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八十章 裕城热战 上
    夜深沉,乌云依旧将残月遮得严严实实……

    老九在相府偷听了兀罗带托多和窦德庸的对话后,为了不被发现,迅速离开了相府,归家而去。

    不过,老九离开相府后,步子并不是特别的快。相反,老九越是往无人的深巷口走,脚步越是缓慢,似乎在老九心里,有着难缠的心结。

    其实老九心里一直很矛盾,自从在王家村看到了窦德庸的所作所为,又见了唐战和赵子川等人的为民之心,他开始踌躇自己究竟该站在哪一边。

    身为“堂英会”的“老臣”,老九希望自己毕生能为“堂英会”奉献自己的一切,而且他也受前任帮主窦金顺的嘱咐,辅佐好现任帮主窦德庸,带着“堂英会”的兄弟们去实现他的遗愿。然而,窦德庸不但没有继承父亲的遗志,反而走了一条违背道义的相反的道路,投靠蒙元朝廷,与天下之民为敌,此志实属卑劣,“堂英会”也决计不能走这样的路。倒是看了这些日子唐战等人的行为,老九不禁觉得他们才是真正能够帮助“堂英会”走上正道的人,就像十八年前的王姑娘王雨萍一样……

    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想了很久,不知不觉,老九已经走到了家门口。老九的房屋在“堂英会”大院的一旁,与大院的堂皇富丽相比,老九的房屋着实朴素得很。老九走到门前,伸手轻轻推开破旧的屋门。缓缓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进了屋里,老九摸着黑,点燃了桌上一根已经烧了半截的蜡烛。空旷的房屋里才算是亮了些。然而屋外寒冬风雪,屋内的空旷更显凄冷寂寥。老九又缓缓坐在枯灰的长板凳上,裹着麻衣,手里拿着昨日未喝完的烧酒,饮下几口,身子才算是暖和了些。

    “三十年了……”老九一边饮着酒,一边恍惚道。“老身为身‘堂英会’整整三十年,遇路殊途无数,辅佐两任帮主。今日却是他人参其义理,惭愧惭愧……”

    说着,老九又闭眼饮下一口苦酒,迷离地继续叨叨道:“‘堂英会’的命运究竟该向何处?老帮主。您的在天之灵能否看见。请为老身做主啊……”

    说了好一会儿,老九放下了手中的酒壶,又默默地望着微弱的烛光,在这凄凉寒冷的夜晚,却是难以平复心中的踌躇与矛盾……

    不知过了多久,老九也是一直静默在屋内,忽地老九房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了些许人的脚步声。老九虽然晚上饮了少许酒,但是这点察觉力还是有的。只见老九依旧是刚才有些醉眼朦胧的状态。随后轻声地对外面道:“既是来客,何必躲躲藏藏。老身风风雨雨五十年,还从未拒客于门外”

    老九说完,门外忽然三三两两地进来了几人,他们的身着较为统一,但是也较为朴素。老九回头一望,认出来了这些人是“堂英会”的众兄弟,于是有些吃惊道:“是你们……这么晚找老身有何事,是不是窦帮主又叫你们来摆脱老身什么事的?”

    这些“堂英会”的兄弟虽然个个身材魁梧,但是面容却挺和善。只听一个人应声道:“老九,其实……今天白天在王家村,还有刚才在正厅,老九你说到关于老帮主事情的时候,我们……我们也深有感触……”

    老九听了,又摆出略微惊疑的目光,继续望着门前的众人。

    那人又说道:“其实我们也很怀念老帮主,老帮主告诫兄弟们的为人处世之道,‘深得道义,体恤于民’,兄弟我们也很惦记在心……但是今天帮主在众人面前,不止一次诋毁老帮主,兄弟我们听了心里都很过意不去……”

    老九听完他的言辞,眼珠子一转,随后笑问道:“噢,怎么过意不去?老帮主在世的时候,尤其是王姑娘与老帮主下赌注那会儿,‘堂英会’上下穷困潦倒,你们却并没有嫌弃;如今现任帮主投靠蒙元朝廷,想让兄弟们过上有饭吃、有酒喝的日子,你们反倒是厌恶了,这道理……老身不知尔等所想。”

    老九说完后,另一个“堂英会”的兄弟言道:“老九,老帮主在世的时候,就告诉我们何为道义。所为道义,小者关乎共难兄弟,大者心寄天下百姓。老帮主在位时,就一直教导我们正确的为人之道,尽管生活穷困潦倒、天下兵荒马乱,但兄弟们却始终相信老帮主的志言。然而新帮主继位后,不但没有继承老帮主的遗志,反而逆行使之,投靠蒙元朝廷。今日在王家村和会议厅的时候,窦帮主还轻薄身为自己先父的老帮主,‘堂英会’的许多兄弟都感到反感不已”

    老九听了,托着下巴,笑了笑说道:“那……你们这些人到底想怎么样?”

