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二百七十章 侵袭开始
    唐战和陆菁走出山洞,来到了之前习武的空地处。唐战站在原来的位置,稍稍摆了摆依旧有些麻木酸痛的手臂,似要做出出掌的架势。

    陆菁听闻唐战一晚上就能找到练会“劈空掌”的窍门,依旧是有些半信半疑,于是问道:“傻蛋,你真的……成功了?就一晚上的时间……”

    “那是当然”唐战自信地说道,“关键是找到了诀窍,昨晚冰雪寒冻之苦,我可没有白吃……”

    说完,唐战用脚扫了扫地上的积雪,双手成掌摆好架势,欲要一试。和昨日一样,唐战将聚集的内力集中在掌心处,按照昨日来看的话,唐战的手应该会因把持不住内力而颤抖不已;但是今日已不一样,虽然手臂还有酸麻的感觉,但是凭着昨晚苦练的记忆,唐战能够不用借助冰雪的寒冷,平稳控制好聚集的内力,只待一发……

    忽地,唐战双掌横向趋前,两道精强的内力即出,周围的空气顿时一阵震动,一瞬之间,只见和昨日一样前方十丈距离的巨石被空掌劈得粉碎,发出巨大的响声。

    唐战已然已经成功了,虽然内力精强上不如左天昂,但是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能使得如此精纯,也能看出唐战平时脑子不怎么样,但是在武学上却是很有天赋。

    陆菁见了,脸上笑出了花,随后她走到唐战身边高兴道:“太好了,傻蛋。你真的成功了”

    “这样也不必要再过多劳烦师父了……”唐战又提起左天昂道。

    陆菁放下情绪后,静静地想了想,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而说道:“傻蛋你说得对,既然‘劈空掌’已练成,也算是圆了左前辈还有你叔叔的心愿,是不用再劳烦左前辈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昨天没有回去,估计我哥他们还担心着呢……”

    唐战听了陆菁的话,不禁感觉有些奇怪。于是他又问道:“奇怪了,菁儿,如果换做是平时的你。肯定又会任性不理……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变得乖了许多,竟然主动想着要回去?”看来唐战也是非常了解陆菁的性格。

    陆菁听了,嘟着嘴道:“怎么。傻蛋你觉得奇怪。难道傻蛋你觉得菁儿平时不乖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唐战微笑着说道,“只是感觉菁儿你今天和平时不一样,是因为回去有什么事情吗?”

    “嘻嘻,还是傻蛋你了解菁儿……”陆菁先是照旧笑脸答道,但随后说到了正题,陆菁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许多,随即继续说道,“菁儿急着回去。的确是因为回王家村有事情,一见刻不容缓的事情……”

    见到陆菁的表情一下子谨慎了许多。唐战便知陆菁说得很认真,的确是可能发生了一些不简单的事情,于是他又问道:“难道村里出什么事了吗,菁儿?”

    正问着,这个时候,左天昂从山路弯道的另一侧慢慢出现了。

    “啊,是师父”唐战看到左天昂突然出现,先把刚才的问题放在了一边,转头向左天昂招呼道。

    陆菁见了,也转身问道:“左前辈早左前辈这时怎么想到过来看晚辈们来了?”

    左天昂一脸从容淡定的样子,随后说道:“老夫方才听见了空地处有巨石碎裂的巨响,想到或许是徒儿在练功,因此抽空过来看看……”

    说着,左天昂侧头望了望刚才唐战使出“劈空掌”的方向。只见十丈之远的巨石处,崎岖的岩石已经被唐战的“劈空掌”打得四分五裂了。

    左天昂顿了一会儿,随后向唐战问道:“这些……都是你刚才做的?”

    “是的,师父……”唐战见左天昂问自己,立刻轻声应道。

    左天昂又仔细看了看碎裂的巨石,随后捋着胡子,轻轻点头道:“看来你的悟性的确很高,一天就能学会此掌法了……”

    唐战见这么短时间内就学会了“劈空掌”,于是又问道:“师父,‘劈空掌’就只有……这些招式套路吗?”

