南宫俊和慕容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