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后真相 上
    “雪狼阵已破,还有什么花样就都使出来吧……”赵子川见窦德庸依旧是不想要撤退的意思,上前一步道。

    窦德庸皱了皱眉头,两处腮帮也不知是寒冷还是害怕而颤抖不已。窦德庸凝望了前面的唐战众人一眼,又看了看后山平安无事的村民,窦德庸咬牙道:“哼,只不过破了阵法罢了,别太得意,今日挥兵王家村,我窦德庸可不会就这样回去……”

    正在双方对峙间,窦德庸众手下的身后慢慢走来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赵子川当面对言的老九。他心知窦德庸心无悔意,也几乎对他失去了信心;但是他自己也还是担心‘堂英会’的众兄弟以及王家村村民的性命,所以还是跟了过来……可待到他走进了部队人堆里,远远却看见“雪狼阵”处倒下的侍卫和站在最前面提着梨花枪的唐战,老九也差不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走到窦德庸的身边……

    窦德庸往后摆了摆手势,示意身后的士兵和“堂英会”的人向前压上。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自己动手,对面的李玉如却是耐不住性子地最先朝自己冲了过来。

    “窦德庸,你投靠蒙元朝廷,欺压一方百姓,今日我李玉如定不饶你!”一个箭步掠过,李玉如抽出身上的皮鞭,不等窦德庸反应过来,“唰——”地朝前挥去。窦德庸没有注意到,也没有料到李玉如会先发制人,脸上直接被李玉如的皮鞭抽出一条血印。寒冬风雪中,窦德庸脸上的血印传来了阵阵刺骨的痛。

    窦德庸下意识用手捂住了脸,并用凶神恶煞的眼神望着冲前的李玉如。但李玉如并不予太多理睬。继续提起自己的长剑,剑锋径直对准窦德庸的窦德庸的胸口。

    这回后面的士兵反应过来了,看见窦德庸处于危险之中,几个侍卫一把将窦德庸往后一拉。苗刀巨斧什么的。直接朝李玉如身前招呼过去。

    “玉如——”赵子川深知李玉如性格泼辣,遇上这等情况。她肯定不会坐等于他人。担心李玉如的安危,赵子川也是按捺不住了,乾坤二剑提手,一个划步便也冲进了人堆里。

    虽然窦德庸手下人手众多。但是赵子川和李玉如也都是以一对百的好手,这点人马根本不足为惧;再加之之前和赵子川的纠缠,以及唐战独破“雪狼阵”,窦德庸的手下也是早已没了士气、斗志全无,根本无法再对唐战等人造成众多的麻烦。

    但人多毕竟还是人多,后山处的陆昭和陆蒙两人见了,也是不会安心继续观望了。

    陆蒙见着赵子川和李玉如已经首当其冲。于是也坐不住道:“哥,子川大哥和嫂子都上了,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管,我么也去吧——”

    陆昭点了点头。坚定道:“嗯,既然北上之前就遇上了欺压百姓的蒙元士兵,就让我们去帮助子川兄弟他们杀个痛快!”

    于是,陆氏兄弟二人也纷纷拔剑跃下山坡小道,朝窦德庸众手下这边袭了过来。虽然陆氏兄弟的武功不及赵子川和李玉如,但是面对这些丧失斗志的蒙元士兵,二人依旧能够从容不迫地冲锋杀阵……

    的确,窦德庸的手下已是士气低落,面对冲上来的几位好手,有的士兵甚至不进反退、丢兵弃甲。有胆量的几个,继续挥舞着刀斧,对准最前面的李玉如就是一阵猛劈。

    李玉如看准了,灵巧的身形一动,整个人翻身至半空中。随即,李玉如倒身一转,手中剑光闪现——“风灵剑雨”杀出,内力幻化出的剑芒闪电般瞬现而出,狂风暴雨般朝前排的士兵侵袭而去。

    前排的人也没想到李玉如如此硬手,剑光呼啸掠过,只听得几声惨叫,前排的士兵尽数倒下,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后面的人见了眼前的场景,也是有些惊恐,手中的兵器颤抖不已,挥向李玉如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李玉如抓住了时机,半空中落下,两脚直接在一个侍卫的巨斧上停住了。那侍卫还未来得及抬头看李玉如一眼,李玉如早已是横身一脚,直接将他的脖子给踢歪了。

    李玉如这边毫无压力,赵子川就更不用说了。两日前在野狼山上的时候,很多“堂英会”的山贼是见识过赵子川的身手的,而且这一次赵子川也没有手下留情,黄绿剑光如影般穿梭——“七十二道连斩”伴着无影剑光杀入敌阵。毫无阵型的众蒙元士兵自然是几无抵御之力,赵子川一套剑法下来,疾速而过,蒙元士兵还不知道该如何挥刀进攻,就已经倒地上大半人马。

    陆昭和陆蒙这边也是没有掉以轻心,冲锋杀阵杀进人堆里,拼尽全力挥舞着手中的剑……

    窦德庸的人马可以说是兵败如山倒,士气大幅低落,即使还有两百余众,却已是几无战斗力可言。除了前面几个冒死的士兵和忠心的“堂英会”兄弟还挡在窦德庸面前,像是要“护驾”的意思,其余后面的人纯粹就是看客,根本不敢上前踏进一步。

    “饭桶,都是一群饭桶!”窦德庸见着人多势众却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自己不禁大骂道,“就几个毛头小子和臭丫头,几百号人却没有半点办法,平时真是白养了你们这群废物!”

