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卸甲归来
    相府门口,顺势站满了迎接的侍卫,只见两排侍卫让出的一条通道上,一个身着银甲、手扶刚刚脱下的头盔的人快步走进了大门。他就是荣武,据刚才通报的人所说,荣武将军在城外打了胜仗,并成功解救了在前方受伏的作为主力部队的先锋骑军,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凯旋之役。

    兀罗带托多在大堂门口就看到了归来的荣武,于是满脸笑容地立刻迎了上去。

    荣武快步走到了兀罗带托多的面前,随后低身行礼道:“末将荣武参见知府大人——”

    “快快请起——”兀罗带托多连忙把扶道。

    “谢大人——”荣武应了一句后,也站起了身,随后和兀罗带托多一起进了大堂之内。

    “荣武将军胜仗而归,帮裕兴城解了围兵之困,本王可着实是激动——”兀罗带托多有些迫不及待地兴奋道,“快来给本王说说,荣武将军你是怎样成功破敌、救出先锋骑军的。”

    “是,大人——”荣武又回答了一声,然后坐在了兀罗带托多旁边的座位上。

    由于胜仗过后就立刻赶回,荣武现在也是有些疲惫。荣武稍稍缓了缓气,随后定神叙述道:“之前大人您赐末将两万精卒,末将便在城郊左翼隐山设伏。常遇春自以为两翼破敌,便放松警惕从中路大道抽出骑兵主力,从斜山两翼准备包抄而上。哪想我军已然在左翼做好埋伏,并趁常遇春部队懈怠之时,突然杀出。虽然敌方骑兵甚多,但山路崎岖,根本不适合骑兵布阵,反倒是排阵灵活的我方步兵占得先机,杀得常遇春部措手不及。然我方主要目的不在杀敌,而在救援被困的先锋骑军。敌方左右两翼骑兵受伏,本就被抽出主力的中路兵力自然空虚不少。我方骑兵重振旗鼓。与撤回后路的我方步兵前后联合,击退中路压境的地方骑军,遂成功解围,而完回城中。”

    “好——”兀罗带托多听了。大声叫好道,“荣武将军果然不负本王所望,之前荣武将军向本王讨兵的时候,自言心中早有破敌之策,本王还有些担心。今日看来,荣武将军果然是深谋远虑,成功救裕兴城于水火之中。今日本王高兴,待会儿便派人设立大宴,以此好好犒劳犒劳荣武将军!”

    然而兀罗带托多说要设宴后,荣武不但没有怎么开心。反倒站起身来严肃道:“大人,现在设庆功宴还为时尚早,虽然末将救回了先锋骑军,但是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

    “噢,都打了胜仗了。敌方军队遭受伏击,一定军心动摇、暂时不敢来犯,荣武将军还有别的什么顾虑吗?”兀罗带托多笑着问道。

    荣武抱拳毅然道:“大人,可千万不可小看了朱元璋。虽然表面上我们成功打退了他们的进犯,但是说他们军心动摇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怎么,荣武将军还会以为何然?”兀罗带托多又问道。

    荣武继续应声道:“朱元璋这个人不但心计颇深,而且运筹帷幄的坚韧不可小视。虽然是吃了败仗。但是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重振部队,趁我方放松之时,再来偷袭。何况之前的设伏只是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意在救回先锋部队,并未歼敌多少;再加上朱元璋手下的徐达、常遇春等人又是身经百战的精兵良将。经验丰富的他们一定会寻计再次来犯——”

    兀罗带托多听了荣武的叙述,感觉并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兀罗带托多静静地想了想,随后又问道:“那依荣武将军的意思,下一步棋荣武将军该怎么下?”

    “他们想要偷袭,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荣武再次抱拳道。“大人,末将愿亲自率领城内精兵在裕兴城楼守卫,一旦朱元璋的军队来犯,末将一定拼死抵御,不让敌军进城半步!”

    “好,要的就是荣武将军你这份勇气和决心,你果真是朝廷的忠将义士啊!”兀罗带托多也站起身来道,“就依荣武将军的意思,城中所有的精兵都由荣武将军你指挥!有荣武将军你守卫裕兴城,本王也可以放心了……”

