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村中靡战
    窦德庸带领着手下的兵马继续朝村子后方林子的更深处追去,然而赵子川逃跑的速度也不慢,一溜儿烟就钻进林子里没了头。

    村子的后方处本来就是树林密集,再加上厚厚的积雪,别说是立刻发现赵子川的身影了,就是想要往前继续探索,满地的积雪也是让众人举步维艰。

    “停——”窦德庸看没有能跟上赵子川,也是示意身后的人暂时停下了脚步。

    众士兵和山贼也听从了命令,跟在窦德庸的身后站住了。窦德庸四下张望了一番,到处都是丛林密生,自己众人等就如同在森林里迷了路,一望不见丛林边际。

    “怎么办,头儿,那姓赵的一下子就不见了——”窦德庸身旁的一个侍卫凑过来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窦德庸两眼直望着前方,紧跟着应声道,“小心点,村子里一个村民的身影都没见着,他们一定是之前预谋好的,谨防有诈——”

    “是——”侍卫答应了一声,随即叫身后的所有人都提好兵器,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

    窦德庸虽说不敢贸然向前,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他又仔细环顾了一下,忽然发现丛林的正中央,似乎有一块木牌立在积雪之上,上面还写了一些字。

    由于距离比较远,上面的字有些看不太清楚。窦德庸想了想,随即对身边的一个士兵命令道:“你,去把前面那个牌子拿过来——”

    “是——”士兵答应了一声,于是一个匍匐打滚,轻手轻脚地爬到了林子正中心木牌处。

    士兵望了一眼木牌上的文字,稍稍震惊了一下,随后抽出了那个木牌。又一次爬滚回到了窦德庸的身边。

    “怎么样,木牌上面写了什么?”士兵回来后,窦德庸立刻问道。

    士兵先是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什么,随后还是把木牌颤颤巍巍地给了窦德庸看。

    窦德庸看了木牌上的字。差点没被气死——上面写着:前有陷阱,窦帮主不想早死请去。

    这句话的口气,一看就是陆菁那个鬼丫头想出来的。窦德庸见了,脸上的腮帮子一紧,两眼死瞪,怒声叱道:“哼,这帮毛头崽子和臭丫头。竟敢这等羞辱本帮主,本帮主定不会饶过他们!”

    旁边的侍卫见了,又问道:“帮主,那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给我冲——”窦德庸大声喊道。“她说有陷阱就有?他们这是在戏耍本帮主,这王家村的林子,我窦德庸今天还进定了,我就不信他们今天有多大的本事,能阻止我手下的三百部下!”

    说完。窦德庸下令身后的士兵往林子深处进发,所有人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而在林子幽深的某处,有两双眼睛正偷偷望着这一切……

    “喂,这就是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其中一个女子问话道。

    “对呀——”另一个男子悄声跟道,“菁妹的话还真灵。没想到‘堂英会’的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逃回来的赵子川和李玉如。李玉如望着前方众多的人马,不禁皱眉道:“这下麻烦了,没有想到窦德庸居然会带这么多的人来,而且其中还有蒙元士兵,以我们武功身手的话,想要全部对付,恐怕难度不小……”

    “是呀,还不是怪菁妹那个臭丫头……”赵子川看到这里,又不禁调侃道,“要不是那日菁妹还有唐战兄弟在窦德庸面前大展手脚,窦德庸就不会这么提防我们呢,更别说带这么多的人……”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风凉话?”李玉如看着赵子川大敌当前依然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立刻训道,“赶紧想想办法,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这么多的人,毕竟全村民的性命可是握在我们手上的……”

    “我知道……”赵子川这个时候也严肃了几番,紧跟着道,“陆昭大哥和小蒙现在正组织村民在后山避难,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拖延时间,如果能够拖到菁妹还有唐战兄弟他们甚至华山派的人回来协助,那这两三百人根本就不是问题……”

    “可是该怎么拖延呢,这个你昨天又不告诉我?”李玉如继续问道。

    “菁妹给窦德庸他们专门准备了一份‘大礼’,又用计让我们转移窦德庸进军的方向,这些都可以暂时拖住他们,不过……”赵子川似乎心中有所顾虑,最后转变了一下口气。

    “不过什么?”李玉如又问道。

    “不过这些也只能拖延一些时间罢了,若是届时菁妹他们还不回来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赵子川淡淡道,“而且窦德庸身边还有一个外号叫‘老九’的参谋,心计甚多,若是让他看出了菁妹的计划,那村民们可就危险了……”