    然而就在窦德庸破口大骂间,正对面一直没有动静的唐战看准了人群中的窦德庸,见自己此时并没有被注意,唐战眼神一定,欲要先行擒王。只见唐战右手一提,猛然一个使力,手中的梨花枪突然疾速飞出,朝前方窦德庸手下横冲而去。

    挡在窦德庸面前的侍卫见了,纷纷拔出兵器,想要挡住梨花枪的这一下。但是唐战的力道过足,即使只是枪杆,梨花枪的速度也是奇快。有的士兵没有准备好。胸口处直接被梨花枪打中,一阵闷响后,被打中的士兵捂着胸口痛苦倒地,梨花枪也弹了回来。

    然而唐战此下只是虚招。梨花枪依旧在半空中。唐战右手成掌,瞬时的聚力自掌心迸出——“劈空掌”再现。排山倒海似的冲击力朝人堆中飞了过去。

    这一回是后面的士兵没有注意到,“劈空掌”隔空袭来,这些人还没来得及挥刀而上,整排的人直接被“劈空掌”打得七零八落。惨叫几声后,横七竖八地倒在了雪地里。

    窦德庸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转头望向正对面的唐战。正见唐战起身跃起,双手稳稳握住了还在半空中反弹回来的梨花枪——刚才一招一式、一起一落,仅仅只是飞枪的瞬间而已。

    随后唐战稳稳落了地,继续用毫不动摇的眼神凝视着窦德庸。相反,这一回窦德庸已经没了之前的气势。眼神中也没了那股傲慢和压迫。

    见着前排的手下全然倒地,窦德庸慌慌张张地想要拔出身上的武器。然而还没等窦德庸握住刀柄,一道金黄剑光从他脖子前划过——赵子川一个跃身过来,手中的乾剑已经架在了窦德庸的脖子上。

    赵子川抢先一步。将窦德庸“挟持”住了。首领被擒,身后的其他山贼和士兵也是不敢再有任何动静了。

    “都不许动——”赵子川顺势大喊道。后面的人听了,也真的停了下来,不再有任何行动。

    厮杀的场面停止了,雪地里也横躺着几十具尸体,而唐战、赵子川这边却是无人伤亡——局势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怎么样,窦帮主,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赵子川将乾剑架在窦德庸的脖子上问道。

    窦德庸暂时没有说什么话,也许是被震惊得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许是还在思考别的问题……

    “哼,此等大奸大恶之人,若是放在扬州,本姑娘早就将他给处决了……”李玉如收了手中的皮鞭和剑,慢慢走到窦德庸的身边,随后转头对陆菁问道,“菁妹,交给你了,你看他该怎么处置?”

    陆菁从后面慢慢站起身,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陆菁想了想,随后缓缓说道:“把他放回去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性格直率的李玉如最是接受不了,李玉如随即反问道:“什么?放了他……菁妹你没昏头吧,这么可恶的恶人,你居然放了他……”

    “对,放了他——”没等李玉如问完,陆菁又抢先一句道。

    “这是为什么?”李玉如还是不甘心地问道。

    “原因我待会儿再说……”陆菁很淡定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把他给放回去吧,如果杀了他也只不过是解了一时之气,根本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

    “那菁妹你还想解决什么问题?”李玉如又不解地问道。

    赵子川在一旁听了,心生了解的他知道陆菁心中肯定又别的想法。于是,赵子川在一旁轻声提醒道:“行了,玉如,菁妹一定有她的道理。她脑子精明得很,很多问题上,说不定我们还真得听她的……”

    李玉如仔细想了想也是,这一路上过来,虽然陆菁平日里小打小闹,但是面对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陆菁却比所有的人要处理得更好。于是,李玉如点了点头,应声道:“好吧,那就菁妹你自己拿主意吧——”

    赵子川随即收回了架在窦德庸脖子上的剑,并没有做其他多余的动作,仅仅是对早已跪在地上的窦德庸说了一句道:“滚吧——”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放在窦德庸身上,窦德庸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恍惚的他摇了摇头,似乎还在思考什么问题。

    唐战一直凝视着窦德庸,怕他还会有什么行动。果然,窦德庸突然脸上露出一股阴笑,随后他转头望向唐战,轻蔑地笑道:“哼哼哼,还是和十八年前一样,你也还是和你父亲一样,唐家后人挺身而出,救下了王家村的村民……”

