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无畏狼牙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梨花枪,唐战站在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前方,正对着窦德庸和他手下的两三百号人手。和当日在野狼山上的据点不一样,今日的唐战,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我们又见面了……”窦德庸仗着昔日的胜迹,自然是没有把唐战放在眼里,只听他轻蔑地说道,“没想到王家村还是和十八年前一样,依旧还是得仰仗唐门世家的弟子……”

    唐战并没有立刻回应窦德庸的话语,他只是右手微微提起梨花枪少许,枪头正对着窦德庸,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

    李玉如在后面望着,不禁提醒道:“唐兄弟你要小心了,那个阵法实在是太诡异了,我的‘风灵剑’根本毫无作用”

    “不用你提醒唐战兄弟也知道……”赵子川补充道,“上次在野狼山上的时候,他的‘唐家霸王枪’可没少吃亏,这个窦德庸的‘雪狼阵’的确是让人捉摸不透,好像根本没有破绽一样……”

    “不是没有破绽,而是我们全部入了这阵法的套中罢了……”这个时候,陆菁在一旁应声道。

    “什么?”赵子川听到陆菁又在旁边发表意见,心知她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主意,于是不禁问道。

    “什么叫‘入了阵法的套’?菁妹你再说明白点”李玉如也疑惑道。

    陆菁缓了缓神,紧接着道:“之前窦德庸发明‘雪狼阵’的时候,就是专门针对唐家枪法来的。你们看见前后排的阵型没有……”说着,陆菁用手指着前方的侍卫。

    赵子川和李玉如顺着陆菁指的方向望去,细听着陆菁接下去的叙述。

    陆菁继续说道:“前排的长钩列阵自然不用说。长钩兵器专门限制枪矛之类的武器,用以限制其原力的发挥;而这个‘雪狼阵’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这阵后的盾御侍卫。这些侍卫的盾牌其形各异,可以通过不断地变换阵型,以其变幻莫测的隙路,借以缓冲长剑或是枪矛之内兵器的内力流动,从而减少这类武功的冲击力……”

    “所以说不仅仅只是枪法。就连我们的剑法也失去了效用对吧?”李玉如似乎是听明白了,轻声应道。

    陆菁轻轻点头默认了,随后说道:“看来这个窦德庸确实是厉害。居然钻研出了这么一套奇异的阵法,若是放在中原武林之上,恐怕能挫败众多武林高手……”

    窦德庸这边也听到了陆菁的话语,于是他也笑着道:“你这丫头也不简单嘛。仅仅只是见过一次。就能弄明白我这‘雪狼阵’的效用”

    “那按菁妹你这样说的话,能挡住百般种兵器武功,这个阵法岂不是真的毫无破绽可言?”赵子川又担心地问道。

    “世上不可能会有没有破绽的阵法,何况这个阵法的破绽已经很明显了”陆菁微微一笑道。

    赵子川和李玉如听了,又是迷糊地摸不清头脑,但是他们很清楚,以陆菁的机智,陆菁是不会骗他们的。

    而最担心的是对面的窦德庸。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也深知陆菁的聪明机智。所以陆菁这么一提,窦德庸还是不免有些警觉。窦德庸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随后对陆菁道:“哼,臭丫头,又在那放大话,‘雪狼阵’可是本帮主苦心钻研的阵法,你说我这‘雪狼阵’破阵明显,连本帮主自己都不清楚。那我倒是想听你说说,我这阵法究竟有何破绽?”

    陆菁稍稍顿了一会儿,轻摇了一会儿脖子,随后笑着对窦德庸说道:“阵法若是善于抵御刀剑等疾速武功,必巧于其形其势变幻莫测。然若过于变换,比失其稳定护劲。少于护劲,若是碰上直截了当的深厚内力武功,必轻破之”陆菁说着,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和坚定。

    陆菁似乎是说得句句有理,窦德庸也不敢说是对是错。但是窦德庸仗着人多势众,自然是不能在陆菁这个黄毛丫头面前认怂,于是他继续蔑笑道:“就算真如你这丫头所言又如何?我今天倒是想见见,曾经于本帮主的手下败将,究竟怎样翻身”说完,窦德庸的眼神又回到了唐战身上。

    唐战站在了赵子川和李玉如面前,自然是唐战主动向窦德庸叫板了。窦德庸心觉唐战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于是并不放在眼里地说道:“哼,昔日的手下败将,这次怎又主动找上门来?”

    唐战右手紧握梨花枪,终于开口道:“窦德庸,你不但撕毁协议,还勾结蒙元朝廷,再度起兵侵扰王家村。今日我唐战在此,自然不会让你再踏进一步!”

    窦德庸听到唐战用这种口气在自己面前“叫嚣”,不禁仰天狂笑道:“哈哈哈哈当日有华山派弟子出面,你方才能从本帮主手里逃脱。如今放你一马,你居然再一次送上门来,你以为这一次你还能全身而退吗?”

