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裕城热战 中
    唐战、陆菁等人还没往城里跑几步,身后和左右就包围过来了众多的蒙元士兵。由于城内都贴有四个人的通缉画像,所以追捕的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天啊,这么快?”李玉如一边跑着,一边叫道,不时还回头望着身后的追兵。

    左右后方的士兵赶上后,合成一队,距城门口的中心道上继续紧追而去。

    “现在算好的了,没有被他们包围起来……”赵子川也紧张地说道,“眼下之际,是要想想怎样摆脱他们才是。”

    “可这些官兵简直就像饿狼一样,城内又有接应,我们这样一直跑下去,根本甩不掉他们……”李玉如又道,“何况,我们这次进城的目的就是要想尽办法去见兀罗带托多。现在可好,待会儿不让我们亲自去,这些官兵恐怕直接就把我们押回去了。”

    “哎呀,少说这样的话会死啊——”赵子川见李玉如这么多话,不禁又回了一句。

    “当心!”正当两人争论间,唐战突然大声叫道。

    两人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众人身后“嗖嗖——”飞来几只箭——看来这些蒙元士兵抓自己也是不择手段,连弓矢都用上了。

    六人二话不说,一边继续奔跑,一边侧头晃脑地躲开弓箭的袭击。

    “啊——啊——”然而让唐战等人没注意到的是,正道上还有众多行街的百姓。这些百姓见到了官兵光天化日之下竟用弓箭追击“逃犯”,都四下大叫地慌了手脚,纷纷往两旁屋内躲去。

    “糟了,街上还有那么多的平民百姓——”赵子川见了,不禁气愤道,“这些官兵可真是可恶。为了抓我们,居然不择手段,连百姓的命都不顾了!”

    “先别发牢骚了,得先想办法拨开他们才行。不然这些百姓也会受到牵连——”陆菁应了一声。

    突然。又是“嗖嗖——”几声,又有几只弓箭从背后袭来。目标直指唐战等人。

    唐战二话不说,奔跑间一个翻身,整个人腾跃至半空中,两脚一点。直接将飞来的两支箭矢给点落了,随后再次稳稳落地。赵子川也是一样,起身用脚挡下飞来的弓箭,随即连自己身上的乾坤二剑都拔了出来,以防不测。

    果然,身后追击的蒙元士兵没有停手,反倒是袭来的弓箭愈加多了起来。赵子川回身一望。弓箭如箭雨一般铺天盖地而来,赵子川不禁打喊道:“这还有完没完了?”

    唐战见状,解下了梨花枪,随后“回轮枪法”一使。几个大轮回的内力拨动,将飞来的箭矢一一挡了下来。

    陆菁看着前方的百姓都躲了起来,正道上已经没了其他人,于是陆菁大声喊道:“你们听我说,待会儿那些官兵再追上来,我们兵分两路,把他们引开,这样压力就要小一些……”

    “分开?那……那分开之后我们该怎么办?”李玉如又问道。

    “我也没想好……但现在情况紧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陆菁急中说道。

    “那我们兵分两路,该怎么分啊?”李玉如又接着问道。

    “这个嘛……”还没等陆菁回答,突然,身后的蒙元士兵又袭来了箭矢。这次陆菁根本来不及回答,六人下意识地往两边躲去——结果,箭雨从中间穿过,左侧唐战、赵子川和李玉如三人躲了过去,右侧陆菁、陆昭和陆蒙也闪到了一边。

    陆菁见状,立即说道:“好了,就这样分开了,至于会合的事情待会儿再说——”

    话音刚落,蒙元士兵已经追了上来。这一会儿六人可不敢耽误工夫,分别往自己的一侧逃跑而去,于是就这样兵分两路了。

    蒙元士兵大部队见此情况,也没有耽误时间,整队也分成了两拨,一队朝左侧逃跑的唐战等人追去,右侧朝右侧逃跑的陆菁等人追去。而唐战、陆菁各自的一边也没有回头,一个劲儿地继续往街巷深处跑去……

    “大人,那个唐家后人已经到城里来了——”相府内,窦德庸一大早便来府内给兀罗带托多带来消息。

    兀罗带托多正在整理桌上的文卷,听到窦德庸的汇报后,兀罗带托多轻笑道:“哼,本王说得没错吧,他会主动来找本王的……”

    “不只是那个唐战,那个陆丫头还有姓赵的他们都来了……”窦德庸也笑着道,“一窝鱼全部入网,正好给他们来个一网打尽——”

    兀罗带托多从座位处站起,随后问道:“你们发现了他们的动向,现在城里是什么情况?”