    “不安全因素是吗……”李玉如也轻声道。

    赵子川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最坏的结果,说不定我们要真刀真枪地和这些家伙干上了……”

    李玉如听了,轻轻地笑了笑:“哼,干就干呗,我‘芙蓉女侠’李玉如已经很久没有宝剑出鞘了,就算上不了战场,在这里多杀几个蒙元士兵,也不负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看着李玉如有轻无重的口气,赵子川无奈地摇了摇头:“哎,玉如,你还是这个样子……”

    赵子川和李玉如在暗处讨论着,窦德庸的人马这边还在缓缓行进着。虽然窦德庸下令了要继续前进,但是全队的速度却依旧是不敢提起来。

    窦德庸见了全队如同乌龟的速度,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人在干嘛,没吃饭还是怎么的?叫你们快速前进,速度这么慢?”

    “为了谨防前面有诈,还是缓慢点好……”窦德庸身后,突然响起了老九的声音。刚才老九还一直拖在部队的最后面,虽然心中对开始的事情还有余悸。但是想着自己毕竟还是‘堂英会’的参谋,不能放任‘堂英会’的所有兄弟不管,于是还是不放心地快步跟了上来。

    可是窦德庸见了老九。却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只听他继续斥声道:“老九你又来干嘛?”

    老九依旧是耐心地说道:“老身想告诫帮主。谨防前面有陷阱……”

    然而不等老九说完,窦德庸又抢先怒道:“我那些手下傻,你还傻不成?刚才那木牌上写了字,你还真当真了——他们说有陷阱就有啦?他们这是故意在拖延时间,若是放慢了脚步,那才是上了他们的当!”

    “拖延时间不错,但是有陷阱也不错……”老九继续说道。“那个姓陆的丫头诡计多端,她的聪明才智,甚至超过了十八年前的王姑娘,若是帮主你贸然行事。可是要出大事的……”

    “哼,不就赢了一盘赌局吗,老九你就真以为那个陆丫头比王姑娘聪明了……”窦德庸继续对老九训道,“老九啊老九,你原来可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啊。现在你怎么变了?”

    谁知老九并不为此动容,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道:“帮主你也变了,和前任帮主大不相同了……”

    “别老拿先父的事情说事!”见老九又提到了自己的父亲窦金顺,窦德庸又一次咬牙道,“我告诉你。老九,我父亲当年没有带兄弟们过上好日子,他这个‘堂英会’帮主当的就是失败的!现在先父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你老提他干嘛,难道是要把他老人家的尸骨从坟里掘出来,让他重新戴上‘堂英会’帮主的官帽吗?”

    老九见窦德庸居然这样亵渎自己的先父,一种不满的神情挂了上去,随后他轻声道:“帮主,您怎么可以这样说老帮主,说您过世的父亲呢?”

    窦德庸却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我告诉你,老九,先父早就死了,尸骨都化成灰了,他原来主张的什么什么道义,现在都是放屁……如今,我——窦德庸,才是真真正正的‘堂英会’帮主,要是再为这件事情过不去,信不信我把你给废了,然后把你埋在先父的坟旁——你不是挺缅怀先父的吗?把你埋在那里,好让你永远都能陪在先父身边!”

    窦德庸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老九也没有什么想说的了,自己也是敢怒不敢言。然而,不只是老九,窦德庸手下的很多‘堂英会’的弟兄,也许是追怀前任帮主,听了窦德庸的话,脸上都浮现出多多少少的不满和愤怒。

    窦德庸见气氛有些不对,随后大声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前进?告诉你们,本帮主现在可是有兀罗带大人的令牌在手上,谁要是敢违抗命令,我可以随时将他处决!”