    左天昂听了唐战的问题,慢慢回过头,面对唐战的疑问,左天昂轻声笑道:“武学之尚,不在多,在于精;趋世之用,不在繁,在于简……习成贯世之武,招式未索繁杂,但精处之用,皆立本于世……”

    左天昂的意思,认为好的武功不在于招式套路的多少,而在于熟精之用。唐战也是听明白了其中意思的一二,随后轻声答道:“是,徒儿知晓了……”

    左天昂想了想,随后继续道:“纵观天下奇功,皆如少林、武当之术,往往并无太多繁琐探路,皆以直接应手而实招百应,依旧闻名中原武林。再如天下第一剑术‘神龙九变剑法’,更是少至九式,却依旧威震江湖,独处而上……因此,武功强弱在于精,哪怕仅仅只是简单的直拳高腿,精者方能贯通于此……”

    唐战听完后,鞠躬应声道:“是,师父教诲,徒儿受益匪浅……”

    左天昂顿了顿,随后又道:“对了,方才老夫听到你们说,你们要回去了是吗?”

    “这个……”唐战想要应话,却不知一时该说什么话。

    左天昂想了想,紧接着又道:“老夫明白了,尔等是有要事在身……正好,即是告知徒儿你唐门世家的真相,又习得‘劈空掌’,老夫也无他事与尔言……华山派此行本是探知唐家的秘密,却又因朝廷关系之事不能光明行事,实是难为。既然徒儿你本为唐家后人,胸怀抱负,那接下的事情就由徒儿你去探寻完成吧,华山派不再参与其中……”

    “可是……”听左天昂的意思。左天昂似乎是想要把接下来探索唐家秘密的事情交给唐战,自己则带领华山派的人退出,但华山派一走。对付“堂英会”乃至蒙元朝廷的人手就会少了许多,于是唐战不禁有些迟疑道。

    “没关系,就依左前辈的意思……”陆菁抢在唐战前面,先是答了一句,随后自己又凑在唐战耳边轻声道,“这次一连串的事情,本来就牵连了太多的东西。华山派的人退出,对局势来说说不定是好事,至少不用再因为搭进一个关系而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唐战听了陆菁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他也点了点头,对左天昂道:“好的,师父,徒儿一定会继续去寻找唐门世家的真相的。这些天也劳烦师父还有华山派众弟子。师父还教给徒儿‘劈空掌’。徒儿感激不尽”唐战最后还是谢了左天昂一句。

    左天昂顿了顿,随后笑着对唐战道:“不用谢老夫了……还记得第一次和老夫见面时,老夫告诉徒儿你的话了吗?‘自己的命运,永远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你自己选择了这样的命运,知道了真相,坚定了你自己的人生方向,应该好好谢谢和珍惜的。是你自己吧,哈哈哈哈……”说完。左天昂便转头离开了。

    唐战听完后,在原地伫立了许久,刚才左天昂最后的这句话久久在唐战的心中徘徊。的确,唐战第一次见到左天昂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敢于在左前辈面前道出真相,赴约道出志愿,或许自己就不会知道唐门世家的真相,自己也不会成为左天昂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学会“劈空掌”……想到这里,唐战不禁对所道人生有了新的思考……

    华山派的人要离开了,分别的时候也很简单,唐战和陆菁也没有和左掌门说太多的话。反之,最后说得最多的,还是和赵子川的二哥赵子博。

    “这回我们要走了……”赵子博跟唐战和陆菁做着最后的道别,“回去和子川还有弟妹说,我不能再送他们了……”

    “我知道,我们会回去通知的……”陆菁微笑着回答道。

    赵子博想了想,紧接着又道:“仔细想想,子川结婚之后,我就离开家了。出了汴梁城以后,没想到我们还能有缘再见一面,不过这一回,却是不能和子川亲自道别了……刚才掌门也说过了,华山派不能过多插手蒙元朝廷的事情,后面的事情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蒙元朝廷可不比那些平时的小贼恶人,我们不在身边,你们自己处事一定要万分小心……”

    “放心吧,子博大哥,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陆菁笑着回应道,“子川兄弟那里,我们会捎口信的……”

    赵子博顿了一会儿,转而又对唐战说道:“唐兄弟,我真的很佩服你,面对这样的家族身世,你依旧可以坚定不移,敢于将家族的重担担在自己身上,我真的佩服你……”

    唐战见了,立刻应声道:“子博大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今日能有如此坚定,也和你们还有子川兄弟他们对我的信任是分不开的……”

    赵子博拍了拍唐战的肩膀,接着又说道:“好吧,就像掌门之前说过的那样,你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就坚定不移地去吧,我们作为朋友,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唐战握住了赵子博的手,回声应道:“不只是我,子博大哥你们也是”

    于是,简单的对话之后,双方便在“野狼山”的山峰处分别了……

    唐战和陆菁依依不舍离开了左天昂还有赵子博他们后,便沿着下山的路,往回王家村的方向走去……

    走的时候,陆菁走得还比较急,看来似乎是真有紧要的事情。唐战在一旁看着的确有些“不对劲”,于是不禁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菁儿,到底是什么事情?”

