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危机境况
    前排的两列蒙元士兵中了招,这一回窦德庸变得谨慎了许多。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看周围还有什么陷阱,并提醒道:“注意了,前面可能还会有陷阱!”

    “很好”李玉如见到窦德庸停下了脚步,不禁道,“太好了,窦德庸在这里放慢了脚步,这样更能拖延一些时间……”

    赵子川没有说什么,依旧是满脸紧张地望着前方的一切……

    窦德庸望着雪坑里重伤的手下以及被暗箭射死的蒙元士兵,心中忌惮前面还会有别的陷阱,于是又命令身边的侍卫道:“你们,快到前面去再看看情况”

    然而,由于前面的陷阱,已经死了二十多号人,这些个蒙元士兵也没敢立刻上前。

    窦德庸见没有士兵上前,也深知他们心中的忌惮,自己的命令也是不听使唤了。但是自己也不敢硬着头皮去上前试探,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老九这个时候慢慢走上前,看到前面因为陷阱而死伤的蒙元士兵,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窦德庸回头望了望老九,这才想到老九是自己身边唯一能够出谋划策的人,虽然刚才和他闹了一些矛盾,但是关键时刻还是不得不求他。

    窦德庸顿了一下,随后转过身,有些愧疚地对老九道:“老九,刚才本帮主说的事情,希望老九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了……怎么说你也是‘堂英会’的主要参谋,老九你就看在先父和‘堂英会’的面上。帮本帮主想想办法吧……”

    老九看到窦德庸现在又是不得不求于自己,想到先任掌门的嘱咐,老九还是决定勉为其难地帮窦德庸一把。

    于是。老九轻声说道:“依老身之见,那个姓赵的做出这一切,也并没有拼尽全力,说明和帮主你正面对峙并不是主他的要目的……在野狼山上的时候,他则是并未保留地和帮主你刀枪向逼,说明他并不是没有正面对决的能力,而是根本就不想和我们打……”

    “不想打?那他们究竟想干什么……”窦德庸又问道。

    老九紧接着说道:“用陷阱迷惑我们。并让我们感到恐惧,无非就是想打压军心,拖慢行军的速度。如此说来。他们一定是为了某件事情而故意和我们周旋,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对他们有利……”

    “那他们究竟在拖延什么?”窦德庸继续问道。

    老九又回答道:“从我们进村开始,就没有发现一个村民的影子。依老身之见。他们或许把村里的村民藏到了隐蔽的位置,然后他们自己出来再和我们拖延时间,以接到援兵或是其他的东西。”

    窦德庸听了后想了想,随后问道:“那你可知,村民究竟被他们藏在哪儿了?”

    老九停顿了许久,似乎在犹豫究竟该不该把这事情说出来。

    “怎么了?”窦德庸见老九在一旁停了半天没说话,又加紧问道,“本帮主问你呢。他们把村民究竟藏在哪儿了?”

    老九稍稍闭了闭眼睛,心中似乎是对窦德庸的行为感到于心不忍。但是自己又不得不说。于是老九缓缓说道:“他们拖延时间,一般来说,一定会将我们往相反的方向指引。也就是说,与其在这儿陪他们的陷阱周旋,不如反方向调头回去,村民说不定就藏在反方向的后山那里……”

    窦德庸听完后,静下心来想了想,随后说道:“老九说得挺有道理的,看来关键时刻还是不得不掌望你啊……”

    老九没有什么开心的神情,他又沉默了好久,随后用悲枯的语气,对窦德庸道:“帮主,就此收手吧,我们只是去探寻唐门世家的秘密,还请帮主放过村里的村民,不要再弄得生灵涂炭了……”

    没等老九说完,窦德庸又有些不高兴了,但是仗着刚才老九的推理,窦德庸只是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道:“行了,老九,这件事情你不要再发表过多意见了……那晚兀罗带大人告诉了本帮主一些关于唐门世家的秘密,说十八年前唐家曾有送给朱元璋两件信物,一件是对抗蒙元铁骑的阵法,一件是北伐蒙元的计策。这两件信物最后在王家村这里失去了消息,因此兀罗带大人才派我们来调查此事……如若我们能找到这两件信物的下落,那我们还有手下的兄弟从此就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了,哈哈哈”

    老九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低头望着被血染红少许的积雪,用脚轻轻蹬了蹬,心中却是无比的矛盾和痛苦。

    “传我命令,全队调转前往后山”窦德庸一声令下,迫不及待地挥师反进,于是他手下的两三百人很快调转了方向,往另一处的后山方向行去……

    “欸,怎么回事?”李玉如看见前面的人调转了方向,不禁问道,“他们怎么调转方向了,该不会真被这些小小的陷阱给吓到了吧?”