    “是,大人,末将一定再次不负大人所托,完成好自己的职责!”荣武最后又用坚定的语气道了一句,随后转身去布置守城相关的事务去了……

    裕兴城虽然只是一座小城,比不上大都、汴梁那样的繁华,但毕竟作为贯穿南北官道的重要关口,这里的军事防御还是相当严谨。此前郭子兴还带领红巾军的时候,裕兴城这里就没少过经历战争洗礼,无论是军阀之间的斗争,还是起义军与蒙元朝廷的抗争,裕兴城从来都在蒙元朝廷的管辖范围之内并作为朝廷极为重视的防御军事要地。然而,近些年来南方的军阀逐渐覆灭,朱元璋相继打败陈友谅、张士诚,势力进一步扩大,对蒙元朝廷的威胁愈加扩大;相反,朝廷内部的混乱却是愈演愈烈,最为显著的便是扩廓帖木儿、李思齐及察台王之间的内斗,使得蒙元朝廷在华夏之地逐渐变得风雨飘摇。而内忧外患直接导致了朝廷军事上的疏忽,裕兴城的军事力量也是愈加单薄,知道这会徐达率重兵濒临裕兴城下,朝廷才急忙派镇守洛阳的扩廓帖木儿出兵支援……

    城楼之上,刚刚从相府过来的荣武带着身后长列的手下,沿着城郭的楼梯,慢慢朝上走去。

    “站住——”城楼上守卫的将领见了,立刻在楼梯口阻止道,“这里是城楼镇守重地,闲杂人等不得上来——”

    荣武见了,掏出了身上的金牌,随后说道:“我奉知府大人之命,前来镇守裕兴城楼!”

    那将领见了金牌,又望了望荣武的面孔,似乎是认出来了,于是笑着说道:“原来是荣武将军,实在是失敬——刚才兄弟们也听说了,荣武将军打了胜仗归来,知府大人也在相府迎接。不想荣武将军这么快就来加守城楼,没有认出。还请见谅——”

    “没关系,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这么见外?”荣武也回应道,“不过话归正题。知府大人亲命本将军在此镇守,还请将军你请好——”

    “知府大人的命令,末将不该不从……”在荣武面前,那个将领也是满脸奉承道,“不知……将军您还有什么要求?”

    荣武往城楼上走了几步,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说道:“知府大人还说了,要将军你撤下你的部下,换由本将军的部下亲自镇守,以防敌军突袭反攻——”

    “全部撤下……末将的部下?”那个将领有些疑惑道。

    “怎么。知府大人的命令,你不服从?”荣武见那将领有些怀疑的样子,于是只声反问道。

    “不敢不敢,知府大人的命令,末将怎么敢不服从?而且荣武将军您亲自镇守城楼。相信敌军更是不敢进犯城池半步了……”那将领又笑道,“那就依大人和将军所说,末将这就带领部下退下了……”

    于是,那将领很快吩咐了城楼上守城的士兵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荣武手下的侍卫。

    荣武再次环顾了一下城楼四周,又望了望城前半雪半沙的荒地,嘴角露出了隐隐的笑容……

    话说唐战等人这边。四人直接被兀罗带托多的手下直接押进了地牢。裕兴城的地牢底下阴暗无比,湿气也重,再加上现在是寒冬时节,普通人呆在地牢底下更是冷得刺骨。地牢底下被关押的犯人并不多,但大多都是已经受之行刑的奄奄一息的垂死者,几乎没有什么生气。偶尔从不同的牢狱间传出几声凄厉的惨叫声。更是让所闻之人感到阵阵的毛骨悚然……

    唐战等人直接被关押至了最里面的两座牢房,由于是两男两女,四人还被分开至了对面的两个牢房。话说这牢房的地形也并不是很复杂,守卫的狱卒也很松懈,看起来也并不怎么可怕。但唐战等人现在依旧是被反绑着。身上的兵器也早就被押解了,只凭他们四人想要逃出地牢,依旧是不可能……

    “真是的,就四个人而已,还分男女牢房,牢房又这么脏——”一向性格泼辣的李玉如最先忍不住,她和陆菁被关在角落的牢房处,不禁发牢骚道。

    对面另一个牢房和唐战关在一起的赵子川见了,摇着头说道:“拜托,这是坐牢,你当是客栈啊?知足吧,没给我们换狱卒的衣服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你这是什么口气?”李玉如听到了赵子川的话,又反声道,“什么叫知足啊,你还当坐牢是享受了不成?”

    “估计我们还有很重要的利用价值,所以兀罗带托多才不让我们的境遇过于难堪吧……”陆菁补充一句道。

    李玉如实在是受不了,一脚重重地踹在了牢房的土墙上,又随口抱怨道:“哼,想当初我是‘扬州女侠’的时候,要死也是决定除暴安良战死,何曾受过这等窝囊?”

