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终于见面
    “没想到吧……”窦德庸看着已经被控制住的唐战,露出阴冷的笑容道,“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此时的唐战,脖子被四周十几把苗刀架着,已是无法动弹,但唐战依旧是毫不畏惧地凝视着眼前的“老对手”,显出毫不畏缩的样子。若不是陆菁等人被窦德庸挟持着,唐战完全还有余力与周围的蒙元士兵做殊死一搏。

    “刚才本帮主也说过了……”窦德庸继续笑着道,“想见你的不是我,而是兀罗带大人。”

    “兀罗带托多找我有什么事?”唐战又用坚定的语气问道。

    “见了兀罗带大人不就知道了”窦德庸又笑道,“再说了,你们之前不是一直想要见兀罗带大人吗?既是如此,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地在城里和我们游击?”

    唐战没有说话,只是静默着怒视着窦德庸。

    窦德庸缓了一下,环顾了一下四周列满整条大街的蒙元士兵,随后轻笑道:“唐少侠,你知道本帮主为何要把所有的军队全部集结于此,然后引你入瓮吗?”

    唐战依旧是没有回答,两眼也依旧是没有离开窦德庸身上。

    窦德庸稍稍停顿,随后继续轻笑道:“哼,本帮主是想让你见识见识,无论你们这些小鬼头怎么反抗,再怎么有骨气,想要和朝廷作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强弱明显,胜负已分。继续执迷不悟下去,只有一个下场”说着,窦德庸又重新拔出自己身上的苗刀。尖锐的刀锋在雪后的日光下折射出阵阵寒光。

    但是这些在唐战眼里看来,丝毫没有半点威慑力。相反,唐战反倒是笑着回应道:“胜负结果,尚未可知,命运转机岂为人定?不到最后,窦帮主你怎知结局终了?”

    “哼,缚中之鸡。还想飞上天吗?”窦德庸看着唐战嘴硬的样子,继续冷笑道,“这个时候还嘴硬?你还得好好感谢呢……要不是兀罗带大人指名要见你。我们早就不顾一切手段把你还有你的朋友全部干掉了,你和你的朋友还能活到现在?今天我不杀你,把你送到兀罗带大人手上,也当是我窦德庸还了王家村时的‘不杀之恩’好了。哈哈哈哈”说到最后。窦德庸竟仰天大笑起来。

    唐战没有再回什么话,放弃了继续抵抗,两手也任由身后的侍卫反绑起来。随着窦德庸之后的一声令下,鸣金收兵,唐战、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四人也被押回了相府……

    “报”裕兴城相府内,一个士兵飞奔进正厅堂,对着正在桌前等待消息的兀罗带托多禀报道,“报告大人。通缉贼人唐战、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四人已经悉数抓捕归案,听候知府大人处置!”

    “是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后。兀罗带托多从桌前站起,有些喜出望外道,“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回大人,四个犯人正准备押往地牢,还请大人有何其他吩咐?”士兵继续示意道。

    兀罗带托多停下了手中的活,随后正眼道:“传本王命令,押送四人前至大堂,本王要亲自审问他们”

    “是!”士兵简单地回答了一句,随后便迅速退了下去。

    兀罗带托多站在原地,笑着捋了捋胡子道:“哼,唐天辉,十七年前本王亲自接见了你;如今,该是本王亲自接见你儿子的时候了……”

    说着,兀罗带托多随即命令门外的其他手下做好前往大堂的准备……

    相府的大堂比兀罗带托多的正厅堂自然要大上许多,里面的装饰自然也是雍容华贵。兀罗带托多已经早早坐在了大堂的正前方,两旁也是严整地站满了守卫的士兵,等候唐战等人的到来。

    “走,进去”不过多时,门外终于传来了士兵押送犯人的声音。只见几个身影忽地从门前出现,唐战四人全部到位,双手反绑着被押送的士兵押至大堂之上。刚才赵子川一直咽不下这口气,和押送他的士兵闹了点“犟气”,因此弄出不小的声响。

    四人成菱角形地依次进入大堂,走在最前面的便是唐战了。唐战往正前方望去,发现前方正中间做着一个蒙古穿着打扮得人物,唐战自然也是认出来了,他就是裕兴城的知府兀罗带托多。

    兀罗带托多看着唐战的样子,想到唐战和十七年前的唐天辉确是有几分相似,于是很快认出来了。随后,兀罗带托多先是满脸笑容地走了过去,在唐战面前停住了,仔细地朝唐战的面容端详了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道:“你就是唐家后人,唐天辉的儿子唐战吧?”