    由于距离较远,所以刚才窦德庸和老九的对话,赵子川和李玉如也是根本没有听到。赵子川见了前面的场景,脸色一阵紧张,紧接着小声喃喃道:“不可能,如果他们真的是因为被陷阱吓到了,不可能全队人马全部调转,除非……他们知道了村民藏匿的地点!”

    “不会吧?”李玉如听到这里,也有些紧张地问道。

    “估计是他们那个叫‘老九’的家伙想出来的吧……”赵子川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说道,“事不宜迟,玉如,你先抄后路,跟陆昭大哥还有小蒙他们通知情况”

    “那你呢?”李玉如又担心地问道。

    赵子川两手握了握腰间的剑鞘,随后坚定地说道:“我去和他们拖延时间。能拖多少是多少……你感觉去通知他们两个人,叫他们快带村民转移……”

    “子川……”李玉如看见赵子川想要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帮村民的转移拖延时间,自己又不放心道。并用担心的眼神望着赵子川。

    赵子川知道李玉如的心里所想,他转过头,用手摸了摸李玉如的左脸,手指擦过李玉如的发鬓,随后自己微笑着说道:“放心,我没事,等到你们转移成功了。我自会赶到……”

    李玉如两眼有些泛着泪花,随后用手抓住赵子川抚摸自己脸颊的手,轻声说道:“我知道了。你要小心,而且……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地回来……”

    “我知道,你快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赵子川看李玉如有些要流泪的样子。随即用手擦了擦李玉如眼角的泪水。继续微笑道,“干嘛要哭?大敌当前,还不是玉如你这个‘扬州女侠’该哭的时候……”

    李玉如心中一坚定,随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铁下心来,转身便踏着轻功,往后山的另一条道抄去。

    剩下的赵子川也仅仅只是回头望了李玉如的背影一眼,随后也踏着轻功。往窦德庸调头的方向追去……

    窦德庸手下虽然有两三百人,但毕竟大多数都是训练有素的蒙元士兵。村庄的巷道又挺宽敞,所以行军的速度也不慢,说是调头往后山的方向去,其实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

    “大人,后面那个姓赵的追上来了”就在窦德庸等人加紧行军的时候,一个士兵突然报告道。

    窦德庸听到后,想到之前老九说过的话,于是他应声道:“那个姓赵的,一定是看我们知道了他们村民藏匿的地点,所以担心追上来了……老九说的没错,这帮混球还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才和我们周旋的,现在我们变了计划,他倒是着急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士兵又问道,“要回头和他干吗?”

    窦德庸眼珠子一转,心想了一会儿,随后阴笑道:“哼,他不是喜欢拖延时间吗?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传我命令,后排留两列部队与之周旋,其他人继续向后山进发”

    “是”士兵答道,随后往部队后面通报而去。

    这窦德庸确实是阴险,居然留下了两队人马和赵子川进行盘斗,自己的大部队则继续朝前进发,一来不会耽误自己的前进速度,二来还能限制住赵子川的追击……

    果然,大部队留下了两列蒙元士兵,准备阻拦放慢赵子川的脚步,但是这两列蒙元士兵中,“堂英会”的参谋老九居然留了下来……

    赵子川继续往前面赶去,然而没多走几步,却发现前方的巷道处,有三四十个蒙元士兵以及提好苗刀等着他了。

    赵子川看这两列士兵并无善意,于是先停下了脚步。他心里也清楚,这一定是窦德庸用来阻碍自己追击脚步的部队。想到这里,赵子川也不禁觉得窦德庸为人阴险狡诈。

    然而根本不等赵子川思考,这些蒙元士兵也是二话不说,提着苗刀就朝着赵子川这里“嗷嗷”地杀了过来。

    赵子川看定了,他也深知不在这里解决掉他们,根本不可能继续追击下去。于是看着冲上来的众蒙元士兵,赵子川腰间的“乾坤二剑”即出。黄绿剑光即现,两道剑光朝前划过,掠过前排士兵的腰间,最前面的两个蒙元士兵直接应声倒地。

