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最后真相 下
    “唐门世家的秘密……”唐战想了许久,不禁道,“还有什么秘密我们不知道的……”

    陆菁缓了缓,轻声应道:“不记得了吗?我之前说过的,傻蛋你外公其实对你还隐藏了一些秘密,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当时没有全部告诉你……而且,左前辈之前也说过了,十八年前唐门世家送给朱元璋和郭子兴的信物,就是在王家村断了消息,我想这剩下的秘密应该就是如此……”

    “既是如此,那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李玉如接着问道。

    陆菁顿了顿,随后眺望了一眼远处人群中,正在山坡口处静坐的王中魁。随即,陆菁轻声说道:“眼下看来,傻蛋你还是要主动去和你外公谈谈,毕竟这个秘密非常关键,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十八年来王家村都没有消停过……”

    “唐门世家,王家村,外公,还有爹娘……”唐战听着陆菁的话,心里不断地徘徊着,“究竟是怎样的秘密,为什么会让唐家经历这么多的坎坷……唐家的人究竟做了什么错,命运要如此捉弄我们?战争、死难、痛苦、仇恨,这一切何时才是尽头……”唐战心里想着,嘴里也不禁慢慢叨出声来,可以看得出唐战现在心里十分的彷徨。旁边的其他人隐隐约约听到了,也能明白唐战此时的心情……

    几个时辰后,王家村又恢复了昔日的安宁。而唐战的及时归来,和赵子川等人一起打败窦德庸,拯救了村里的百姓,村民们都非常的欢欣鼓舞。然而更重要的是,唐战拯救王家村的一幕,和十八年前自己父亲的事迹如出一辙。村里的人更是非常感激唐战,看到了唐战,很多年纪大一点的人就如同看到了十八年前的唐天辉……

    但是唐战现在也没有心情享受“英雄的膜拜”,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唐门世家的最后的那些秘密。和村长王俞明简单地说明了一些情况后,王俞明跟着唐战、陆菁他们一起。去了唐战的外公王中魁的家里。

    “战儿,你今天及时回来,打败了窦德庸,救了村里的百姓。外公也替你感到骄傲啊——”看到唐战主动来到了自己家,王中魁高兴地对自己的外孙赞道,“相信你爹娘的在天之灵见了,一定也会很高兴吧……”

    然而,唐战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开心,心里总在纠结着一些事情。王中魁也是看出来了,于是又问道:“怎么了。战儿,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

    “那个,外公……”唐战犹豫了一下。还不知道该怎么样问出口,回头看见陆菁正微笑着朝自己点着头,唐战顿了顿,随后还是主动提问道,“战儿想问您一个问题,您先不要生气……”

    王中魁听了,笑着问道:“什么事情战儿你还会让你外公我生气?今天你和当年你父亲一样救了村里的村民,外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说吧,战儿你有什么问题?”

    唐战还是停顿了好久,随后才慢慢吐出自语道:“外公,您……当日您告诉了战儿父母的事情,战儿很欣慰。但是战儿也想到过一些事情,外公您……您是不是还对战儿隐瞒了什么唐家的事情?”

    此话一问,王中魁的脸色果然变了许多。看这个样子,王中魁的表情是默认了唐战的说法。但是王中魁似乎是很犹豫的样子,他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只是想应了一句道:“战儿你还想要知道什么秘密?”

    “唐门世家的秘密——”唐战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紧接着道,“左天昂左前辈已经和我说了,我爹来王家村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唐家的人送信物给濠州城朱元璋的时候。当时信物已经交接到了王家村这里,而在王家村的唐家弟子当时也只有我爹一个人,如果说我爹到死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信物一定是在王家村的时候断了消息……您一定知道的吧,外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外公您还有其他的村民都把这件事情隐瞒了起来了对吧?”

    王中魁听了唐战一连串的话语后,整个人显出有些吃惊的面容。他安静地想了很久,随后慢慢叹了一口气,轻声哀道:“哎,命运总该如此,还是让战儿你知道了是吗……”

    听到了这句话,唐战和陆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唐战又紧问道:“这么说来,外公您真的知道喽?关于唐门世家后面的秘密……”

    “的确是有秘密,关于唐门世家的信物……”王中魁脸上没了刚才的喜悦,满眼悲聊地说道,“十七年前,唐门世家的确是有一个信物送到了王家村,本来是要送到你爹手里的,可却被他人给截下了,然后从此便在中原失去了消息……战儿你可知道,阻止信物传送的人是谁吗?”