    唐战这边也不示弱,一脸沉着地回应道:“你也就是兀罗带托多是吗?”

    “大胆,竟敢用这种口气和知府大人说话!”唐战的语气也是毫不客气,旁边的一个侍卫提着苗刀怒声道。

    然而,兀罗带托多倒是对唐战挺有礼的样子,举手朝侍卫做出阻止的手势,随后又对唐战说道:“本王一直想要见你,如今终于是见到了。看你这样子,你还真和你父亲十七年前有几分相似啊”

    唐战听了,依旧是面不改色地回应道:“我也一直想要见知府大人,如今终于见到了,知府大人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一样的令人憎恶”

    唐战的这句话更是让人听了有些“无法无天”,旁边几个蒙元亲信的士兵听了,都恨不得将唐战给千刀万剐。

    然而,兀罗带托多继续朝四周做出停止的动作,随后冲唐战笑了笑道:“哈哈,好。年轻就是好啊,本王就是喜欢你们年轻人的这股傲气”说完,兀罗带托多转过身。又朝自己的作为返回而去。

    “你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唐战继续望着兀罗带托多,严肃地说道。

    “明知故问……”兀罗带托多再次转身,笑着对唐战道,“我要唐门世家的秘密”

    “唐门世家的秘密?”唐战故意反问道。

    “你不用装傻,本王都知道”兀罗带托多继续道,“那是唐门世家十八年前准备送给朱元璋的信物。可惜一直都没有结果,最后在王家村断了消息……那个秘密信物至关重要,关乎蒙元朝廷的存亡。你身为唐家后人。既然知道了自己在王家村的身世,自然也是知道了唐门世家的秘密,所以本王才会找你”

    唐战想了想,随后说道:“既然是十八年前的秘密。而且十七年前我父亲也在大人您帐下做事。为什么十七年前大人从我父亲那里没有弄清楚事实,反而在十七年后的今天来问晚辈此事?”

    “因为你父亲当时也不知道,而信物又是在王家村断了消息,所以我们肯定信物的失踪肯定和王家村脱不了关系。而你正好经过王家村,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本王自然要来找你……”兀罗带托多转了转口气,回忆着说道,“十七年前。当时你的父亲唐天辉投靠了本王,替蒙元朝廷做事。那是唐战你还只是一个婴儿。本王还见过你,没想到十七年过去了,你都长成大人了……”

    “不用套近乎了,知府大人想怎样就直说吧”唐战看出了兀罗带托多的用意,两眼凝神地说道。

    “行,既然你这么要求,那我也就直说了……”兀罗带托多笑着道,“我想让你和你父亲一样,归顺我蒙元朝廷,为本王、为朝廷卖命,然后道出那个隐藏十八年的秘密。”

    唐战听了,不禁笑了笑,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哈哈哈哈看来窦德庸说的不错,你果然是想让我替你卖命做事……”

    “怎么样,和你父亲走同样的路,子承父业,在你们汉人眼里看来,不是挺好的吗?”兀罗带托多反问着笑道。

    唐战笑完后,两眼正视着兀罗带托多,随后义正言辞道:“不好意思,我唐战自打知道自己是唐家后人后,就注定要继承家族的志愿,不屈服于蒙元朝廷。虽然我父亲生前做了大逆不道之事,但是我唐战,哪怕是死,也绝不苟且于蒙元朝廷!”

    此话一出,身旁的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三人听了也是精神振奋起来。虽然现在众人已经被束缚得无法动弹,但是唐战的话如同激励了众人一般,即使是在如此困境下也绝不放弃心中的信念和希望。

    “哼,来本王这里,你不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会声名显赫,正好扬正你唐门世家……”兀罗带托多倒是面不改色,继续笑着道,“其实本王在外已经听说了,江湖上很多人都辱骂你的父亲,说你父亲是一个遗臭万年的历史罪人,他们和你一样,也不趋向朝廷。但是本王不一样,本王从来没有怪过你的父亲,相反,本王非常尊敬你的父亲。既是这样,你不但不投靠本王,还和辱骂你父亲的那些人站在一伙,本王真弄不懂……”

    “你当然不会懂”唐战继续说道,“心寄苍生、提携百姓,这是你们蒙元朝廷永远不会弄懂的东西……”

    兀罗带托多听了,想了一会儿,随后又道:“本王也不想和你讲这么多你们汉人认为大义大理的东西,本王只想得到你的答复,快快道出唐门世家的秘密,否则别怪本王不顾你先父的情面”说完,兀罗带托多的身旁又靠上来几个身着重甲的蒙元士兵,看来把兀罗带托多惹急了,他也是会用铁血手段。

    “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就算有,也早就被我毁了”唐战笑着说道,“你要杀便是,我唐战是决计不会替你们蒙元朝廷卖命的!”

