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及时赶到
    后山处,陆昭和陆蒙两兄弟还在安顿后山的村民。为了不让村民过于露头,以至于让窦德庸的人发现,二人还是让村民往后山更高的地方迁移过去。虽然寒冬之时山上刺骨撩人,但为了躲避窦德庸的追杀,现在也只能是不得已而为之……

    “小蒙,村民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陆昭一直在后山山脚处观察前面的情况,看到弟弟陆蒙从后山的方向快速跑下来,陆昭提神问道。

    陆蒙几步从小山上跃了下来,两脚在雪地上稳稳地落下了。随即,陆蒙也赶紧说道:“村民们的情绪还算稳定,暂时不会有太大问题……倒是哥,窦德庸的人来了吗?”

    “还没有……”陆昭看着前方还没有多大动静,但亮眼始终没有离开过前面的路口,随后应声道,“这样看来,子川兄弟还有玉如他们的计划成功了……”

    “可是这也不过只能拖延一点时间罢了……”陆蒙又说道,“要是子川大哥没能拦住窦德庸,他们追上来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

    陆蒙心里急,陆昭的心里更急,他并没有立刻说什么话,心中却是担心着什么。

    陆蒙看在眼里,又问道:“哥,你在想什么?”

    陆昭想了想,随后轻声道:“我在想,菁妹还有唐战兄弟他们现在在野狼山上究竟怎么样了,毕竟一晚上没有回来,估计是左前辈把他们留下来交代别的事情去了……”

    “姐姐还有唐大哥……”陆蒙听了。也不禁喃喃道,“姐姐之前也交代过了,如果窦德庸的人真的来了。一定至少要拖到姐姐他们回来为止”

    “但愿如此吧……”陆昭又应了一句道,“若是他们两个不能立刻回来,我们可能少不了一场恶战……”

    正说着,上方的密林大树枝桠上,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上方掠过,随后施展轻功在陆氏兄弟二人面前稳稳落下了是李玉如,她按照之前赵子川的指示。抢先一步抄后路到了后山处,给陆氏兄弟汇报情况。

    “嫂子?”陆蒙见到是李玉如,最先问道。“你不是和子川大哥在一起吗,怎么你一个人先回来了?还有,子川大哥人呢?”

    “他还在和窦德庸的人纠缠……”李玉如一脸紧张的样子,立刻说道。“没时间解释太多了。刚才窦德庸的人马调转方向,往后山这边来了。子川他一个人现在还在拖时间,我们赶紧将后山的村民转移,动作要快”

    “什么,这么快?”陆昭有些吃惊道。

    李玉如点头继续道:“没错,所有我们要赶紧抓紧时间,现在就去让村民绕路转移!”

    陆昭和陆蒙纷纷点了点头,随后和李玉如看。三个人一起往后山的方向跑,准备一起组织转移……

    “什么。窦德庸的人这么快就来了?”村长王俞明听了李玉如的话,不禁道,还在“避难区”暂时躲避的众村民也是有些紧张地坐不住了。

    “没错,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李玉如依旧是急着道,“所以说王大爷,你赶紧和其他人一起,往后面转移吧,我们再想办法拖住他们!”

    “这可如何是好,他们又来了……”“他们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娘,山贼官兵来了,我怕……”村里的男女老少又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

    陆昭和陆蒙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和组织才好。

    李玉如看到有些躁动的场面,随即站起身来大声道:“大家请安静、镇静下来!”

    李玉如的声音很大,所有的村民听到了李玉如的声音,也立刻安静了下来。

    李玉如见场面暂时控制住了,随即继续说道:“我知道,官兵和山贼来了,村里的一切都被他们糟蹋了,整个王家村都变得人心惶惶……但是请大家不要放弃希望,我们今日既然在王家村,身为昔日的‘扬州女侠’,我也一定会带头拼命保护好大家的性命。请乡亲们相信我们,相信我们一定能够保护好大家,也相信这一切困难终究都会过去……所以现在大家先不要气馁,按照我们的指示转移避难,这边的危险先由我们扛着。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李玉如的话振奋人心,村民们听了,也是少了许多刚才的惊慌,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克服困难的决心和信心。

    陆昭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想当日在汴梁城南宫大院的时候,面对王大生对中原汉人的欺辱,玉如你冒着被峨眉派追杀的危险,毅然决然站出来,唤醒了中原汉人的骨气和尊严;如今玉如你在王家村,面对步步逼上的窦德庸和蒙元官兵,你依旧是不惧危险,主动挺身而出,并激励村民们不放弃希望、团结一心,你不愧为真正的‘女侠’……”

    “我知道了……”村长王俞明待李玉如说完话后,站起身来说道,“放心吧,李姑娘,你们一心一意地去对付那些官兵和山贼吧,乡亲们的事情,老叟会竭尽全力管理好的”

    “放心吧,李姑娘,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对,官兵山贼算什么,我们都不怕”村长带头说出激励的话后,身后又有几个、十几个村民纷纷站起来表示了决心,看来李玉如的激励之言起到作用了。