    窦德庸低身回答道:“回大人,按照昨天小人给的通缉画像,现在城中的军队正在全力搜捕他们。裕兴城的各个关口,小人都安排好了部队驻扎,还动用了火器。大人请放心,相信再过不久就能把他们全部抓捕回来——”

    兀罗带托多听了后,侧身想了想,随后对窦德庸说道:“他们那几个人个个身手不凡,的确是要加派人手追捕……不过,先不要取他们性命,尤其是那个唐家后人。等抓到他们后,把他们带到本王面前,本王有问题要当面亲自对问他们。”

    “是,大人,小人一定办妥!”窦德庸又低身回答道。

    “等等——”窦德庸刚要走,兀罗带托多似乎还要话要说的样子,于是又叫住道。

    “大人,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窦德庸又问道。

    “没什么吩咐,只是问一下事情……”兀罗带托多转回身,正面问道,“城外的战事,荣武将军那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窦德庸听了,顿了顿说道:“这个……暂时还没有。何况小人底下的‘堂英会’只不过是一个匪贼小帮,也很少会有城外战事的消息……昨天荣武将军的事情小人也听说了,小人心想,既然荣武将军一心为了朝廷卖命,又信心满满。一定会凯旋而归的,大人您就放心吧……”

    “但愿如此吧……”兀罗带托轻声地答了一句,随后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而二人在正厅堂里的对话,却又被门外偷听的老九听了个正着。老九知道了兀罗带托多的行动想法后。心中又是一阵紧张……

    城中巷口。唐战等人这边还在躲避蒙元士兵的追击。由于不识路,三人很快绕到了一个深巷——这里少有人经过。到处都破破烂烂,几个老旧的轮车还横躺在参差不齐的地砖上。

    “这是什么破地方,我们怎么会绕到这个地方来?”赵子川不禁牢骚道。

    “先别说了,后面的人追来了——”李玉如在一旁提醒道。

    “也不知道菁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唐战一边跑着。一边担心道,“我们三个能打的都在这边,这边都不好应付,那菁儿那边岂不是更危险?”

    赵子川知道唐战一直在担心陆菁的安危,于是安慰道:“放心吧,菁妹那么聪明,鬼点子又多。在汴梁城的时候,连王大生他们都拿她没办法,一个小小的兀罗带托多,菁妹不会有事的……”

    “菁妹那边没事。先想想我们这边怎么办吧……”李玉如又提醒道,“我们三个这么能打,还不是被人家追得到处跑。这巷口破败不堪的,待会儿要是跑到了死路,看我们还怎么嘚瑟?”

    “哎呀——”正说着,唐战正好被下方的一个板车给绊了一下,整个人倒在了板车上。

    这下唐战可太大意了,莫名其妙被绊倒,后面的蒙元士兵发疯似的扑了过来。

    “当心啊,唐兄弟!”赵子川回头大喊道。

    唐战见着扑上来的蒙元士兵,显得非常冷静。只见唐战先是手脚并对,朝着最先扑上来的士兵应招上去。三峡两处而地解决了之前的几个,唐战提起手中的梨花枪,将身边的蒙元士兵一一挑开。

    然而那些蒙元士兵却是丝毫不放过,齐拔出身上的苗刀,对准唐战当头就是一劈。唐战见状,背躺着提起枪杆,只得先勉强挡住这一下,所有的苗刀全部砍在了梨花枪的枪杆上,唐战咬着牙,试图发力摆脱他们。

    赵子川和李玉如见状,也顾不上了,提起手中的剑,闪现帮助唐战解围。几阵剑锋劈砍后,围攻唐战的前排蒙元士兵很快被打退回去。

    “可恶,都上来了,这回跑不了了……”李玉如看着前方涌上来的士兵,紧张道。

    “跑不了就只有和他们拼了……”赵子川毫不顾忌道,“上不了战场,在这里多杀几个蒙贼,也未尝不可。”

    唐战平日里脑子笨,但这会儿他却竭尽脑汁地想出了办法。随即唐战说道:“子川兄弟、嫂子,你们听我说,我还有办法引开他们……”

    “什么?”赵子川也对唐战突然能想到办法而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又问道。

    于是,唐战躺在板车上,悄悄地把办法告诉了赵子川和李玉如。赵子川和李玉如听了,也不禁点了点头……

    前方的蒙元士兵领队见了,大声说道:“知府大人说了,活捉唐家后人及其同伙,赏银千两。兄弟们快冲,先到先得——”

    此话一出,后面的蒙元士兵顿时来了精神,提着苗刀“杀——”地嗷叫着便朝唐战等人面门冲了上来。

    “就是现在——”唐战大叫一声,他双手紧握梨花枪,自己却是依旧躺在板车上没有起来。

    “小心了,唐兄弟!走你——”赵子川大喊一声,随后和李玉如一起用力,令人同时一脚踢在了板车的后位上。

    只见赵子川和李玉如一起用力后,板车朝前冲了过去。这下子冲上来的蒙元士兵可没有准备好,前排的几个士兵直接被冲过来的板车给冲倒在地。后面的其他士兵见了,随即改变了攻击目标,纷纷提着苗刀朝板车上躺着的唐战攻击而去。