    李玉如这一声抱怨确实大了些,吵到了一旁看守的狱卒。其中一个狱卒听到了,大声呵斥道:“大胆囚犯,都入监狱了,还肆意喧哗,是不是想提前掉脑袋?”说着,只听一声明晃晃的刀鞘声,狱卒拔出了手上的大刀。

    “掉脑袋?”李玉如倒是并不害怕,继续顶嘴道,“要是本姑娘现在没被反绑关押着,还指不定是谁掉脑袋呢?有刀了不起啊,本姑娘空手就能把你打得求饶!”

    “这是哪来的野丫头,口出狂言?要不是知府大人有令,信不信你爷爷我直接把你舌头给剁下来?”狱卒这边倒是继续发狠道。

    被关到地牢也就算了,现在还遭到狱卒的语言羞辱,一向性格泼辣的李玉如哪里还忍得住,她恨不得立刻冲出牢房房门,然后把那个狱卒狠狠踩在地上。

    然而,身旁的陆菁对李玉如摇头示意了一下,意在阻止李玉如。李玉如心想着之前陆菁也说过有脱身的对策,于是还是咬牙忍住了没再做声,但依旧是给那个狱卒投去了杀气的目光。

    “好了,既然已经身在牢狱,你就消停一下吧……”赵子川怕李玉如把事情闹麻烦了,于是又提醒道。

    “哼,你就会一直在那里说风凉话。也不想想办法,真是窝囊……”李玉如没办法和狱卒顶嘴,于是把气都撒在了赵子川的身上。

    “喂,我好歹怎么说也是你的夫君。哪有骂自己夫君窝囊的?”赵子川这边也不甘示弱,之声反驳道,“再说了,看你这样子,哪像个姑娘样?不知死活地大喊大闹,比菁妹还野——”

    “喂,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陆菁听到赵子川不经意间黑了自己一句,于是朝赵子川斜眼回应道。

    “我野怎么了,总比你这个窝囊的爷们儿要强——”李玉如就是不肯示弱,哪怕是在自己夫君面前。她也是泼辣照旧。

    “要不是听菁妹说有脱身的办法,我才不会就这样任人摆布的……”赵子川嘟着嘴轻声道,“对了,菁妹,你不是说有脱身的办法吗?我都和你打赌了。你现在就不能透露一下吗?”

    陆菁听了,偷偷一笑,随后又对赵子川道:“那之前你和我打的赌算不算数?”

    “不就是任你使唤、不再挑衅你吗?”赵子川无奈道,“行行行,反正以后不惹你这鬼丫头就是了……”

    陆菁偷偷望了望一旁的狱卒,发现他们并没有再注意自己这边,于是随即一笑。轻声说道:“你们没注意吗,我哥和我弟一直都不在……”

    “注意到了……”李玉如也轻声回应道,“只是我们一直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难道……菁妹你的计划和他们两个人有关?”

    陆菁继续笑着道:“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想明白了,既然通缉令上只有我们四个人,那兀罗带托多的注意力肯定不会刻意放在我哥和我弟身上,我们恰巧可以利用这一点帮我们脱身……”

    “那究竟是什么办法。难道他们两个人回来救我们?”赵子川又轻声问道。

    “静静等吧,计划成功与否只是时间问题……”陆菁又笑着道。

    “和没说一样,还是得呆在这牢房里……”赵子川起身挖苦道,“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到他们两个人过来了,明天唐兄弟可是要给出兀罗带托多答案了……”

    说到唐战这里。众人又把目光放在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唐战身上。其实唐战离开大堂之后,一直都在思考自己抉择的问题——如果不答应,那王家村的无辜百姓就会遭到蒙元铁骑的践踏;如果答应,唐门世家的信物一旦落入蒙元之手,那天下一定又会碾压于蒙元朝廷的残暴统治之中……

    当然,其他三人也都明白唐战心中犹豫的地方,如果换做是他们,他们也一定会很难做出抉择的。

    “唐兄弟,我知道你现在处境很难,很难做出选择……”赵子川此时也只能是无奈地摇头安慰道,“现在只能等了,等明日出狱之前,看陆昭兄弟和小蒙能不能想办法救我们脱身了……”

    唐战也是一脸的彷徨,他也稍稍站起身。突然,他的腰间什么东西被土墙的石缝轻轻卡了一下。唐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朝腰间看去——是孙云之前送给他的那半块龙纹玉佩。幸好他们没有被换上囚衣,唐战腰间的龙纹玉佩还在。

    “不管抉择是什么,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必须从这里逃脱出去——”陆菁想了想,轻声严肃道。

    唐战凝视了腰间的龙纹玉佩很久,心中似乎是想明白了并坚定了什么,只听他轻声道:“我知道,我一定会从这里出去的,因为还有人在等着我……”

    此话一出,所有人又把目光放在了唐战身上。而此时唐战心里想什么,只有唐战自己心里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