    李玉如看在眼里,也是欣慰不少,随即她对陆昭和陆蒙说道:“陆大哥、小蒙,村民的后面的事情也要拜托你们了,我先在这里和窦德庸他们拖延拖延……”

    “可是……”陆昭知道李玉如是想要一个人面对危险,于是他有些担心道。

    然而还没等二人应好话。山脚下突然有村民跑上来喊道:“不好了,那些官兵山贼过来了”

    “什么,这么快?”李玉如大吃一惊道。“子川不是在拖延时间吗?难道说,不会吧……”一种可怕的念头突然从李玉如心头掠过。

    但是大敌当前,也容不得李玉如多想,于是李玉如直接回身对陆昭和陆蒙道:“乡亲们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先去了,一会儿再和你们会合”说完转身一个箭步,踏起层层积雪。飞奔山下而去。

    “玉如”“嫂子”陆昭和陆蒙想要叫住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然,他们也知道李玉如的决心。仅仅只是叫了一声,也没有再去阻拦。

    没办法,陆昭和陆蒙两个人便只好在这里阻止起村民们逃跑的事情。然而,虽然刚才李玉如的话激励了王家村的所有人。但是所有村民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似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和李玉如一起面对所有的敌人。

    “你们怎么了?”陆昭看着村民们不肯离去,不禁叫道。

    “李姑娘不走,我们也不走”有村民喊道。

    “对,官兵山贼怎么了,我们根本就不怕”又有村民喊道。

    “对,我们干嘛要怕他们?大不了和他们拼了!”“对对”后面壮丁的声音同时响起。

    看到这里,陆昭也是没有料到。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蒙往人堆里走着,很快走到了王中魁唐战的外公面前。随后说道:“王老先生,您年迈身子骨不经风寒,还是先离开吧……”

    谁知,王中魁两眼望着前方,坚定地说道:“不,老夫不离开,老夫一定要等我的外孙回来,我一定要等战儿回来”原来王中魁心中惦记着的,一直是还没有回来的唐战。自从唐战回到村里道明真相后,村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唐战的身份了,也自然知道了王雨萍便是唐战的母亲,王中魁便是唐战的外公。

    “对了,那个唐战不是王雨萍姑娘和唐天辉的儿子吗?只要他回来,他一定可以像十八年前他父亲一样,帮我们王家村打跑那个窦德庸的”“说得对,我们要等唐家后人回来”村民们又开始喊道。

    在这些村民心里,无论唐天辉后来做过什么,唐天辉和王雨萍两个人一直受到村民们的敬重。而唐战作为唐天辉和王雨萍的儿子,村民们自然也对他充满了希望,所以他们都期待唐战能够及时回来,像十八年前他父亲一样打败窦德庸……

    后山山脚下,窦德庸手下的两三百人马已经往后山的方向逼了上来。而李玉如则早已是恭候多时了,想到要为后山村民的转移拖延时间,李玉如也已经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了。

    山脚下的一块空地处,李玉如身着红衣,手提长鞭和长剑,两眼怒视着步步压上的窦德庸的人马。窦德庸看到前面的李玉如,立刻下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后面的部队也停了下来。

    窦德庸一看挡在自己前面的只不过是一个红衣丫头,于是轻蔑地说道:“哟,前些天遇上陆丫头,这回不知道又是哪个丫头敢挡你爷爷的路?”

    李玉如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畏惧,提起长剑,剑锋直指窦德庸道:“‘扬州女侠’李玉如在此,尔等小贼休得猖狂!”

    “扬州女侠?”窦德庸听了,继续轻笑道,“哼,听说过,据说你可是先宋时期抗元名将李庭芝的后裔。本以为李将军的后裔会是怎样一个英雄汉子,没想到竟会是一个红衣丫头,哈哈,可笑可笑”

    李玉如没有正面回答他的嘲讽,而是先问道:“我夫君呢?”看来李玉如最先担心的,还是他的丈夫赵子川。

    “你夫君?噢,你是说那个姓赵的……”窦德庸又轻声笑道,“哼,那个碍手的家伙,本帮主略施小计,把他给作了”

    听到这里,凭李玉如泼辣的脾气,怎么可能忍得下去?虽然心知这是窦德庸故意激怒自己,但是自己则是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起身跃起就是一招“风灵剑”,内力幻化剑芒而出。想要直接冲破前排官兵的阻挠,直取窦德庸项上人头。

    但是窦德庸早就料到了,而且窦德庸做事小心谨慎,知道李玉如是武林中人,也不敢轻敌,上来就让自己手下的“雪狼阵”伺候。只见“雪狼阵”后排的一列士兵手提异形盾牌将李玉如的飞射的剑芒予以阻挡,极大削减了“风灵剑”的威力。看来这“雪狼阵”不单单只是对付唐家霸王枪。只要是兵器武功,这“雪狼阵”的防守阵势都能变换阵型予以抵挡。