    “哼,谁要逃了?”唐战这一回并不害怕,反倒是自信反驳道,“今时我与当日早已有别,这一回儿要逃的人恐怕是窦帮主你了吧?”

    “哼,两天不见,其人不变,口气倒是长了不少……行,唐家后人,有骨气是吧,那我今日倒是想见见,你究竟长了多少斤两”窦德庸眼神一皱,随即挥令前后列队道,“‘雪狼阵’列阵”

    令声一下,刚才“鱼鳞阵”的前排长钩侍卫重新左右站好了位置,正中间后排的盾御侍卫紧贴而上。唐战两眼一定,依旧是面对两日前的“雪狼阵”,想到时日的惨败,唐战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但是今日唐战不一样,何况身后便是全村的百姓。他也没有了后退的地步。唐战两手紧握梨花枪,正视着前方群敌……

    “上”窦德庸一声令下,左右长钩侍卫纷至而上。还是像两日前那样,想要抢先一步利用长钩的优势,控制住唐战手中的梨花枪。

    唐战也是丝毫不敢怠慢,手中梨花枪顺势先前划十而过。“十字连刃”即出,招式如同划十,激起地上层层积雪,目标直朝后排的盾御侍卫。

    后排的侍卫相互呼应了一声。面对“十字连刃”,娴熟地变化着盾牌的阵型,像之前一样很轻松地缓冲掉了这一招。

    正时。左右涌上来的长钩侍卫看准了唐战收招的空隙,长钩尽数扣在了唐战手中的梨花枪上。随即,众侍卫同时大叫一声,长钩同时向外用力。欲要直接将梨花枪从唐战的手中夺取。

    唐战也是看定了。这样的把式两日前也是见识过了。唐战早有准备,索性双手直接放开枪杆,放弃与众人直接拼力。这一下的确是出人意料,本是想一鼓作气用力的左右侍卫,突然失去了支力点,所有人失去平衡地向后倒去。

    唐战看准了这个时机,身形一边,倒身用单脚勾住向外飞出的枪杆。紧接着。唐战脚尖一个用力,梨花枪枪杆用力一转。瞬时摆脱了扣在枪杆上的所有长钩。没完,左右的长钩侍卫还没来得及站稳,唐战又重新立回身,双手重提枪杆,俯身对准前排众人的腰间就是一顿猛扫。

    “砰砰”几阵闷响,最前面的一排侍卫着实吃了唐战“几棍子”,痛苦嗷叫着先行倒地而去。

    窦德庸一看前面的情况不太对劲,遂下令后排的盾御侍卫压上。于是,后排的侍卫架着异形盾牌,向唐战正前方压了过来。

    唐战回头望视,看见如“铜墙铁壁”般的盾牌阵型朝自己压来,顺势反手一转,“夺命索魂枪”伴着一道金光闪现而出,集中一点猛刺而上。

    但这一下“雪狼阵”依旧是有所防备,和两日前一样,“夺命索魂枪”上来一道,后排的盾牌正中心主动放开一条隙道,“夺命索魂枪”的攻击正好击中中间的隙道,梨花枪的枪头从盾牌的缝隙间插了过去,失去了重心。

    “雪狼阵”这边不给唐战任何机会,梨花枪的枪头刺入一瞬,四周盾牌顺势一个收紧,夹住了梨花枪的枪头,“夺命索魂枪”自是戛然而止。紧接着,左右长钩再次齐挥而上,枪头被盾牌束缚住的梨花枪早已是动弹不得,这一次长钩勾住了梨花枪的枪杆,唐战若是不使出以一当百的力道,便是休想拔出长枪半点。

    唐战双手用了用力,发现梨花枪根本无法动弹,甚至唐家枪法已尽。但是不等唐战反应过来,左右两侧剩余的长钩侍卫拔起长钩,直朝唐战的人头划去。

    “当心”赵子川在后面见了,不禁大叫道。

    唐战见着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不敢怠慢少许。唐战铁下心,索性放弃了手中的梨花枪,整个人一个翻身退了几步,暂时脱离了“雪狼阵”的范围。

    躲是躲过了,但是手中的梨花枪没了。身后的赵子川和李玉如见了,又不禁担心了几分,他们以为这一回唐战又失败了。

    窦德庸自然也是这么想,看见唐战的梨花枪脱手,窦德庸又笑道:“怎么样,这一回胜负分出了,唐家霸王枪就算再绝,你依旧不是我窦德庸的对手”

    一向性格泼辣的李玉如,看到窦德庸一直都在羞辱唐战,自己再也看不下去了,重新拔出身上的长剑,欲要冲上前去和窦德庸拼命。

    然而,唐战站在身前,抬起右手,阻止了李玉如的前进,并大声道:“嫂子,别激动,我和他的胜负,我要亲自决定!”