    唐战镇定自若,举起梨花枪,躺在板车上,借着板车的冲力,一边往人堆里横冲直撞,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梨花枪。

    “吭吭钪钪——”唐战手中的梨花枪不断挥舞着。在围上来的蒙元士兵兵器上、铠甲上不断摩擦出金属碰撞声。“啊——啊——”又过了一会儿,士兵惨叫的声音一阵接一阵,看来唐战这招出其不意,算是把众蒙元士兵打了个措手不及。许多蒙元士兵来不及防备。直接倒在了唐战的枪下。

    这下子领头的可受不了了。他又是喝令一声,命令所有的人去攻击板车上的唐战。然而板车一直是横冲着过去。也没有人敢用**去挡住车子的前进;再加上唐战一直挥舞着梨花枪,兵器上的优势,长枪挥舞,苗刀根本不敢上前近身。所以许多蒙元士兵都只是干看着。

    更不巧的是,这段路又是一个稍斜一些的下坡路,板车向前冲去,速度越来越快。前排的蒙元士兵见了,都吓得朝两边躲去。

    这下好了,就留下头领一个人在中间。板车的方向正朝着头领过来,头领来不来不及躲开。“啊——”的大叫一声后,就被板车撞了上来。没完,板车撞在头领身上后,还一直拖着行径。直到前方转弯路口,板车一口气将头领撞在了墙上,才算是停下了。车停下了,不过头领也被直接撞死在了墙上,口里还吐着血。

    唐战正从板车上坐起来,看到自己对面头领死去的惨状,只是轻轻说了一声:“哇,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杀——”没等唐战回过神,刚才后面躲开的蒙元士兵再一次提刀朝唐战冲了上来。唐战见状,左手聚力,空气一阵凝固,随后“劈空掌”顺势杀出,伴着强大的冲击力,隔空劈扣,直接将前排十几个蒙元士兵一掌打翻在地。

    见到“劈空掌”的威力,前排的蒙元士兵停下来不上前了。唐战见此空隙,轻功一跃,直接跃到了最近的房顶上。面对敌人包围,居高临下可以占据主动。唐战现在跳到了房顶上,也算是暂时跳出了众士兵的包围圈。

    “你们自己慢慢玩吧,我没工夫陪你们了……”唐战笑着说了一声,随后又是轻功一跃,从房檐上蹭了出去。

    关键更重要的是,刚才唐战所做的一切其实只是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待到这些蒙元士兵见到追击唐战无望,准备回头追捕赵子川和李玉如的时候,赵子川和李玉如早已从巷口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刚才唐战的这一下,也正好掩护了赵子川和李玉如的逃跑。而赵子川和李玉如的运气也不错,巷口并不是一个死胡同……

    “太好了,巷口这里并不是死路,我们总算是甩开了那些烦人的士兵……”李玉如和赵子川一起继续跑着,一边说道。

    “倒是唐战兄弟,这回我可真是佩服他了……”赵子川笑着道,“平日里脑子不太好使,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候,他倒是挺镇静的,居然在危急中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恐怕是唐战兄弟和菁妹在一起时间长了的缘故吧……”李玉如笑着道,“虽然脑子不太好使,可是在菁妹身边这么长时间,唐战兄弟他也应该多多少少学会了一些东西吧……”

    “哼,你说菁妹啊?”赵子川听了,又调侃道,“那个母夜叉,整天只想到整人的点子,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唐战兄弟要管用些,所以我说能够治菁妹的人,也只有唐战兄弟了……”

    “行了,别说风凉话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去和菁妹他们回合吧,唐战兄弟一个人登高离开了,暂时是不会有问题的……”李玉如又想到了陆菁他们的安危,于是又问道。

    赵子川停下脚步想了想,随后说道:“是呀,我们是安全了,可我们还得找到菁妹他们……”

    “谁说你们安全了?”突然,就在赵子川和李玉如停下来想问题的时候,他们的面前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竟是窦德庸。

    只见窦德庸正挡在赵子川和李玉如的面前,他的身后还跟着众多的蒙元士兵,而且这次追捕他们,窦德庸还带来了——铜炮。

    铜炮的炮口对准了赵子川和李玉如,只要窦德庸一声令下,这么近的距离,二人一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连施展轻功逃跑都来不及。

    赵子川和李玉如见到了突如其来的拦截,也是心中一惊,惊恐地望着面前的窦德庸,说不出任何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