    “上”窦德庸一声令下,插上的蒙元官兵提着苗刀。合伙一起朝李玉如的头上劈来。

    李玉如的全身还在半空,无法自由应对,只好向用剑简单挡下这一击。但是好景不长,还没等李玉如完全落地。又有一队士兵挥刀朝着李玉如腰间砍来。

    这下子李玉如有些心急了。自己本就是没有平衡,拿剑的手抵挡住了头上的攻击,剩下一只手提着皮鞭,根本就不能估计腰间的情况,由于自己的心急而导致自己轻敌和疏忽大意,李玉如的心中开始紧张万分起来。

    然而就在李玉如腰间处险情到来之际,一道金黄剑光从中擦过,几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直接弹开了所有的苗刀,并将所有的士兵全部打退了回去。

    千钧一发救援。从招式上来看,来者不是赵子川又是谁?刚才在巷口对付完了那两列蒙元士兵后,赵子川马不停蹄地朝着后山这边过来了,现在来的正是时候。

    “子川?”看见赵子川没事,李玉如才算是放下了一下心,但是她还是问道,“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赵子川手提“乾坤二剑”挡在李玉如身前,两眼直往面前的窦德庸,轻笑道:“噢,刚才被窦德庸小计谋耽搁了一下,不碍事”

    窦德庸看到赵子川生龙活虎的样子,大概猜到了自己留下的两列士兵的命运。她想了想,随后笑着道:“没想到你居然只身一人,这么快就解决了我的两队手下,身手不错嘛……哼,一个是先宋皇室后裔,一个是先宋抗元名将后裔,二人结为夫妻,真是太可笑了”

    赵子川这边倒是没有太在意窦德庸的嘲笑,他举剑对着窦德庸道:“哼,别在那里得意,今日我们二人在此,谁输谁赢还不得而知呢?”

    “那我倒是真想看看,你们两个究竟有什么本事,破我这个连唐家后人都破不了的‘雪狼阵’……”窦德庸继续笑道。

    说完,窦德庸手下的“雪狼阵”再次摆好阵势,这一回不只是后排的盾牌部队,前排两侧的长钩侍卫也站好位了。

    赵子川知道“雪狼阵”的利害,当日在野狼山上的时候,连“唐家霸王枪”都拿他毫无办法。但是如今大敌当前,身后就是村民,此时也容不得赵子川多想了,即使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去了。

    “子川你要小心,那个‘雪狼阵’扑朔迷离,我的‘风灵剑’根本起步到任何的作用”李玉如在一旁提醒道。

    “我知道”赵子川背身应道,“这个‘雪狼阵’我之前也想过了,后排的盾牌部队以防守为重,由于盾牌的异形凹凸原理,变换阵型可以抵挡几乎任何的兵器武功;而前排的长钩士兵,以限制兵器出力为重,凡被勾住,兵器招式根本就施展不出,之前唐战兄弟就是吃了不少的亏”

    “那现在怎么办?”李玉如又紧张地问道。

    “只能看一步是一步了……”赵子川两手紧握长剑道,“就算他‘雪狼阵’再厉害,但想要完全打败联手的我们二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行就殊死一搏好了”说着,赵子川的眼神如刀一般地望着面前的窦德庸。

    窦德庸倒是满脸目中无人的样子,他也心知赵子川和李玉如不停地在试探,也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只要自己“雪狼阵”一出,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办法。

    看见赵子川和李玉如一直没有主动进攻,窦德庸笑着道:“怎么,不是说谁输谁赢不得知吗?既然你不上,那我可要先上了……‘雪狼阵’,变杀阵”

    窦德庸一声令下,前排的长钩士兵左右阵型一变,变成鱼鳞阵的姿态,迷惑对方的交叉穿过,目标就是赵子川和李玉如手中的剑。

    赵子川和李玉如两人靠得很近,准备随时应招而上……

    “砰”突然,就在窦德庸的手下离赵子川和李玉如只有不足十步之遥时,一把精致的长枪率先挡在了赵子川的胸前,将最前面的一个侍卫的长钩给顶了回去,随后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赵子川的面前。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窦德庸和后山的村民,也都是惊讶了一下。精致的梨花枪,来者除了唐战还有谁?

    唐战挡下了这招后,刚才冲在前面的众侍卫也停下了脚步,用异样的眼光望着及时赶到归来的唐战。

    唐战手提梨花枪,两眼正视着对面的窦德庸。而窦德庸见了唐战,脸上也浮现出另外一种笑容。

    “太好了,总算是赶上了……”同时回来的还有陆菁,陆菁一个轻功踏步跃到了李玉如的身旁,望着前方的场景,轻声笑道。

    唐战和陆菁回来的确实及时,因为所有的村民就在赵子川和李玉如身后的后山,如果他们二人失败了,则保护村民的任务也就失败了。而如今唐战和陆菁回来了,一脸精神的唐战望着前面的窦德庸以及两三百来的人马,心中抱定了战胜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