    “可是你”李玉如依旧是不放心道。

    唐战自信地说道:“放心吧,今日面对‘雪狼阵’,我可不止这一道手段……”

    唐战心里清楚得很,陆菁的心里也清楚得很,面对“不可一世”的“雪狼阵”,是到了唐战检验自己成果的时候了。陆菁一直就没有担心过,她在后面看着唐战的背影,不禁露出了微笑。

    “死到临头。你笑什么?”窦德庸看到唐战“败下阵来”后,却依旧是笑脸对着自己,于是大声斥道。

    唐战缓了缓神。随后说道:“只不过是兵器没了而已……孰输孰赢?哼,还犹未可知……”

    窦德庸眼神逐渐压低,随后继续道:“好,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给我把这姓唐的小子作了!”

    命令一下,“雪狼阵”的侍卫又一次朝着唐战这边压迫而去。唐战在对面不急不忙,身后的赵子川和李玉如却是手提兵器,随时应对不测……

    忽地。唐战两膝微曲,双手成掌形,全身聚力于手掌中心。似乎欲要劲力而出……突然,唐战双手手掌空气一阵震动,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两道未及察觉的强劲力道猛然迸出“劈空掌”顺势而出。掌晕擦地而出。划出两道裸露地表的沟痕,直接冲向前排的盾御侍卫。

    这一下盾御侍卫没有任何经验,抵挡刀光剑流虽然能够从容应对,但是对突如其来的强劲掌风,这些看似异形的盾牌却是没有任何效用。

    果然,只听得一声“轰隆”巨响,唐战的“劈空掌”着实打在后排侍卫的盾牌上。后排的阵型驾驭不住,整列直接被打开一个大缺口。

    唐战从华山派掌门学来的“劈空掌”。今日对阵“雪狼阵”便得到了实用,而且正中了“雪狼阵”的破绽。还没等窦德庸从惊讶的眼神中反应过来。唐战又是穿行两步,左右两掌顺势即出两道“劈空掌”再现,一左一右排山倒海般地朝左右长钩侍卫冲击而去。

    没了后排的盾御阵型,左右的长钩阵型早已是散乱不已、不攻自破。“劈空掌”这样强劲的掌风划过,两旁的侍卫根本招架不住,惨叫一阵后,纷纷丢下兵器向后倒去。

    “雪狼阵”就此瓦解,刚刚被扣住的梨花枪也是掉在了雪地上。唐战向前走了几步,用脚尖在枪杆上一抵一勾,梨花枪整个腾空而起。唐战看准了,伸出右手,重新握紧了梨花枪,随后再次用梨花枪对准了前面的窦德庸,眼神依旧是那样的坚定。

    “这回是窦帮主你输了……”唐战提着梨花枪,坚定地说了一句。

    窦德庸在对面都有些看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唐战居然会在两日之内学会绝世掌法“劈空掌”,并在今日轻松破了自己苦心研究的“雪狼阵”。

    陆菁看在眼里,先是笑了一笑,随后对窦德庸说道:“这回看清楚了吧,窦帮主,这就是‘雪狼阵’的破绽……刚才我也说过了,‘雪狼阵’善变换,易于防御刀剑等灵动的攻术。但过于变换导致其护劲不足,碰上了像傻蛋这样以内力直截了当的‘劈空掌’掌法,自然是毫无抵抗之力,这也就是这个阵法的破绽所在”

    “不可能,这不可能……”窦德庸不停地摇着头,他似乎还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劈空掌’?”赵子川听到陆菁说唐战使得是“劈空掌”,于是又不禁问道,“莫非你们这次上山去见左掌门,左前辈教了唐战兄弟‘劈空掌’?”

    “对呀,左前辈还收傻蛋做了徒弟呢”陆菁继续笑着说道。

    “可是才两日之久,唐战兄弟就能练会武林中的绝世掌法‘劈空掌’,那也是挺不容易了……”李玉如也有些吃惊地说道。

    “劈空掌?左掌门?”窦德庸咬着牙,用凶恶的眼神望着唐战道,“原来如此,昨日你又上了野狼山,见了华山派掌门左天昂是不是?”

    “是又怎样?”唐战手中梨花枪的枪头正对着窦德庸,自己毅然决然道,“窦德庸,你投靠蒙元朝廷,还想要侵袭王家村、伤害村里的村民,我唐战今日一定不会原谅你!”说完,唐战改用两手拿枪,看来自己还随时想要先发制人而去。

    窦德庸见“雪狼阵”已破,深知自己已经不是唐战的对手了。但是想着自己毕竟还有两百多的手下作掩护,因此窦德庸依旧是不想要放弃退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