    唐战这句话已经明确自己的决心了,兀罗带托多也是听出来了。随后,兀罗带托多想了想,慢慢走到唐战的身边,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唐战不怕死。但是本王也不是没有办法让你道出实情……你虽然不怕死,但是你不想亲眼见到其他人因你而死吧?”

    唐战听了,立刻紧张地问道:“你想要干什么?”唐战心里担心的。是和他一起的陆菁等人的安危。

    陆菁等人这边也是听出来了,于是陆菁也坚定地笑道:“哼,兀罗带托多,我们和傻蛋一样,不会屈服于你的。想要拿我们作威胁,别浪费力气了!”

    “本王当然知道,你们都是从江湖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什么生死危险没有见过?”兀罗带托多又笑道。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唐战继续紧张地问道。

    兀罗带托多笑着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道:“你知道秘密,什么‘被你毁了’本王根本不信。你不怕死没问题。就算你真死了,王家村总有人会知道秘密的,本王也不是傻子……”

    这一回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兀罗带托多是想要拿王家村的村民作威胁。唐战一想到这。立刻怒视着道:“兀罗带托多。唐门世家十八年的的恩恩怨怨和王家村、和我的朋友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是有什么目的或是要找什么麻烦,你尽管冲我来,拿无辜的平民百姓威胁是何干?”

    “怎么,听到这里你就紧张了?本王也从窦德庸那里听说了,你是为了不让王家村的村民再受到牵连,才主动来裕兴城找本王的……”兀罗带托多又冷笑着问道,“就然话被你自己说明了。那你做好决定了吗,你决定是归顺本王还是……”

    这回。唐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果不答应,那王家村的无辜百姓就会遭到蒙元铁骑的践踏;如果答应,唐门世家的信物一旦落入蒙元之手,那天下一定又会碾压于蒙元朝廷的残暴统治之中……如此两难的抉择,唐战平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看着兀罗带托多阴险狡诈的面容,唐战全身紧张不已,如此大冷天,头上竟冒出层层的汗水。

    不只是唐战,后面的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三人见了此情景,也是矛盾得很。当然,他们也没有料到,兀罗带托多竟会想出如此阴毒的招数。

    见到唐战紧张两难的样子,兀罗带托多又大笑道:“哈哈哈看来唐家后人也有犹豫矛盾的时候啊,就和十七年前你父亲一样……你做不出决定没关系,本王可以给你们一个晚上仔细考虑的时间,待到明天天明,本王在听你们的答复。若是依旧没有答复,那本王可就要亲自去王家村探寻究竟了……”说着,兀罗带托多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唐战等人此时面对两难的抉择,只能是站在原地干发呆,刚才丝毫不退让的气势也瞬间被淹没了。

    “来人,把这四个犯人押入地牢!”兀罗带托多走回自己的作为,随后大声朝自己的手下侍卫命令道。

    唐战等人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一边思考着刚才的问题,一边被身后的士兵给强行往地牢的地方押去……

    剩下兀罗带托多留在大堂处,不时冲着门口的方向笑了笑,似乎对自己刚才的劝降办法感到十分满意……

    “报”然而就在唐战等人被押下去没多久,门外又传来了侍卫传话的声音。

    侍卫飞奔进大堂内,兀罗带托多又问道:“什么事情啊,又来向本王报告?”

    士兵跪下身,禀报道:“回大人,城外传来捷报,荣武将军率领的精卒设伏成功击退常遇春部队,并救下了先锋骑兵。现在大部队已经回至城外,听候大人检阅!”

    “荣武将军成功了是吗?果真不负本王所望……”兀罗带托多听了,笑着说道:“哈哈哈,今天真是好事连头啊,先是成功抓了唐家后人,现在荣武将军又打了胜仗归来快快迎回荣武将军,本王要好好为他接风”

    “是”士兵应声答道后,又飞奔出了门外。

    兀罗带托多看着今日尽是喜报传来,不禁笑望着门外,用手轻轻捋了捋胡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