    “是谁?”唐战急问道。

    “是你的娘亲,也是我的女儿,萍儿——”王中魁淡淡地说道,但是眼神却显得有些异样。

    “什么?”唐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知道原因,为什么自己的娘亲爱着自己的父亲,却又拦下了唐家的信物,让其消匿于世,于是唐战又问道,“娘亲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哎——命运啊,真难啊,了结这份缘,真难啊……”王中魁又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哀声叹道,“其实你娘亲在临死前,嘱咐了外公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战儿你,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唐战没有回答,只是两眼望着地面,轻轻地摇了摇头。

    王中魁望了唐战稚嫩又不失沧桑的脸颊一眼,随后轻声道:“你娘亲在生下你后,就一直希望战儿你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不去沾染世俗的喧嚣,也不想牵连江湖和政治上的事情。萍儿只想让战儿你能够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样,安安稳稳地过着平民日子。而不像现在这样背负着唐门世家的坎坷命运……可是刚才外公看到战儿你在窦德庸面前表的决心,又想到你是你叔叔唐骁风一手栽培大的,外公就知道,你已经完不成你母亲的遗愿了……”

    唐战听了。稍稍站起身。随后用坚定的口气说道:“没错,我已经背负了唐家的命运。我身体里流的是唐门世家的血液,继承的是唐家的志愿,驱逐鞑虏、恢复中原,这是改变不了的……而且我爹曾经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作为儿子为唐家正名,我也没得选择,何况这也是我自己本人的毕生志愿,没得改变——”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战儿你骨子里注定不会让自己平凡……”王中魁又望着唐战说道,“这样也好,男儿志在四方。心中有伟大的志愿是好事……即使这样的话,那现在告诉你这些秘密,也不为过了……”

    “因为傻蛋的娘亲想要傻蛋平平安安地长大,才不让王老先生把这个秘密告诉傻蛋是吗?那这个秘密……”陆菁听到这里。心中又有一种莫名的想法。

    “这个秘密很重要,对唐家很重要,对天下的命运很重要……”唐战又紧问道,“无论如何,外公您还是把秘密告诉战儿吧……”

    王中魁最后望了一眼唐战坚定的眼神,从他的眼神中,王中魁看出了唐战和他父亲唐天辉不一样的地方。王中魁想了想,随后轻声叹道:“好吧,既然这么说的话,也是该战儿你知道的时候了……”

    说到这里,唐战和陆菁很认真地坐在前面,听着王中魁的叙述。

    “事情还得从你娘说起……”王中魁慢慢道来,“那个时候,你娘已经生下了你,离窦德庸侵扰王家村也过去了很久。有一日,你爹在外面做活,萍儿带着你在村门口散步。这时,一个自称是唐门世家的弟子送了两件厚厚的信物给了你娘。当时,唐门世家的人也知道你爹和你娘成亲的事情,所以也认识你娘,并嘱咐你娘要亲手把这个东西交到你爹的手上……回到家后,你娘发现了那两件信物,分别是唐家苦心研究的对抗蒙元铁骑的阵法和北上伐元的计谋。本来好好的,你娘却在不久后染上了恶疾,一病不起,而当时你爹还不知道唐家送来信物的事情……”

    “那我娘为什么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爹呢?”唐战听到这里,又不禁问道。

    王中魁继续说道:“因为那个时候你娘就发现了,你爹已经有了投靠蒙元朝廷的意思。萍儿虽然不说有心怀天下之民的胸襟,但是也决计不会做伤害天下黎民的事情。为了不让你父亲唐天辉把这信物交给蒙元朝廷,从而使得黎民涂炭,萍儿便把这两件信物给藏了起来……其实为了天下的安宁,萍儿完全可以暗中废了你父亲。但是萍儿并没有这么做,因为萍儿一直爱你父亲,即使你的父亲将来会成为臭名昭著的罪人,你娘亲依然爱着你父亲,所以萍儿她下不了手……于是待到萍儿病入膏肓,得知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始终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你父亲。尔后,萍儿把这件事情和我讲了,并将这两件信物的藏匿地点绣在了给你的锦囊里,并要外公我保管好。而那个锦囊,就是之前外公给你的你娘亲临死前给你留的信物……”