    那人少许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不只是我们,我们下面还有好多的弟兄都和我们有一样的想法……今天看到老九你为了老帮主,在窦帮主面前毫不退让,我们兄弟们看了都很感动,我们都希望像能和老九你一样,和窦德庸的为人划清界限”

    “不是为了老帮主,而是为了‘堂英会’能走正确的路……”老九笑着补充道,“我们既为‘堂英会’的兄弟,就得一心一意为了‘堂英会’奉献自己的一切,尽管之前‘堂英会’在别人眼中从来都只是一个山贼匪帮……”

    “那我们这些兄弟……该怎么做?”那人继续问道。

    老九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缓缓饮了一口冷酒,随后慢慢说道:“哎,这世道复杂不定,慢慢看吧……如果能有一个人再能出来指点我们就好了,就像十八年前指点我们的王姑娘一样……”

    老九这么说。“堂英会”的其他兄弟也个个低头沉思起来。由于天色已晚,老九怕窦德庸回来看到自己家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会起疑心,于是也叫其他兄弟也都回去了……

    不平静的一夜。就这样在寒冷和寂寥中,恍恍惚惚地过去了……

    第二天,裕兴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市井。虽然说城外已经战事临近,但是城中还是依旧,平民百姓还是向往常一样该干活的干活,该行街的行街。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城中士兵的巡逻力度较之以往要强了许多。并且还有士兵还在沿街不断地张贴着通缉令……

    “这就是……裕兴城?”来到城门口,陆蒙远远望见城里的景象,不禁叹道。“门庭若市依旧,不像是要打仗的样子啊……”

    这日,唐战、陆菁等人沿着村民前日所说的道路,六人一同来到了裕兴城下。

    陆菁瞅了一眼。随口应道:“听村长说。这里是裕兴城的西门,战事濒临的是裕兴城城东,这里平淡依旧也实属正常。”

    “可是你不觉得,城里的官兵今天巡逻过严了一些吗?”李玉如也注意到城门口来来回回的士兵,也不禁道,“城东有战事,这城西怎么也这么严格,这还让我们怎么进城?”

    “会不会是昨天我们放走了窦德庸。他就回去禀告给了兀罗带托多,然后兀罗带托多认为我们回来。就加强了城里的戒备?”唐战也问道。

    “不至于吧……”赵子川回答道,“就为了我们几个人,兀罗带托多有必要大费周章地动用全城的部队?”

    “如果是为了知道唐门世家的秘密,那这么大动干戈也不是没有可能……”陆菁补充说道。

    陆昭想了想,应声道:“这样吧,你们在这等着,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因为这城墙上好像张贴有告示,我在想会不会和墙上的告示有关……”

    陆菁考虑了一会儿,紧接着道:“好吧,昨天窦德庸对你的印象不深,哥你倒是可以去探探情况,不过要小心”

    “我知道……”陆昭答应了一声,随后便只身一人先去了城门口张贴处……

    没过多久,陆昭又快步走了回来,然后稍稍喘气说道:“这下可麻烦了,城墙上张贴的可是对我们的通缉令”

    “什么?”李玉如惊异道,“那个兀罗带托多还真为了我们特意加强戒备啊”

    “昨天窦德庸和我们有过正面对峙,兴许是把我们的长相大致记住了……”陆菁想了想,又问道:“哥,你看到墙上有几张告示?”

    “四张”陆昭回答道,“是菁妹你,还有子川兄弟、玉如嫂子和唐战兄弟你们四个人的通缉画像。”

    赵子川听了,撅着嘴道:“好你个窦德庸,就对我们四个人印象深刻了是吧?”

    “谁叫昨天是我们四个人把他的手下教训得体无完肤的?”李玉如跟上道。

    “行了,四个人总比六个人好……”陆菁说道,“至少……我哥和我弟窦德庸的印象不是很深,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混进城里……”

    “怎么混?”唐战问道。

    “办法我还在想……”陆菁托着下巴缓缓道。

    赵子川突然灵机一动,出言道:“我倒是有个办法,说不定行得通……”

    赵子川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身上望了过去……

    城门口前后分有四个侍卫保守,前门两个,后门两个,然后城中的巡逻分部也会轮流定时来这里巡查。由于今天城中贴了唐战他们的通缉告令,所以凡是进城之人,守门的官兵都会仔仔细细地查一遍……