    唐战暂时还没有回一句话,继续用警惕的目光盯着窦德庸,握枪的双手稍稍紧了些。

    窦德庸继续说道:“可不要忘了。十八年前,你父亲救下了王家村,随后就离开王家村,投靠了蒙元朝廷。然后之后的事情……”说到这里。窦德庸刻意加强了语气,意在强调一些敏感的事情。

    唐战也是听出来了。窦德庸究竟想要说的东西。换做是平时的话,唐战肯定沉不住气要上前和窦德庸拼命。但是被陆菁教导过后,唐战现在心要比之前沉静了许多,面对窦德庸的语气挑衅。唐战也仅仅只是心中暗忍了几番……

    正在这时,陆菁突然站了出来,她直视着窦德庸不死心的样子,笑着说道:“哼,你也别忘了,傻蛋可不是当年的唐天辉。傻蛋的父亲曾经做过什么我们不再多提,但是窦帮主你最好也提着心眼。如今的唐家后人可不一样,他可是继承了唐门意志的唐家弟子!”

    陆菁的语气很坚定,很显然是在帮唐战提势。唐战也是听出来了,心中也好受了许多。想着自己不能总让陆菁帮助自己,自己振作不起来,唐战重新树立决心,在窦德庸的冷嘲热讽面前毫不退缩。

    窦德庸听完了陆菁的话,轻轻一笑,随后回头道:“那好吧,等到了裕兴城,和兀罗带大人见面了,我倒想看看,唐家后人的抉择。别忘了,你父亲十八年前见的正是兀罗带大人……”

    “我会去见的!”唐战梨花枪枪杆往积雪地上一杵,义正言辞道,“我会让兀罗带托多见识到,十八年后唐家后人的抉择!”

    唐战的语气很坚定,在场的陆菁和赵子川等人都用另外的目光望着唐战。不只是他们,窦德庸手下的人群中,刚刚才赶来的老九也是眼前一亮……

    窦德庸转身停顿了一下,最后也轻笑了一声道:“哼,那就在裕兴城,咱么拭目以待吧……”

    说完,窦德庸随即下令收兵,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手下的尸体后,就“败兵”离开了王家村……

    唐战和陆菁的及时归来,救了王家村的所有村民。尤其是唐战,在只身破了“雪狼阵”后,窦德庸的人马完全溃不成军,众人也是打得窦德庸落花流水、狼狈而逃。最关键的,这样的一幕和十八年前唐天辉救下王家村的场景如出一辙,同样是面对窦德庸的人马,同样是保护村中的百姓。而且村里的人一直是对唐天辉持敬重的态度,唐战又是唐天辉的儿子,所以今日一战,村民们也对唐战起了敬佩之情……

    “噢——噢,我们的唐英雄又回来了——”有的见识过十八年前唐天辉救村一幕甚至喊声道。今日唐战和其朋友救了王家村,众人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这其中最受欢迎的自然是唐战。唐战想要找陆菁问些事情,却苦于被众村民围在中间庆祝,暂时无法“脱身”……

    大约过了好久,唐战才从“众贺”中脱了出来……再次找打陆菁的时候,李玉如正好在陆菁身边不停地问着问题。

    “快说啊,菁妹——”李玉如耐不住性子地问道,“究竟为什么,究竟为什么要放了窦德庸?”

    “你先别急嘛,玉如……”赵子川也是拿李玉如没有任何的办法,应了一句道。

    陆菁倒是不慌不慢,缓缓说道:“放了窦德庸,也是为了不让乡亲们再受到这件事情的牵连……”

    “什么意思?”李玉如没听明白,继续问道。

    陆菁接着回答道:“我们和‘堂英会’的矛盾,本来只是涉及唐门世家的事情,和王家村并无太大关系。如果我们杀了窦德庸,兀罗带托多知道后,一定还会派兵前来侵袭王家村,那王家村就永无安宁……与其惹火上身,不如放窦德庸回去,把这事情通报给兀罗带托多,兀罗带托多知道后,一定会把注意力放在傻蛋、放在我们身上,这样至少乡亲们可以不再遭受战火殃及了……”

    “原来是这样……”李玉如轻声叹道。

    赵子川想了想,随后又问道:“那按菁妹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亲自去找裕兴城的那个兀罗带托多是吗?”

    “没错——”陆菁点了点头,应声道,“而且我们行动要快,必须赶在兀罗带托多以及窦德庸再有行动之前,主动去找他们……”

    “主动去找他们是吗……”唐战低头喃喃道,想到刚才自己和窦德庸的对话,唐战也是若有所思。

    “不过在去之前,我们还得弄清楚一件事情……”陆菁突然又插话道。

    “什么事情?”唐战抬头问道。

    陆菁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用异样的目光望了唐战一眼,慢慢吐出字语道:“王家村的秘密,唐门世家剩下未知的秘密……”

    唐战听了,眼睛不禁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