    “是这个锦囊吗?”唐战很快从手腕处解开了几天前自己外公给自己的秀珍锦囊,不禁问道。

    “对……”王中魁轻叹了一声,继续道,“锦囊里面有藏匿信物的地点,而这个锦囊一留,就是十七年之久……本来你娘想让你平凡地过一生,所以嘱咐外公我不要告诉战儿你这个锦囊的秘密;但是如今战儿你既是有了志愿,那无论是死去的萍儿,还是你外公我,都不能改变战儿你了,毕竟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

    听完了王中魁的叙述,唐战不禁感叹道:“这就是许多人一直想要知道的,唐门世家最后的秘密是吗……”唐战自叹间,不禁流露出哀婉的眼神。

    “傻蛋……”看着唐战忧郁的样子,陆菁也不禁喃喃道。

    “好了,该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后面的事情你都应该清楚了吧……”王中魁转过头来说道,“你娘亲去世后,你爹便带着还是婴儿的你,投靠了蒙元朝廷……你爹临走前,我没有把那个锦囊给你,所以你爹到死夜没有知道这唐门世家的秘密,也好在他没有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后来骁风叔叔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是吗……”唐战又叹声道。

    “事情全部都和战儿你讲清楚了,至于你今后要怎么走,全都看你自己了……”王中魁又说道,“既然你选择了家族命运这条路,那就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吧,虽然你娘亲不希望你人生中遇上太多的坎坷,但是若是她看见了你现在的志愿,黄泉之下也会感到高兴的吧……”

    唐战望了望手中的锦囊,想着自己的父母以及唐门世家的命运,内心颇有感慨……“战儿,你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哦……”娘亲的话语,无数次地在唐战的梦里徘徊过,虽然没有真正见到她的面容、听到她的声音,但是唐战心里清楚,若是自己的娘亲活着,一定会为自己感到高兴……

    陆菁也望着唐战手中的锦囊,随后说道:“如果说这锦囊里装的,真的是十七年前的唐家信物的话,那等我们见到了朱元璋,就再给他吧……”

    “嗯……”唐战点了点头,紧接着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你是说……裕兴城?”陆菁似乎是知道唐战的想法,不禁问道。

    唐战点头应道:“没错,这次窦德庸回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何况我们这次还得罪了蒙元官兵,兀罗带托多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加上他们也对唐门世家的这个秘密虎视眈眈,他们一定还会再给王家村带来麻烦的……与其让乡亲们再受战火之苦,不如这回我们主动点,主动去找他们!”

    王俞明听了,有些吃惊道:“唐少侠,你……不是说笑吧?你可要想清楚了,裕兴城现在正是全城戒备的时候,城中官兵戒备森严,若是抓住了你,兀罗带托多可是不会放过你这个唐家后人的——”

    “是有如何?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为了不让村子再受到朝廷的压迫了……”唐战紧接着道,“这回是我们得罪的朝廷,我们应当自己去承担,唐门世家的恩怨波折,也要唐家人自己去解决。王家村已经饱受十八年的沧桑,总归该安静一回了,这一次我们主动去找他们,我也正想要当面和兀罗带托多对峙一番,以正我唐门世家之名!”唐战的语气非常的坚定,陆菁在一旁看了,不仅露出了微笑。

    “可是这还是……”村长一直担心的是唐战等人的安危,能为王家村着想,身为村长的他已经非常感激了。如今看着唐战等人冒死去裕兴城,王俞明心中也是担心不已。

    “让他们去吧,村长……”王中魁这边突然劝道,“我相信他们是对的……十七年前,我女婿曾经犯下了错误,如今该到了我外孙正名的时候了,我相信我外孙的选择不会错的……”说着,王中魁笑望着门口处信心满满的唐战。

    唐战也是笑着对自己的外公点了点头,旁边的陆菁只声应道:“走吧,傻蛋,我们先把这事情和子川还有玉如他们说清楚吧……”

    “嗯——”唐战应了一声,于是下定决心和陆菁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