    城门外不远处,走来四个男子,其中两人共同提着一个扁担,还有两人一前一后跟着。中间挑扁担的两人一身蓑衣打扮,蓑帽也是把自己的面孔遮得很深。而前后护行的二人则很大落,只是穿着布艺。

    这前后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没有被通缉的陆昭和陆蒙二人,而中间抬扁担的二人则是乔装打扮过得唐战和赵子川,扁担架子是唐战用棕步包裹的梨花枪,而陆菁和李玉如二人则藏在担子之之下看来他们是想用这个方式混进裕兴城内。

    “我还以为你能想出什么办法。没想到又是这么窝囊的行为……”李玉如和陆菁蜷缩在担子下,李玉如忍不住说道,“上次在汴梁南宫大院的时候。子川你就化那么丑的装,没想到你今天更畏缩……”

    “嘘,小声点,马上要进城了,别出太大声,小心露馅……”赵子川现在也只能忍着李玉如的责备,小声提醒道。

    “至少这样算是能混进城的办法。嫂子你就将就下吧……”和李玉如一起的陆菁小声道,“大不了以后外人知道了,就说自己不认识那个大笨蛋不就行了”

    “你”赵子川见陆菁这个时候还在找机会“黑”自己。心里也是倍感不爽,要不是现在是关键时候,赵子川还真恨不得一手就把扁担扔出去,让陆菁摔个狗啃泥……

    “注意点。要进城了”这时。陆昭在前面轻声提醒道。

    四人快步往城里走去,被夹在中间的唐战和赵子川一手提着扁担,一手捂着帽檐,尽量不让守城官兵看见自己的脸。

    然而,四人就这样进城,门口的官兵还是注意到了,随即一个士兵做着停止的手势道:“欸,你们几个。干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陆昭顿了顿,随后走上前来笑着道:“这位官爷。小人是给府上老爷送些急物,特派人运来点东西。”

    官兵往后面望了望,发现唐战和赵子川二人没有露脸,又看了看中间挑着的扁担,于是问道:“他们是谁啊,这扁担里装的是什么?”

    陆昭缓了缓,紧接着又笑道:“这位官爷,他们二人自然是托运的人了,还是请官爷行行好,放我们过去吧,家里老爷还等着呢”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要用扁担挑?”官兵又问道。

    “这位官爷,扁担挑东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陆昭又笑着迎合道。

    “你逗我吧,四个人挑一个扁担?”官兵突然瞪眼道,“当你爷爷是白痴啊,老实交代,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不是……官爷你们守路口不是查人吗,怎么东西也要查?”陆昭又问道。

    “心虚了是不是?”官兵突然提刀说道,“今天你爷爷我还非得一看这扁担的究竟?除非你跟我说,这两个人是过来挑粪的,爷爷我就放你们走”

    在担子里面藏着的陆菁和李玉如本来是紧张万分的,但是听到官兵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立刻跳出来狠狠扁他一顿。

    “来人,给我查”官兵大叫一声,随后后门的两个官兵也上来了,跟着前门的两个人,似乎是要强行搜查的意思。

    “诶诶,官爷……”陆昭想要阻拦,却被前面的官兵一把给推开了。

    “打开扁担”官兵随即向唐战和赵子川命令道。

    唐战和赵子川现在心里也是有些紧张,不过似乎也决定了要做什么事情,稍许站在一旁没有行动。

    “老子说话你们没听见是吧,给我打开扁担”官兵大吼一句,随后用刀架在了前面唐战的脖子上。

    唐战稍稍一侧头,和赵子川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慢慢放下了扁担,然后唐战放下了手……突然,唐战突然一挥手,一拳打在了前面官兵的面门上,直接给那个官兵来了个“当头响”。那官兵没有注意,直接捂着鼻子被闷倒在地,嗷嗷大叫起来。

    后面的赵子川也没有拖慢步子,和唐战两人帽子一脱,随后上来拳头叫话,后面的三个人也被瞬间打倒。

    陆菁和李玉如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也忍不住了,直接从扁担里面跳出来,随后看着地上刚才辱骂自己的那个官兵,两人同时脚踩着骂道:“挑粪,挑粪啊你,有粪你自己挑吧!”

    说完,李玉如将扁担盖子狠狠地扣在了那个官兵的头上。那个官兵看见了是唐战等人,忍着痛大叫道:“啊啊是他们,是那几个犯人,快抓住他们”

    声音传到了城内的巡逻兵耳里,城中的士兵很快有了反应,朝城西门口这边涌来。

    “没办法了,先冲进城再说……”陆菁道了一句,随后六人加快步子冲进城内,趁着巡逻士兵还没有发现自己,赶紧进城准备隐蔽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