    陆菁没有停下来,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件事情,昨天早上我们离开之前,和赵子川已经提前说过了”

    陆菁这么一说,唐战这才想起来,在他们离开前往‘野狼山’与左天昂赴约之前,陆菁是有单独把赵子川拉到一边交代过事情。一想到这里,唐战不禁道:“对啊,昨天菁儿你和子川兄弟说过的……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菁儿?”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也和子川说过了,并告诉了一些应对的措施……”陆菁两眼凝神道,“只能保佑,保佑他们行动没有那么快,至少等到我们回去……”

    “保佑?保佑谁……”唐战依旧是满脑子疑问,紧接着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菁儿?”

    陆菁依旧是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说道:“‘堂英会’的人”

    “堂英会?”唐战听了后,仍旧疑问道,“这和堂英会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陆菁继续说道:“那日窦德庸被华山派弟子驱赶后,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别忘了,他们也是知道唐门世家的事情的。既然也想要探索唐门世家的秘密,那朝廷一定会派人‘支援’窦德庸,让窦德庸带领人手去王家村探寻真相”

    “这么说来的话”唐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吃惊道。

    陆菁紧接着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王家村时碰到的堂英会的那些山贼吗?他们来王家村的时候,行为举止都很怪异,当时我们都很疑惑。不过现在明白了,他们打从一开始就在王家村探寻这个秘密,只不过因为中途我们的介入和干扰,他们才会放缓了行动……但是现在窦德庸已经用‘雪狼阵’打败了傻蛋你的唐家霸王枪,背后又有朝廷给他撑腰,华山派的人也不敢明着插手这件事情,窦德庸一定会觉得是时候再次行动了,说不定今天就会‘举兵’向王家村发难了”

    “那……那该怎么办?”唐战听了陆菁的分析,才知道原来陆菁一直都在担心这件事情。

    陆菁皱着眉头,回声应道:“我也不是很有把握,告诉了子川一些应对的办法……但是那些办法只能拖延时间,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赶回去救他们,村里的人很有可能会面临危险……”

    陆菁愈说,愈加体现事情的严重性。唐战也是有些心急,随后又对陆菁道:“那菁儿你之前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和玉如嫂子?”

    “之所以不告诉傻蛋你,是因为怕影响了你去见左前辈;之所以没有告诉嫂子,是怕她性子本来就急,万一控制不住情绪,嫂子的一些过激行为说不定会坏了之前的计划。不过,我想赵子川应该是已经做好了措施,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了……”陆菁继续道,“我们得赶紧赶回去,现在只能保佑了,保佑窦德庸的人行动不会那么快……”

    唐战听出了陆菁也有心急的意思,毕竟既然是朝廷给了窦德庸援兵,那若是窦德庸率兵侵袭王家村,不赶快回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唐战和陆菁二人立刻加快了脚步,往王家村的方向赶回……

    今天没有下雪,但是王家村的门口处却依然是又很多的积雪。而且,今天的王家村非常的宁静,村子里也没有一个行人,似乎因为什么事情,村里的人也不打算出门……

    门口处白茫茫一片的积雪,显得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和谐……忽地,就在积雪道坡的后处,慢慢显现出灰黑色一排的人影。人影列成一排,远远望去,给人一种隐隐窒息的压迫感。人影排开,略数大约两三百人,这些人中有些是着装整齐的刀盾士兵,有些仅仅是拿着大刀斧头的山贼不用看也明白了,来者正是窦德庸和窦德庸的手下,以及兀罗带托多借给他的蒙元士兵……

    窦德庸手下的所有人全部虎视眈眈地望着今日静无一人的王家村,看来随时是要下令发起侵袭进攻了……(未完待续……)