    蒙元士兵倒是没有什么异议,依旧是按着窦德庸的命令行事;而“堂英会”的许多兄弟虽有不满,但是此下也不敢明着有什么行动,于是只好忍气吞声地继续前进。

    于是,蒙元士兵在前排,“堂英会”的众山贼在后排,加快了脚步朝前进发……

    “他们又重新来了——”李玉如看着前方的窦德庸下令手下加快了脚步,向身边的赵子川提醒道。

    赵子川看了一眼,做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随后叹息道:“哎,来吧来吧,只要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追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他们耗……”

    “也不能就这样让他们肆无忌惮地过来吧……虽然这是往后山的反方向走,但是若他们继续往这边来,稍微往后面一绕,迟早还是会回到后山的,那村民们可就危险了——”李玉如又担心道。看来陆菁之前给赵子川的计策,是要他们把窦德庸的人马往后山的反方向绕,这样在后山避难的村民就会较为安全,也能为唐战和陆菁的归来争取更多的时间。

    “他们要是跟我们绕,那我们就打‘游击战’好了,他手下两三百人能绕,我们几百号村民就不能绕?”赵子川继续道,“不过我现在就是担心,村民很多老小在身,来回的速度可能没有他们快……”

    “那怎么办。总得给他们点下马威吧?”李玉如有些沉不住气,欲要抽出皮鞭道,“干脆先让我下去陪他们战上几个回合。这要更有效些——”说着,正想要从躲着的大树上跳下去。

    “喂喂喂。回来——”赵子川见李玉如有些控制不住,一把拉住李玉如,轻声训道,“菁妹说的果然没错,瞧玉如你这急性子,幸好之前没有把这事情提前告诉你……拖延时间的方法是有,但是决计不会像你这么鲁莽……”

    “那你说该怎么办。我们的赵英雄?”李玉如见赵子川对自己三番四次地阻拦,于是不耐烦地调侃道。

    赵子川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眼下之际,只能先给这些家伙一点颜色瞧瞧了。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却还是能拖延一点时间。而且这样也好让他们觉得我们在这里不断拖延,让他们以为村民们都是藏在我们这个方向的,这样对拖延更有好处……”

    李玉如瞥了一眼,她倒想渐渐赵子川究竟有什么办法……

    窦德庸的手下继续向前摸索前进。本来速度挺快的,可突然来到一块大空地后,窦德庸又一次叫身后的众人停下来。

    “怎么了,头儿?”一个士兵不禁问道。

    窦德庸望着前方厚厚积雪的空地,谨慎地说道:“这地方的积雪有些不对劲。行军放慢一些……你们,还有你们,先过去看看——”窦德庸指挥着两旁的一列二十多个蒙元士兵,向前指示了一下。

    二十多个蒙元士兵接了命令,随即踏出往前走到了那块大空地,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这块空地特别的大,旁边也只有环绕的几棵大树,只是地上的积雪有些奇怪,像是人为地翻了几层似的。毕竟昨日直至今日都没有下雪,积雪的奇怪样不禁让人有些遐想。

    “来,就是现在——”赵子川眼神一定,小声叫道。

    一切都很宁静——突然,空地之下一声巨响,像是下面镂空了什么,所有的积雪顿时全部下陷——这是一个陷阱,二十多个士兵所站的地方是一个大雪坑,待到赵子川手中机关一触,雪坑陷下,所有的士兵大叫一声,全部掉入了坑内。

    “啊——”又是一阵惨叫声,由于坑内太深,又到处是崎岖的怪石,二十多个士兵掉下去后,全部受了重伤,没有办法爬起来。

    “奶奶的,还真有陷阱……”窦德庸咬了咬牙,随后有命令身旁的第二列士兵前去救援坑内的人。

    旁边的士兵接了窦德庸的命令,又阻止前去救援。

    “再来——”赵子川又一次叫道,触发了另一处的机关。

    只见旁边几棵看似平淡的大树,忽地射出几发暗箭——原来旁边的大树也安装了陷阱机关,飞出来的几发暗箭不偏不倚地射中了最前面的几个蒙元士兵胸前。虽然身着兵甲,但是暗箭极为锋利,依旧是穿中心肺。中箭的蒙元士兵又一次惨叫一声,随后倒在了雪地中。

    “小心,有陷阱——”这一回窦德庸总算是学乖了,没有再贸然前进,随后大喊道,并拔出了身上的刀。其余的士兵和山贼见到前排的几个蒙元士兵被射出的暗器当场毙命,也紧张地立刻拔出身上的兵器,以防不测。

    “哇,这么小心……”李玉如看着前面的场景,不禁道,“的确,这样的威慑确实比真人直接冲下去拼命要威慑得多……”

    然而,触动机关的赵子川脸上却是依旧保持紧张,只听他小声道:“但愿吧,毕竟这些东西也只不过是暂时能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李玉如望了望赵子川紧张的神情,虽然赵子川并么有把全部的情况都告诉自己,但是李玉如很清楚,从赵子川的表情可以看出,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