    这三十多个蒙元士兵见着赵子川不好对付,于是摆阵将他给团团围住了。只有老九一个人在阵外凝望着,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阵中的赵子川。

    赵子川将乾坤二剑交叉而立,随后说道:“想当年祖先的‘乾坤二剑’,使得让蒙元夷狄闻风丧胆;今日我赵子川拔剑,再次面对蒙元夷狄,必继祖先之愿,效祖先之路”

    “杀”一个士兵突然喊道,所有的士兵朝正中间的赵子川围了上去。

    赵子川一凝神,两剑归位,随后黄绿剑光再现,“三十六道连斩”激起层层雪浪而出。赵子川的剑很快,由于蒙元士兵身上个个披着厚重的铠甲,赵子川的剑在铠甲上不断划出剧烈的摩擦声。而且“乾坤二剑”十分地锋利,赵子川两手一个发力,黄绿剑光四面八方地如网状一般朝周边的士兵割裂而去。

    又是几阵金属的碰撞声,十几道火花闪现而过,随后听到的,便是源源不断的金属断裂声赵子川乾坤二剑的力道,直接斩断了蒙元士兵手中的兵器。

    没完,赵子川抢先一步,没等周围的蒙元士兵做好下一手准备,自己便施展灵动的步伐,穿梭于众士兵间。瞬间,赵子川手中的“乾坤二剑”剑光如极光闪现,如影穿梭在众蒙元士兵的身间。

    “啊啊”又传来几声惨叫,许多士兵身上的铠甲直接被赵子川的“连斩剑法”劈得七零八落,随后密麻疾速的剑光穿过众人的腹部和心肺,众人一个接一个地痛苦倒去……

    虽然赵子川对付这些小卒不用费太大的力气,但是毕竟也有三四十人,还是浪费了赵子川不少的时间。待到赵子川将这两队蒙元士兵全部就地解决,挡在赵子川身前的人,就只剩下老九一人了。

    赵子川重新提起长剑,剑锋直指老九的方向。赵子川认出了他便是老九,但是自己并没有像之前对付蒙元士兵那样立刻冲上前去,而是步步逼上,用剑锋对准了老九的脖子。

    “你就是‘堂英会’的参谋老九对吧?”赵子川将一支剑架在了老九的脖子上,随后逼问道,“快说,窦德庸的人往哪儿去了?”

    然而,老九的眼神里似乎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相反却是一脸的淡然。随即,老九缓缓说道:“帮主他们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赵子川得到答案后,没有杀死老九,而是收回了剑,准备朝后山的方向追击而去。

    “你为什么不杀我?”老九趁赵子川还没有施展轻功离开之前,背身问道。

    赵子川听了,也是稍稍听了听脚步,随后也背身答道:“你的眼神中没有杀气,而且我还赶着去救后山的村民,没精力再留下一条人命……”

    “你们真好,不顾危险,一心为了村里的百姓……”老九不知怎么地,依旧是背着身子,突然神情道,“若是老帮主在世的话,他一定会很欣赏你们的,只可惜现在的帮主,哎……”说着,老九无奈地摇了摇头。

    赵子川听着老九的的叹息,似乎感觉到老九想要对自己说什么,于是赵子川背着身子继续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九停顿了一下,随后说出了一句让赵子川感到惊讶的话语:“快去吧,敢在帮主屠戮之前,去救村里的百姓,一定不能让帮主得逞了……”

    赵子川真的是被小惊了一下,他不禁回过头,望了一眼老九的背影,轻声道:“老九先生……”

    “快去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老九加重了语气道。

    赵子川想了想,随后“嗯”地一句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告辞”随后一个轻功便又离去了……

    只剩下老九一个人留在原地,还有地上三四十个蒙元士兵的尸体……

    老九也没有立即回头同赵子川一起追去,说真的,想到刚才自己和赵子川的对话,老九心中又浮现出许许多多的想法与感慨。

    老九踏着缓缓的步子,望着地上蒙元士兵的尸体以及被血染红的片片积雪,心中思绪万分。

    “帮主啊帮主,老身已是无力再劝导你了,究竟孰对孰错,就看这些孩子和帮主你的胜负吧,就像十八年前的王姑娘一样,这世道的命运终该如此……”老九轻轻叹了一声,随后转头往赵子川追击的方向后山的方向慢慢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